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36章 又来了又来了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嗷嗷”

    在林昊换上干净的衣服,带着一身沐浴后的清爽从楼上下来的时候,院子里传来阵阵猪的嚎叫声。

    从屋里走出去,只见院中已经挂起了一个高瓦数的大灯炮,将整个院子照得亮如白昼。

    灯光下,五头将近两百斤的大肥猪被困在院子的一角,正嗷嗷的叫唤着。院中靠近水笼头的地方,已经摆好了一扇厚实的门板,梁大牛正蹲在那儿霍霍的磨刀,他的两个堂兄弟,以及蓝田村的几个村妇也前来帮忙。

    显然,吴仁耀真的开始讲究了,要愿赌服输的兑现打赌的承诺。

    林昊想凑上前去看个究竟,一旁的吴若蓝却赶紧一把拽住他,“哎,你刚洗完澡,上去凑什么热闹!”

    正在磨刀的梁大牛也跟着道“是啊,林大夫,你站远点儿,小心猪血溅你一身!”

    站在另一边的严素则冲他招手道“黑面神,过来我这,过来我这!”

    林昊有些啼笑皆非,只是杀头猪罢了,有什么好大惊小怪呢?自己什么场面没见过?别说杀猪,杀人都……算了,大过年的就不说那样的事情了。

    看见女人们那么紧张,林昊终于还是配合的跟她们站到一边。

    “好了!”磨好刀的梁大牛站起来,冲他的两个堂兄弟喝了一声。

    梁二魁和梁三大便去赶过来一头大肥猪,孔武有力的两人也不需要怎么费力,一人摁头,一个摁尾,三两下功夫就将那头肥猪弄倒在地,然后一人抄前脚,一人抄后腿,整头肥猪就被他们抬到了门板上,并且被死死的固定在那里。

    梁大牛拿着杀猪刀,对前猪腮下正中心位置,眼睛也不眨一下的一刀捅了进去……

    “啊”最先尖叫的不是那头猪,而是站在后面的严素。

    林昊赶紧捂住她的眼睛,自己则看着那头猪。

    “嗷”随着一阵阵尖锐的嘶嚎,猪血刷地一下喷了出来。

    早就准备好的吴仁耀忙把一个面盆递上去,将新鲜的猪血给接了起来。

    猪被放完血之后,很快就寂然不动了。

    这一幕,多少是有些残忍的,不过弱肉强食,这就自然法则。

    梁大牛无疑是专业的,不但是养猪好手,也是个好屠夫。将猪放倒之后,用水冲刷洗净,开始刮毛,然后从脖子开始往下划刀,彻底将整只猪展开,取出内脏,三下五除二,一头猪便杀好了。

    等候多时的村妇们便一涌而上,收拾猪肚,猪肺,猪心,猪肾,猪肠……

    林昊原本想上去帮忙的,可是吴若蓝她们不让,无聊之下只能去房间睡觉,反正杀猪这种事情新鲜劲儿过去后,也没有什么好看的。

    时间也不知道过去多久,正睡得唏哩呼噜的时候,吴仁耀把他给吵醒了,让他跟着去吴姓祠堂给村民们分猪肉。

    石坑村的人口虽然不少,但真正的原住居民并不多,每户一大块猪肉,早上九点不到就分完了。

    回到家之后,林昊见门板上还有一整头猪,疑惑的问道“爸,这头猪干嘛不分掉呢?”

    吴仁耀冲他连翻白眼,“这头猪也分掉,咱们过年吃什么啊?”

    林昊汗道“可咱们家才三个人,加上冷月寒才四个,吃得了这么多猪肉吗?”

    吴仁耀道“吃不了就不能腊起来做腊肉或腊肠吗?”

    林昊“……”

    吴仁耀不再搭理他,拿起斩骨刀,将猪肉大卸八块,见林昊还呆头呆脑的站在那里,便呼喝道“还愣在那里干嘛,上来帮忙啊!”

    林昊便上去帮忙,将残留在猪皮上的细毛清刮一遍。

    完了之后,吴仁耀将猪肉分成半斤半斤的带皮方块,有肥有瘦,有的还带骨,显然是要做传统的客家红焖肉。

    猪肉全都切成方块后,支在院里的大锅水已经烧开,吴仁耀便把猪肉分批倒进去淖水。淖完水,猪肉已经有三四分熟,这便开始放到烧红的大锅里,用大锅铲翻炒!

