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21章 自取其辱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愣的,愣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怕灵魂附体的!

    冷月寒对于孔志斌与巢华丽而言,无疑就是杀神附体!

    他们在她的身上看不到一丝一毫属于人类的情感,旦凡一个人,在对别人痛下杀手的时候,心里多少会有些挣扎,动作也会有些迟疑,可是这个女人完全没有,除了冷漠就是冷漠,仿佛自己到了她的面前,已经不再是人,而是猪狗……不,甚至猪狗都不如。

    试问在一个如此歹毒残酷,视人命如蝼蚁的女人面前,他们哪能强硬得起来呢?

    林昊见两人都不说话,有点不耐烦的道“你们到底谁来说,不说就算了!大爷我可不侍候了。”

    最后,还是巢华丽壮着胆子道“来找你是因为那天在珠宝首饰店之后,我……”

    林昊疑惑的接口道“你别告诉我,从那天后你就爱上了我吧?”

    巢华丽“……”

    林昊继续道“然后你们两口子回家天天恶战?最后不得不来找我?”

    众人狂汗三六九,这货的想像力是不是太丰富一点呢?

    巢华丽一脸铁青的骂道“你乱说什么,你以为我这样的女人,会喜欢老草吃嫩牛吗?”

    林昊捂着胸口大出气道“不是就好,不是就好,吓得我呀!”

    巢华丽“……”

    林昊道“那你们到底来找我干嘛呢?”

    巢华丽怒道“哼,你到现在还跟我装,我们为什么来找你,你难道不知道吗?”

    林昊一脸茫然的道“我还真不知道!”

    巢华丽嘶叫道“王八蛋,我们都被你弄生病了!”

    林昊的眉头沉了下来,“第一,你先把王八蛋给收回去,否则我会不客气的。第二,你们看起来确实是生病了,而且病得不轻的样子。第三,你说你们的病是我弄的,这个我感觉很可笑!”

    巢华丽嚷嚷道“明明就是你,你还狡辩?”

    林昊冷哼道“我狡辩?我理你们都三个五呢!”

    孔志斌忍不住插嘴道“你不用抵赖,别人都说了,这就是你暗中给我们下了黑手所造成的。”

    “别人说?”林昊好笑的道“别人说屎是香的,你也去吃上两口吗?”

    孔志斌怒道“你”

    “如果你们来找我看病的话,我是欢迎的。医者父母心嘛!不管什么人,生了病来找到我,都应该一视同仁。不过真的抱歉,过年了,我也放假了。要看病还是年后再来吧。”林昊说着挥挥手,像赶苍蝇似的,然后脸又刷地沉下道“如果你们是来找茬的,那就更抱歉,你们来错地方了!”

    巢华丽怒骂道“你装得再像也没有用,明明就是你!”

    冷月寒闻言突地再次欺上一步,准备暴打出手。

    林昊伸手拦着他,冷笑着问道“好,你既然非说是我做的,那你把证据拿出来吧!”

    巢华丽与孔志斌面面相觑,半响都没说出一句话来!

    “没有证据?”林昊冷笑道“没有证据就不要在这里含血喷人,否则我真的会告你们诽谤的。”

    孔志斌激将道“姓林的,你既然敢做,那就敢认,那才是大丈夫。”

    林昊摇头,“不好意思,我还没结婚!”

    一班人狂汗,你这什么中文水平啊?人家指的不是结婚后那个丈夫,而是指英雄好汉大丈夫。

    林昊说完一句,不等他插嘴又伸手一指村口牌坊入口位置道“请你们离开吧。不然一会儿我让人送你们,那就不好看了!”

    巢华丽怒了,终于不管不顾的指着林昊骂道“姓林的,你这个王八蛋,你有本事就堂堂正正的来,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算什么本事……”

    “啪!”她的话还没说完,一个响亮的大耳光已经落到了她的脸上。

    冷月寒这一耳光微微用了点力道,不但打得她的脸浮肿起来,还打得她嘴巴流了血。

    巢华丽一手捂着自己挨打的脸,一手擦着嘴角的血,怨毒无比的瞪着冷月寒。

    冷月寒秀眉微蹙,又一耳光扇了下去!

