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13章 坟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这世上原本没有路,走得人多了,路就出来了。

    只是路要是太久没人走,却又会渐渐的荒芜,然后彻底的消失。

    目前的情况,无疑就是这样。

    曾帆给林昊安装的导航,绝对是个好东西,因为它并没有错,只是似乎太久没有更新了,数据有点跟不上!

    林昊抱了严素半天,终于让她的气消了之后,两人才再次朝前钻去。

    越往前走,障碍物变得越是稀疏起来,不多久,一条山路也隐隐约约的出现在脚下。

    这里以前,无疑确实有一条山路的,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走的人越来越少,野草和棘刺疯长,慢慢就形成草丛,路就消失了。

    又前行一段后,前面终于霍然开朗,一条蜿蜒的山路也清晰的出现在眼前。

    走出来之后,严素顿时欢呼起来,也不知道是太过激动,还是故意,抱着林昊就啃了两口,而且还用丰满的胸使劲的挤压他的胸膛。

    林昊前后左右的看了看后,脸上却没有喜悦,反倒有种欲哭无泪的懊恼。

    山路的一侧另有一条小路,这条小路是可以绕过后面的草丛与罗堂庵那边相接的。因为从山路两旁被砍断的草径树根痕迹来看,冷月寒与兰姑无疑走的就是这一条。

    如果他不是过于信赖曾帆给的导航,愿意动脑筋仔细的寻找与判断的话,肯定不会错过冷月寒走过的小路,从而傻乎乎的选择这条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彻底消失的直路。

    这世上是没有先知的,否则的奖池就不会累积到二十八亿了!

    林昊只是懊悔了那么几秒钟,便原谅了自己,在周围转了一圈之后,手上已经多了一个用野草树皮缠积成的草帽,然后递给严素。

    严素欣喜的接过,然后戴到头上。

    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确有其效,草帽戴上之后,她感觉头脸上被叮出来的包没有那么痒了,一股股清凉的感觉从头上飘下来,仿佛涂抹了一层清凉油似的。

    “黑面神!”严素忍不住问道“你这个草帽是用什么做的?”

    林昊道“你不是看见了吗?草啊!”

    严素汗了下,“我当然知道是草,可是什么草?有什么作用呢?”

    林昊问道“你懂中草药吗?”

    严素想了想道“桂皮,茴香,八角算吗?”

    林昊汗得不行,没好气的道“你胸这么大,还是不要说话了!”

    严素“……”

    山路,正如冷月寒所说的那样,蜿蜒崎岖,比断魂岭难走十倍不止,不过再怎么难行,也比刚刚穿过那片草丛要好许多。

    只是女孩子的精力是有限的,走了四五个公里之后,严素终于撑不住了,冲林昊直摆手的道“黑面神,我走不动了,让我休息一下!”

    林昊虽然着急赶到七绝岭,可是见她走得脸色苍白,香汗淋漓,同时还不停大口大口的喘粗气,仿佛要死马上断气的样子,只好拉着她走到一棵大树下,让她先坐下来歇歇脚,自己则爬上了那棵树,准备摘点树上的野果给她解渴,同时打量一下四周有没有墓地。

    爬到树顶的时候,他一眼就看到了对面的半山腰上有一座坟!

    坟墓,原本是一个词。

    不过在广省,坟和墓是分开的,而且有着明显的区别的。

    坟,是指人死后,装进棺材埋进挖好的横向土洞,用泥土填埋封好洞,外面用茅草摭盖是为坟。这样的坟往往比较随意简陋,有的时候甚至表面都看不出来是座坟。

    墓,则是指若干年之后,挖开坟,将棺材里的骨骸取出来,安葬到新的阴宅是为墓。这样的墓则豪华许多,用水泥,砖石,石灰堆砌而成,上面还立有墓碑,著明逝者姓名与出生至死亡年月。

    林昊此时所看到的明显不是墓,而是坟,确切的说是一座已经被挖开的坟,腐朽的棺木已经散开被遗弃在草丛中隐露着一角,原本封好的坟也现出一个黑黝黝的洞口。

    不过依林昊来看,这座坟绝对不是天英师太的埋骨之处,因为没有看到祭品,也没有看到冷月寒的身影!

    只是,这座坟是被小偷给盗了,还是被家属给迁走了呢?

    林昊只是个医生,并不是盗墓专家,无法判定其因。当然,他也没有那个闲心,摘了些金黄的野果后,便从树上下来。

    当他将果子递给严素的时候,严素却有些犹豫的道“黑面神,你确定这果子能吃吗?”

