正文 第484章 人贱无敌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林佩如看起来柔弱,实际上外柔内刚,是个十分有主见的人,一旦决定的事情很少会更改,换了别人劝阻,她可能仍然一意孤行。

    只是林昊的意见,她却不敢也不能不重视,因为没有林昊,她今天可能不是在羊城,也不是在人间,而是在地狱!因此看见林昊摇头,她终于还是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林昊张嘴问道“严叔,你觉得我林昊的面子值多少钱?”

    这话,将严斯平问得有点发懵,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面子能值几个钱?当然是一文不值!当然,那是别人,林昊则不同。

    对于严斯平而言,林昊的面子还是值一些钱的。

    他那因不停生娃而落下一身毛病的婆娘,时常都要去找林昊看病,几乎每一次都是记账。对此林昊从没说过什么,哪怕吴仁耀因此大发牢骚!

    另外,他的四个儿女因为营养不良,抵抗力低下,经常都会感冒发烧!然而不管是三更半天,还是刮风下雨,只要一个电话,林昊便随传随到,从来都没有托过手肘,仿佛私人医生一样贴心。

    出来混,迟早都是要还的。现在,无疑到了严斯平还的时候。

    其实,林昊并不愿意拿自己的面子说事,因为他施恩并不是图报,而是别人确实遇到了困难,确实需要他。他尽全力去帮助,仅仅只是图个心安罢了。但为了林佩如这个本家姐姐,他只能厚着脸皮的道“严叔,看在我的份上,你给开个实价吧。”

    严斯平想了想后,“既然林医生开了口,那这样,我也不要一千万了。九百九十九万,九九大吉嘛!”

    我了个去的!

    林昊的脸一下就红了,仿佛被人狠狠打了一记大耳光似的。

    这么艰难的开口卖脸,竟然只卖了这么一点?足足过了半响,他才道“严叔,看来我这脸挺值钱呢,竟然卖了一万!”

    严斯平心道,这还是看在你帮我家不少的份上,要换了别人,我真的一分都不减的。表面却露出委屈与为难的神色,“已经不少了!”

    人可以无耻,却不能无耻到这种地步的。

    林昊被彻底惹恼了,对林佩如道“姐,既然这样,我看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

    林佩如虽然很不情愿,可是听见林昊这样说,便默然的点头。

    善于察言观色的严斯平看得出,林佩如十分迫切的想要买回这座宅院,因此才狮子大开口的坐地起价。这会儿见他们真的要走,终于急了。

    “哎,干嘛?”严斯平叫道“佩如,这房子你不想要了吗?”

    林佩如道“我当然想要,可是这价格实在太高了!”

    吴若蓝气愤的道“何止是高,简直高得离谱,这房子撑死也就值个一百几十万。”

    严斯平冷笑道“一百几十万?你可真会开玩笑,你知不知道,现在羊城的房价是多少?均价都去到两万一平米了!我这里总共有四五百平方,折算下来不就是一千万吗?”

    吴若蓝道“你说的是羊城中心区,可我们这是效区,撑死也就五千左右。”

    林昊摇头道“姐,不要跟他浪费口水了,咱们走吧!”

    两女互顾一眼,不由纷纷点头,对这样的人,实在没必要再说下去了。

    见他们真的出门了,严斯平立即就想要追出去,只是看到林佩如那不舍的目光之后,终于又定下心来,“你要回去考虑考虑的话,叔也不反对,但你可得尽快啊!现在石坑村的房地可是有价无视,你们不买,说不定别人就买了!”

    林佩如深深地看一眼自己童年生活过的老宅,终于还是上了车。

    不过她并没有立即发动车子回诊所那边,只是低声的问“林昊,你不同意我买回那座老宅子吗?”

    林昊道“既然这是林伯伯的心愿,你又那么喜欢那座宅子,我怎么会不同意!”

    林佩如道“那你刚刚……”

    林昊摇头道“我只是觉得花一千万买一座老宅,实在太划不来了!”

    林佩如道“贵是贵了些。可是刚刚你也听到他说了,如果咱们不买,就被别人买走了!”

    吴若蓝嗤之以鼻的道“你听他瞎说,谁会愿意花一千万买个老宅子呢?”