    好家伙,这回另半边脸也肿起来了,整张脸像是打了气的猪头一般,而且还是挂着两抹血迹的猪头,别提多狼狈滑稽了。

    林昊冷声道“我最后说一次,马上给我滚,否则就不是吃耳光那么简单了!”

    孔志斌见势不对,终于识相的赶紧连拖带拽的把巢华丽弄上车,一行人灰溜溜的离去。

    在他们离开的时候,林昊并没有看他们的车尾灯,而是看向冷月寒,心里充满惊讶。

    尽管两女从来不在他的面前说对方的坏话,或者打什么小报告,也没有过任何的争吵,但男人的直觉告诉他,这两个女人相互之间并不对付!

    不过也能理解,两女虽然同样都是倾国倾城的绝色美人,可是环境,出身,教育都完全不同,也造就了两人完全不同的两种性格,合不来也属正常。

    然而今天是什么鬼呢?

    冷月寒和自己回来之后,并没有像之前那样,第一时间就回诊所去,而是留在吴若蓝家,还帮着自己一起贴对联。

    难道她是想和自己一起在吴若蓝家过年?刚开始的时候,林昊确实是这样想的,可是在孔志斌一等找上门来,她第一时间冲出去的时候,他又觉得事情并不像自己所想的那么简单。

    冷月寒可能不止是想在这儿过年,有可能是住在这里呢!

    在他正胡思乱想的时候,吴若蓝却已经走到冷月寒跟前,犹豫一下,终于也像严素她们一样称呼她,“寒表姐,谢谢你了!”

    不错,林昊的直觉是对的,冷月寒确实一向都不太喜欢吴若蓝,不过之所以不喜欢她,并不是因为两人的职业与性格完全不同,而是因为她的原则性太强,她要是能像何心欣或严素那样,对林昊毫不设防,让他早早的开了洋荤,林昊的练功之路恐怕就不会那么艰辛了!

    另外,林昊也同样猜对了,这一次从罗堂庵回来后,冷月寒已经决定了,以后要和吴若蓝搞好关系,所以她不仅仅是想在吴若蓝家过家,甚至还打算住在这儿。

    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她想联合更多的力量来帮助林昊长大。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只要她跟吴若蓝变成闺蜜,从中穿针引线,机会合适就把她弄到林昊的床上!

    林昊有了发泄的对象,那就不会一天到晚想着跟自己啪啪啪,能够静下心来和自己练功了吗?

    打着这样的如意算盘,冷月寒对吴若蓝的态度就好了一些,面对她的感谢,原本不屑理会的她微点了一下头,问道“我饿了,中午有什么吃的?”

    吴若蓝明显有点跟不上她的谈话节奏,愣了下后忙道“有虾,有鸭肉,有牛肉,还有青菜。”

    冷月寒道“多弄两个素菜吧!”

    吴若蓝赶紧的道“好。你实在饿的话,冰箱里有牛奶面包,先对付一下!我现在就去做饭。”

    在吴若蓝进去忙活的时候,冷月寒察觉到了林昊惊讶的目光,以她的性格,自然是不会解释的,所以选择性的无视了,径直走进去。

    林昊连忙拦住她道“等下!”

    冷月寒看着他,什么都没说,但那表情神色无疑在问,你想干嘛?

    林昊道“你今儿有点不对劲啊!”

    冷月寒漠然的问道“哪儿不对劲?”

    林昊有些夸张的道“全身上下哪哪都不对劲,相当相当的反常!你想干什么呀?”

    冷月寒道“我什么都没想!是你想多了!”

    林昊道“我……”

    冷月寒突然又道“难道你不希望我和吴若蓝和平相处,甚至成为闺蜜吗?”

    林昊愣住了,然后忙点头道“我当然希望!”

    “希望不就结了!”冷月寒没好气的道“闪开,我要进去了!”

