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17章 吓死宝宝了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林昊受损的筋脉虽然已经被五灯修复,但并没有完全康复。

    冷月寒怕他经受不住旅途颠簸,将好容易修复好的筋脉再次弄伤,所以要求他当晚在罗堂庵住下,第二天才说回去的事情。

    山野古刹,夜晚总是来得比别的地方更早一些,在这个连电视都没有的罗堂庵,晚饭之后的节目,除了聊天,好像只有睡觉了。当然,啪啪啪也可以,问题是谁和谁?

    五灯和尚帮林昊疗完伤之后就离开了,因为有愧于冷月寒,便将严素交还给他的那朵血灵芝送给了冷月寒。

    这种东西对冷月寒是没什么用的,可是想到它可能对林昊有用,便也收下了。

    林昊所受的是内伤,治疗过后虽然已经不影响活动,可是活动的时候身体仍然感觉很沉重无力,所以别说是啪啪啪,就连走几步都感觉没精神。

    冷月寒见他病恹恹的,便将他扶回了房间。

    至于爬了一天山的严素,因为困倦不堪,草草扒了两口饭后,便回房变猪去了,连澡都没有洗!

    只是从来都不挑床的林昊回房间躺下之后,却怎么也睡不着,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花呆。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帝经练到第三层的时候,他以为自己已经很厉害了,可结果却顶不住别人一掌。

    看来,革命还没有成功,同志仍须努力啊!

    林昊正这样想的时候,房门“吱呀”一声被打了开来。

    素衣如雪的冷月寒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还提着一桶热水。

    走进来后,她就坐到床边,然后也不管林昊睡还是没睡,伸手就去脱他身上的衣服。

    林昊也没问她想做什么,反正两人已经不是第一次宽衣解带,赤诚相对了!

    冷月寒将他的衣服全部脱光,连裤衩也没给他剩下,然后伸手进桶里,捞出里面的毛巾拧干,给他擦起了脸。脸擦干净后便换了把水,从颈脖开始缓缓往下擦拭,轻柔仔细,没有放过任何一个地方。是的,就连小林昊也不例外!

    幸福来得不算突然,但也有些意外,林昊从没想过冷月寒也有如此温柔体贴的一面,尽管她在做这个事的时候仍然冷面如霜,仿佛很不情愿似的,可是林昊看着她,心里却觉得前所未有的舒服,这就放松身体任由她服侍。

    全身上下都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的擦拭一遍之后,冷月寒又将他翻过后,在后背又从上至下的擦了一遍,这才提着桶走了。

    整个过程,冷月寒一句话都没有!

    林昊倒是想说句谢谢,可想到两人已经是生死相依的关系,再说这样的话,无疑太过矫情,所以他一切就在不言中了!

    擦了个澡,身上的沉重感去了几分,林昊感觉轻松了许多,也渐渐有了一点睡意!

    正恍恍惚惚欲睡未睡之际,门又“吱呀”一声开了,林昊以为是冷月寒又回来了,谁知道张开眼睛后,映入眼帘的竟然一张苍老又阴气森森的脸。

    兰姑,进来的人竟然是兰姑!

    她来做什么?林昊顿时就紧张了起来,要知道他现在虽然盖着被子,可是被子下的他却是赤条条的一丝不挂的。

    兰姑深更半夜的闯进来,该不会是……

    长守山中,孤寂难耐,难得看见个小鲜肉,想尝个试好像也很正常吧!

    想到这个可能,林昊怕得不行,他情愿被严素强上一千遍一万遍,也不愿被兰姑碰一下啊!

    见兰姑进来后定定的看着自己,林昊更是紧张,紧紧地捂住裹着身体的被子,声音却有些发颤的道“兰,兰姑!”

    兰姑一声不响,看了他一阵之后,突然就反身关上了门,而且……还拧上了反锁!

    这个举动,将林昊吓得瞳孔连连缩小,天啊!她把门反锁了!她要干什么,她要干什么?

    惊恐万状的林昊被吓得一个劲儿往床里缩,慌里慌张的问道“兰姑,你要,要干什么?我,我……冷月寒马上就回来的。你,你还是赶紧走吧!”

    兰姑却理也不理,径直走向他的床。

    林昊更是吓得不行,忍不住叫了起来,“你别过来,别过来!”

    兰姑的神色变得更阴沉,嘴角甚至露出一丝残虐之色。

    林昊见她已经到了床前,再有一步就会到床上来,哪还顾得上那么许多,捂着被子就往床下溜。

    兰姑极为随意的伸手一抄,瞬间奇准无比的抓住了他的头发,将他一把拽了回来,重重的摔到床上。

    林昊被摔得头晕眼花七荤八素,正分不清东南西北的时候却看见兰姑刷地窜上了床,而且伸手就要去拽他的被子,林昊吓得心惊胆颤,一边往外逃一边大声叫道“冷月寒,冷月寒,救命,救命啊!”

    外面静悄悄的,一点反应也没有,冷月寒不知道跑哪去了!

    兰姑见他要逃,更是凶猛,眉目刷地一沉,伸手就按到他的背上。

    林昊顿时感觉背上一股巨力压下,仿佛一整座大山压下来似的,让他无法抗拒,丝毫也动弹不得!

    动不了,那怎么办,只能放声喊叫!