    锅太大,猪肉太多,尽管已经分了五六次来炒,但吴仁耀年纪毕竟大了,而且昨天晚上梁大牛等人杀猪的时候,他还偷偷的和小杏去颠鸾倒凤了好几回合,所以现在没几下,便已经满头大汗,气喘吁吁。

    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家里过来的小杏见状,便拿了条毛巾上去,一边给他擦汗,一边劝道“先歇会儿,歇会儿!瞧你一身的汗!”

    吴仁耀仍然撑强的道“我没事!想当年……”

    “想当年,想当年,每次就知道想当年。当年你一天三四次,现在一次歇三四天!还有什么好想的!”小杏嗔怪的低声数落道“昨晚就跟你说了,今天过年,有好多活儿要干的,让你别折腾,你偏偏就不听。”

    吴仁耀讪笑一下,拍着胸脯道“我真的没事,你要不信,今晚等着,我还能来呢!”

    两人的对话实在太污了,直把吴若蓝听得脸红耳赤,好不尴尬,没办法再听下去的她一扭头就进了屋里。

    林昊则凑上前道“爸,你老了,不中用了,这种粗重活还是让我来吧!”

    小杏“……”

    吴仁耀不喜欢别人说他老,而且也不服老,可是没办法,真的干不动了,只不过是翻了几下锅铲罢了,两只手臂就像断了似的,软软的举不起来了,只能无奈的退到一边,冲林昊直瞪眼。

    林昊接过大锅铲,微吸口气,这就单手抄着锅产,一下就插到锅底,然后像是练七十一段锦似的,一下一下的翻炒起大块猪肉。起先是缓缓的,然后速度越来越快,最后整锅猪肉都在翻滚不停。

    直把吴仁耀看得目瞪口呆,小杏也是两眼发亮,心中感叹道年轻就是好啊!

    当猪肉被爆炒得八面金黄之后,林昊便开始放佐料,料酒,香菇,鱿鱼,耗干,酱油,白糖,胡椒粉,盐!

    佐料放下去,又翻炒一阵之后,浓浓的肉香味便在院子里散发出来,引得在屋里的吴若蓝又重新出来了。

    其实,也不是被肉香给吸引出来的,而是吴仁耀与小杏进屋了,这对老不羞当着她的面在那儿糖黏豆似的卿卿我我,弄得她浑身直起鸡皮疙瘩,所以逃出来了。

    见她出来,林昊便铲起一小块已经炒熟的肉,递过去道“姐,你尝尝够不够味儿?”

    吴若蓝用青葱玉白的手指捏起肉,放进嘴里尝了一下,然后道“好像淡了点儿!”

    林昊道“是吗?我尝尝看!”

    吴若蓝原以为他是要尝锅里的肉,谁知道他竟然抓过自己刚才捏肉的手指,含进嘴里吮了一下。

    这个举动,让吴若蓝顿时呆住了,然后脸刷地就红了起来,一直红到了后根背后。

    偏偏林昊还很不要脸的道“不会啊,味儿刚刚好呢!”

    吴若蓝汗得不行,可偏偏又发作不起来,想了想便点头道“是啊,我刚刚上厕所没洗手,所以嘛,哼哼!”

    林昊“……”

    两人正打情骂俏之际,外面来了一头猪……不,确切的是来了一个中年男人,只不过长得像猪那么肥罢了。

    中年男人走到门前后,便装模作样的咳嗽了声,显然是在等别人迎出来。

    林昊撇了他一眼,没有理会,继续翻炒自己的猪肉。

    倒是吴若蓝见有人进家门,便要迎上去,林昊立即伸手拽住她,冲她微微摇头。

    吴若蓝疑惑的低声问“怎么了,这是谁?”

    林昊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吴若蓝秀眉蹙了起来,声音更低的问“那件事还没完?”

    林昊摇头道“估计还差点儿!”

    “可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的。”吴若蓝苦笑一声,这就挣脱他的手,迎出去道“你好,请问你找谁?”

    “你是吴若蓝吧?”中年男人上下看她一眼后道“之前我去卫校看小丽的时候,见过你的!”

    吴若蓝仍没反应过来,疑惑的看向他。

    中年男人自报门户的道“我叫巢中!”

    吴若蓝终于醒悟过来,他说的小丽就是巢华丽,他就是巢华丽的父亲巢中。只是当她想到巢华丽与孔志斌的所作所为,俏脸终于沉了下来,走到林昊的身旁不再搭理他了。

    巢中碰了个冷板凳,脸上有些发赤,心里也有些愠意,以他以前的脾性肯定掉头就走,只是这一次,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竟然走上前去道“吴若蓝,我来是想跟你说说小丽与孔志斌的事情!”

