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23章 硬的不行来更硬的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别人常说,人多好耕田,人少好过年。

    其实这话也不是绝地的,人少虽然过年轻省,可是繁琐事不少,样样都要讲究样样都要弄妥的话,那可是会累死人的。

    往年过年的时候,吴仁耀也不讲究的,没钱,还欠了一屁股的债,瞎讲究个什么劲儿呢?

    然而今年不同往日了,他不但还清了债,赎回了房子,诊所也日渐兴旺,甚至银行里还有存款,而且日渐增多。

    如今在石坑村,吴仁耀虽然算不上什么有钱人,可走在村里面,他也是抬头挺胸,神气得不要不要的。就连去寡妇小杏家,他也从过去的鬼鬼祟祟变成了光明正大。

    也正是因为如此,今年他特别的讲究。

    往年贴对联,他顶多只贴一个大门,可是现在大门,房门,侧门,后门,厕所门,每个门都得贴。

    往年的年饭,随随便便两三个菜就对付了,可是现在猪,牛,羊,鸡,鸭,鹅,样样都要有。

    往年的红白事,他是能躲则躲,不能躲也躲,怕的就是出份子钱。可是现在不管什么事,他总是第一个到场的。

    往年……

    这些事情,出锋头的无疑都是吴仁耀,可在背后辛苦忙碌的却是林昊与吴若蓝。

    例如吃过饭后的下午,吴仁耀说过年了,要去给村上几个年纪大的五保户送米送油送衣服。

    这是件积德行善的好事,林昊和吴若蓝自然没有反对的理由。结果他自己就攥着几个轻飘飘的红包,吴若蓝提着好几小桶的花生油,林昊则扛着米,虽然每袋只有十公斤,可足足有六七袋之多。

    给五保户送完福利之后,林昊又和吴若蓝马不停蹄的回到诊所那边,继续贴对联。

    吴仁耀则是陪着那些五保户聊天,完了之后才慢悠悠的踱步回来,但也不帮忙,只是在那儿指手画脚的乱指挥。

    要说逍遥自在,石坑村也只有吴仁耀一个了。

    只是正忙活的时候,五辆车子相继驶进了诊所的大院,前面三辆是警车,后面的两辆有着卫生局的字样。

    车子停下,上面刷刷地下来了一大群分别穿着两种不同制服的大盖帽。

    带头一个油光满面,贱肉横生,看起来极有气势的中年男人上前来喝问道“你们谁是这里的负责人?”

    吴仁耀一看阵势不妙,立即就想往屋里躲,可他也知道,眼前这事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最后只能硬着头上迎上前去道“我就是,我叫吴仁耀,是这个诊所的法人代表。请问你们……”

    中年男人打断他道“我是卫生局的,现在和公安局的同志进行联合执法。”

    吴仁耀弱弱的道“这位领导,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这个诊所是在惠城卫生局注册的……”

    中年男人再次打断他道“没搞错,我们就是惠城来的!我是惠城惠东区卫生局公共卫生监督科主任付研杰!”

    妇炎洁?好家伙,妇女之友啊!

    吴仁耀微微呆愣一下后,忙圆滑的陪着笑脸道“付主任,您好,我们诊所一向遵纪守法,没有任何违规违法超额经营的行为,这大过年的,你们还要工作,实在是辛苦,咱们进屋聊,进屋聊吧……”

    马上要过年了,谁不想趁着这种检查那种年审的机会捞点好处呢?吴仁耀虽然性格尖酸刻薄,但也是个明白人,准备把这班大老爷请进去,好吃好喝的伺候着,然后再每人给个发包,打发走了了事。

    如今他已经从烂瓦修成了精瓷,金贵得很,可经不起磕碰摔打的!

    谁知道付研杰却十分不耐烦的打断他,“你少跟我来这一套,我问你,你这个诊所是不是有一个叫林昊的医生!”

    吴仁耀不知道他们来找林昊做什么,但这行人来势汹汹的,猜想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护犊心切的他立即就要摇头。

    只是一旁的林昊听到这人问他的名字,便站上前来道“我就是林昊,你们找我做什么?”

    付研杰上下打量他一眼,漠然的问道“你就是林昊?”

    林昊抬头挺胸的道“不错!”

    付研杰回头看了一眼身穿警察制服的那一群人,对为首的警官道“老朱,就是他了。”

    老朱走上前来低声问道“没错吧?”

    付研杰掏出手机,划开屏幕示意他看,“你看!”

    老朱对着林昊看了一眼手机,这就对后面的警察道“把他给我拿下!”

    后面一个警察立即掏出手铐,另外几人则配合着朝林昊扑来。

    林昊往后退两步,沉声大喝“慢着!”

    帝经临近第四层的全部功力尽施,声音虽然比不上狮子吼能震碎人的心肺,但也有种震耳欲聋的感觉,让人耳朵嗡嗡嗡作响,极具震慑力,生生使得那七八名警察的脚步滞了滞。

    林昊喝问道“你们又是什么人??”

    老朱连掏好次耳朵,甚至还甩了甩头,可仍是嗡嗡作响,不过已经勉强听得清楚了,这就走上前来大声的骂道“你眼瞎啊,警察都不认识吗?我是惠城惠东区公安分局江东中队副队长朱奋!”