    “救命啊,非礼啊!”林昊放声大喊,“冷月寒,严素,你们死哪儿去了,快来救命啊!”

    兰姑脸上浮起狞笑,虽然什么都没说,但那表情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你叫吧,使劲儿的叫,看你叫破喉咙有没有理你!

    尽管兰姑从未出过手,但林昊早已经猜到兰姑可能是个高手,可让他万万没想到是她的武功高到这样的地步!

    五灯和尚,对于林昊而言已经是绝对无法匹敌的对手,可是这个兰姑明显要比五灯和尚更加的高绝。

    落在一个实力这么恐怖的女人手上,别说林昊还受伤未愈,就算没病没痛再给他添个三头六臂,也休想在从兰姑的手里逃脱。

    在身上的被子被粗鲁的扯开,整个人也赤条条的展现在兰姑面前的时候,林昊已经彻底的绝望了,认命的不再挣扎,像别人说的,当那啥不能那啥的时候,那就试着那啥吧!

    只是接触到兰姑那张皱纹密布,横驳交错的老脸,却怎么也享受起来,除了恶心,只有恶心!再多看一眼都反胃想吐,只能自欺欺人的闭上了眼睛。

    兰姑扯开他身上的被子后,一脚将被子踢到床下,然后猛地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将他提得坐了起来,然后来到他的身后。

    咦,不对啊!不是应该……她在前面,或者在下面,再或者上面才对吗?

    没有实战经验,连理论都不怎么丰富的林昊感觉很奇怪,这是什么姿势?没见过呢!

    正在他纳闷的时候,背上突地一热,一对手掌贴到了他的后背,紧跟着一股热流缓缓的涌了进来。

    这,无疑就是兰姑的内功!

    正如林昊所猜想的那样,兰姑的武功明显比五灯和尚高出许多,内气强大如洪流一般,浑厚,沉稳,阴柔,缓慢,唯一相同的是一样势不可挡。

    这股内气进入林昊的身体后,直逼他的丹田,带动起他的帝经之气!

    兰姑是想帮我疗伤,不是想要那个什么我?

    林昊心头正疑惑之际,一个声音骤然响起“抱元守一!”

    声音明显不是在耳边响起的,可是在林昊的脑海里却是那么清晰,犹如惊雷乍响,使他的心神一震。什么都不敢再想了,忙配合着她的气息开始运功。

    兰姑的内功路数,明显和五灯和尚的不一样,她带林昊的方式也不一样,并不是在外面形成一个大圆包着林昊那个小圆,而是涌进他的丹田,渗入他的气息,融为一体后,这才带着他缓缓的运起功来。

    林昊只感觉自己小小的丹田被撑得极大,仿佛一个膨胀得极大的汽球,随时都要爆炸开来一般,难受得不行。

    然而仅仅只是这样,那也就算了!兰姑的气息和他的气息完全融为一体,撑大他的胆田后,立即就带动着他运转起来。

    “啊”气息才一动,林昊就忍不住惨叫起来,声音比破处更加的凄凉,这就像一个怀胎十月的孕妇,肚皮原本就已经撑得不行了,可肚子里的孩子还要动个不停!

    要是只轻轻的动,林昊也忍了,可它不动就不动,一动起来就在里面翻筋斗,转圈圈,你叫他怎么受得了呢?

    “啊”随着那团双合一的气息越转越快,林昊的惨叫声也一声比一声凄厉,仿佛正承受着难产的孕妇一般。

    这样的痛苦,林昊不知道承受了多久,因为他早已经崩溃了,可又根本停不下来,因为那股强大的气息死死控制着他,根本就容不得他反抗!

    在他承受不住的将要昏死过去的时候,那股气息终于停了!

    林昊以为一切都结束了,想要摆脱这股气息的束缚,恢复自由,谁知道这个念头还没涌起,那股气息又一次动了起来,带着他自己的气息离开丹田朝奇筋八脉涌去。

    经过每一处受损已经被修复得七七八八的筋脉之时,它又停留了一下,萦绕在上面盘旋,再离开的时候,那儿已经完好如初了。

    林昊感觉到筋脉的变化,知道这是兰姑在给进行二次疗伤,心里十分的感激,而且也相当愧疚,刚开始还以为她要侵犯自己呢!

    所有的筋脉都修复了一遍之后,那股气息仍不停留,经过了被五灯和尚打通的天门穴后,竟然往他未被打通的囟门穴涌去。

    下午打通天门穴时的疼痛,林昊至今记忆犹新,发觉兰姑想要打通他这个穴位,顿时恐惧起来,想要把她的气息给拉回去,然而他那渺小的力量根本就改变不了任何事实,兰姑的气息依旧缓慢平稳的冲向囟门穴!

    林昊只感觉“轰”的一下,一股无法承受的剧烈疼痛在脑袋中砸开,瞬间让他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林昊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辰,他唯一知道的是自己仍然坐在床上,面前坐着一个人。

    面前?兰姑刚刚不是在背后的吗?怎么到了前面呢?

    林昊想要睁开眼睛,可是他不敢,因为他的双手落在对方胸前两团柔软之上。

    如果这是兰姑……

    天啊,这该如何是好?自己该怎么面对?

    裸身背对着兰姑,他已经臊得不怎么想做人了,如今和她面对着面,叫他还怎么活呢?

    尤其让他尴尬难堪的是,从手上的感觉来看,兰姑……也是的。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