    “他们的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吴若蓝没好气的道“我们正在忙,请你离开!”

    巢中却仍死皮赖脸的站在那里,而且语气不善的道“吴若蓝,你……”

    林昊不等他把话说完,便对吴若蓝道“姐,你先进去吧!”

    吴若蓝这就头也不回的进了屋里。

    巢中这就想跟进去,林昊的大锅铲一挥,刷地挡住他的去路。

    看着眼前的大锅铲,巢中怒道“你想干什么?”

    林昊冷哼道“这话应该我问你吧!”

    巢中上下打量他一眼,问道“你是谁?”

    林昊道“我就是林昊!”

    巢中得知眼前的男人就是将女儿女婿害成那样的罪魁祸首之后,脸上立即现出了怒容,喝骂道“你这个王……”

    “嚯”的一声响,林昊的锅铲刷地一下到了他的头顶,锋利的锐角罩着他的脑门,沉声道“我警告你,如果不想脑袋被我挖一坑的话,最好给我说话客气点儿!”

    巢中吓得退了步,愤怒无比的凳着他。

    林昊毫不客气的喝道“给我滚!”

    巢中怒道“姓林的,你知道我是谁吗?”

    林昊不屑的道“我知道啊,你叫巢中,那个肥婆巢华丽的父亲嘛!”

    巢中更是愤怒,喝道“我同时还是羊城卫生局的局长!”

    林昊提醒他道“副的!”

    “你”巢中被气得不行,阴沉无比的道“既然知道我的身份,你一个小小的村医,也敢跟我作对?”

    这个时候,吴仁耀已经从屋里出来了,得知眼前的人是羊城卫生局的副局长,忙迎上来道“巢局长,巢局长,您好,您好!”

    巢中问道“你又是谁?”

    吴仁耀道“我是吴仁耀!”

    巢中哼道“那个吴仁耀诊所就是你开的!”

    吴仁耀应声虫似的道“对,是我开的,是我开的!”

    巢中又道“我想你应该已经收到了风声,蓝田村现在已经被划到了羊城地域,以后你那个诊所不再归惠城卫生局管,归我们羊城管。”

    吴仁耀鸡啄米的点头道“我知道,我知道!”

    巢中继续趾高气扬,而且赤果果的威胁道“你更应该知道,如果我想要找你的茬,你那个诊所是绝对开下去。”

    “我明白,我明白!”吴仁耀的脸瞬间变得像纸一样苍白,诊所可是他赖以生存的根本,没了它,什么都别指望了,所以忙道“巢局长,咱们里面说话,里面说话吧!”

    巢中给了他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这就要大摇大摆的走进去,只是才走了那么两步,一把扫帚便朝他身上抽了下去。

    不错,他被人用扫帚抽了,抽打他的不是别人,正是林昊!

    林昊原本是想用手中的锅铲,可是进了屋的吴若蓝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冒出来,见他挥着锅铲要朝巢中挥去,吓得赶紧夺下了他的锅铲。

    林昊没了办法,只能抄起墙角的扫帚抽他。

    巢中被抽得左支右绌,连连跳脚的叫道“哎哎,你怎么打人!”

    林昊也不说话,扫帚没头没脑的一个劲儿往他身上抽。

    巢中虽然不停躲闪,可是那扫帚却如影随形的一直罩着他来抽,不管往哪儿躲都会被抽中,身上瞬间就中了十几记,即痛又麻,愤怒无比的叫骂道“你敢抽我,你等着,哎哟,我跟你……哎哟……”

    林昊仍然不吱声,而是发狠劲的抽他,比当初抽严东他们可狠厉多了!

    吴仁耀没想到林昊说暴走就暴走,根本没有一点儿预兆,反应过来后,连忙冲上去要压他的扫帚,同时叫骂道“林昊,你个小兔崽子,你干什么,你疯了,给我住手,住手!”

    林昊则不管不顾,一边躲避吴仁耀,一边见缝插针的抽打巢中,可这样抽始终不利索,然后就停了下来,阴沉的指着吴仁耀道“爸,你别说我不给面子,你再这样拦着我,我可连你也要抽的。”

    吴仁耀差点冲口而出一句“你敢!”,只是话到嘴边他又不得不咽了回去,因为他很清楚这小子的品性,把他给惹急了,他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

    为了不自讨苦吃,他终于识相的退到旁边。

    林昊便再次挥起扫帚,朝巢中追打过去。

    看见被抽打得哎哟哎哟直叫唤,狼狈得不行的巢中,吴仁耀不由连连跳脚的苦叫道“完了,完了,这次真的完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