    林昊也跟着道“不错,严斯平就是看中你非要那座宅子不可,这才坐地起价的。”

    林佩如道“可是……”

    林昊道“姐,这事你不能急!严斯平那个黑心鬼已经吃准你了,你越急,他就越不会降价的。”

    林佩如想了想,终于醒悟道“看来我还是太着相了!”

    林昊叹气道“也不怪你,人都是贪心的,尤其严斯平这样的货色,逮着了机会,自然要往死里宰。”

    吴若蓝也对林佩如道“你不知道,这货平时就是摆地摊的,卖的是所谓的古董,其实全都是假东西,最善于察言观色,讨价还价。现在呀,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先晾着他。”

    林佩如感觉有道理,自己确实操之过急了,便发动车子准备回诊所那边。

    不过她才刚打着引擎,吴若蓝却道“咱们先不急着回去。”

    林佩如疑惑的问道“那去哪?”

    吴若蓝问道“你这么久没回来,不想到村里转转?”

    宅子没谈下来,林佩如是没有什么心思转的,可想想自己确实很久没有回来了,村里的房子和道路完全变了样,繁华热闹得让她根本不敢相信这就是童年记忆中的村子。

    之前在香江的时候,林昊已经详细的跟她说过诊所的地址,可刚刚进村的时候,她还是迷了路,问了好些人才找到诊所的位置。

    见她虽然点头,脸上却是一派闷闷不乐之色,吴若蓝便解释道“转转只是其次,主要是去问问还有谁家要卖房子!”

    林佩如不解的看着她,除了自己的老宅,别的地方她都不感兴趣的。

    吴若蓝伸手指了指后视镜,“你看!”

    林佩如顺着她所指的倒后镜看去,只见严斯平在大宅门前勾头探脑的张望,瞬间就明白过来,“你的意思是说咱们大张旗鼓的去看别的房子,让他知道我不是非买他的房子不可。”

    “不错!”吴若蓝笑了起来,“冷一冷这个老家伙,让他清醒清醒,而且万一你真的看上了别的房子,而且更好更便宜呢?”

    林佩如勉强笑了起来,轻点一下她的头道“还是你机灵!”

    吴若蓝佯装不依的揉着头道“你怎么还像小时候一样,动不动就点我的头呀!”

    林佩如道“我不点的话,你现在能变这么聪明么?”

    吴若蓝“……”

    三人商量好后,这就下了车,徒步往村里走去。

    严斯平见他们上了车又下车,而且还往村里走去,心中疑惑,鬼鬼祟祟的尾随在后面,见他们一路走一路向人打探着什么。等他们过去后,便找了个刚刚被询问的人,这才得知他们在打探村里有谁想卖房,心里顿时就急了。

    石村坑虽然地少人多,可要出售的房子仍然不少。严斯平虽然没有特别关注过这类事情,但也知道有两三栋房子要出售,每一栋都比他的老宅好,而且价格好像更便宜,这就赶紧的往前追,想将他们拦回来再商量。

    只是才一转弯,便像活见鬼似的,三人不见了,四处找也没找到,只能无奈的返回,在林佩如的车旁守株待兔。

    林昊他们去哪了?穿越了吗?当然不是,他们只是进了正好就在转变处的柳思思家!

    柳思思现在虽然在做超市,可她的主业是房地产,要说石坑村的房屋出售租赁情况,没有谁能比她更熟悉了解,所以林昊觉得去问她一准儿没错!

    见了柳思思后,发现她的精神状况比那天在宴席上见的还要差,便问她是不是不舒服或发生了什么事情。

    柳思思张嘴欲言,可见吴若蓝与林佩如在,终于只是摇摇头称没有什么。

    范统的案子今天判下来了,正如柳思思之前所了解的那样,因为赵红未成年,所以没有缓刑的可能,被判三年六个月有期徒刑!

    上午在法庭听了宣判后,柳思思便浑浑噩噩的回了家,饭也没吃就坐在那儿发呆,直到林昊等人来了才有所醒神,尽管心情很糟糕,但听到林昊问房子的事情,她还是把自己所了解的情况跟他们说了一遍新式小洋楼似的房屋,要卖的并不多,总共有五栋。旧式的泥砖瓦房倒是不少,有十二栋。

    离开柳思思的家后,三人便在村子里转悠起来,只是转了一圈之后,林佩如也没看到合适的。

    说到底,她还是想买回自己家的老宅。

    往回走的时候,吴若蓝听到林佩如幽幽的轻叹,知道她还在以惦记着严斯平的那座老宅,这就道“别灰心,咱们再看看。”

    林佩如敷衍的应了一声。

    吴若蓝伸手指指林昊,“他丢了那么大一脸,也没灰心呢!”

