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93章 现代陈世美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看见吴若蓝被气成那样,林昊心里恼火得不行,好几次都忍不住要发飙,可是桌下,吴若蓝的双腿却始终紧紧的夹着他的小腿,而且一次比一次用力,显然并不希望他跟这两人起冲突,只能咬牙生生忍着。

    偏偏那个巢华丽没有丝毫自知之明,继续没完没了的冷嘲热讽道“这小鲜肉看起来确实是好看了,可惜啊!中看不中用,只是个绣花枕头罢了!”

    林昊这下是真忍不住了,拍着桌子怒喝道“你说什么?”

    “哟!”巢华丽阴阳怪气的叫了一声,尖酸刻薄的道“没什么本事,脾气还不小呢?没钱就带你的女朋友去路边的大排档嘛,跑来这里丢人现眼做什么呢!”

    林昊怒得不行,霍地站了起来,狠狠的瞪着她道“立即给我滚开!”

    “哼呢,他凶我!”巢华丽夸张的尖叫一声,一副受了惊似的小鸟依人般扑向孔志斌,“我好怕!”

    孔志斌没有防备,被那肥大的身躯撞得一个跄踉,差点没一头栽到地上去,好容易站稳后,立即就冲林昊叫道“你想干什么?”

    林昊压抑着怒火道“再不给我滚,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孔志斌却理直气壮的道“这里是公众地方,我们喜欢在哪儿就在哪儿,你管不着!”

    既然有人非要自讨苦吃,林昊也没必要再客气了,手缓缓的伸出来,虚空的挥舞了几下。

    看着他仿佛赶苍蝇,又好像画圈圈诅咒的动作,孔志斌感觉莫名其妙这货看起来不但是个穷酸,而且还是个神经病呢!

    正在这个节骨眼上,酒楼的大堂经理带着保安过来了。

    经理凑上前来询问道“几位,我是酒楼的经理,请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林昊道“我不认识这两个人,他们打扰到我们用餐了。”

    孔志斌叫道“哎,你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们不过是看在一场同学份上,想请你们吃顿饭罢了。”

    林昊鸟也不鸟他,只是对那经理道“我再说一次,我不认识他们!麻烦你让他们离开!”

    经理终于开声对孔志斌道“这位先生,对不起,请不要打扰别人用餐好吗?”

    孔志斌张嘴正想说什么,巢华丽却扯着他道“哼呢,算了算了,跟一个穷丝较什么劲儿啊,丢咱们的身份,咱们可都是有单位有身份的国家干部呢!别理他们,咱们上包厢吃饭去!”

    孔志斌忙换了一副肉麻的口吻道“好,亲爱的,你想吃什么?”

    巢华丽一脸忸怩的道“我今天特别想吃辣的,也想吃酸的,你说会不会咱们昨晚……就中了呢!”

    孔志斌愣了下道“不会这么快有反应吧!”

    巢华丽忸怩作态的道“那可难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身体很敏感的。”

    众人“……”

    两人竟然将肉麻将有趣,不嫌恶心的当众大秀恩爱!

    好一会儿,耍完花枪的巢华丽才拽着孔志斌往前走。只是没走两步,她又回过头来冲吴若蓝喊道“哎,校花,我跟哼呢下个礼拜宾江金利大酒店举行婚礼,到时候你来喝我们的喜酒啊!”

    吴若蓝脸色铁青的坐在那里,一句话也不说。

    巢华丽则挽着孔志斌的手臂施施然离开,那趾高气扬的模样,宛如一只打了胜仗的……胖鸭子!

    两人上了预定的包厢后,孔志斌先是殷勤的给巢华丽斟茶递水,然后把菜单拿过来问道“新爱的,你要吃什么,我给你点!”

    巢华丽含情脉脉的道“哼呢,人家想吃你!”

    孔志斌显然被吓了一跳,吱唔着道“昨晚……已经三次了呢!”

    巢华丽捏着嗓子道“可是人家又想了呢!”

    孔志斌道“那咱们先吃饭,吃过饭之后,我开车带你去森林公园,然后咱们……”

    “达令,你好坏呢!”巢华丽夸张的嗔怪一声,又扑进孔志斌的怀里,“可我就喜欢你这么坏!”

    孔志斌不嫌肉麻的道“我也喜欢你够浪!”

    侧边服务员“……”

    巢华丽扭了扭身子,在椅子靠背上磨蹭道“哼呢,人家突然感觉很痒呢!”

    孔志斌道“忍一下好吗?一会儿就给你止痒!”

    巢华丽道“人家说的不是那种痒啦!”

