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90章 逼供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林昊天一亮就起床了,事实上也不算起床,因为他压根儿就没睡。

    之所以失眠,除了因为要照顾喝醉的两女外,也因为心里有事。隐在石坑村后山的那座老宅实在太熟悉了,可是幼年时期的记忆实在模糊,他无法确定这座老宅是否就是他曾经生活过的地方。

    起床后,他第一时间就想给严伯打电话,可是看看时间,才六点钟……还不到!

    这个时间给严伯打电话,扰他清梦,会不会劈头盖脸一顿臭骂呢?

    不过为了问个明白,他还是冒着挨骂的风险拨打了严伯的号码,结果却证明他想多了,严伯压根儿就没开机。

    又关机?难道严伯的手机也像冷月寒的一样,是个摆设吗?

    回想一下才恍然记起来,严伯曾说过,人往往没办法同时做两件事,所以开会或睡觉的时候,他会选择关机。

    无奈收起手机后,他就在院子里练功,可是因为心绪难定,气息不稳,几次都差点练岔了气。不敢再继续练的他只能出去跑步,顺便看看严伯家有没有人起来。

    在村子里跑了三圈之后,终于看到严伯家有了动静,严婶起来准备出去买菜了,他就赶紧上前道“婶子,早啊!”

    看见是林昊,严婶的脸上便浮起了微笑,要不是眼前的小伙子,自己的丈夫这会儿还不知道怎么样呢?迎上前道“林昊,你也早啊!这是出来跑步吗?”

    林昊点点头,问道“婶子,严伯起来了吗?”

    “起来?”严婶有些纳闷的道“他昨儿个就没回来啊!”

    林昊道“那他什么时候能回来?”

    严婶道“应该是今天吧,你找他有事吗?”

    林昊点头,“严伯回来了,麻烦婶子让他来找我一趟好吗?”

    严婶答应一声,见他满头大汗的,想让他回屋喝水。

    林昊婉拒后,回到家里,悄悄的打开吴若蓝的房门看一眼,见她们还在呼呼大睡,林佩如还侧着身,露着一条白皙修长的美腿压在被子上,摆出相当诱人的姿势。

    林量原本想进去帮她把被子盖好的,可是想想还是算了,万一将她惊醒,认为自己图谋不轨呢?

    不过就算离开,他还是多看了两眼才关上门。

    到了诊所后,曾帆已经来了,病人也来了不少,两人配合着忙碌起来。

    一直到上午十点多,吴若蓝终于姗姗迟来。

    进门后,她没去林昊的办公室帮忙,只是一头钻进了药房,她真的有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林昊,可是这个班又不能不上。

    林昊打发走了最后一个病人,便走进药房。

    正坐在那里发呆的吴若蓝见了他,想到早上自己赤身的光景,脸上顿时就红了,慌乱地作出忙碌的样子。

    林昊唤道“姐!”

    吴若蓝终于抬起头来,只是接触到他的神色,又慌里慌张的垂下头去。

    林昊又叫一声“姐!”

    吴若蓝禁不住又看他一眼,眼神有些幽怨,低声嗔骂道“叫魂呢?有事就说呀!”

    林昊关心的问道“感觉怎么样?有哪儿不舒服吗?”

    吴若蓝有些窝心,轻声道“没什么,就是有点胸闷!”

    听见她这话,林昊突然想起昨晚,林佩如也一个劲儿的喊头疼胸闷,甚至还把自己的拽进被子里去帮她揉。

    温软柔美,绵弹腻手的触感,真是美妙得笔墨难描啊!

    吴若蓝原以为他会给自己把脉,只是等半天却没发现他有什么动静,抬眼看去,只见他一脸心神恍惚的表情坐在那里。

    不知道怎么的,吴若蓝突然想起了和自己一起喝醉,一样被他脱得不着寸缕……呃,还剩寸缕的林佩如。然后没来由的,心里就变得不痛快起来,胸也更闷了!

    又等一阵,见他还是魂不守舍,一阵怒意就涌上心头,喝问道“昨晚我喝醉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

    林昊道“没有发生什么啊!”

    吴若蓝蹙起秀眉,差点冲口而出一句,那我为什么是光着的?不过这样的话,她终于还是没好意思说出口。只是又追问道“真的没有?”

    林昊摇头,“真的没有!”

    吴若蓝正要松一口气的时候,却又听他悠悠的补充道“你只是喝醉了,醉了就吐了,吐了就哭了……”

    “啊?”吴若蓝被吓一跳,忙打断他问道“我哭了?”

    林昊点头道“是的!”

    吴若蓝道“我为什么会哭?”

    林昊有些啼笑皆非,你为什么会哭,你要问自己啊!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知道?吱唔着道“或许是吐得难受,所以哭吧!”

    吴若蓝见他的目光有些游移闪烁,明显不尽不实的样子,这就伸手就把药房的门关了,然后一把将他拽了过来,整个人就欺了上来,粗蛮的用手肘顶住他的胸膛,将他抵在门上,另一手扬起粉拳,作出凶神恶煞的样子道“不说实话,我揍人了!”

