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40章 竭尽全力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幸福不会总来敲门,爱你的人也不会总是出现。

    当有人,愿意为你默默付出、忍受、改变时,请记得一定要好好珍惜。因为,有的人错过了,真的就再也回不来了。摘自了了一生胡言乱语录!

    对于爱情,林昊一直都是拖泥带水,优柔寡断的。可是对于疾病,他从来都是杀伐果断,甚至是不择手段的。

    在吴若蓝将插尿管所需的一应器械推过来的时候,林昊不但扯掉了柳思思身上任何的衣物,还将她雪白修长又丰腴匀称的双腿分了开来!

    这,对于任何男人而言都是一副刺激得不能再刺激的画面。

    人和禽兽,无疑是有区别的。

    禽兽发情的时候,不管什么时间,什么环境,什么情况下都非上不可。可是人呢?环境不对,时间不对,情况也不对,就会理智的控制自己。

    例如现在,一切都是不对的,所以哪怕画面再刺激诱惑,林昊的心里也涌不起任何歪思邪念!

    从柳思思家的环境来看,她在近段时间内应该是连续不停的喝酒,醉了醒,醒了醉,酒精在体内还没有完全代谢,又重新增加,如此不断周而复始,最终导致严重的酒精中毒!

    谁也不知道柳思思最后一次喝了多少的酒,又连续昏迷了多长的时间,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是绝不容乐观的。

    如果,林昊不是想着给她送一块猪腿肉,又感觉情况不对,还固执无比的非要进屋查看的话,在人人忙着庆祝新年的这个时刻,柳思思恐怕死了很久才会被人发现。

    看着已经奄奄一息的柳思思,林昊真的没有想那么多,只是想救醒她,让她康复!

    这无关感情,只是最起码的人性!

    看见吴若蓝将手推车推过来了,林昊就拿过治疗巾垫到柳思思的臀下,然后来到她的两腿中间,拿起止血钳夹着01新洁尔灭棉球,给她自外向内,由上而下的擦洗消毒!

    动作缓慢轻柔,认真仔细,仿佛在清洁一件心爱的珍宝瓷器一般。

    站在一旁的吴若蓝默然地看着,神色虽然努力的保持着平静,可是心里却涌起一种复杂又古怪的感觉。

    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想冲林昊吼一句你到底在干什么,你还有完没完了?

    然而可以吗?答案是明显的,不可以!在手术台上,护士职责就是配合,服从,执行。除此之外,没有其他!

    消毒工作终于结束后,林昊便用止血钳夹持着导尿管,对准柳思思的尿道口缓缓插入,前进约5厘米左右,看见淡黄色的液体引流出来了,这就又往前推送了约一厘米左右才停下来,最后松开止血钳,固定导尿管,引入无菌盘内。

    整个导尿术,从开始到结束,总共是一分半钟时间,其中有一分多钟是用来消毒的,真正插尿管的过程不过是三十秒,由此可见,林昊的速度是何等的快捷,技术又是何等的精湛。

    插完尿管后,林昊再次下医嘱道“速尿20毫克静注!”

    速尿就是利尿剂,使用的目的是为了让酒精更快的排泄,让柳思思更快的脱离危险!

    时间,在抢救性治疗中一分一秒的过去。

    林昊做完西医的常规抢救治疗后,便默默的站在一旁,目光紧紧的盯着心电监护仪。

    随着液体输入,柳思思的生命体征虽然有所提升,但提升的幅度并不大,离正常值还相当远,人也一直处于昏迷不醒的状态,而且没有任何一丁半点要苏醒的迹像。

    看着起伏不定的数值曲线,吴若蓝忧心无比的道“林昊,她的情况还很不稳定,要不……咱们还是把她送到医院去吧!”

    林昊苦笑道“你觉得把她送医院,又会有什么不同吗?”

    这话,把吴若蓝问得一愣,认真的想了想后,脸上不由浮起苦涩表情,因为林昊是严格遵照医院对酒精中毒的抢救原则与措施来执行的,就算去了医院,别的医生也只能照着林昊的方法去做。

    不过就算如此,吴若蓝仍忧心忡忡的道“可是,可是,我怕再这样下去,她会不行啊!”

