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33章 比较早熟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一路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中,车队驶到了羊城明珠区分局。

    下了车之后,林昊和徐忆惜就被警察给分开了。

    看着有些紧张不安的林昊,徐忆惜冲他喊话道“别害怕,有我呢!”

    徐忆惜无疑是很会安慰人的,不管她是不是真的能帮到,林昊都感觉很安慰,冲她点点头后,便跟着警察走了进去。

    不知道是因为沈荆彬为了避嫌,没有吩咐手下特意关照。还是因为徐忆惜的军衔权力在地方上并不好使,林昊并没有得到什么优待,被关进了一个普通羁留室里。

    在关进去之前,警察还收走了他的手机,不过总算没对他搜身。

    羁留室不大,约摸六七个平方的样子,进门的地方是一扇用层层钢网积成的网墙,警察不用进入房间便能看到嫌犯在里面的情景。

    进入房间后,首先看到的是靠墙的位置有一张小床,床上有一张扭成咸菜一样的破绵被,床尾的位置有一堵约一米高的矮墙,墙后是一个蹲厕,几乎无摭无掩,一阵阵让人恶心的臭味从里面飘散出来。

    林昊站在里面,眉头不禁皱得紧紧的,这儿的羁留室比起香江的羁留室,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不过已经落到这个田地,他也没办法挑剔!

    再一次身陷囹圄,林昊也算是有经验了,知道急是没有用的,这就走过去吹净床边的一些尘土,盘膝坐了下来,然后开始平静的梳理这整件事情。

    巢华丽与孔志斌之所以为得病,确实是他做的手脚,这是不争的事实。可这件事他自认做得天衣无缝,毫无破绽可言。以那对狗男女的智商与眼界,绝对猜不到这是他的手笔。

    那他们是怎么怀疑到自己身上的呢?

    仔细的回忆起中午他们找上门来算账的一言一行,林昊的心头突地一醒,他们提到一个“别人”,是这个“别人”告诉他们,他们之所以会生病是自己暗中搞的鬼。

    那这个“别人”是谁呢?

    这件事情,只有天知地知他知吴若蓝知,难道这个“别人”吴若蓝??

    不,这绝不可能的,吴若蓝完全没有出卖自己的理由!

    思来想去,林昊感觉有些头痛,虽然没有人知道自己对巢华丽与孔志病下了毒药,可是知道自己会制造毒药的人却不在少数,如果是他们中的一人,那范围就太大了!

    始终都想不到特别可疑的对象,林昊索性就不再想了,静下心来开始练功,反正醒着也是醒着,闲着也是闲着。

    他的帝经,已经练到了第三层的末段,只要再努力一把,便能踏入第四层。

    然而他现在虽然打通了全身所有的重要穴位,练起功来也得心应手,事半功倍。可是一个人独练,始终不如跟冷月寒双修那么神速。

    大小周天运气一圈后,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可是离第四层仍是差那么一点点。

    正当他准备潜下身心,继续再练一个大小周天的时候,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不多一会儿,一男一女便出现在他眼前,一个是穿着警服的沈荆彬,另一个是穿着军装的徐忆惜。

    人靠衣装,马靠鞍,笔挺的军装穿在徐忆惜的身上,并没有使她的姿色打折,依旧美得无法收拾,而且这身军装穿起来,她的身上少了一些柔软娇弱,多了些飒爽英气,看着相当精神,而且也十分严肃,有种神圣不容侵犯的感觉。

    现在这个样子,纵然是借林昊一百二十个胆子,也不敢再去摸她的大腿呢!。

    沈荆彬用钥匙打开羁留室的门后并没有进来,只是手里拿着的矿泉水与面包递给林昊,同时有些愧疚的道“抱歉,林医生,让你受委屈了,我们这儿要羁留嫌犯的时候,基本都是这个条件。”

    “没事儿!”林昊摇摇头,接过水喝了几口后问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有点复杂!”沈荆彬看了一眼站在身后的徐忆惜,又看了看周围的摄像监控,终于还是把到了嘴边的话咽回去,改而道“你和徐少校聊吧,我还得去处理一些事情。”

    在徐忆惜进入羁留室后,沈荆彬便把门给反锁上,离去。

    徐忆惜仿佛奔波得很累了,也不管那张小床有多脏,走过去一屁股坐下之后,又招招手示意林昊过去,然后拿过他手中的矿泉水。

    林昊忙道“我喝过的!”

    徐忆惜轻横他一眼,将口含进嘴里仰头便灌了两大口,然后像个女汉子似的直接用手抹了一把嘴,长长的呼了口气才道“林昊,情况对你很不利呢!”

    林昊道“怎么说?”

    “你站那么远干嘛?”徐忆惜拍了拍床边的位置,“过来坐!”

    林昊只好走过去坐下来,也许是因为她身上那身军装的缘故,他并不敢像刚才在车上那样紧挨着她,和她隔开一段距离。

    徐忆惜不以为意,直接道“现在明珠区分局已经全面接管了这个案子,可是孔志斌与巢华丽无法到案,他们都在住院。我已经叫军医去看过了,他们过敏的情况十分严重,而且还在日渐恶化中。”

    林昊暗自冷哼,自己的手笔,又岂是一般的医生可以治疗好的?

