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26章 恶战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住手!”在马德毕就要扣下板机的刹那,一声朗喝从诊所大门处传来。

    林昊不愿意被人抓走,可他更不愿意有人为他流血牺牲,看到梁大牛已经危在旦夕,他终于没办法再继续做缩头乌龟了。

    “不要伤害无辜!”林昊走到近前后,拦到梁大牛的面前,抬头挺胸的对马德毕道“我才是林昊,是你们想要抓的人!”

    马德毕上上下下打量他一眼,眼中浮起不屑之意,心里对朱奋也充满了鄙视,不过只是一个半大娃儿罢了,竟然也搞不掂?还要自己带人马来增援,真是废物!

    不过正主儿既然已经出来了,马德毕也懒得再耍什么威风,直接枪口一移指向林昊,准备下令让人将他拿下带回去。

    谁知道他还没下令,林昊已经欺上一步,用自己的胸膛直抵他的枪口道“拿这破玩意儿吓唬谁呢?有本事就跟我比比谁拳头硬!”

    马德毕阴沉的看着他,显然并不想接这个茬!

    “怎么?没种啊?”林昊见他吭声,更是大声的讥讽道“你们不是武警吗?武警不是会武功的吗?”

    林大官人的理解,无疑是有偏差的。武警的武,指的并不是武术或武功,而是武器装备!事实上,大多数武警都不会武术的。

    武警的日常训练除了基本的操练,还有根据具体警种内容的训练,如消防救援技等、射击技能等。格斗技能方面,武警必修的是擒敌拳,但是目前公认并没有实战性,就和做广播操差不多。只有少数一部分武警练习散打等格斗术。

    乔装成村姑的严素闻言,立即跟着叫道“林大夫,你还是算了吧,这人一看就是头骡子,不带种的!你跟一个天阉较啥劲儿呀?”

    马德毕仍然没有什么反应,可是握枪的手已经开始发紧,额上的青筋也显露了出来,显然心里已经开始愤怒了。

    林昊将一切都看在眼里,继续趁热打铁的道“哎,那个谁来着,你那么大一军官,领着那么多部下,连赤手空拳和我比划比划的勇气都没有吗?好吧,我原本不想用脚趾头鄙视你的,可是现在真的没办法了!”

    严素也是唉声叹气的道“他爸要是知道他今天会这么窝囊,应该会后悔当初没把他射在墙上吧!”

    众人“……”

    说实话,林昊的激将法真的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直接,简单,甚至透着一股幼稚!

    至于扮演村姑的严素,不用问,一看就是个托!

    马德毕早就知道两人在故意激怒他,心里打定了主意不去搭理他们,只是被激着激着终究还是冒火了!不为别的,就为严素那一句当初他爸没把他射在墙上。

    出生在单亲家庭的他,一下就被这话触到了痛点,怒得不行的收起枪,冲后面的部下喝道“王越,把他给我拿下!”

    这,无疑是变相的应战……当然,也可以说是中计了!

    一个强壮结实,魁梧高大的武警立即出列,大声应道“是!”

    这人就马德毕所说的王越,不过他并不是这支武警中队里面最能打的,甚至连中上都不算,但收拾这个瘦削又单薄的小村医,马德毕觉得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另外,王越的能力虽然一般,可是戾气极重,是整个中队里面最不服管教,也最能惹事的家伙,有他出手,纵然不会将这个小村医打死,也能将他打个半残!

    至于王越本人,听着林昊与那村姑一唱一喝的辱骂自己的上官,早就怒得抽筋了,恨不能直接扑上去将这厮给活撕了。可是部队有铁一般的纪律,没有上官的命令,他是绝不能擅自行动的,何况在这之前他已经因为打架撩事受过不少的处分!

    现在,上官终于发话了,那他还有什么好犹豫的,人一出列,立即就解开身上的枪支弹药以及别的装备,赤身空拳的朝林昊扑了上去。

    王越的速度极快,扑势也不是一般的凶猛,整个恶虎擒羊似的,一至近前便借着冲势抬脚侧踢,往林昊的腰间踢去。

    这一脚凌厉霸道,普通人要是被踢中,肾脏和脾脏都有可能当场破裂!

    然而让人意外的是,林昊这个嫌疑犯……不,现在应该说他是装逼犯才对,他竟然不闪不避,生生就沉腰弓臂,用自己的臂膀去抵挡这一脚。

    在所有人都以为林昊将要被踢飞,然后像一坨狗屎似的落在地上的时候,让人意外的一幕发生了。

    确实有人飞了出去,但那人并不是林昊,而是踢了他一脚的王越。

    在众人目瞪口呆,搞不清楚怎么回事的时候?飞落在三米开外的王越艰难的爬了起来,但踢中林昊的那只脚却忍不住发软发颤,眼中也充满了惊疑。

    刚才的时候,他明明踢中了林昊的臂膀,可感觉却是踢到了一块厚重结实的铁板上,让他痛得屎快出来了。

    “嗷”疼痛稍止,怒又上心头,王越在嘶吼中再次朝林昊扑了过去。

    林昊不为所动,直至他到了近前,这才扭身转腰来了一记奇快无比的旋踢!

    “嘭!”一声闷响,这脚正中王越的胸口,踢得他整个人倒飞而去!

