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九章 生死一线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翻过了又一座大山的时候,前面出现了一条河,宽阔的河面上架着两截拼接的独木桥,河间有一块突起的大石支撑着桥两端!

    也许是因为下雨的缘故,原本清澈的河水变得十分混浊,而且极为汹涌,滚滚浪涛沸腾一般向下嘶吼,独木桥离河面的高度仅仅只是一米之遥!

    如此恐怖的情景,别说是从独木桥上走过去,仅仅是看着就让人心惊胆颤,双腿发软,所以众人纷纷在岸边停了下来。

    这一次,不管别人怎么想,林昊终于打退堂鼓了,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这八个人的性命着想。

    这,不过只是一场兴趣式的登山寻宝,不是荒野求生,没必要冒着生命危险。

    非要在这样的状况下渡河,随时都会丢掉一条小命的!

    林昊对着滔滔河水看了一阵,回头问八人“你们怎么想?”

    众人显然被问着了,最后是严格格出了声,“大牛,还有多远?”

    梁大牛道“过了这条河,前面几百米就是了!”

    严素看向他的小伙伴,严肃的道“差一步就要成功,你们愿意放弃吗?”

    人连连摇头,一路费尽千辛万苦的走到这里,过了河就是目的地,谁愿意在最后的关头放弃呢?

    八人商量一阵之后,严格格便对林昊道“黑面神,你想办法让我们过河吧!”

    林昊皱眉的问道“还要过去?到这里为止不行吗?”

    八人异口同声的道“不行!”

    林昊苦笑道“你们已经用实际行动向我证明了自己的毅力,没必要再冒险了,我替你们戒毒,也对你们的生命负责。所以我是坚决反对你们过河的!”

    八人又一次异口同声的道“反对无效!”

    林昊好说歹说,软的不行用硬的,最后甚至找来了根藤条作威胁,可是竟然也不起作用,八人仿佛了邪似的,誓死要过河不可!

    林昊被弄得有点软瘫瘫了,无力的骂道“你们这群死活不知的家伙。”

    吴若蓝与梁大牛见状便双双过来劝。

    吴若蓝道“林昊,既然他们非过河不可,你就想想办法吧,既然已经到了这里,前面就是乌古潭了,别说是他们,就是我也不愿放弃的。”

    梁大牛也将胸脯拍得山响的道“对啊,林大夫,这独木桥是我砍了树架起来的,我都不知道走多少回了,绝对牢靠,没问题的。”

    林昊没了办法,想了想后问众人“你们谁还带了绳子?”

    严格格忙指了指他背后箩筐里的背包,“我包里有!”

    林昊将背包取下来打开,果然发现里面有一捆长达二十米的绳索,然后他就把一头系到了这边的一颗树上,系结实之后,这就往独自往独木桥走去!

    独木桥是用木头做的,皮早已经掉了,又加上下雨,变得就更是滑溜,所以看着他走上去,众人都有点紧张,吴若蓝更是感觉自己的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似的,心里也有点后悔支持他们过河,忍了一阵终于忍不住的叫道“林昊,你小心点。”

    林昊微点一下头,缓缓的顺着独木桥往前一直走。

    第一截顺利走完的时候,他的脚就踏到了第二截上,可那截木头不知道是因为太久没人走,还是因为下雨的缘故,竟然松动了。

    林昊一脚踩上去,还没等第二只脚上去,木头便歪着滑动了一下,他的身体也因此失去平衡,急急的往河坠去。

    “啊!!!”众人被吓得无不失声惊叫起来。

    只是叫声未完,他们便看到林昊斜倒的身体稳稳的停在那里,就像一根斜斜的钉进石头的钉子一般,然后又缓缓的被扶正了一般。

    众人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睛,这身体的平衡能力,太变态了,太逆天了,简直……就不是人啊!

    林昊站稳之后,回头冲梁大牛骂道“大牛,你不是说这桥绝对牢靠吗?”

    梁大牛脸红耳赤的挠头道“去年我架起来的时候是稳稳当当的啊!”

    去年?众人的额上纷纷冒起黑线条!

    林昊将那截松动的木头固定好,确定没问题了,这才再次踏上去,然后缓缓的过到了对岸。

    接着,他就将一直握在里的绳索固定到另一棵树上,并拉得直直的,与独木桥平行。确定绳索已经牢固结实之后,他才冲对岸的人喊道“扶着绳索,一个接一个的过来,一定要抓稳绳索,注意脚下。大牛,你垫后。”

    梁大牛忙答应一声“好咧!”

    站在这边岸上的十人除大牛外,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还是吴若蓝带了头,第一个伸抓住绳索,颤颤悠悠的走上独木桥。

    林昊在那边喊道“姐姐,不要紧张,保持住身体的平衡,留意脚下,看向我这边。对,慢点儿,对,就是这样!相信自己,你可以的!”

    尽管有林昊在指挥与打气,但吴若蓝还是很紧张,走得摇摇摆摆的,让人心惊肉跳。

    不过最后,她还是走过来了。

    真要用一句什么话来形容她的胆识与勇气的话,只能是巾帼不让须眉!