    徐忆惜继续道“可是他们现在有物证,甚至还有人证,那两个证人一口咬定是你下毒害了巢华丽与孔志斌!”

    林昊疑惑的问“哪来的物证?”

    徐忆惜道“物证是饭店与珠宝首饰店的监控!”

    林昊嗤之以鼻的道“那又能证明什么?”

    徐忆惜道“最少能证明你们起了冲突,而且你也做了类似在他们身上撒了什么东西的动作。”

    林昊仍然不屑的道“这就能定我的罪吗?”

    “当然不能!”徐忆惜摇头道“可是再加上人证的证言,那就不好说了!”

    林昊纳闷的道“又哪来的证人?”

    徐忆惜道“证人有两个,一个是饭店的服务员,另一个是珠宝首饰店的售货员!她们说亲眼看到你在巢华丽与孔志斌身上撒了一些白色的粉末!”

    “她们在撒谎,我下的东西无色无味无影无形,她们根本不可能……”林昊无比愤怒,只是话说了一半便嘎然而止,因为他发现自己又一次不打自招了,再看看徐忆惜,发现她正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自己,不由尴尬的道“那个……那个……”

    “说漏嘴了是吧?”徐忆惜轻哼道“之前跟我说的时候,还装得很无辜的样子!”

    林昊脸色发讪,最终只能坦诚的道“好吧,我承认,我确实给他们下了药,可那些服务员根本不可能看得见的。我下的那种药粉像晶体一样完全没有颜色。”

    徐忆惜问道“你身上还带着有吗?”

    林昊点头,伸手进兜里拿出一个小得像烟蒂一样的小子,倒出了一点点在手指上,确实是透明,仿佛湿了水的盐粒一样,只是更细小一些。

    徐忆惜有些好奇,这就要伸手去碰,林昊忙阻拦道“别碰,会要你的命的!”

    被吓了一跳的徐忆惜忙缩回手来,俏皮的冲他吐了吐舌头。

    林昊将指腹间的药粉往面前的空地上撒去,然后问道“如果你不是事先知道,你能看见我撒了东西吗?”

    徐忆惜摇头,“完全看不见!”

    林昊道“上次在巢华丽与孔志斌身上撒得并没有现在这么多,就那么一点点,试问那个服务员与售货员怎么可能看得见?”

    徐忆惜沉吟一下道“你是说……”

    “她们绝对在撒谎!”林昊斩钉截铁的道“她们肯定是被收买了!”

    徐忆惜蹙起秀眉道“可就算知道她们被收买,那也不好办啊!”

    林昊摇头道“没有什么不好办的,你只要将她们带来,我有办法让她们说实话!”

    徐忆惜疑惑的问“你有什么办法?”

    “我会催眠,能挖出他们隐藏在心底最深处的秘密。”林昊自信满满的道“别说是让她们改口供,就连问她们几岁来的大姨妈,几岁跟男人那个啥,她们都会一伍一拾的告诉我。”

    徐忆惜惊愕无比的道“真的?”

    林昊点头,心说你连腿都愿意让我摸,我怎么可能骗你呢!想了想后又道“惜姐,你要不信的话,我可以催眠你一下试试的。”

    “啊?”徐忆惜被吓了一跳,忙抱住自己的胸摇头道“不要,不要,我信你了,我信你了还不成嘛!”

    不知道是不是生活条件太好,导致成熟得太早。她才十一岁就来大姨妈了,至今刚好足足是十一年,这一直是她最为羞人的秘密,除了母亲外没有任何人知道的。

    至于和男人那个啥,至今仍然没有过的!

    这些事情要是被林昊知道了,那还了得,所以一接触到他不死心的眼神,她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

    林昊见她始终摇头,只好道“既然你相信我,那你把她们叫来吧!”

    徐忆惜仍然摇头道“可这样不妥啊,先不说我能不能把她们弄来给你催眠,就算弄来了,你也催眠成功了,可是她们被催眠后说的话是不能作为证据的,尤其还是你催眠的他们!”

    林昊想想,觉得也是这个理,不由苦恼的道“可这个是唯一打开孔志斌他们诬蔑我的突破口啊!”

    徐忆惜有点帮理不帮亲的道“他们没有诬蔑你好不好!”

    林昊汗道“惜姐,你现在到底帮哪一边啊?”

    “我当然是坚定不移的站在你这边!”徐忆惜说着,声音又低一些道“哪怕你完全没有道理!”

    林昊道“那你……”

    徐忆惜又沉吟一下后道“既然他们在作伪证,那事情也没有多复杂,只要证明他们在撒谎就可以了!”

    林昊道“怎么证明?”

    徐忆惜道“这你就别管了,我先出去,你再委屈一下在这多呆会儿,然后晚上咱们一起吃饭。”

    林昊嘴上没说什么,暗里却苦笑,晚上一起吃饭?现在这么复杂的情况,明天能一起吃早餐就非常不错了!

    谁知道徐忆惜一边往外走,还一边打电话“喂,齐聚德饭店吗?给我订个包厢!不用那么大的,那种情侣包厢就可以了!”

    林昊听了再度苦笑,徐少校,你还敢再自信一些吗?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