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89章 女神经病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正意乱神迷间,里面的洗手间又传来吴若蓝“哇哇”的呕吐声。

    这个声音,使得林昊的神智一醒,赶紧压下心里邪恶的念头,拉过被子胡乱的盖到她的身上,然后急忙转身进了洗手间。

    一进洗手间,他又呆住了。

    不过这一次并不是因为又有什么春光可看,而是脸上仍挂着泪痕的吴若蓝又吐了,不是吐在马桶里,而是吐在地上,她自己的身上,手上,脚上,衣服上也到处都是!

    看着一身狼狈的她,林昊有点发懵,这可该咋整啊?

    其实……也没有什么难整的,将她的衣服通通脱了,把她扔上床就行了!

    只是这件事说来轻巧,做起来却不是那么容易的。尤其对血气方刚的林昊而言,绝对是个巨大的考验!

    那怎么办?

    不理她吗?那肯定是不行的!

    打电话叫吴仁耀回来处理?那就更不行了!

    犹豫了又犹豫,纠结了又纠结,林昊还是决定自己来。

    只是真正做起来的时候,林昊却发现心里并没有那么多的复杂念头了,吴若蓝的容貌不是一般的清美,身材也诱惑得不能再诱惑,可是这会儿全身上下都臭哄哄的,弄得他根本就没有心思去想别的!

    好容易将她的裙子脱下之后,林昊这就打算把她架出去扔床上。

    只是再仔细看看,发现她呕吐的东西从外面的裙子渗进了里面的内衣,不管是文胸还是内内都有湿迹,而且很臭。

    我去!这可怎么办啊?

    发现这个状况的时候,林昊又叫苦起来。

    最后的最后,只能把心一横,开始脱她的内衣,反正……裙子都脱了,也不差这两件了!

    吴若蓝没有反抗,就那样浑浑噩噩的任由林昊给扒了个精光。

    不过脱光之后,林昊却没有乱来,甚至不敢正眼去看吴若蓝,然而就算只是眼角的余光瞥到她的身上,也情不自禁的心惊肉跳。

    吴若蓝的肌肤是白皙粉嫩的,充满青春的紧致,健康的弹性,浑圆高耸的饱满点缀着樱红……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这是孔圣人说的,读过书的人都知道,可是林昊连小学都没上过,自然也不知道这些道理。

    只是禀着对吴若蓝的尊敬,他仅仅只是偷看了那么两眼,便强压下各种念头,再不让自己把目光落到她的身上,因为他知道再看下去,绝对会忍不住的。

    喝醉了的人不能洗澡,否则很容易受酒风,所以他只是拿毛巾沾了热水,拧开后在她的身上胡乱的擦了几把,一直到她的身上再没有什么异味了,这才将她弄了出去,让她跟林佩如躺在一块儿,并给她盖上被子。

    做完了这一切,林昊才终于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心里也有所感慨,从前的时候他一直都觉得任性,喜欢撒娇,脾气又大的女人最难侍候的,例如陈冰。可是到了今晚他才发现,喝醉的女人更难侍候,尤其还是两个。

    不过,面对着两个如此清纯温婉的熏醉美人,要保持克制与安分,真的太艰难了,仿佛在承受酷型一般。

    林昊是理智的,也算是正直的,可理智与正直的男人注定了要受苦。

    当他去收拾了一通,又洗了个冷水澡后,体内臊热的邪火终于稍为消退了一些,回到了房间之后刚刚躺下,却听到隔壁房间里传来叫唤声。

    林昊无奈的起床走过去,只见吴若蓝已经安静的睡去了,可是林佩如却在床上扭来扭去,嘴里含糊不清的道“水,水……”

    林昊赶紧的去给她倒了一杯水,凑到床前将她扶抱起来,把水递到她的唇边,只是目光顺着她的粉颈往下一看,眼睛又直了!

    好容易,林佩如将水喝完了。

    林昊将她放平躺到床上,以为这下可以解脱了,谁知道还没等他走出房间,她呢喃起来。

    “如姐,你怎么了?”