    接着,禀着女仕优先的原则,范莹,严素,严格格等女也相继有惊无险的走了过去。

    女孩们全都过来了,那些男的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林昊微松一口气,扭头看向前方寻找乌古潭的所在。

    “卟嗵!”正在他稍有放松的时候,耳边突地传来一声水响,扭头一看,顿时大惊失色。

    我了个去的,严东掉进河里了。

    “救命,我不会游……”严东落水之后立即出声呼救,可是叫声未完,水便将他完全淹没,整个人都消失在混浊的水面上。

    “啊!啊!”岸上的男女吓得连连尖叫失声!

    林昊一见严东坠河,二话不说撒腿就顺着河岸往下游狂奔而去。

    一边跑,一边紧紧的盯着河面,岸边的荆刺,乱石完全无从顾及,当他看见已经被打到下游二十多米远的严东再次露出头来的时候,这就速度更快的往更下游奔跑,隔了飘浮不定的严东约有二十米远的距离之际,他就毫不犹豫的一个猛子扎进了汹涌的河水。

    显然,林昊是想在更下游的地方拦截住落水的严东。

    只是他这一扎入河里,立即就像石沉大海般不见踪迹,众人无不再次揪心的在叫起来。

    足足好一阵,众人才在河的更下游的间看到林昊冒出头来,然后便看见他一边在河面上挣扎着保持平衡,一边紧紧的盯着上游正顺漂而下,时浮时沉的严东。

    在两人隔了约有六米,严东又一次要被压到水底的时候,林昊便果断无比的扑了过去,双在伸不见五指的河水一阵乱抓,幸运无比的抓到了严东的衣服,然后就赶紧的一抱住他,一边向岸边划水。

    当两人终于靠岸,并且停下的时候,林昊已经是筋疲力尽了,抱着半死不活的严东无力的瘫在岸边呼呼的大喘气。

    此时,他们离上面那座独木桥已经有一个公里之远,由此可见,这个时候的河水是多么的汹涌湍急!

    足足过了有一阵,吴若蓝等人才赶到两人上岸的地方,而这个时候林昊也已经缓过了一口气,正在查看严东的情况。

    不过这一看,林昊却被吓到了,因为这前后只是十分钟不到,严东竟然已经气息全无了。

    “严东,严东!”

    众人见严东已经没了气,全都慌了,大声的叫喊起来。

    “呜呜~”和严东早生情愫的范莹忍不住一下扑到他的身上,号陶大哭起来,嘶声泪下的喊道“严东,你别吓我啊,你不是说咱们一起戒了毒后,你就答应我,跟我谈恋爱的吗?你怎么可以说话不算话啊!你赶紧张开眼睛,你答应我一声好吗?”

    看见她哭成泪人儿一般,别的小伙伴们的眼眶都红了,眼泪忍不住漱漱的落了下来,紧接着场就是哭声一片。

    “嚎什么,让开!”林昊回过神来后,赶紧的一把推开范莹,然后抓住严东的衣服,用力的一撕。

    “滋拉”一声响,严东的衣服被撕开了,裤头也被扯松,林昊的双便交叠着按压到他的心脏部位,一边摁压,还一边数数“一二,,四,五……”

    这,无疑是在实施人工心肺复苏术了!

    一旁的吴若蓝见林昊摁了将近十五下的时候,这就捏开严东的嘴,准备给他进行人工呼吸。

    尽管男女有别,可生死关头,她已经无从考虑这些了,救人才是第一!

    谁知道她张了樱唇刚吸一口气,还没来得及伏下嘴去,林昊已经腾出一只将她一把推开,然后一把将范莹扯了过来,指着严东的嘴道“我每按十五次,你就对着他的嘴吹一次气,有多大气就吹多大气。”

    范莹愣了一下,连忙伏下头去,对着严东的嘴吹气。

    林昊连续不停的按压,可是好几分钟过去了,仍然不见严东有丝毫的动静。

    众人见状,一颗心也不停的下沉,下沉……

    严东这次,恐怕是真的凶多吉少了!

    林昊却没有放弃,仍然一下一下的按压着严东的胸部,为了不让自己那么恐慌,他一边按压,还一边安慰他们也安慰自己的道“你们别担心,心脏是人体之最单纯的器官,它除了收缩就是扩张,只要它停跳的时间不长,保持它正常的频率,节奏,它是可以恢复跳动的!”

    尽管林昊说得很简单,也很乐观,可是看着已经没有丝毫动静的严东,众人却丝毫也宽慰不起来,眼泪不停的落下,可是他们都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仿佛一出声,就会影响严东醒来似的。

    林昊接连按压了近十分钟,被河水浸湿的衣服又被汗水打湿了一次,可是严东还是没有反应,林昊的心里就开始没谱了,按着按着,他就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伸一个耳朵狠狠的打在严东的脸上,破口大骂道“严东,我操你丫的,你赶紧给老子醒来,老子可担不起这个责任,更不想下半辈子都活在这个阴影。你听到没有,你再不醒来,老子拿藤条抽你……”欢迎加入村医群路过围观打酱油,群号是460825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