    孔志斌疑惑的问“那是哪种痒?”

    巢华丽道“就是身体里面的那种痒!”

    孔志斌一阵无语,还不照样是那种痒吗?

    等他们点菜的女服务听得暴寒不停,胃里也忍不住连连翻腾,差点没把隔夜饭给吐出来了,见过恶心的,可真没见过这么恶心的,实在忍不住轻咳几声,提醒他们还有自己这个外人在。

    只是她的提醒明显没有什么作用,这一对恩爱外露的奇葩,从来不在乎有没有观众,又有多少观众,观众的反应又是怎样。

    女服务实在受不了了,只好上前道“两位,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请问可以点菜了吗?”

    这会儿,感觉痒的巢华丽已经忍不住了,开始不顾形象的挠起痒来,可是身长脚短四肢肥胖的她又勾不着后背,心里正着急上火呢,偏偏女服务员还要来催问,顿时就喝骂道“点什么点,没看我正痒吗?”

    女服务员“……”

    巢华丽见孔志斌还呆坐在旁边,又叫道“哼呢,你快给我挠挠啊,好痒呢!”

    不知道怎么搞的,孔志斌这会儿也感觉身上痒得不行,但还是赶紧凑过去,“好嘛,好嘛,我给你挠,我给你挠!”

    看见这男人把手伸进了胖女人的衣服里,女服务员实在没眼看下去了,默默的退出了包厢你们两位,还是先止痒再说吧!

    林昊重新坐下来的时候,心里感觉窝火极了,好好的一顿饭,生生就被这一对奇葩给搅和了,不但没了食欲,连心情也被糟蹋了。

    不过就算这样,他还是对吴若蓝道“姐!不要管他们,咱们自己吃自己的!”

    吴若蓝没有吱声,只是垂头坐在那儿。

    林昊抬眼仔细看看,顿时就愣了一下,因为她的眼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红了,眼中蓄满了泪水,忙问道“姐,你怎么了?”

    “没什么!”吴若蓝吸了吸鼻子,声音有些嘶哑的道“林昊,我想离开这儿!”

    看见她这个样子,林昊哪还顾得上吃饭,赶紧的唤来服务员结账,然后带着她离开。

    到了外面的车旁,林昊拉开后排座位让她坐上去,只是没等他关上车门,吴若蓝的情绪已经崩溃了,“哇”一声哭了起来。

    从来没看见过她这模样的林昊被吓得不行,忙坐上去,手忙脚乱的按抚她道“姐,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

    “呜呜!”吴若蓝一下就扑过来,抱住他后,把头埋进他的肩膀痛哭起来。

    美人主动投怀送抱,温软如玉的娇躯紧紧挤压着林昊的胸膛!

    如果换了平时,林昊或许会有一点别的想法,只是此情此景,看着哭成泪人儿的吴若蓝,他除了心痛只有心痛。

    “姐!”林昊揽住她瘦弱的肩膀,伸手轻轻抚着她的肩背安慰道“不哭,咱不哭好吗?”

    吴若蓝哽咽着抽泣道“我,我也不想哭,可是我,忍不住,呜呜!”

    林昊语无伦次的劝道“姐,咱们要hold住,hold住,你是校花,是女神,哭就不漂亮了,就没形象了!”

    只是他不说校花这两字还好,一说这个,吴若蓝的心里就是一痛,哭声又更大了,在林昊面前,她早就没有形象了!

    林昊只好改口道“姐,你饭都没吃,这样哭会哭坏身子的。”

    吴若蓝摇头,泪水和鼻涕通通都蹭在了林昊的衣服上,“不要管我,让我哭,反正哭坏了也没人心疼的。呜呜”

    林昊道“怎么会没人心疼,咱爸会心疼的!”

    吴若蓝呜咽着道“他现在心里只有那个小寡妇,哪会心疼我!”

    林昊只好道“他不心疼,那不是还有我吗?”

    吴若蓝则是不管不顾,在他的怀里哭得死去活来,昏天暗地。

    林昊劝得口水都快干了,也无济于事,最后实在没办法了,只能抱起她,将她的身体挪到座椅上,让她的头枕着自己的大腿上道“姐,你实在要哭,那就躺着哭吧,这样哭比较舒服,没那么累的!”

    吴若蓝“……”

    林昊又探手从前面取来一矿泉水,“姐,你喝点水吧,不然一会儿身体里面没有水份,眼泪就流得不利索了!”

    吴若蓝“……”

    林昊又探手从前面拿来一盒巧合力,“姐,你吃点东西,补充点能量,这样哭起来也比较有力气的!”