    林昊虽然临床经验丰富,可接触酒精中毒的病人却不多,尤其是这么严重的,所以心里也没底,想了想道“姐,我开一个方子给你,你现在赶紧去煎药。我给她进行推拿,增加她的血液循环,促进她的新陈代射,争取早一点把酒精给她排出来。”

    吴若蓝忙点头道“好,你赶紧说!”

    林昊道“陈皮30克,葛根30克,甘草30克,石膏30克,乌梅30克,鸡内金9克,灵芝30克,白茅根15克。”

    吴若蓝迅速的记下,然后去药房拿药煎制。

    在她离开急诊手术室后,林昊看了眼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却仍无知无觉的柳思思,犹豫一下道“嫂子,事急从权,抱歉了!”

    话一说完,他就再不咯嗦,缓缓运起帝经的内气凝集于双手之中,轻轻落到柳思思的身上。

    从肩膀,锁骨,胸部,小腹,大腿,小腿,每一寸肌肤,每一个部位,由上至下依次抚揉下去,然后又反过来,从下往上抚揉,如此不停轮回,周而复始。

    柳思思,无疑是一个年轻貌美,身材窈窕,肌肤白皙,让大多数男人都想入非非的倾城少妇。按摩揉抚她的温软如玉又带着春弹性的酮体,相信对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一件妙不可言的事情。

    然而看林昊的神色,却没有半点舒服与享受的表情,反倒是皱眉苦脸,仿佛在做什么苦力似的。

    做人莫装逼,装逼是要遭雷劈的!

    吴若蓝回来的时候,看见他在柳思思身上肆无忌惮的抚来摸去,而且脸上还装出痛苦的表情,心里就不禁冷哼你敢装得再像一点吗?

    只是当她走上前来,正要出言斥责他的时候,目光不经意的落到他的脸上,顿时就被吓了一跳,因为他的脸色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得苍白一片,甚至要比躺在床上的柳思思还要不见人色!

    豆大的汗珠正从他的额头不停的冒出来,顺着他的脸颊流到脖子上。再往下看去,他白大衣里面的衣服已经湿透了!

    “林昊!”吴若蓝着急的叫唤道“你这是怎么了?”

    林昊正运集全身功力专心致志的利用自己的帝经气息,给柳思思推血过宫,用推,捏,揉,按等手法,把瘀塞的血路理顺,让血液能顺利通过,从而使骨骼、器官、神经等稳健运转,达到排毒祛毒的治疗效果!

    不过这种治疗方法,说来容易,做起来却无比的艰难,因为每一寸推拿游走,那就得耗费一分功力。

    林昊的帝经虽然已经练到了将近四层,相对于从前而言已经强了很多,可仍算不上深厚,自然也经不起这样耗损,所以才不过二十分钟下来,他已经出现了不支的迹像。

    无暇他顾的林昊并没有回答吴若蓝的问题,而是继续咬着牙给柳思思用帝经推拿,不看别的,就仅仅是看在那一次中了迷药和她有过一场“肌肤之亲”的份上,他就得拼尽尽全力的救治她。

    吴若蓝见他不回答,可是脸色却越来越白,汗也越出越多,整个人都变得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似的,心里的那些醋意已经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担心焦虑,可她也知道,林昊肯定是在用一种特殊的方法拯救柳思思,所以再不敢多问,只能忧心中焚的守在他旁边。

    时间,对于两个人来说开始变得煎熬起来,每一分每一秒都那么难过!不过区别是林昊是上的,吴若蓝却是心灵上的。

    正当吴若蓝六神无主之际,林昊的双手终于离开了柳思思的身体,然而没等她高兴,便看见林昊晃悠了起来,然后一头往地上栽去。

    “啊”吴若蓝被吓得不行,惊叫声中急忙上去抱他,可心慌意乱之下手软脚软,根本就没有一点力气,被林昊的身体一压,她也跟着倒在了地上,变成男上女下的标准姿势。

    林昊的头压在吴若蓝柔软又温暖的胸部上,感觉十分的舒服惬意,心头一松,意识已经迷糊到极点的他便彻底的昏睡了过去!

    吴若蓝被吓得不要不要的,连忙摇晃着他迭声叫道“林昊,林昊,你怎么了?怎么了?”