    人还在半空中,一口血已经从嘴里喷洒而出,洒了一路之后,终于“别吱”一声摔落到地上。

    然后……没有然后了,他已经像条死狗似的瘫在地上一动也不能动了!

    看到王越在两招之间落败,不禁在场的武警动容,就连马德毕也意外得不行,这小子原来是个练家子呢!

    只是微微震惊之后,马德毕迅速恢复了沉静,喝道“郭子健!”

    一个中等个子,体形瘦削的武警迅速出列,“在!”

    马德毕指着林昊道“把他给我拿下!”

    郭子健沉声道“是!”

    如果一个班非得差等生与优等生的话,王越无疑是差等生,而这个郭子健却是优等生中的尖子生。

    郭子健在入伍之前就是练家子,生长于江浙武学世家的他自幼随父习武,少年时期就荣获不少武术大奖,成为武警之后更是发光发亮,现年虽然只有二十岁,但已经是这支中队的核心骨干。

    他上来之前,虽然也和王越一样解下了全身的装备以示光明磊落,但上来之后,却没有像王越似的第一时间发起攻击,而是紧紧的盯着林昊。

    有的时候,人才是不需要说话的,只要往那儿一站,别人就能看出来。

    林昊知道眼前之人绝非等闲之辈,终于谨慎起来,默运起帝经,拉开架势,在戒备中等待对方先出手。

    郭子健也跟着拉开了架势,摆出一个不丁不八的弓步,一手托肘,一手上扬,五指向里半幅蜷曲,手心涵空,指节并紧,而且左右不停摆动!

    这是……蛇拳!?

    林昊看到他的架势,不由愣了一下,这种拳术他是见过的,之前和朱和堂供奉高手老鬼交战的时候,他曾见老鬼使过一次,但那并不是纯粹的蛇拳,而是南拳中的一种形态。

    这人所使的蛇拳,虽然与老鬼的有些相似,可是架势更足,气势更猛,显然是正宗的蛇拳。

    高手相争,是绝对不能分神的,不论是开始是过程还是结束,只要有一丝一毫的精神不集中,就会成为对手的机会!

    正是在林昊微微失神的这一瞬间,郭子健已经瞅准时机,果断无比的出手,刷地欺身向前,嘶声中蛇拳已经朝林昊胸前的要穴啄去。

    林昊急忙沉腰扭肩,在后退中堪堪闪开这一击,只是没等他回过气,郭子健的另一击已经啄到他的脑门上。

    林昊迅速的一偏脑袋,蛇拳擦着他的头皮而过,与此同时他也一脚踢出。

    郭子健借势疾退,林昊也忙后退几步,站稳之际只感觉脑侧传来一股火辣辣的疼痛,伸手摸了摸,摸到一手的红,头皮已经被刚才那一啄划开了道口子。

    鲜血和疼痛,使得林昊恼火起来,拳头一紧就要扑上去。

    恰恰就是这个时候,耳边传来一个冷漠又透着温和的声音,“他这个是正宗的蛇头拳,力道集中在并拢的四指间,以最小的面积,最大的力道,给人最大的伤害。这种拳术机敏歹毒,点穴打要,十分难以防守。”

    林昊扭头看看,发现对他说话的是冷月寒。

    冷月寒继续迅速的道“对上这样的高手,你切不可急,必须冷静应对。他的上身是密不透风,几乎无隙可钻的,你唯一的机会是他的下身!”

    林昊冲她微点一下头,深吸口气后让自己从怒火中平静下来后,这才缓缓的迎上去。

    郭子健的蛇拳,果然不是一般的阴毒刁钻,穿、插、按、劈、钻、压、摆、挑……招拭灵活多变,游荡曲折,往往攻其不备,让人防不胜防。

    林昊之前中了半招,又被冷月寒提醒后,心中早有防备,凝聚帝经护着全身要穴沉稳应对,但在对招拆招间仍是屡次差点中招,看起来险象环生,无比狼狈。

    郭子健见他被自己打得节节败退,脸上虽然没有表情,心中却大是得意,一套蛇拳更是毫无保留的施展出来,神蛇炼月、金蛇陆起、蛇蟠天真、白蛇吐信、风蛇绕树、玄蛇盘石、毒蛇喷沫、腾蛇走雾、角蛇应尾……

    只是往攻击,郭子健就越是心惊,因为自己的一套蛇拳已经快打完了,这厮虽然败迹明显,可始终都晃晃悠悠的撑了过来,再这样下去,自己的招式走老了也未必拿得下他。

    不行,自己必须得出大招,一击即中的将他放倒!

    主意打定,郭子健深吸一口气,一记狂蛇乱舞的组合招式迫得林昊手忙脚乱的败退之际,十二分功力凝集,身形骤然暴射而出,双拳合一,重重的砸向林昊的胸膛。

    这一招,是家传蛇拳中的精髓,也是最厉害的绝招变龙吞天!

    以往他出动到这招的时候,对手完全无法招架抵挡,有的被砸得胸骨裂,有的被轰得吐血倒地,甚至有的被一击致命!

    因此,郭子健很有信心,这一招就彻底把林昊击倒,然后将他当死狗一样拖上车去。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