    看见她这幅雌老虎的模样,林昊感觉好气又好笑,心说你酒都已经醒了,以为我还怕你吗?于是故意的道“你舍得就揍吧……”

    “嘭!”话没说完,脸上就挨了一拳,不轻不重,但也相当的疼。

    换了平时,吴若蓝是绝对舍不得揍他的,但昨晚的情况无疑是例外。

    林昊被揍得有点发懵,捂着脸委屈的道“你还真揍啊!”

    “谁让你不说实话的!”吴若蓝轻哼一句,然后又扬起粉拳,“赶紧说,不说我又来了!我可警告你,我这人虽然讨厌暴力,可是暴力起来连我自己都感觉害怕!”

    林昊很贱的摊开双手贴在墙上,闭上眼睛道“来吧,宝贝,粗暴点……”

    “嘭!”林昊的脸上又挨一下,比刚才更疼!

    林昊龇牙咧嘴的连连吸气,“咝,咝”

    看见他这样,吴若蓝有些不落忍,差点儿就放弃了,但又真的很想知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了逼供,只能把心一横喝道“快说,要不然又来了!”

    林昊忙投降的道“好吧,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吴若蓝喝道“那说啊!”

    林昊纠结的道“可是我不知道该从哪说起!”

    吴若蓝想了想道“我问你,我喝醉后说了什么?”

    林昊会说她一边哭,一边骂那个姓孔的吗?他当然不会那么傻,所以道“你说你喜欢我。”

    吴若蓝睁大眼睛,失声道“啊?”

    林昊继续道“你说你看不得我跟别的女人好,然后说着说着就哭了!”

    吴若蓝的眼睛睁得更大了,喃喃的问“我真的这样说了?”

    林昊有些心虚,可还是坚定的点点头,“真的!”

    吴若蓝沉默一阵之后,粉拳一扬,又在他脸上来了一下!

    林昊欲哭无泪的道“为什么又揍我!?我没撒谎啊!”

    吴若蓝老羞成怒的道“没撒谎就不能揍你了?”

    林昊“……”

    吴若蓝又扬起粉拳,声音压得极低的喝问“你为什么脱我的衣服?”

    林昊虽然理直气壮,可声音也有些低的道“你喝醉后吐了,吐得身上到处都是,我闻着臭死了,就把你的衣服脱了。”

    吴若蓝脸红耳赤,又问“然后呢?”

    林昊道“然后我给你擦了一下身,彻底弄干净后才把你抱上床的。”

    吴若蓝道“又然后呢?”

    林昊摊手道“没有然后了。你一上床就变猪了。”

    吴若蓝道“真的?”

    林昊再次重重的点头,心说这次绝对是真的。

    只是很可惜,吴若蓝仍然又给他来了一记痛揍!

    林昊委屈得不行,苦笑道“这又是为什么啊?”

    吴若蓝原本想说,我心里不痛快,揍你不行吗?可最终只是更凶蛮的道“揍你还需要理由吗?”

    林昊“……”

    收拾一下心情后,吴若蓝道“我再问你……”

    “姐,你别问了,要揍就直接来吧!!”林昊打断她,十分委屈的嘟哝道“反正我说什么都是要挨揍的!”

    见他一副受气包的样子,吴若蓝好气又好笑,但更多的却是感动,他的性格,没有谁比她更了解,像是这样打不还手,骂不还手的状况,换了别人是绝对不会有的,也只是在自己面前,他才会如此忍让的。原本真的不想再欺负他了,可是又想到一件事的时候,还是忍住道“最后一个问题,你只要说实话,我就不揍你!”

    林昊道“好吧,你问!”

    吴若蓝问道“如姐也吐脏了吗?”

    林昊摇头道“没有!”

    吴若蓝道“那你为什么脱她的衣服?”

    林昊道“你不是说这是最后一个问题了吗?”

    吴若蓝又扬起粉拳,“少咯嗦,赶紧回答!”

    林昊摇头答道“她的衣服不是我脱的!”

    吴若蓝疑惑的道“不是你脱的?难道是她自己脱的不成?”

    林昊惊讶的道“姐,你好厉害,这么难猜的问题,你都猜中了?”

    吴若蓝汗了一下,又问道“你怎么证明衣服是她自己脱的?”

    林昊好笑的道“这有什么难证明的,她脱衣服的时候,我就在那儿啊,她裙子后面的拉链自己拉不下去,我还帮了她一把呢……”

    “嘭!”吴若蓝不等他说完,便又揍了他一拳,而且这一拳比刚才任何一拳都要重。

    揍完之后,她不但没解释,也没消气,反倒像是更生气将他给推出了药房。

    被揍得龇牙咧嘴的林昊莫名其妙,自己又哪儿招她惹她了?正纳闷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掏出来看看,发现竟然是严伯的号码……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