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25章 威武不屈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在朱奋与付研杰正商量的时候,蓝田村的村民却几乎通通都赶到诊所。石坑村那边的村民也收到了风声,开始络绎不绝的赶来。

    他们到了诊所之后,有的在院墙外勾头接耳,有的趴在墙头对那些警察指指点点,有的堵在大门口,有的则直接涌进了院子。

    看热闹嘛,谁嫌事儿大呢?

    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来看热闹的,像是那些涌进院子的村民,他们一半护在林昊与吴若蓝的跟前,另一半则虎视眈眈的与那班警察及卫生局的人对恃,仿佛警察要是敢上来抓人,他们就敢拼命似的。

    一时间,诊所内外布满了密密麻麻的人群,仿佛过年般热闹……可不是嘛,明天就真的过年了!

    原来的时候,林昊确实仅仅只是想叫梁大牛来替自己挡一挡,然后自己再想别的办法拖延时间,阻止被带走。

    结果办法还没想出来,村民们却自发自愿自告奋勇的来了。

    自己一个人的事,竟然牵动这么多人,而且个个都愿意站在自己这边,替自己说话,林昊的心里满满全是感动。

    至于站在林昊背后的吴仁耀,心里没有感动,只有感慨这个世界,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如果没有以前免费义诊,如果没有林昊的妙手仁心,今天怎么可能有这么多人来帮他呢?看来以后自己不能再这么抠,宰人也不能那么狠了!好吧,以后蓝田村的村民来看病,一律打九点九折!

    吴若蓝则一直都陷入惶恐不安之中,她和林昊一样,觉得这些人多半是孔志斌与巢华丽叫来的,尽管现在来了很多村民,可是她一点也不敢乐观,因为要抓林昊的是警察,是国家机器,一旦动起真格的,你有多少人都是白搭。

    正在她心乱如麻之际,手机铃声却响了,来电显示是一个羊城的陌生号码。

    这个时候,她是没心情接电话的,可是手机一响起来就没完没了,实在没办法,只好接听起来,“喂,哪位?”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是我!”

    “孔志斌?”吴若蓝的神色一变,看到林昊向自己投来的疑惑目光,忙走到一边,看了眼屏幕后,心细如发的她顺势打开了电话录音,这才冲那头质问道“是你叫人来抓林昊的吗?”

    孔志斌得意的道“不错!”

    吴若蓝怒声“姓孔的,你想干什么?”

    孔志斌怨毒无比的喝道“他把我和巢华丽害得那么惨,让我们丢尽了脸面,我要报复他,让他坐牢!!”

    吴若蓝听得心头一阵阵发麻,质问道“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他害的你们呢?”

    “不错!”孔志斌冷哼道“这个王八蛋的手段确实很高明,神不知鬼不觉的就让我们中了招。我们找不到任何证据来证明是他对我们做了手脚。可那又怎么样?只要是他做的,没有证据我们也能弄出一堆证据来。他一个无权无势的小村医,斗得过我们吗?你等着吧,我要把他整到死为止!”

    吴若蓝被气得胸部剧烈起伏,可是想到林昊即将面临暗无天日的牢狱之灾,心里又无比的恐惧,无力的问道“孔志斌,你到底想干什么?”

    孔志斌道“我想把我和巢华丽的病治好。”

    吴若蓝忙道“那你们现在过来,我让林昊想办法把你们治好。”

    孔志斌道“不,这仅仅只是其中一个条件罢了!你以为我会这么轻易放过他吗?”

    吴若蓝无奈的道“你还想怎么样?”

    孔志斌无耻的道“第二,他得赔偿我们一人一百万精神与损失费!”

    吴若蓝冷笑道“一人一百万?你可敢真开口……”

    孔志斌打断她道“第三,那就是你得答应以前我和你在一起时一直想要的东西!”

    吴若蓝有些迷糊的道“你想要的是什么?”

    孔志斌极为下流的道“我想要的什么?当然是你的人!只要你给我,让我快活,我可以饶他一条狗命!”

    吴若蓝听得脸色再次变得煞白,以前她仅仅只是对孔志斌失望,可现在,对他却是彻彻底底的绝望了,咬牙切齿的道“孔志斌,这样的事情,你想都不用想!你就算得到我的人,你也得不到我的心!”

    孔志斌无耻一笑,“那有什么关系,我只要你的人!”

    吴若蓝被这厮的卑鄙与龌龊气得说不出话来了,浑身直哆嗦的站在那里。

    正在这个时候,一只手伸了过来将她的电话拿了过去。

    吴若蓝感觉手中一空,抬眼看去发现林昊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她的身边,把电话抢了过去。

    林昊面沉如水的缓缓道“孔志斌,你这是在找死!”