    “痛,痛……”

    “哪儿痛?”林昊疑惑的问“是头吗?”

    “痛,痛”林佩如仍然痛苦的喊道。

    林昊尝试着把手伸到她的太阳穴上,给她轻揉起来。

    只是才揉两下,林佩如的手便抬了起来,抓住他的手拉进了被子里,放在温暖又柔软的地方。

    林昊呆住了,痴滞的看着她,喃喃的道“如姐!”

    “痛,痛呢”

    “这……”林昊猜想她应该不是胸痛,而是胸闷才对,只是喝醉了表达不清,有心想要给她揉一下,让她舒服些。

    只是这样的地方,是他可以揉的吗?

    没等他下决定,便感觉自己的手不由自主的动了,林佩如竟然抓着他的手动作起来。

    好吧,自己是好人,最喜欢助人为乐了!林昊一边这样对自己说,一边主动的给她揉按起来!

    这一夜,林昊一直在照顾两女,不过更确切的说是照顾林佩如。

    吴若蓝在最初的时候闹了一下之后,便安静的睡去了,连身都没翻一个。可是林佩如刚开始的时候虽然不吵不闹,到了半夜却折腾不停,不是说这儿渴就是说那儿痛。

    林昊只能衣不解带的伺候在旁。给她端茶递水。

    第二天。

    太阳晒的时候,宿醉的吴若蓝终于醒来。

    意识恢复的第一瞬间,便是头痛,仿佛整个脑袋要炸开一般。

    “嗯”剧烈的头痛使得吴若蓝无法自控的惨吟一声,伸手去捂自己的额门,只是抬手之间紧随而来的凉意却将她吓了一跳,急忙睁开眼睛。

    天啊,发生了什么情情,自己身上为什么是一丝不挂?

    惊恐无比的吴若蓝急忙抬眼看看周围,发现正躺在自己的房间里,而身旁赫然躺着一人。

    吴若蓝虽然感觉到旁边那人身上传来的热力,可是她根本不敢扭头去看。

    是林昊吗?

    自己昨晚喝醉后和他那什么了?

    心里乱糟糟的想了一阵后,吴若蓝终于鼓足勇气往侧边看去,当看清楚旁边的人是林佩如的时候,这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林佩如也醒了,在吴若蓝看她的时候,她也在看吴若蓝。

    两人愣愣的对视一阵,吴若蓝首先张嘴问道“如姐,这……什么情况啊?”

    林佩如忍着脑袋的疼痛道“好像,我们昨晚喝醉了!”

    吴若蓝又问“喝醉以后呢?”

    林佩如想了一下,茫然的摇头,“我只记得我扯着林昊,你给他灌酒,对了,我好像还上了厕所。”

    吴若蓝急声道“然后呢?”

    林佩如道“然后就糊里糊涂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吴若蓝失声问道“不是你脱了我的衣服?”

    “不是!”林佩如摇头,又弱弱的问道“也不是你帮我脱的衣服?”

    吴若蓝也摇头,她醉得更彻底,连自己灌林昊酒都不记得呢!

    紧接着,两个女人双双沉默了,因为不是她们把对方的衣服脱掉的话,那只有一个可能林昊帮她们脱的。

    好半天,林佩如才吱唔着挤出一句道“若蓝,你说会不会是我们喝醉了,然后林昊和我们那,那什么了!”

    吴若蓝眦目欲裂的道“啊!?”

    林佩如忙道“不,我不是说他故意的。是,是他也喝醉了的情况下!”

    “不会吧!?”吴若蓝惊声叫唤,心也彻底乱了,要真是这样的话,那该怎么收场呢?如果只是一对一,那还好办,了不起就认了。可现在是一对二,那可如何是好呢?也认了吗?乱糟糟的想了一下后,突然又想到自己是个护士,有着起码的生理常识,赶忙的又问“如姐,你现在有感觉身上哪里痛或不舒服吗?”

