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85章 熟悉的老宅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在吴若蓝的指引下,林昊与林佩如终于发现了一条几乎完全被杂草荆棘掩盖的山径小路!

    艰难穿过之后,前面霍然开朗,一座坐北朝南,古色古香的宅院映入眼帘。

    这座宅院显然要比林佩如与吴若蓝的祖宅历史更悠久,用的不是泥钻,也不是石头,而是极为罕见的青砖,粉墙黛瓦,雕梁画栋,。

    老宅的大门前有一座荷花池塘,但荷花早就枯败,池塘也已经干涸!

    面积如此庞大,用料又如此考究的老宅,换作从前绝对是豪宅中的豪宅,不说帝王将相,最少也是地主土豪才能住得起的宅子。只是现在,宅子因无人居住又年久失修,看起来相当的荒芜破败,比翻修前的林家祠堂更不堪,又因藏于山林之间,甚至散发着一股让人感觉阴森的气息!

    初来石坑村的时候,林昊就在村子里转悠了好几圈,几乎把所有的房屋都看遍了,可他没想到在这里竟然还藏着一座宅院。只是当他看清楚眼前的景物之际,整个人就滞在那里,仿佛突然间被点了穴似的!

    吴若蓝与林佩如感觉他不对劲,双双叫唤道“林昊,林昊……”

    林昊回过神来,强压着心头的激动问道“姐,这座房子是谁的?”

    吴若蓝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啊!”

    林昊大失所望,疑惑的问“那你怎么知道这里会有房子?”

    吴若蓝道“我也是一次无意间发现这里藏着一个房子的,不过看起来很恐怖,所以我只是看了眼又赶紧走了。”

    林佩如疑惑的问“林昊,你怎么了?看起来怪怪的。”

    林昊指着眼前的宅院道“我感觉它很熟悉。”

    吴若蓝想到林昊的身世,神色顿时一亮,惊声道“难道说这就是你小时候生活过的地方?”

    林昊摇头道“我不敢确定,可我就是觉得它熟悉。”

    吴若蓝迟疑的道“那要不要先进去看看,然后回去问严伯。”

    林昊想也不想道“好!”

    三人到了大门前,只见台阶的两侧有两个深坑,想必原来是摆放着守门用的石狮或别的什么石雕,被人给盗走了。

    门是木制的,虽然老旧斑驳,但厚重瓷实,两扇门板中间各有一个铜环,一条粗大的铁连横穿其中,用一把大锁给锁着。然而不管是铁链还是锁头都已经锈迹斑斑,显然锁起来的年月已经非常长久。

    林昊捡起一个石头,这就要把锁头砸开,只是想了想后又把石头扔掉了。

    两女疑惑的看着他,吴若蓝忍不住问“不砸开吗?”

    林昊摇头,“砸开了一会儿出来的时候就没办法锁上了。”

    林佩如道“那咱们怎么进去呢?”

    林昊伸手指了指两米多高的院墙,“从这儿进!”

    吴若蓝汗了下,“我们怎么爬得上去……”

    话还没说完,她便感觉眼前人影一花,林昊已经刷地窜到了院墙上面,然后俯下身,把手探下来。

    两女呆呆的看着他,因为她们完全没看清楚他是怎么上去的。

    林昊将两女一个接一个的拽上了院墙后,又首先跳了下去,将她们依次接了下去。

    三人终于进到老宅的前院,两旁是房间,中间是庭院,院中杂草丛生,荒芫一片。

    穿过庭院,踏上三级石阶便是二门,却也是锁上的。林昊左右看看,发现没有别的地方进去,只能无奈的用石头把锁砸开。

    门开之后,一股带着浓重霉味的灰尘从里面扑散出来,三人赶忙掩口回避。

    直到灰尘散尽,才看到面前的是一个稍为低凹的天井,天井两旁有过道,挨着过道是房间,左右各三间,上下两层,上面一层有木制的围栏,但已经腐朽不堪。

    天井往前是堂屋,堂屋的一侧有楼梯通向上面二层的阁楼。另一侧是通往后面的走廊,显然后面还有宅院。

    林昊进来后,便呆呆的站在天井中,看着堂屋出神,仿佛在寻找又仿佛在回忆!

    两女没敢打扰他,陪着站了一会儿后,感觉无趣,互顾两眼后便很有默契的往后面走去。

    后面也是宅院,不过从布局来看,应该算是内宅,再往后便是后花园,但早已没有了花,只有草。

    二女里里外外转了一圈后,发现整个房子看起来朴实无华,不知道是搬家的原因,还是后面遭了盗贼,内部的装饰已经荡然无存,但层檐下残留的雕梁画栋却依稀显露了昔日的昌盛和豪华,现在看来也不失艺术气质!

    再回来的时候,只见林昊已经回过神来了,正这儿瞧瞧,那儿摸摸,脸上一派兴奋激动之色。

    吴若蓝问道“感觉怎么样?”

    林昊喃喃的道“我只是感觉熟悉!”

    吴若蓝欣喜的道“那是不是证明你真的在这里生活过?”

    林昊摇头,十分苦恼的道“我不确定,好像是,又好像不是!”

    很多人都说,人的记忆是从三岁开始的,但并不尽然,三岁时的幼儿头脑中只有从直观感受提取出的概念模型,对于没有直观感受的概念,就难以建立模型,时间恰恰是这种没有直观感受的概念,一般来说儿童到四五岁才能理解时间,所以三岁时的记忆是无法区分时间先后的,要搞清楚那些记忆的时间,只能通过后来回忆并与成年人的说法相对照。

    简单来说,那些记忆不是不存在,而是因为婴幼儿整理管理记忆的功能不完善,因此没有在自我意识中组织起来,也无无法有意识地回忆起来。

    林昊被拐走的时候,只有三四岁,脑海中还能残存着一些幼年的记忆已经非常不易了。

    吴若蓝想了想道“那咱们走吧,去问严伯!”

