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35章 不太好的一次体验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徐忆惜将林昊送到进入吴若蓝家的巷口,便调头离开了。

    看着渐渐消失于眼前的红色奔驰,林昊心里竟然微微涌起一些失落感。

    这一别后,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这个牛叉又好玩的女少校了呢?

    呆站在那儿半响之后,林昊才收拾心情往吴若蓝家走去。

    走进院门,发现家里等着不少人,严素,吴若蓝,冷月寒,梁大牛,吴仁耀,甚至是吴仁耀的情儿小杏寡妇,以及严东,严伯都在里面。

    见林昊终于平安无事的归来,大家都不禁欢呼雀跃起来,纷纷凑上前嘘寒问暖。

    一阵之后,严伯翻着手腕上的表对吴仁耀道“哎,老吴,差三十秒才十二点,怎么样,是不是该兑现诺言了!”

    吴仁耀吱唔着道“你的表好像走慢了吧,我的早就十二点多了!”

    严伯轻哼道“当着你儿子女儿,还有你女朋友的面,你不会是想赖账吧?”

    吴仁耀道“我哪有!”

    严伯指着众人道“那你问问大家,是不是你输了!”

    吴仁耀看向众人,见他们纷纷点头,尤其是梁大牛,恨不能把脖子都折断似的用力点头。

    林昊疑惑的问吴若蓝,“姐,什么情况啊?”

    吴若蓝道“先跟我去洗澡。”

    林昊只好跟着她上楼,进了浴室之后,发现那儿已经放了两大桶煮得黄黄的柚子叶水,一股类似柚子皮似的味道弥漫在浴室中。

    “咦?”林昊问道“姐,你怎么知道煮这个的?”

    吴若蓝道“寒表姐教我的,说这个能去晦气。”

    林昊苦笑,“她就是喜欢迷信,要是这玩意真这么灵的话,我就不用二进宫了!”

    吴若蓝道“有些东西,你信就有,不信就没有!”

    林昊摇头道“可我不信啊!我不想洗这玩意儿,洗了身上一股子味道的!”

    “我花了两个小时才熬了这两桶,你说不洗?”吴若蓝突然有些凶蛮的叉着腰道“我不管你,反正我已煮了,你信也得信,不信也得信。洗也得洗,不洗也得洗!”

    林昊撇撇嘴,有些憋屈的妥协道“好嘛好嘛,我洗就是了!别发火嘛,马上就过年了啊!”

    吴若蓝轻哼道“知道过年还不让我省心?知道过年还跟别人勾勾搭搭?”

    林昊委屈得不行,“我什么时候跟别人勾勾搭搭了?”

    “还说没有?”吴若蓝瓮声瓮气的道“那个女少校,你不是勾搭得挺欢吗?”

    林昊更委屈了,是我勾搭她吗?明明是她先勾搭我好不好?不过话到了嘴边,却改口道“姐,人家是在帮我好不好,要不是她的话,我这个年肯定就是监狱里过了!而且人家也没有别的心思,纯粹就是为了报恩罢了,你就别吃这种闲醋了好吗?”

    吴若蓝的脸刷地就红了,“我哪有吃醋!”

    林昊道“还说没有,我进门就臭着一张脸,好像我真的给你带了绿帽似的……”

    吴若蓝听得更是脸红耳赤,“越说越不正经,懒得理你!”

    扔下这一句后,她就出了浴室。

    林昊感觉有些好笑,美腿姐姐终于知道吃醋了,那是不是代表着她对自己的喜欢,已渐渐往爱那方面转变了呢?

    在那儿呆了一会儿后,这就要关门脱衣服洗澡,谁知道门还没关上,吴若蓝又进来了,一手拿着他要替换的干净衣服,一手还拿着个子。

    将东西放好之后,她就道“还呆着干嘛,脱衣服啊!”

    林昊下意识的点头,这就脱衣服,可是将身上的长袖脱下来后却发现吴若蓝仍站在自己跟前,而且没有一点儿要出去的意思,顿时就愣了下,疑问道“姐,你……这是要跟我一起洗澡的节奏吗?”

    吴若蓝的脸又刷地红了,嗔怪的横着他道“鬼才要跟你一起洗澡呢!”

    林昊道“那你怎么不出去?”

    吴若蓝拿起那个子道“寒表姐说,必须得用这东西给你搓澡,否则以后会更不顺利的。”

    林昊疑惑的问“子里装的什么?”

