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30章 这个女人是少校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一切都准备妥当之后,马德毕一声沉喝“给我冲进去!”

    重叠的脚步声便轰轰的响起,荷枪食弹的武警纷纷端着枪涌向诊所,有的从大门直接闯入,有的从院墙外面翻入,有的从后门进行包抄!

    武警进了院里,立即就要冲进诊所。

    “你们谁都别动!”林昊见状便对站在自己身后的吴若蓝,梁大牛,严伯,沈荆彬等人喝了一句,身形刷地窜了出去。

    只是他刚在院中,准备徒手和那班持枪的武警切磋交流一番的时候,却发现刚才那个求诊的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抢先走了出来,此刻就站在武警面前,顿时恼怒无比的喝骂道“你是不是有病啊?出来干什么?”

    骂完之后,他又觉得自己有点犯傻,她不就是有病嘛,要不然能来找自己吗?

    女人虽然被骂得满脸通红,但还是应道“我就是想看看谁有那么大的狗胆,敢来抓你!”

    “刷刷刷!”两人的争论还没完,近十个黑洞洞的枪口便已经横到了她与林昊的身前,指着他们的脑袋。

    另外一些武警则绕过他们,堵到了门口,用枪指着里面正要往外冲的沈荆彬一等。

    林昊环顾一眼那些枪口,苦笑着道“现在你知道谁敢来抓我了吧?”

    女人神色仍然淡然的道“你放心,有我在,谁也抓不走你!”

    林昊摇头叹气道“算了吧,你胸这么大,还是别说话了!”

    女人下意识的垂眼看了下,脸色不禁一窘。别的武警也情不自禁的往她的胸部看去,结果发现这小子并没有说假话!

    “给我把他拿下!”后面跟进来的马德毕见林昊已经被控制,这就立即下令。

    “慢着!”林昊沉喝一声,指着女人道“我可以跟你走,但她只是个来求诊的病号,把她放了!”

    马德毕的任务只是协助朱奋把林昊带回去,至于别的人,他懒得去多费手脚,所以就指着女人对边上的武警使了个眼色,显然是示意他们将她拉到一边去。

    两个武警立即就要冲上来拽女人,可是没等他们伸手,女人已经冷冷的喝道“碰我一下试试,别以为你们一个武警中队很了不起,敢动我一根汗毛,我让你们通通都上军事法庭!”

    马德毕定睛看看,发现这个女人竟然是在看着自己说话,而且说的还是如此牛逼哄哄的话,心里顿时生出一股愠意,可同时又隐隐有股不安的感觉,因为这女人的眼神与气势给他带来严重的压迫感,尤其让他奇怪的是,这女人竟然知道军人犯了事后不是上人民法庭,而是上军事法庭。由此可见,这女人肯定不是普通人!

    正在他有些犹豫的时候,跟在他身后的朱奋为了扳回刚才的面子,沉声喝道“别理她,给我把她推到一边去!”

    武警们没有动弹,因为他们不受朱奋指挥。

    朱奋见自己的话不好使,有些气急败坏的冲自己所带的手下喝道“你们耳朵聋了?”

    他手下的那些警察这才醒过神来,两人赶紧上去拉扯女人,要把她拉到一边去。

    林昊见状,立即就要阻拦,可是他才一动,几个枪口也跟着动了,刷刷地抵到了他的脑袋上。

    女人在和那两个警察推攘之间,一不小心就摔倒在了地上,膝盖上的裤袜破了口子,里面的皮也被擦破了,鲜血渗了出来。

    那么美的一双腿,你们竟然这样糟蹋?林昊怒得不行,可是没等他作出什么举动,马德毕已经下令道“他要敢轻举妄动,那就给我一枪毙了!”

    “是!”用枪指着林昊的武警纷纷响亮的应道。

    已经被弄得跌坐在包围圈外的女人虽然狼狈,可脸上现出的却是倔强与愤怒,看向朱奋等人的眼神也无比冷漠,仿佛是看死人一般。

    不过,当她的目光落到林昊身上的时候,目光又变得温和起来,声音柔柔的道“不要怕,他们带不走你的!”