    林昊没有一点动静,仿佛死了似的!

    吴若蓝心里更慌,声音也跟着发颤,“林昊,你醒醒,别吓我,别吓我啊!”

    “咣!”手术室的门被推开了,冷月寒闻声闯了进来,凑上前仔细查看一下林昊,这才道“没事,他只是虚脱了!休息一下,缓过劲来就好了!”

    吴若蓝微松一口气,愣愣的道“哦哦!”

    冷月寒见她还有些浑浑噩噩的样子,这就喝道“起来啊,被他压着很过瘾吗?”

    吴若蓝脸色大窘,忙挣扎着从林昊身下挪出来,和冷月寒一起将他扶到输液室那边。

    林昊昏昏沉沉地睡了不知多久,终于醒了过来。

    张开眼睛左右看看,发现自己睡在诊所输液室的床上,旁边正有人在守候着自己,赫然就是吴若蓝。

    “姐!”林昊挣扎着要起来,“我睡多久了?”

    吴若蓝忙按住他道“没多久,只有两个小时而已!”

    两个小时,还没多久?林昊心头一惊,这么长的时间,已经够柳思思死十次不止了,他忙挣扎着起身,同时紧张的问道“柳思思呢?”

    吴若蓝道“她还在隔壁的手术室!”

    林昊忙问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吴若蓝安抚她道“你给她推拿之后,情况已经有所好转了,生命体征也已经提升了起来!”

    林昊道“她有醒来吗?”

    吴若蓝摇头,“没有!”

    林昊这就要下床,“我过去看看!”

    “不用去看了,她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等酒精彻底排出来后,她自然就会醒的,现在寒表姐正在那儿看着她,不会有事的!”吴若蓝安慰着,见他还要下床,终于有点忍不住了,佯装恼怒的喝道“你再不听话,我生气了啊!”

    林昊无奈,只能躺了回去。

    吴若蓝见他终于老实了,这就走了出去,不一会儿就端了一碗汤进来,远远的便飘来一阵浓郁的人参味道,显然是碗参汤。

    吴若蓝坐到床边后,便用汤匙瓢起一口参汤,一边放在嘴边轻吹,一边道“寒表姐说你是虚脱了,因为耗损过大,精神体力严重不支才会倒下的。我给你炖了人参煲鸡,参是咱们上次在山上挖的,鸡是大牛家养的老母鸡!”

    林昊狂汗,“姐,那个野山参是留着救命用的啊!”

    吴若蓝接口道“这不就是在救你的命吗?”

    林昊道“我只是脱力了,睡一觉就好了!”

    吴若蓝没理他,只是继续吹着参汤。

    林昊又自嘲的道“我一条贱命,哪用得着那么金贵的东西呢!”

    吴若蓝终于忍不住白眼连翻,因为在她看来,一箩筐的野山参都不能跟林昊的性命相比,不过也懒得跟他去争辩,只是把参汤递到他嘴边道“来,喝一口!”

    “姐!”林昊有些难为情的道“我自己来吧!”

    吴若蓝却像他在手术台上一样的语气喝道“少咯嗦,赶紧的!”

    林昊汗了下,只能老实的张嘴把参汤喝下去。

    吴若蓝一口一口的喂着他,同时道“林昊,以后你给别人看病的时候,你不要那么拼命了好不好。刚才你那个样子,真的把我给吓坏了。万一你有个什么三长两短……”

    林昊轻笑道“你不知道怎么办是不是?”

    “给我正经点儿!”吴若蓝瞪他一眼,继续道“万一你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就会有别人花你的钱,住你的房,睡你的老婆,打你的孩子……”

    “姐!”林昊忙打断她道“我现在还没有讨老婆生孩子呢!”

    吴若蓝道“那最少会有别的人跟我谈恋爱!”

    这下,林昊被打败了,投降的道“好吧,我以后不敢了!”

    正在两人打情骂俏的时候,冷月寒从外面急急走进来,对吴若蓝道“你让我留意的那个心电监护仪数值,开始下降了!”

    两人闻言神色大变,林昊再也顾不上别的,立即就跳下床,连鞋子都来不及穿的奔向急诊手术室……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