    吴若蓝道“香灰,我去你们林家祠堂弄的。”

    林昊汗得不行,这个冷月寒就是事多,之前在香江的时候,她就让人家好姐去什么黄大仙庙拿香灰给自己搓身,这次竟然又是这样?

    吴若蓝见他呆站在那里,虽然也感觉难为情,但还是催促道“愣着干嘛,赶紧脱啊!”

    林昊低声道“姐,我自己洗行吗?”

    吴若蓝道“不行,寒表姐说这个香灰必须得涂抹全身的,你自己哪里涂得到!”

    林昊道“可是,可是……”

    吴若蓝也知道他不好意思,事实上她更不好意思,可自己不来怎么办?难道白白便宜别的女人吗?所以她就佯装狠厉,扬起两根手指道“两个选择,一,让我爸来给你洗。当然,叫大牛也可以!”

    林昊狂汗三六九,“那怎么行!”

    吴若蓝接着道“二,我给你洗!”

    林昊纠结一阵,终于叹气道“那还是二吧!”

    吴若蓝早就猜到会是这样的结果,轻哼道“我都不在乎了,一个大老爷们,还有什么好矫情的?”

    林昊有些无语,只能默默的脱衣服。

    只是脱到剩下最后一条四脚裤的时候,他又犹豫一下,低声道“姐,就这样可以了好吗?”

    不知道为什么,见他这么犹犹豫豫纠纠结结的,吴若蓝心里竟然涌起一股想让他脱光的邪恶思想,但最后还是理智的道“嗯,就这样吧!”

    林昊真要脱光的话,她恐怕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了,虽然她是个护士,以前在医院实习的时候,也帮过不少病人消毒备皮,男人的身体,她也看过不止一个两个,可是对上林昊,她还是感觉难为情的。

    拿了一张塑胶矮凳板让半裸的林昊坐下后,她就用毛巾湿了水淋到他的身上,同时问道“水会太烫吗?”

    林昊摇头道“不烫,刚刚好!”

    吴若蓝便不再说什么,一下接一下的把水招到他的身上,将他全身上下都打湿后,这才倒出香灰,像是糊墙一样糊到他的身上。

    香灰湿水就变黑,而且味道很奇怪,不过吴若蓝的手势十分轻柔,仿佛生怕稍为大力一点就会弄伤他似的,弄得他感觉身上痒痒的,酥酥的,极为舒服,然后……小林昊就在沉睡中觉醒了!

    吴若蓝原本是没有什么特别想法的,要真说有,那就是看到他全身上下都布满陈旧疤痕的时候,感觉十分的心疼,不敢用力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只是当她糊完了后背,转到前面的时候,目光不禁意的落到他身下之际,脸上顿时就红了,心跟着怦怦的跳了起来,手势也不再像刚才那么平稳,变得轻一下重一下,可见她的心绪有多不平静,声音有些颤抖的道“林昊,你就不能不想别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吗?”

    林昊苦笑不迭,“我也不想,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啊!”

    是的,林昊也感觉尴尬,也想让自己平静些,可是秀色可餐的吴若蓝就在跟前,她薄薄的衣裙因为不小心沾了水的缘故,很多地方已经湿了,服贴的黏在她玲珑的酮体上,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倍增性感与诱惑。

    尤其是她嘴里呼出的灼热气息,不停的落在林昊的身上,让他更是感觉亢奋,无法自抑!

    吴若蓝原本还想数落他的,可想到自己的心里也在想一些有的没的,又哪有脸皮再理直气壮的训斥他,只能默不作声的给他继续糊墙。

    暧昧的气氛,比柚子叶水的味道更浓郁的弥漫在浴室中,从两人身上散发出来,飘荡在每一个角落。

    林昊感觉呼吸紊乱,浑身燥热,再这样下去,他真的怕自己会失控的将吴若蓝扯到自己的身上,又或者将她扑倒在地上。

    为了不让自己变成禽兽,他只能想办法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他无话找话的道“姐,刚刚严伯跟咱爸说什么差三十秒啊?”

    吴若蓝也感觉不好受,巴不得他找点什么话题来缓解下气氛,忙顺着他的话应道“严伯和咱爸打赌,说要是你十二点前能回家,严伯就输给咱爸两万块。要是你十二点前不能回家,咱爸就得让梁大牛那里杀五头大肥猪,然后匀分给石坑村的家家户户。”

    林昊听得一阵懊悔,“早知道这样,我就在外面再多呆两三分钟才回家了!”