    这个女人,无疑是莫名其妙,不可理喻的。可她的举动却让林昊没办法不感动,想了一下终于道“等这件事情完了之后,我一定会把你的病瞧好的!”

    女人摇头道“可我不是来找你看病的。”

    林昊不解的问道“那你来找我干什么?”

    女人正要回答,那些感情生活十分单调的武警也听得津津有味的时候,被当作空气的朱奋已经不耐烦的喝道“听他们嗦这么多干嘛,把人带走!”

    武警们没有动弹,只是看向马德毕。显然除了上级的命令,别人的话通通都是狗屁!

    马德毕挥手道“带……”

    走字还没说出来,天空中突然传来了一阵轰鸣声,紧接着三架军用直升飞机就出现在天上,飞至诊所上空后,便在那里盘旋起来。

    直升飞机上传来了扩音器的喊话声“我们是粤省军区第九十九集团军特种侦察连!现在命令你们,通通放下武器,通通放下武器!”

    特种侦察连,无疑是粤省军区的集团军中最牛叉的一支队伍,除了执行特殊任务外,一般是不会轻易出动的。然而现在他们却突然冒了出来。

    马德毕搞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状况,为什么军区突然会派人来,而且还派这么牛叉的队伍,可是从那句“通通放下武器”来看,事情恐怕不太妙了。

    果然,他这个念头还没停,外面有车来了。

    这次来的方向不是惠城这边的蓝田村,而是羊城那边的石坑村,来的也不是普通警察。军车,通通都是军车,足有七八辆之多。

    车队驶到近前,上面刷刷地跳下了六七十名身穿迷彩军装又荷枪实弹的部队官兵,迅速的对诊所展开了包围,然后一支队伍便从大门处长驱直入!

    进到院内后,一名威武的军官就冲那些仍举枪指着林昊的武警喝道“我是特种侦察连的连长郝正义,通通给我把枪放下!”

    这一次,不用马德毕吩咐,武警们便纷纷放下了枪。

    郝正义目光缓缓的扫视场中,马德毕以为他是在找带头的,忙快步小跑过去,敬了个标准的军礼后,张嘴道“首长,我是惠东武警中队……”

    郝正义理也不理他,只是不停左顾右盼,当他终于看到跌坐在角落里的那个女人之际,立马就快步跑上前去,敬了个礼后,赶紧伸手搀扶起她,然后十分惭愧的道“徐少校,抱歉,我来迟了!”

    这话一出,在场所有的人都被震住了!

    少校?

    我了个去的!

    这女人竟然是个少校?

    这么年轻,这么漂亮,胸还这么大的少校?

    还敢再夸张一点,再让人震惊一点吗?

    徐少校站起来后,淡淡的摇头道“迟到总好过不到!”

    郝正义讪讪的没敢吱声,抬眼看看她的身上,发现她的膝盖正在流血,顿时就回头质问道“这是谁弄的?”

    场中噤若寒蝉,谁也不敢吱一声。尤其是刚才那两个拖拽徐少校的警察,几乎是下意识的往朱奋身后躲。

    郝正义的目光敏锐,一下就捕抓到两人几乎微不可闻的躲闪动作,箭步射出,一脚就踢了过去。

    不过他踢的并不是那两名警察,而是站在他们面前的朱奋。因为他很清楚,冤有头,债有主,没有这个一看就是头的命令,那两名警察哪敢放肆呢!

    朱奋的肚子正中一脚,顿时就惨叫着抱着肚子倒在地上翻滚起来。

    郝正义正准备继续对那朱奋拳打脚踢的时候,徐少校却制止道“好了,别在这里丢人现眼,通通带回去再说!”

    郝正义这才强压下怒火,冲自己的手下道“通通都带走!”

    不用带,武警们已经自动自觉的列队,依次往外走去。

    当特种侦察连的官兵要把林昊也带走的时候,徐少校道“让他留下!”

