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00章 恶有恶报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幸福的人都一样,不幸的人却各有各的不幸。

    林昊和吴若蓝在森林公园像别的情侣一样暧昧亲密的时候,巢华丽与孔志斌却被双双请进了派出所。

    厮打发生在繁华热闹的商业街,警察自然到得比以往更早一些。

    争执厮打的缘由很简单,只是民事纠纷,情节也不严重,构不成刑事案件,经过派出所的调停,双方达成和解,事情也到此为止。

    从派出所出来回到家,巢华丽松了一口气后,恨恨的道“都是吴若蓝那个狐狸精给害的!”

    孔志斌疑惑的看着她,显然不明白她为什么这样说?

    巢华丽咬着牙道“要不是遇见她,我们会这么倒霉吗?”

    孔志斌有些无语,这也能扯得上关系,你的想像力还敢再丰富一点吗?

    巢华丽见他不吱声,立即就叫了起来,“你说,你是不是对她还念念不忘?”

    女人,都是敏感多疑的,肥胖丑陋如巢华丽也不例外。不过这一次她真的说中了!

    孔志斌确实一直对吴若蓝念念不忘,如果他的家庭身世好一些,肩上没有那么多负累,他真的不想抛弃这个心地善良又美如天仙般的女孩!

    然而没有办法,他的家实在太穷了,父亲务农,母亲有病,下面还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在上学,为了供他上学,他那个家不但倾尽了所有,而且负债累累!

    他毕业后如果找不到工作,家里仍然摆脱不了贫困的命运,甚至有可能变得更加凄凉。可是在如今名牌大学毕业生遍地的社会,像他这种既没背景又没关系,高不成低不就的中专毕业生,想在羊城这个竞争激烈的大都市找一份风光体面又高收入的工作,谈何容易?

    和吴若蓝在一起,无疑是甜密开心的!但注定了将是贫穷苦困的,因为她的家不但不富裕,甚至还欠了一笔巨债!

    穷苦的日子,他早就过够了,也过怕了!

    他早就发过誓,一定要摆脱这样的命运,一定要成为人上人!

    人要是为了成功而入魔,那是相当可怕的,因为他不但会不择手段,同时还会出卖一切!

    当他发现自己一向都暗恋着他,他却不屑正眼看一下的巢华丽的父亲竟然是羊城卫生局副局长的时候,他便毫不犹豫的选择跟吴若蓝分手,然后扑到巢华丽那一堆丑陋的肥肉上!

    现如今,他无疑已经成功了,或者说已经开始踏出成功的步伐!

    在广省羊城这个大都市,他有了房,有了车,还有一个非常不错的单位。家里的弟弟妹妹也纷纷考入大学,那穿风漏雨的老屋也将要翻新了!

    一切,都正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他也似乎看见,未来的生活将会比现在更加的美好!

    只是,他从来都不曾开心过,哪怕一丁半点都没有!因为现在躺在身边的人,并不是他所爱的,甚至是他深深鄙夷与厌恶的!

    可恨之人,往往都很可悲,孔志斌无疑就是一个!

    不过要让林昊来说的话,这样的人不值得可怜,因为孔志斌不仅仅可恨可悲,还相当的窝囊无能,甚至说没有一点男人的担当!

    换了是林昊的话,不论再苦再难再煎熬,他都会选择跟吴若蓝在一起!而且他也觉得根本不会熬,事实也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林昊在吴若蓝身边只是半年多的时间,可就是这半年多,吴若蓝家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但还清了债,赎回了房子,还卖下了新的房子充当诊所,银行的存款也在日渐增加!

    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这话是很有道理的。有担当的男人和没担当的男人,有能耐的男人和没能耐的男人,那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境界,截然不同的人生!

    正在他走神的时候,耳边传来巢华丽的吼叫“你耳龙聋了吗?我问你话呢!”

    孔志斌立即清醒过来,伸手抱住她胖得不行的身体道“亲爱的,你这都说的是哪儿跟哪儿呢,我和她已经是过去的事情,早就翻篇了。”

    巢华丽勉强冷静了下来,半信半疑的问道“你真的是这样觉得吗?”