    孔志斌听到话筒里的声音变成个男的,先是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知道这是林昊,顿时就冷笑着反唇相击道“那就看看谁先死!”

    林昊怒得不行,扬起电话就要砸到地上。

    吴若蓝忙叫道“哎哎,这可是你好容易才帮我抢到的小米5!”

    林昊“……”

    群众的力量从来都是伟大的,所以众怒最是难犯!

    执法与行政机关最是头痛的便是,林昊原以为朱奋与付研杰看到这样的场面后,顾忌到恶劣后果,社会影响,便会识趣的知难而退!纵然不退,也会上来跟自己商量,看看怎么才能低调和平的解决这件事情。

    谁知道两人压根儿就不鸟他,而是凑在一起,勾头接耳窃窃私不停,一阵之后,朱奋竟然走到一旁打电话去了。

    林昊想听听他给谁打电话,运足帝经的功力去凝耳细听,奈何距离隔得实在太远,他打电话的声音又太小,周围的环境又过于吵杂,他什么都没听到。

    正纳闷的时候,耳边响起一个声音,“他在叫增援!”

    林昊刷地扭头看去,发现冷月寒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悄悄的出现在身旁,疑惑的问道“你确定吗?”

    冷月寒点头,“他打给一个叫局长的人,局长说会让武警支援他。”

    林昊的眉头皱了起来,“武警?”

    这,无疑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反倒会让事件发酵,从而愈演愈烈!

    林昊很清楚,这些人肯定与孔志斌那对狗男女有瓜葛,自己要是跟他们回去,绝对是死路一条。可如果朱奋真的叫了武警来,到时候恐怕就会和村民们发生肢体冲突,一旦发生冲突就肯定会有人受伤,那样的结果,绝对不是他所希望看到的。

    思来想去,林昊发现如果自己真的不想跟他们回去又想制止事件恶化的话,仅仅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找人!

    林昊的病人无数,治好的也不在少数。但朋友却不多,有权有势又愿意帮助他的就更少!

    他能找的人,尤其能跟这班人马抗衡的,仅仅只有一个,那就是沈荆彬!

    想到就做,这无疑不仅仅是乾隆帝的风格,也是林昊的个性,主意一打定,他立即就掏出了手机打给沈荆彬。

    电话只响了一声,便被接通了!

    只是那头先传来的是呼呼的风声与警笛的呼啸声,沈荆彬明显在出任务!

    “喂!喂!”林昊提高声音道“是我,林昊!”

    沈荆彬道“我知道是你!”

    林昊道“我这里出了点事!”

    沈荆彬不紧不慢的道“我知道你出了事!”

    林昊又道“我马上就要被人抓走了!”

    沈荆彬仍然不痛不痒一点也不着紧的道“我也知道你马上就要被抓走了!”

    林昊被弄得软瘫瘫了,真心想问一句,沈局长,你是猴子派来逗逼的么?

    见林昊这头无语,沈荆彬终于正经起来道“林昊,你给我听着,是十分严重的,好好安抚那些村民的情绪,千万不要让他们跟惠城那边的警察起冲突。”

    “呃?”林昊愣了下,疑惑的问“你都知道了!”

    沈荆彬道“我当然知道了,要不然这大过年的,我能拉响警报往你那里赶吗?”

    林昊不解的问“是谁通知你的?”

    沈荆彬道“我也不知道!”

    林昊“……”

    沈荆彬解释道“一个陌生号码给我发了信息,说你这头出了事,我打回去又提示已关机,然后我就打给了你们那个村长,叫什么伯的。问你那边是不是出了事,确认之后,我就急匆匆的赶来了,现在正在半道上,很快就到了!”

    陌生号码?会是谁呢?

    林昊疑惑的扭头看看吴若蓝,然后又看看冷月寒,原本还想再看看曾帆的,可是这货不在!

    不过既然人家已经来了,林昊也不用再多费唇舌了,这就道“那等你到了再说吧!”

    沈荆彬沉声交待道“记住,在我赶到之前,不管是你的那些病号,还是你自己,都别轻举妄动!”

    “我知道了!”林昊答应一声,挂断手机。

    挂断电话后,林昊发现朱奋那班人马已经迫于村民的压力,退到诊所外面的空地上去了,不过并没有离开,而且一点要离开的意思都没有。

    显然,他们是铁了心要把林昊给带回去了!

    过了不多久,警笛声就响了起来,而且绵绵不绝,显然不止一辆警车。

    来得这么快?还带了这么多人?