    林昊道“能吃啊!”

    严素连连摇头的道“万一被毒死了怎么办?”

    林昊无爱的看她一眼,懒得再多解释,将一枚野果在衣服上擦了擦,凑到嘴上便狠狠咬了一口,“奇哩考劳”的吃了起来。

    见他仿佛吃得津津有味,而且又没毒发身亡的样子,原本就又渴又累的严素忍不住直吞口水。

    当林昊开始吃第二个果子的时候,她终于没办法再忍了,连忙抢过一个,学着林昊的样子,先在衣服上擦拭几下,然后放到嘴边咬了一口。

    野果汁多肉滑,滋味很是特别,刚入口微微有些苦涩,过后又酸爽甜美,有着一种像是山竹,像是芒果,又像是桔子的味道,虽然说不清道不明,但用来解渴充饥,无疑再好不过。

    严素尝到了鲜味,再也斯文不起来了,一口将手中的半个野果塞进嘴里,三下五除二的吃完后,又拿起一个……

    一连吃了五个,吃得牙酸了,也黄了,这才问道“黑面神,这是什么果子,怎么这么好吃?”

    林昊不答反问道“你不是怕被毒死吗?怎么还吃这么多?”

    “有你陪着,我怕什么!”严素无所谓应一句,又追问道“到底是什么野果?”

    林昊轻哼道“我偏不告诉你!”

    严素不知哪来的胆子,竟然冲他喝道“你说不说?”

    林昊有些好笑的道“就不说!你能拿我怎么样?”

    严素的俏脸上浮起凶狠表情,“你信不信姑奶奶将你就地正法!”

    林昊“……”

    严素伸手指指周围,得意的道“你看到没有,这里荒山野岭,别说人,连鬼影都没半只,我要是把你怎么样的话,你绝对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

    林昊哭笑不得,心说你个小啼子还要不要脸了?这种话是你说的吗?要说也该我说才对吧!

    严素见他没反应,又喝道“最后问你一次,说不说!”

    林昊有点来气了,哼道“我就不说!”

    “你”严素被气得不行,作出立即就要扑上来的样子,但最终却只是凑过来,抱着他的胳膊,一边摇晃一边撒娇的道“黑面神,你说嘛,说嘛,好不好?人家真的很想知道呢!”

    听着她娇嗲嗲的话,林昊浑身上下不自禁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人的脾性,大体也就分为三种。有的软硬不吃,有的吃硬不吃软,有的吃软不吃硬!

    林昊一直都觉得自己是那种软硬不吃的人,可是被她那柔软丰满的胸部擦来蹭去,小林昊硬了,心却软了下来,缓缓的解释道“这叫野竹桔,酸涩带甜,补脾养胃,益气生津。晒干后浸茶油,治疗跌打火烫刀伤,效果奇佳!”

    “真的?”严素听得欢喜得不行,连连催促道“黑面神,你上去再摘一些,咱们打包带回去。我爸的脚扭伤了,正需要这种东西!”

    林昊答应一声,上树去又摘了十几枚野竹桔,用衣服兜着和她继续朝前走。

    绕着山路走到对面的时候,林昊看到下面那座挖开的坟,心里突然想起一事,这就对严素道“我下去看看!”

    严素看着那座被挖开的坟,拆开的棺木七零八落的扔在草丛中,旁边是一个黑黝黝的大洞,别说是下去看,就是站在这么高的地方往下看就心里发怵,连忙叫道“黑面神,这有什么好看的,咱们还是赶紧去找冷月寒吧!”

    林昊摇头,“也许有什么好东西呢!”

    严素叫苦道“一座破坟,又不是古墓,能有什么好东西?”

    林昊道“凡事都说不定的。”

    严素连连摆手道“要看你自己去看,我可不去!”

    林昊道“我的意思原本就是让你在上面呆着,我自己下去看。”

    严素被气得有些跺脚的骂道“黑面神,你是不是傻啊,坟是埋死人的,这种地方最是晦气,别人躲都躲不及,你偏偏还要下去看,你脑子没问题吧?”

    林昊也不争辩,只是道“有些事情,你不懂的!”

    严素正想反驳,却见林昊已经拔开路边的芒草顺着陡坡往下走去,心里急得不行,最终只能硬着头皮跟了下去。

    林昊见她也跟下来,皱眉道“我不是让你在上面呆着吗?”

    严素负气的道“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你休想甩掉我!”

    林昊喝道“你给我上去!”

    严素道“我不上!”

    林昊苦笑道“严素,你现在怎么这么不听话?”