    官兵们利索的答应一声,放开林昊。

    徐少校则跟郝正义低声的说了一会话后,便冲他挥了挥手,郝正义这就带着人走了!

    见警察和官兵通通都走了,也没什么可看了,村民们也各自散去!

    沈荆彬原本也想跟严伯离开的,可是接了一通上级的电话后又留了下来。

    林昊收拾心情,走到女人跟前道“徐少校……”

    徐少校如沐春风般微笑道“林医生,我叫徐忆惜。林则徐的徐,记忆的忆,珍惜的惜!你可以叫我的名字,或者叫我惜姐!”

    “惜姐!”林昊识相的改了口,徐忆惜如此的牛叉,腿还长得这么美,傻子才不知道抱大腿呢!见她并不反对,反倒很高兴的样子,便继续道“这次真的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可能真的被带走了,还有刚才真是抱歉,我不知道……”

    徐忆惜摆手打断他道“不用说,没关系的!”

    林昊道“那……”

    徐忆惜轻轻吸了口气后,蹙着眉道“林医生,你能不能先帮我处理一下伤口。然后咱们再说别的,我快要痛死了呢!”

    林昊垂眼看看,发现她的膝盖只是破了点皮,血也流得不多,这会儿早就自动止住了。

    这么点儿屁大伤口,能把你给痛死?真痛死了,我赔你一条命好不好!

    还有,才流那么丁点血,跟你每个月流的血根本不成比例,不也没见你死吗?

    如果换了刚才,林昊肯定会这样说的,可现在受了人家的恩惠,自然不能再那样说话,所以忙答应道“好,快跟我进去,我帮你包扎一下!”

    徐忆惜道“你扶着我呀,我走不大动了!”

    原来的时候,吴若蓝还是很感激这个女人的,可是现在看她副作派,又忍不住在心里嘟哝敢不敢再矫气一点呢?亏你还是个军人,还是个少校呢!

    林昊扶着徐忆惜进急诊处置室的时候,吴若蓝也要跟进去帮忙。

    谁知道徐忆惜却道“若蓝护士,让我跟林医生单独呆会儿好吗?”

    吴若蓝被弄得脚步一滞,不过最后还是默然的点点头,并且体贴的为他们关上急诊处置室的房门。

    林昊则没有多想,带她进去后,让她坐到床上,自己就去拿了消毒药水及纱布一类的东西,接着就蹲在她的跟前,给她膝盖上的伤口清创包扎。

    事实上,这纯粹就是瞎折腾,那么点儿伤口,随便涂点红药水就可以了,连创口贴都不用上,还用得着包扎?

    不过这女人虽然贵为少校,可真的不是一般娇气,在清创消毒的时候,她始终都没停止哎哟哎哟的大呼小叫,而那个叫声,真个就跟叫那啥一样,生生把小林昊给唤醒了六七次!

    不但他,就连外面的严伯与沈荆彬也被弄得浑身不自在,至于梁大牛早就被弄得脸红耳赤,捂着耳朵逃回家杀猪去了。

    好容易,终于把徐忆惜的那点小伤口给处理好了,林昊要带她出去的时候,她却问道“林医生,麻烦你等会儿好吗?”

    林昊“呃?”

    徐忆惜朝他眨巴眨巴眼睛道“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林昊道“感觉很面熟。可就是想不起来什么时候见过。”

    徐忆惜道“我是你的病人!”

    林昊道“我知道啊,可是我记不起来了呢!”

    徐忆惜又提醒道“你救过我的命!”

    林昊有些愕然,如果是关乎到生死的大手术大疾病,应该有印像才对的,可怎么全无记忆呢!挠头想了半响,仍是茫然的道“我真不记得了!”

    “我会让你记起来的!”徐忆惜说着一咬牙做了个极为大胆的举动。

    林昊看到后,当场就被吓呆了,因为她竟然把手伸进她自己的裙子里,将里面穿的裤袜往下拽……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