    林昊点点头,将两女带出了老宅。

    去到村委会的时候,却被告知严伯去羊城开会了,要明天才能回来。

    林昊偿试着打他的手机,传来的却是已关机的声音。

    三人只能无奈的去严斯平门前取车,准备返回诊所。

    在车旁等得腿都快抽筋的严斯平急忙迎上来,称自己愿意降价。只是这个抠门的玩意儿说来说去,也仅仅只降到九百万。

    这座老宅,顶多就值个二百万左右,九百万无疑仍是个天价,所以最终又一次谈崩了。

    回到诊所的时候,林佩如有些沮丧,因为照严斯平这样的态度,想要购回老宅的愿望无疑是要落空了。

    只是当她正郁闷伤神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焦急的叫喊声“林医生,林医生!”

    这声音,不就是刚才那个严斯平的吗?

    三人疑惑的朝外面看去,只见严斯平抱着一个四五岁的孩子急急的奔进来。

    严斯平抱着的小男孩就是他的儿子严宗兴,小名四狗子。

    不管是大城市还是小农村,人们都喜欢给孩子取小名,而且取的还是很难听的名字,诸如阿三阿四阿猫阿狗之类的。不过名字虽贱,爱却没有什么不同。既有亲昵怜爱,又有卑贱易养活的意思。

    只是事与愿违,严斯平他这个好不容易才折腾出来的儿子因为是早产儿,十分的矜贵娇嫩,总是多病多灾。

    林昊见被急急抱进来的四狗子状况十分不对,一边不停的哭喊,还一边死死捂着一只眼睛不放开,顾不上其他,赶紧迎上前去问道“怎么了?”

    严斯平干嚎着道“我的儿喂,我苦命的儿喂,我的心肝宝贝哟……”

    “嚎什么!”林昊十分不耐烦的怒喝,问道“我问你四狗子到底怎么了?”

    严斯平这才一把眼泪一边鼻涕的诉说起来。

    原来,昨天严斯平晚上出摊的时候,在路上捡到一个被折断了的木偶,样式十分的新颖可爱,虽然折断了,但并不是很严重,只要用胶水粘一下便能接回去,猜想四狗子会很喜欢这个玩具,于是就捡了回来。

    刚才林昊等人走了之后,他就把这个木偶拿出来,开了一502胶水进行黏合。

    四狗子睡醒一觉后,看到父亲在这儿折腾,便好奇的凑了上来。不过他的目光更多的不是落在那个玩偶上,而是落在那放在一旁的502胶水上。看了一阵之后,他竟然将那胶水拿了起来,模仿着大人的样子,当成滴眼药水往眼睛里倒。

    瞬间,胶水将四狗子的眼睛给黏合住了,他下意识的用手捂到眼睛上,结果手也黏住了,顿时“哇哇”的大哭起来。

    正折腾那个玩偶的严斯平听到他哭了才回过神来,查看一下,顿时大惊失色的又嚎又骂,偿试着想要扯开他的手,却发现根本没办法,强硬的拉扯会撕开他稚嫩的脸部肌肤,折腾半响,终于无计可施,急忙抱着他赶来找林昊了。

    林昊检查一下,发现四狗子的一只小手被502胶水黏在眼睛上,将整个眼部都覆盖了,看不清楚的眼睛情况。

    正当他进一步检查的时候,严斯平急急的道“林医生,你一定要治好四狗子,我求求你,一定要治好他啊,我只有这么一个儿子。”

    吴若蓝听见这话,当即就忍不住道“现在知道求人了,刚才你不是很牛的吗?不是很硬气的吗?”

    严斯平虽然贪婪成性,可是更在乎他这唯一的儿子,急忙道“林医生,我错了,我错了,我对不起你。求你赶紧治好我儿子好吗?”

    吴若蓝故意的道“林昊,你别理他。这种忘恩负义,狼心狗肺的东西,不值得你可怜的。你让他上医院去折腾去,看别人怎么宰他。”

    严斯平道“别,别,我真的错了,林医生,我以后再不敢了。五百万,五百万我那个房子就卖给林佩如。可以吗?”

    林昊摇摇头,“现在手黏在脸上面,完全看不清楚下面的眼睛是什么状况,但照你所说,那502的开口有些大,他又当眼药水那样来倒的,恐怕眼睛已经被完全黏住了。这样很可能会损伤眼角膜。而眼角膜一旦被损伤,必定损伤视力,搞不好还会致肓。”

    听了他这话,严斯平彻底的慌了,“林医生,他还这么小,他还没长大,也没上学,更没有娶媳妇生娃,他可不能眼肓啊,你一定要想想办法,帮帮我,帮帮我好吗?三百万,我只要三百万,那房子我就卖了。”

    林昊怒得不行的道“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着钱?算了,你带他去医院吧,以后你们家的事情,我不管了。”

    “不,不要!”严斯平连连摇头,惶恐的哭喊道“林医生,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四狗子就是我的命,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想活了。你救救他,救他好吗?一百五十万,一百五十万,房子卖给林佩如,这样还不行吗?我给你跪下了还不行吗?”

    说着,他竟然真的“卟嗵”一声跪倒在林昊面前。

    林昊苦笑,刚想张嘴说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吴若蓝却道“这可是你说啊,我们可没有逼你!大家可都听着呢!”

    严斯平忙道“是的,是我说的。林医生,你快帮我治好他吧!只要你能把四狗子治好,我什么都听你的。”

    已经检查清楚四狗子状况的林昊只好道“我会尽力的!”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