    吴若蓝“……”

    不过还别说,躺着哭确实比较舒服,尤其是还是有人端茶递水送零食,擦眼泪擤鼻涕的情况下。

    在林昊的劝慰与侍候下,吴若蓝痛痛快快的哭了好一大场!

    只是哭完之后,她又感觉很不好意思,自己比林昊大了将近五岁,可是在他的面前,自己却总像个孩子似的。

    林昊见她终于不哭了,大松一口气问道“姐,现在可以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吗?”

    吴若蓝点点头,这才道出了一段往事。

    原来,她跟巢华丽并不仅仅只是同学那么简单,曾经还是她同班同宿舍的闺蜜。她和孔志斌也并不仅仅只是校友,两人还有过一段感情。

    在卫校读书的时候,吴若蓝虽然就读的只是护理专业,班上全是尼姑,课室和宿舍都和男生分开,平时和男生也很少接触。但因为她成绩优异,容貌出众,不但被推选为班长,还成为学校学生会的干部。

    读社区医学专业的孔志斌也是学生会干部,同时还是个副主席。

    正是这个原因,两人频有接触,随着一来二去,孔志斌对清美无双的吴若蓝便生出了爱慕之意,进而展开了疯狂又热烈而且特别持久的追求。

    刚开始的时候,吴若蓝对孔志斌是没什么意思的,她并不想过早的谈恋爱,只想着努力学习,毕业后帮着父亲经营诊所,早点把家里的债给还清了,至于其他的,那就等以后再作打算。

    只是孔志斌却明显是个人杰,学习成绩不错,泡妞也很有一套,不但深深掌握“胆大心细脸皮厚”的三大把妹要领,还颇为恃久耐战。

    平常嘘寒问暖关怀备至,偶尔还抱着吉他在吴若蓝的宿舍楼下唱情歌,见不着面便用微信说情话,早晚一声问候成了必修课……

    有句话说得好,好汉架不住人多,女王架不住大姨妈……不,好女经不住赖汉缠!

    在孔志斌绵绵不绝锲而不舍的追求了一整年之后,吴若蓝终于在一次生病的时候,被嘘寒问暖的孔志斌打动了,答应跟他交往。

    女人嘛,生病的时候,身心总是比较脆弱的。

    只是真正的开始交往,吴若蓝才了解到,孔志斌家在梅城农村,而且不是一般的穷。

    他的父亲是务农的,母亲多病体弱,下面还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在上学,每个学期的学费都是七凑八拼的借来的,平时的生活费也时断时续!

    孔志斌这个在学校里看起来威风八面的学生会副主席,实际上不但穷得叮儿啷当响,还常常饿肚子。

    不过他的家里是个什么光景,吴若蓝觉得跟孔志斌没关系,她是在跟孔志斌交往,又不是跟他的家里人交往。只要孔志斌肯上进,毕业后两人一起努力,迟早能改变这一切的!因此,她就尽自己所能的给予他帮助,从自己并不多的生活费中匀出一半来给孔志斌,吴仁耀从家里送来什么好吃好喝的,也必定会分他一半,有时候她情愿自己饿肚子,也要让他填饱肚子。

    生活上患难相扶,学习上互相帮助,两人一起走过了艰难,甜密,又纯洁的两年。

    这之后,三年学制护理专业的吴若蓝面临毕业,孔志斌读的是社区医学,学制为四年,所以还要去医院实习一年才能毕业。

    吴若蓝毕业的时候,孙志斌信誓旦旦的承诺,等他毕业后便去找她,和她一起经营诊所,两人齐心协力打造一份名声与事业。

    只是满怀憧憬的吴若蓝才回家不久,孔志斌便给她打来电话,要跟她分手。

    这对于没有丝毫心理准备的吴若蓝而言,无疑是晴天霹雳,伤心之余询问缘由,孔志斌称两人的家隔得太远,家里不同意,自此便再没有了音信。

    后来吴若蓝才了解到,孔志斌说的通通都是狗屁,她毕业离校才不过一个星期,孔志斌就跟巢华丽好上了。

    巢华丽的父亲不但是羊城第二人民医院的副院长,同时还是羊城卫生局的副局长,孔志斌与巢华丽的关系一确定,巢华丽的父亲就将他弄到了广省第二人民医院实习,一毕业后就被安排到了羊城明珠区卫生局上班!

    听完了整件事情的经过,林昊气愤得不行,这个孔志斌真不是个东西,活脱脱的就是个现代陈世美,立即就要推开车门下车……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