    林佩如不解的问“呃?”

    吴若蓝指着林昊道“以前的时候,他可没少帮严厮平一家子,尤其是他那娇气的儿子,三天两头就感冒发烧,经常三更半夜的发高烧。他们又没钱送医院去急诊,只能给林昊打电话。林昊每次都是随叫随到,不但没落个好觉,甚至一分钱诊疗费也没收到。为这事,我爸都骂他好几回了。可他从来都没当回事!”

    林昊脸浮讪色的道“大人做得再不对,小孩是无顾的,怎么能不管呢!”

    吴若蓝没好气的道“你倒是心肠好,可现在呢?人家念你的好吗?刷那么大一脸,刷出几块钱来了?”

    林昊懊悔的苦笑道“我以后再不刷脸了!”

    吴若蓝有些心灰的劝道“以后也别那么好心了,你只是一个普通人,不是救苦救难的菩萨,管不了那么多人世疾苦的。”

    听着她这仿佛意有所指的话,林佩如脸有些发红,低声的道“林昊,抱歉,我又给你添麻烦了!”

    吴若蓝意识到她误会了,忙道“大虱……好吧,你都这么大了,我不叫你外号了。但你也不能叫我外号啊!如姐,我不是说你,我是说严斯平那个没良心的狗东西。”

    林佩如点头道“我知道的,若蓝,谢谢你们了!”

    吴若蓝道“如姐,林伯伯那边既然有林弟在照顾着,你也别急着回去,先跟我家住下,咱们好好叙叙旧,同时也再好好看下,想想别的办法。”

    林佩如有些不好意思的道“这,这太麻烦了吧。我随便在村里找个旅店住下就行了!”

    “晕,你还跟我客气?还是不是从小一起光屁股光大的好闺蜜了?”吴若蓝白她一眼,又道“再说了,旅店什么的地方,治安又乱,又不卫生,我听别人说,他们擦马桶的抹布,用的就是给客人洗脸的毛巾。”

    林佩如“……”

    吴若蓝拍板道“行了,就这样决定了,我给我爸打个电话,让他多买些菜,一会儿咱们下班就回家!”

    在她打电话的时候,林昊看了看林佩如,“姐,这次看你,感觉又瘦了许多呢!平时是不是没有好好吃饭,休息?”

    林佩如苦笑,近两个月来衣不解带的在病床上侍候父亲,饭也有一顿没一顿,怎么可能不瘦呢?不过她只是摇摇头道“没什么,我还好呢!你呢,这段时间过得怎样?”

    林昊拍拍自己的胳膊,“我很好啊,能吃能喝能睡也能干!”

    干!?林佩如的脸不禁红了一下。

    林昊忙解释道“我说的干是工作,你别误会!”

    他这一解释,林佩如的脸更红了,岔开话题道“之前的时候,你跟我说,过年要搞个大型祭祖仪式的,现在准备得怎么样了?”

    林昊道“现在还早呢,我是想着过了正月十五才进行祭祖的。那个时候大家才有空闲。不过你说得对,我也确实该着手准备了!”

    林佩如道“到时如果我能安顿下来的话,我和你一起准备。”

    “好啊!”林昊笑着答应一声,想了想又道“姐,实在不行的话,咱们就不买那个老宅子了!”

    林佩如“呃?为什么?”

    林昊道“我给你一块地,你再盖一个新房子!”

    林佩如疑惑的问“你在石坑村有地?”

    “不是在石坑村!”林昊摇头,伸手指着蓝田村那边道“石拱桥过去的那一片地方,几乎都被我买下来了!”

    林佩如惊讶得不行,“天呀,你成大地主了?”

    林昊笑道“也不算什么地主,这儿虽然不是石坑村,但只有一桥之隔。来回也很方便的。你可以盖个和老宅子一模一样的。顶多一百万就能通通搞掂的。”

    林佩如道“这个……我再想想吧!”

    “哎!”打完电话的吴若蓝从后面追上来喊道“你们先别走,那儿还有个老宅子没看呢!”

    林昊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去,发现那儿是一片茂盛的山林,哪有什么老房子?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