    林昊欢喜了起来,只是抬眼往外一看,兴奋的心情顿时就垮了下来。

    外面响起来的确实是警笛声,但来的显然不是一般的警车,而是武警专用的车辆,前面一辆轿车,后面一辆装备指挥车,后面两辆卡车,而且来的方向不是羊城那边的石坑村,是惠城这边的蓝田村。

    事情,无疑糟糕了,朱奋的增援来得比沈荆彬快。

    武警车队驶到诊所外面后,卡车上立即跳下三四十个荷枪实弹的武警,然后轿车上下来一名武警军官,朱奋见了他急忙迎了上来,伸手出道“马队长,你终于来了!”

    马队,是武警惠东中队的中队长马德毕。不过他并没有跟朱奋客套握手,他之所以会带领队伍前来,并不是冲着朱奋的面子,而是上面的人给他打了招呼,否则以朱奋这样的级别,怎么可能叫得动他呢?因此他直接又生硬的道“说情况吧!”

    朱奋便把情况跟他说了一遍,然后添油加醋的道“我们只是想把他带回去调查,可这个小子竟然煽动了整个村的村民跟我们对抗!实在是无法无天……”

    马德毕抬眼看了看周围村民,打断他问道“现在那个嫌疑犯呢?”

    “在里面!”朱奋指着诊所的大院说了一句,然后又低声道“马队,这个案子上面相当的重视,头头脑脑都跟我打了招呼。要不然,我也不敢劳烦你!”

    马德毕并没有说许多,只是点点头,伸手向后面的部下作了几个手势,一干荷枪实弹的武警立即分散开来,枪口指向诊所大院。

    朱奋见他要发起强攻的节奏,顿时被大吓一跳,忙道“不不不,马队,这件事上头下了死命令,不但要把人带回去,还要把影响控制到最小,你这样做不妥啊!”

    马德毕沉声道“对这些个无知刁民,你不吓唬他,不让他知道你的厉害,你觉得他们会散开吗?”

    朱奋喃喃的道“这个……还是低调一点吧!”

    马德毕漠然的看他一眼,终于还是从轿车上扯出扩音喇叭的对讲器,冲蓝田村的村民道“我是武警惠东中队的中队长马德毕,现在执行任务,无关人等,全都给我让开!”

    已经从院子中挪到大门外把守的梁大牛立即怒吼道“我管你们是谁,要抓林大夫,先问问我手里的杀猪刀再说!”

    马德毕是个标准的军人,自然要比朱奋强势许多,他轻蔑的看一眼梁大牛,再次用扩音器道“最后一次警告,通通让开!尤其是你,那个拿刀的!”

    梁大牛被激怒了,大吼一声,带着他的两个孪生堂兄弟往前冲,别的村民见有人带头,立即也跟了上去。

    一直在里面警视着外面情况的林昊见状,忙喝止道“大牛,你给我站住!”

    一向都听话听教的梁大牛这次却像是吃了炫迈一样,完全停不下来了。

    马德毕见这些人冲来,脸上浮起不屑之色,刷地掏出了枪,一连扣动了两次板机。

    “砰!”第一声枪响,震耳欲聋,村民们被吓得心里一缩,脚步纷纷滞住了,就连梁大牛也不例外。

    “砰!!”村民们终于反应过来,开始四散奔逃。

    尽管是枪口向天,可无疑已经达到了想要的震慑效果,马德毕开完枪后便领着人马大步朝前走去。

    这个时候,场中仍能坚挺的站在那儿的只有梁大牛与他的两个堂兄弟,以及另外几个受过林昊救命之恩的村民。

    马德毕等人步步紧逼,他们只能步步退后。

    被逼到诊所大门口的时候,梁大牛终于停了下来,他知道不能再退了,否则林昊就得遭殃。

    马德毕见梁大牛横在那里,这就跨步向前,枪口直指梁大牛喝道“给我让开!”

    梁大牛的脑子虽然有时候不灵光,但绝不是没有一点常识的,面对黑洞洞的枪口,他也清楚从里面射出来的东西是能要人命的,心里犹豫挣扎了半响,终于还是……直挺挺的站在那儿!

    是的,他不能退后,也不能闪开,更不能让他们把林昊抓走!

    他不能丢了诊所保安这份工作,否则不旦每年少了一万多的收入,找媳妇就更没有门路!

    梁大牛还一心指望着人家林大夫带他装逼带他飞呢!

    马德毕见这傻大个面对着枪口竟然还不让,心里偏不信这个邪了,沉着脸缓缓的拉开了击锤,沉声道“最后一次警告,让开!”

    梁大牛绝对是个二愣子,蓝田村除了三傻子,没人能比他更傻了,可他的牛气一旦上来,那也是小母牛撅屁股挺牛逼的!所以他的心里虽然已经吓得没有节奏的狂跳,可双脚却始终死死的钉在原地。

    “好!”马德毕缓缓点头,手指这就要扣下扳机……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