    猪粪?我了个去,你的名字敢再臭一些吗?

    林昊没心思去理会他的名字是香还是臭,又喝问道“为什么抓我,我犯了什么事?”

    朱奋道“你涉嫌一宗故意伤害他人案件,现在前来带你回去协助调查!”

    故意伤害他人?听见这几个关键字,林昊一下就明白了,这显然是巢华丽与孔志斌搞的鬼,硬的不行来更硬的。

    只是他有点纳闷的是,来的怎么不是羊城的人,怎么是惠城的呢?难道说是在惠城地界发生,所以来的是惠城那边来管,那也勉强说得过去。可是这事又跟卫生局有什么关系呢?他们跑来凑什么热闹呢?

    正在他纳闷的时候,那个付研杰已经悄悄的命令自己的手下,取了两张封条准备去封诊所的大门。

    林昊又喝问道“你们这又是干什么?”

    付研杰振振有词的道“下毒伤害他人,公安的同志怀疑这个毒药就出自你工作的诊所,所以在你接受调查期间,我们卫生局配合查封这个诊所,直到你的案件了结!”

    林昊听得咬牙切齿,这一手实在是太阴毒了,那对狗男女不但要整垮自己,连诊所也要一并整垮掉。

    朱奋大步走上前来,伸手指着他道“现在你没有什么好说了吧?”

    林昊怒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朱奋冷哼一声,也不和他争辩,只是对那班滞在那里的手下喝道“拿下!”

    吴若蓝赶紧的拦到林昊的面前,大声喝道“不,你们不能抓他,事情是……”

    林昊忙喝道“姐!”

    吴若蓝回头,发现他冲自己皱眉摇头,显然是让自己什么都不要说,到了嘴边的话也因此生生咽了回去。

    朱奋是个办案的老手,一看两人眉来眼去的神色,便知道这其中有猫腻,以他的手腕,这案子也肯定能办成铁案,于是又喝道“把这个女的也给我带回去。”

    听见他这样的话,林昊终于怒了。如果只抓自己,那他也认了。可是连吴若蓝也要抓,他怎么能忍?

    之前在香江港岛的时候,他是客场,形势比人强,只能乖乖的跟警察回去。可是现在是在羊城石坑村,自己是主场,怎么还可能轻易就范呢?况且这些人一看就是跟那对狗男女串通好的,被带回去后,是黑是白不是都由他们说了算吗?

    不,绝对不能跟他们回去!

    林昊主意打定,这就拉着吴若蓝迅速后退,同时张嘴大喝“大牛!”、

    喝声如洪钟,穿透力自然不是一般的强,几乎瞬间传遍整个蓝田村。

    “腾腾腾!”下一秒钟,诊所外面的道路上响起了仿佛狂牛奔跑的声音,然后一股灰尘滚滚向这边袭卷而来。

    这动静不是一般的大,也不是一般的吓人,弄得那些正要扑向林昊与吴若蓝的警察再次停了下来,纷纷扭头看个究竟。

    几秒钟不到的功夫,滚滚灰尘夹着三道如铁塔一般庞大的身影冲进院里,横到了那班警察面前。

    是的,没有错,不是一道,是三道!

    站在最中间的,赫然就是身高差不多两米,魁梧强壮如山的梁大牛。站在两旁的也是梁大牛……不,这回错了,他们只是长得和梁大牛有些想似,面目一样的粗犷,身形一样的伟岸罢了!

    不过让人害怕的并不是他们的体形和相貌,而是他们此时的模样,他们的衣服上,脸上,到处都是斑斑血迹。

    尤其让人感觉恐惧的还是梁大牛,他的手里正握着一把尖刀,刀上还“滴滴”的垂着鲜血!

    三人狰狞与凶残的模样,实在是让人触目惊心,哪里像个人,简直就是地狱跑出来的三个夺命狂魔啊!因此也不用朱奋吩咐,那班警察已经齐刷刷地往后退了一步。

    林昊唤的只是一人,没想到来了三个,而且另外两个长得一模一样,而且还一头一脸的全是血,有点摸不着头脑的他忍不住问道“大牛,你这什么情况啊?”

    梁大牛下意识的往自己脸上抹了抹,没把血迹抹干净,反倒更是抹了一手红,抹得更是恐怖,咧嘴讪笑道“林大夫,我没事,我正杀猪呢!这两个是我的堂兄弟,双胞胎来的,住在惠北,今天过来我这儿拿猪肉过年。听见你叫我,我就把他们也带来了!二魁,三大,这就是我刚刚跟你们说的林大夫,快跟他问好!”

    梁二魁和梁三大齐齐回过头来,也眦着牙对林昊笑道“林大夫,新年好!”

    林昊看着这两张欢乐的面孔,心中的郁结也消散了些,忍不住回应道“好,你们也好!”

    朱奋听明白他们在杀猪后,正活蹦乱跳的老心肝终于有所平伏,然后发现他们竟然把自己一班警察当成空气一般,在那儿旁若无人的闲唠起来,顿时气得吹胡子瞪眼的喝骂道“你们是什么人,我们是警察,现在正在执法,无关人等通通给我让开……”

    “你闭嘴!”梁大牛一声浑厚粗壮的大吼生生打断了他的话,“我还没搞清楚情况呢!”

    朱奋“……”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