    林佩如几乎是想也不想的道“有!”

    完了!吴若蓝一颗心瞬间沉到谷底,感觉整个世界都崩塌了!

    谁知道林佩如又悠悠的来了一句,“我头痛,胸闷,整个人都感觉不好!”

    “我是问你这个吗?”吴若蓝狂汗得不行,没好气的道“我是问你那个!”

    林佩如愣愣的道“那个是哪个啊?”

    吴若蓝道“就是,就是你下面……有没有什么不舒服或异常的状况啊?”

    林佩如仔细感觉一下,摇头道“没有!”

    吴若蓝疑惑道“你已经不是处了?”

    林佩如道“我当然是!”

    吴若蓝纳闷的道“那怎么会没有感觉不舒服呢?”

    林佩如这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问,“应该是没发生,所以才会没有啊!你呢?”

    “我?”吴若蓝被问得停了一下,好半天道“我也好像没有!”

    林佩如呼一口气道“那应该是真的什么都没发生了!”

    吴若蓝想了想,还是不太放心的道“如姐,要不我给你检查一下,我虽然是护士,可也会看的!”

    林佩如慌张的道“检查什,什么?”

    吴若蓝伸手在她身下摸了一把,“当然是这儿……咦,你怎么还穿着裤子!”

    林佩如羞得不行,忙摇头道“才不要!”

    吴若蓝突然神来一句“要不,你给我检查一下?”

    林佩如“……”

    两女一直到完全确定昨晚真的什么都没发生的时候,这才双双松了口气!

    只是她们的心里仍然尴尬,因为林昊太体贴了,体贴得让人发指,不但脱了她们的衣裙,而且还帮她们洗了,此刻衣裙正在阳台外面随风飘荡呢!

    然而仅仅只是裙子也就罢了,内衣竟然也挂在那里!

    吴若蓝看见自己那条红心花纹的内内也挂在那里,捂着脸无地自容的叫道“丢死人了!”

    林佩如也感觉羞愧,甚至还有些后怕,幸亏这个男人是正直善良的林昊,如果换了别的男人,指不定是什么结果呢!

    吴若蓝埋怨的道“如姐,都是你害我的!”

    林佩如道“哎,你姓赖的是不是,是你说要喝酒的,而且还非喝洋的不可!”

    吴若蓝道“那你不会拦着我点,让我少喝些吗?”

    林佩如撇嘴道“你一疯起来,谁拦得住你呢!”

    吴若蓝苦恼的道“以后我该怎么办啊?”

    林佩如道“还能怎么办,不喝就是了!”

    吴若蓝道“可是好丢人啊!”

    林佩如不以为然道“马有失蹄,人有喝醉,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啊!”

    吴若蓝脸红耳赤的道“可是……我让他看光了啊!”

    林佩如道“这个,好像也没有多丢人的。”

    吴若蓝“呃?”

    林佩如瞄了瞄她半露的酥胸,调侃道“最起麻他已经知道你的身材有多好,而且他是你弟弟,怎么着也算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吴若蓝看了看自己的胸,然后又看看林佩如的,撇嘴道“你以为你又好多少,你不照样被他给看光了!”

    林佩如微愣一下,尽管不知道昨晚喝醉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幻想到林昊脱自己的衣裙,将自己抱上床的一幕幕,脸不禁红了,身体……竟然也有点热!

    然而事实上,她真的想多了,衣裙是她自己脱的,床也是她自己上的,压根儿就没林昊什么事。

    两人在床上叽叽喳喳,磨磨蹭蹭的赖了好一阵之后,这才双双穿上衣服下床。

    只是要出房门的时候,吴若蓝有些紧张的道“如姐,你出去看看林昊走了没有?走了的话,我就出去。”

    林佩如反问道“他要是没走呢?你就一辈子猫在房间里?”

    吴若蓝“……”

    林佩如又道“没穿衣服的时候你都不怕,穿了衣服你怕?”

    吴若蓝“……”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