    林昊呆呆地看着她从身边挤了过去,半响之后,这才进屋去厨房。

    吴若蓝已经系上了围裙,开始在那儿切菜,不过却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

    林昊见状,恶作剧心起,这就伸出手,顺着她的纤腰搂上去,从背后抱住她唤道“姐!”

    “哎哟!”受了惊吓的吴若蓝菜刀一乱,手指就被切到了,一抹鲜血从指间早了出来。

    这下,轮到林昊被吓到了,赶紧将她被割破的手指含进嘴里吮吸起来。

    “林昊,你要死了,你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吗?这么大个人了,还没冒冒失失……”吴若蓝骂着骂着,声音就低了下去,然后就彻底无声了。

    被他吮吸的手指有些痛,又有些痒,甚至还能感觉到他柔软温暖的舌头,心里怪怪的,有些慌有些乱,小心肝怦怦的跳个不停,自然也就骂不下去了。

    脸红耳热的慌了一阵后,见林昊眼勾勾的看着自己,心里更乱,勉强振作着骂道“亏你还是个医生,这样吸有用吗?”

    关心则乱,被她一提醒,林昊也意识到自己做错了,她又不是被毒蛇咬伤,而是被刀割伤,口腔中含有大量细菌,去帮她吮吸,不但没有作用,反倒增加感染的可能。所以赶紧将她的手指吐了出来,去找了磺伏给她消毒伤口,然后用纱布给包布起来。

    完了之后,林昊才讪讪的道“姐,对不起,我和你闹着玩的,没想到……”

    吴若蓝道“要跟我玩也不能在我切菜的时候,万一我以为真的是色狼,反手一刀就挥过去,那该如何是好呢?”

    林昊忙投降的道“以后我不敢了!”

    吴若蓝轻横他一眼,拿起菜刀准备重新切菜。

    林昊忙上去拿过刀道“还是我来吧!”

    吴若蓝只好让位置让给他,自己在旁边摘菜。

    林昊见她仍是闷闷不乐的样子,小心的问道“姐,你生气了?”

    吴若蓝道“什么生气?”

    林昊道“刚才我……”

    吴若蓝摇头,“这么一点小事我就生气,那我岂不是早被你气死了!”

    林昊道“那你看起来怎么有些不高兴的样子!”

    吴若蓝道“我没有不高兴,只有点不开心罢了!”

    林昊“……”

    吴若蓝道“孔志斌跟巢华丽都不是什么善茬,他们既然怀疑了你,恐怕不会这么轻易善罢甘休的!”

    林昊不以为然的道“那又怎样?”

    “那又怎样?他们的病明明……”吴若蓝说着心中一警,摇头看看左右,压低声音道“就是你害他们的啊!”

    林昊道“他们又找不到证据,能奈我何呢?”

    吴若蓝道“可是……”

    林昊突然咬牙道“我一想到这对狗男女从前那样对你,我就恨不能将他们给活撕了!现在这样惩罚他们,绝对算是轻的。”

    吴若蓝苦笑着摇头道“林昊,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早就忘记了。也不打算跟他们再计较了!”

    林昊道“姐,你虽然不跟他们计较,可是他们却不想饶你!那天吃饭的时候,你也看到了,那姓巢的女人对你怎么冷嘲热讽的?”

    吴若蓝道“我忘了!”

    林昊有些负气的道“可是我忘不了,以前我不知道也就罢了,现在有我在,谁也休想伤害你!”

    吴若蓝没有再说话,只是默默的看着他。

    林昊接触到她的眼神,终于停下手里的活儿,疑惑的喊道“姐!”

    吴若蓝伸手理了理他微微有些乱的领子,温柔的看着他道“林昊,现在我什么都不再想,只想和你在一起,和爸在一起,咱们一家人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生活。”

    林昊点头道“我也是这样想。”

    吴若蓝道“所以啊,大过年的,我不想因为那些无谓的人,弄得那么不开心。如果他们再倒回来的话,你就给他们治好好吗?”

    林昊原本想说不好,可是接触到吴若蓝的眼神,终于还是心太软的点了点头。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