    吴若蓝失笑道“有早知的话,这世上能有这么多乞丐吗?”

    林昊仍是有些心疼的道“可五头大肥猪,得多少钱啊?”

    吴若蓝道“已经算过了,梁大牛给咱们批发价,十一元一斤,一头差不多是一百八十斤左右,折算下来是两千块钱一头,五头猪是一万块,多也不退,少也不补,全给咱们杀好!和严伯比起来,咱们还算赚了呢!”

    林昊苦笑道“赚什么赚啊,赔大发了!”

    “谁让你不晚点儿回来的!”吴若蓝嗔怪一句,然后又安慰他道“没有什么的,只要你能回来,别说杀五头猪,就算是杀五十头猪,我都愿意的。”

    林昊突然又开心起来,“这么说来,我比五十头猪还值钱!”

    “当然!”吴若蓝点头,偷偷的瞄一眼他的下身,意有所值的道“你可是头猪公,整个猪圈里就你最值钱了!”

    林昊“……”

    吴若蓝轻笑一下后道“好了,别纠结了!过年了,给大家送点猪肉,就当是我们回报社会吧!”

    林昊轻叹道“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

    说着一些不等吃不等喝的闲话,林昊的注意力终于有所分散,小林昊又摇摇欲睡,只是还没彻底睡着却又被叫醒了,因为吴若蓝已经将林昊上半身都糊好香灰了,该轮到下半身了。

    自从何心欣非正式的让林昊知道女人的滋味后,他对男女情事便充满了向往与期待,那种美妙的感觉,就算让他做神仙也不换的。

    因此,到了这个步骤的时候,他虽然紧张不安,但更多的还是兴奋期待!

    不过有句话说得好,希望越大,往往失望就越大!当他以为又可以美美的享受一次的时候,吴若蓝却把子递给他道“那儿……你自己可以涂抹得到,你自己来吧!”

    林昊愣住了,“这……”

    吴若蓝脸红红的催促道“赶紧呀,一会儿就着谅了!”

    林昊犹豫一下,终于很无耻的要求道“姐,你就不能送佛送到西吗?”

    吴若蓝羞臊得不行,白眼横飞的骂道“脸呢?”

    林昊“呃?”

    吴若蓝道“我说你要不要脸了?”

    林昊汗了下,更无耻的道“在某些比较特殊的时候,脸是可以不要的。”

    “你不要脸,我可要呢!”吴若蓝骂一句后,便转到他的身后,并催促道“赶紧的,自己涂上去。”

    林昊只能无奈将子里的香灰倒在手上,从短裤中伸进去随意的涂抹几下,然后道“好了!”

    吴若蓝道“再涂多些!”

    林昊汗道“这又不是洗面奶,也没有什么营养,涂那么多干嘛?”

    吴若蓝道“可以去晦气的。而且寒表姐说了,这个地方更要涂多些!”

    林昊哭笑不得的又倒一些,然后一边涂抹,一边嘟哝道“老是寒表姐说,寒表姐说,什么时候可以听我说一说啊!”

    吴若蓝轻骂道“你想的都是污的,说的也是没用的,才不要听你的呢!”

    林昊更是郁闷,“你们现在为什么一个个都那么听冷月寒的话,严素是这样,你竟然也是这样!”

    吴若蓝拿起冷月寒吩咐摘的柳条,扭成一小捆后,在他的后背缓缓的搓揉,同时道“因为她主意多,做事说话都有周章,而且经验丰富,我们不听她的听谁的!”

    林昊不以为然,她经验丰富个锤子,至今她还是个雏呢,比自己都不如!

    一个澡,林昊足足洗了将近一个小时!

    不过真要让林昊作什么评价的话,林昊只有五个字还不如好姐!

    这个澡,香艳是香艳了,刺激也够刺激了,小林昊被折腾得醒了睡,睡了醒!可要说体验,可真的很差劲!

    论到服侍人的经验,吴若蓝明显比好姐差了不止一点点,简直没有丝毫技术含量可言。

    上一次在香江的时候,林昊差点就在好姐手中崩溃了,完全耍不起一点儿脾气。可是这一次,却被吴若蓝弄得十分的疼痛,身上的皮都快被他搓掉一层了。

    尤其让人气愤的是,她搓完了之后,也不给他冲洗干净,将柳条一扔,就自个走了!

    看着镜中仍是个泥人一样,而且还挺着把机关枪的自己,林昊愤恨的道“以后再不要你给我洗澡了,一点也不顾客人感受!”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