    “当然!”孔志斌信誓旦旦的道“亲爱的,我现在爱的人,仅仅只有你一个!”

    不管这话到底假到什么程度,巢华丽都愿意相信是真的,所以她的脸上又露出了笑脸,然后忸忸怩怩低的低声道“哼呢,人家……又痒了!”

    别人说肥婆是很好的,冬暖夏凉还去湿气。

    别人还说女人嘛,不管高矮胖瘦美丽丑陋,关了灯都是一样的!

    然而要让孔志斌说的话,那就是扯蛋,你们懂个毛线,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

    每在巢华丽那堆乱颤的肥肉上趴一次,他总会恶心上半个月,甚至做足三个月的恶梦。只是为了维持跟这个女人的感情以及即将到来的婚姻,他不趴是绝对不行的。

    人生,无疑就是如此悲哀的!

    有的女人,你想上上不了。有的女人,你不想上都不行!

    孔志斌想到和他谈了一年多恋爱,却手也不肯被他碰一下的吴若蓝,又想到她和那个林昊勾肩搭背亲密无间的画面,心底突然冒出一股浓浓的沪气,然后凶狠的一把将巢华丽摁倒在床上,粗鲁无比的撕扯她身上的衣服……

    巢华丽兴奋得不行,夸张的尖叫起来,“嗯嗯,粗鲁点,再粗鲁点,我就喜欢你这样!”

    孔志斌五官扭曲,面目狰狞,喘着粗气的去扳她那两条胖腿……

    当画面就要进入限制级的时候,巢华丽突然又叫了起来,“等下,等下!”

    孔志斌疑惑的问道“等什么?”

    巢华丽道“我痒!”

    孔志斌道“我这不马上给你止痒吗?”

    巢华丽道“我不是说那儿,是后背!你先给我挠挠!”

    孔志斌便伸手去给她挠,然而不挠还好,越挠她就感觉越痒,同时身上还起了一片片的红斑!

    无独有偶,孔志斌也很快感觉自己不对劲,后背也开始痒起来。

    这一次,明显比之前更加严重,之前红斑只是局限于脸上,可这一回却遍布全身,瘙痒的程度也更剧烈,仿佛身上钻进了成千上百只虱子,不停的撕咬着皮肉似的!

    无法抑制的强烈瘙痒,直把他们折磨得死去活来!

    巢华丽一边上抓下挠,一边痛苦的问道“我们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这么痒?”

    孔志斌的文化水平虽然不高,只是中专毕业,但好歹也是学医的,实习的时候也是在大医院,就算勾不上临床经验丰富,也勉强算是见多识广,强忍着自己的瘙痒去查看巢华丽,一阵之后道“应该是皮肤过敏!”

    巢华丽疑惑的道“怎么会这样的,今天已经第二次了!”

    孔志斌暗里苦笑,你问我,我又问谁去呢?

    巢华丽痒得已经没有心思跟他做那种事情了,坐起来一边挠一边担心的道“咱们是不是上医院去看看!”

    孔志斌勉强还算镇定,想了想道“家里有药箱,里面有息斯敏和皮炎平!咱们先自己用药,实在不行才上医院!”

    巢华丽感觉有道理,便赶紧去找来药箱。

    各自吃了两颗息斯敏,又将皮炎平涂抹全身之后,瘙痒仍然难止难歇!

    痛苦之下,孔志斌又想到一个馊主意,家里有滴露消毒水,如果是过敏引起的瘙痒,只要清除了身上的过敏物质,再配合药物,慢慢就能缓解的。

    想到这,他赶紧将像猴子一样不停上抓下挠的巢华丽拽进浴室,然后将一整滴露消毒液倒进浴缸,又加了一些温水后,便和巢华丽双双坐进去“杀毒”……

    然而,折腾来折腾去,两人身上的瘙痒症状不但没有消失,反倒更加的严重!

    两人的皮肤已经被他们自己给抓破了,出血了,可仍然无休无止!

    这下,孔志斌也彻底慌了,再不敢耽误,赶紧挣扎着和巢华丽一起上医院看医生!