    严素嘟哝道“谁让你……”

    林昊听不到她后面的话,疑问道“让我什么?”

    严素脱口而出道“谁让你不让我那个的!”

    “……”林昊一脸的黑线条,这都哪儿跟哪儿呢?

    两人在那儿争执半天,谁也说服不了谁,最终林昊只能又一次的选择妥协,这女人要是胡搅蛮缠起来,那可是没完没了的,他哪有那么好的时间跟她耗呢!

    扶着她一脚一个小心,一步一个谨慎的往下面走,费了将近十分钟,两人终于到了那座被挖开的坟前。

    七零八落的坟头,让人有种阴森森的感觉,严素心里有些害怕,紧紧的挨着林昊,寸步也不敢离开。

    林昊看一眼周围,这就掏出了手机,往那个挖开的坟洞走去。

    严素见状,连忙拽住他道“哎哎,你干嘛?”

    林昊没理她,继续往坟洞走去,到了洞前便打开手机自带的手电筒。光束将两米多长,一米宽的圆洞照得一清二楚,里面除了泥土沙石,什么都没有!

    原以为林昊会就此罢手,谁知道他竟然猫下腰朝坟洞里钻去,严素急得连连大叫,“黑面神,你干什么?赶紧出来!”

    林昊没有回答,只是拿着手机在里面不停的照来照去,一直到里里外外上上下下每一寸地方都照遍之后,这才从里面钻出来。

    严素赶紧上去,一边拍打他身上的尘土,一边问道“你到底在找什么?”

    林昊环目四顾道“找一种可能有又未必有的东西。”

    严素疑问道“是什么?金银珠宝吗?”

    林昊道“比金银珠宝更珍贵的东西!”

    严素听得一头雾水,这么座破坟,顶多就三四十年的光景,古董财宝一类的东西绝对没有,有也可能被挖坟的人拿走了,还能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呢?

    正在她疑惑难解之际,林昊却往那被破开并被遗弃在草丛中的棺材板走去,然后查看起来。

    这副棺材无疑是副好棺材,用的并不是一般的松木,而是名贵的紫楠木,但就算如此也经不住泥土雨水的腐蚀,已经腐朽破烂得不成样子!

    不过林昊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不但没有皱眉,眼中反倒浮起亮色,更是仔细的一块又一块查看起来,当他看到最后一块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失声叫了起来,“找到了,找到了,我以为这只是传说,没想到真的有,真的有呢!”

    严素赶紧凑了上去,可是看过之后却失望得不行,原以为他找到了什么珍贵值钱的宝贝,结果却是一块木头疙瘩。

    不错,那确实是一块木头疙瘩,就长在棺木内侧的上半部,颜色灰黑如土,形状并不规则,远远看去就像一坨干枯的牛粪似的。

    见林昊站在边上,对着那木头疙瘩兴奋得手舞足蹈,整个人都疯了似的,严素先是也跟不住乐了下,这货现在模样实在太滑稽了。可是乐过之见心里又开始担忧,忙凑上去摸摸他的额头,“黑面神,你是不是中暑了?”

    林昊推开的她的手道“大冬天的,中什么暑?”

    严素又疑问道“那是不是这山里有什么瘴气,你中毒了?”

    林昊道“怎么可能!”

    严素道“那你怎么会变成这样神经短路的样子?”

    “你才神经短路,你全家都神经短路!”林昊骂了一句后,又眉开眼笑的道“我这是因为高兴!”

    严素不解的道“你高兴个什么劲儿?有什么值得你高兴的事情?”

    林昊指着那一坨牛粪似的木头疙瘩道“我找着了这个可遇不可求的难得宝贝!”

    见他说得煞有介事,严素便又看一眼她嗤之以鼻的玩意儿,然后摇头道“这还宝贝?你脑子没问题吧?”

    林昊点头,“当然,在不懂得的人眼中,它就是个当柴烧都嫌不够亮火的木头疙瘩。可在懂行的人眼中,它却是价值连城的宝贝!”

    严素无奈的问“那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林昊一字一顿的道“灵!芝!”

    “卟!”严素一下就笑喷了,“黑面神,你别搞笑了,欺负我没文化还是没常识,这玩意儿叫灵芝?它哪有一点像灵芝呢?”

    “没文化,确实很可怕啊!”林昊悠悠的叹了口气,解释道“这可不是一般的灵芝,是野生的血灵芝!”

    严素愣住了,疑问道“血灵芝!?”

    林昊伸手将那块木头疙瘩表面的泥土菌灰轻轻的擦开,一抹鲜红诡异的血色便显现出来……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