    林昊与吴若蓝回到家的时候,出去和那小寡妇鬼混的吴仁耀已经回来了。

    见两人提着大包小包的回家,吴仁耀乐得见牙不见眼。不过他之所以这么开心,并不是因为两人给他买了什么上好的茶叶,而是因为两人终于单独外出了。

    随着林昊的本事越来越大,挣的钱越来越多,在村民们心目中的地位越来越高,吴仁耀心里就越患得患失。尽管在这之前他已经将林昊认作干儿子,还隆重的上了契约,可他仍然没有安全感,觉得最稳妥最保险的办法,还是亲上加亲的让他成为自己的女婿。

    要让他成为自己的女婿,那就先得让俩人结婚。要让俩人结婚,必然就得先谈恋爱。

    说到谈恋爱,吴仁耀的理解无非就是逛街吃饭看电影,现在两人单独外出逛街,无疑是一个好的开始,他怎么能不开心呢?

    帮两人把东西通通都搬进屋之后,他就自告奋勇的挽起袖子道“你们俩逛了一天的街,应该很累了吧,我给你们做晚饭去!”

    吴若蓝道“可是我还没买菜呢?”

    吴仁耀道“我已经买了。”

    “咦?”吴若蓝有些纳闷的道“今儿个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你怎么变得这么勤快了?”

    吴仁耀轻哼道“你管我,我乐意做饭给你们吃不行吗?”

    吴若蓝警惕的问道“爸,你该不会是在外面搞出什么大头佛了吧?”

    林昊也跟着附和道“就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啊!”

    吴仁耀道“我……”

    吴若蓝质问道“快从实招来,到底怎么了?”

    林昊发挥自己的想像力道“你应该不会是把小杏阿姨的肚子搞大了吧?我可告诉你啊,我们的诊所虽然什么病都看,堕胎是绝不允许的。”

    吴若蓝道“她要真是有了,你就让她给生下来,你不是一直嫌弃我不是个男的,不能给你传宗接代吗?那就让她给你生个男孩。”

    林昊摇头道“姐,你这样说就不对了,她现在要是怀上的话,是男是女已经注定了的。是女孩就不生了吗?”

    吴若蓝道“是女孩也要生,与其要个小弟弟,我更想要个小妹妹呢!”

    林昊点头道“这样才对嘛,是男是女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确实是咱爸的血脉,这点才是最重要了,万一不是他的,咱们给养大了,不是给别人打工吗?”

    吴若蓝道“对对对,必须得先做亲子鉴定,没有血缘关系的话,我可不认账!”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自说自话,吴仁耀根本插不进嘴,刚开始是啼笑皆非,然后是欲哭无泪,脸上的黑线条也越来越浓,到了最后实在是急了,跺着脚的吼道“你们到底在胡说八道什么?”

    林昊道“我们这不是替你安排身后事……不,替你处理苏州屎嘛!”

    吴若蓝道“对啊,你把人家的肚子搞大了,总不能不闻不问不理不睬吧,做个男人,应该担起自己应该负的责任……”

    “停!停!停!”吴仁耀大吼着打断他们,“我什么时候说我搞大她的肚子了?”

    林昊道“那你说你搞出什么事了?”

    “我搞……”吴仁耀气急败坏的道“我什么事都没搞出来。”

    林昊道“那你好好的怎么就买菜做饭了?你不是很久以前就十指不沾阳春水了吗?”

    吴若蓝忙去摸他的额头道“爸,你该不会是生病了吧?”

    吴仁耀一把拍开她的手,忿怒又无奈的道“我不过是做顿饭而已,你们有必要想那么多吗?”

    吴若蓝问道“你真的没搞出什么事?”

    林昊接口道“要真有事,你就说出来,虽然说你现在跟别人睡在一起,可我们才是你最亲的人!”

    吴仁耀爆跳如雷的道“我都说没有,没有,没有!”

    “哦!”两人齐齐的应了一声,然后再不鸟他,自顾自的去整理买回来的各种年货。

    吴仁耀被气得不要不要的,喘了好几口大气,这才勉强平静下来,然后系上围裙进厨房张罗晚饭……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