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48章 这个病难搞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在林昊像小林子一样搀扶着仿佛皇后娘娘一样的柳思思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大家忙招呼着她入座开饭。独独吴仁耀仍无动于衷的坐在那里,而且脸还有点臭。

    一种米养百种人,百种人又有千种品性思维,有的人大方宽容,有的人小肚鸡肠。虽然小杏只见到了吴仁耀的小肚,并没有见到他的鸡长,但她也知道他是为过去的事情耿耿于怀,所以就捅了一下他的腰,低声道“大过年的,什么事都先放下,不要弄得你的儿子女儿不高兴!”

    吴仁耀很想点头,可是偏偏就点不下去。

    去年过年的时候,柳思思带着一班人气势汹汹的上门逼债,逼得他龟宿在床底,逼得吴若蓝泪流满面。今年过年,他却要和她同台共桌吃饭。

    像他这样的性格,自然怎么想怎么憋屈!

    其实不但他,就连柳思思自己回想过去也感觉尴尬,从前的她确实是逼人太甚了。只是经历了那么多,刚刚又死过一次后,她对人生已经有了新的感悟,对人也有了从前所没有的宽容!

    坐下之后,她就主动的张嘴道“吴叔,若蓝,谢谢你们邀请我一起过年!”

    吴仁耀阴阳怪气的道“我可……”

    话没说完,已经被小杏在桌下狠狠踩了一脚。柳思思在石坑村,不但性格出了名泼辣,而且也出了名会赚钱,是名副其实的能人。

    与其和这样的人为敌,小杏更愿意和她交好,最少也不要得罪她。

    以前没有机会也就罢了,现在既然好不容易有了跟她和平相处的机会,小杏怎么可能再由着吴仁耀的性子来呢!

    柳思思感激的看一眼小杏,继续对吴仁耀父女道“以前的时候,我做了不少过分的事情,希望你们能原谅!”

    吴若蓝道“嫂子,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咱们都不提了。”

    柳思思点点头,拿过桌上的白酒,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端起来道“这一杯,我敬你们父女。你们随意,我干了!”

    林昊忙拦道“你还喝,不想活了?你刚才……”

    “林昊,你别拦我!这一杯,无论如何我也要喝的!”柳思思说着,她就仰起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吴仁耀见她如此的有诚意,心中的那点儿怨气终于也消了大半,端起自己的白酒喝了口算是回应。

    一杯酒下去,过去的恩怨勉强算是一笔勾销,众人围坐一桌有说有笑的吃喝起来,气氛也渐渐热闹起来。

    酒过三旬之后,吴仁耀就从兜里掏出了红包,分别递给林昊,吴若蓝,甚至连冷月寒也有,只是明显有些厚此薄彼,林昊和吴若蓝的特别厚,冷月寒的特别薄。

    见林昊领了红包后,一句谢谢也不说,吴仁耀便道“哎,小子,说几句顺耳的话来听下!”

    林昊想了想道“祝您老人家老当益壮,宝刀未老,老而弥坚,老蚌生珠,老而不死……”

    “打住,打住!”吴仁耀汗得不行,赶忙叫道“你能不能不带老字?”

    林昊摊手道“不能,不带老字的话,我说的就不顺耳了!”

    吴仁耀道“你”

    林昊又摊手道“爸,我连小学都没上过,你指望我能说出多漂亮的话来呢!”

    吴仁耀叹气,也不指望他了,对吴若蓝道“若蓝,你来说!”

    吴若蓝道“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吴仁耀欢喜的点头,可没点两下,又不高兴起来,因为这还是说他老的意思呢!

    在他郁闷的时候,小杏也站起来,掏出几个红包递给林昊等人。

    “杏姐……”林昊张嘴,又感觉这称呼不妥,忙改口道“呃,那啥,我还是叫你杏姨吧,否则这辈份就乱了!”

    小杏轻笑道“叫什么都无所谓的!”

    林昊道“杏姨,你跟我爸不是一伙的吗?他已经发了红包,你就不用发了!”

    小杏脸有些红的道“我现在跟他还不是一伙的呢,所以他发他的,我发我的!”

    吴仁耀很不要脸的道“这都睡多少回了,还不是一伙的?”

    小杏的脸更红,低声嗔骂道“老不羞的,胡说什么呢!”

    吴仁耀嘿嘿一笑,然后道“趁着大伙儿都在,我宣布一个事情,过了年之后,我就跟小杏去领个证,然后也不摆什么酒了,两家人凑一起吃顿饭,这事就算办了。之后小杏就会住到咱们家。林昊,若蓝,你们有没有什么意见?”

    对于这事,林昊自然是没有什么意见的,吴仁耀年纪越来越大,确实该有个伴了。

    只是吴若蓝心里却有些不舒服,因为小杏住进家来的话,她和林昊可能就得搬出去了,否则哪能受得了这老两口胡天胡地不管不顾的闹腾劲儿呢?

    年夜饭过后,林佩如和林弟真的带着林德发过来了。

    林昊给林德发作了一系列的详细检查,发现他的情况确实很糟糕,属于尘肺二期,有着肺组织弥漫性纤维化,肺功能下降,合并结核球等严重症状!

    仁诚医院那边,受林昊所拜托确实给林德发做了手术,但只是清除了肺内较大的结核球,减轻了一些症状,但他的病情并没有得到根本的改善。

    事实上,也怪不得仁诚医院那边,得了尘肺这种职业病后,基本上是没办法根治的,只能终生不停药的治疗。

    林德发的身体原本就羸弱,挨了一顿打,又做了一次手术,变得更是虚弱不堪,加上今年广省的冬天不是一般的寒冷,而寒冷天气最是容易引起呼吸道病变,所以从香江回来之后,他的身体更是每况愈下!

    所有的检查都做完之后,林昊发现他的情况如此不乐观,心里也有些发愁!

    旦凡疾病,只要不是癌症晚期,他或多或少都能想到一些办法,可是林德发现在的身体状况,加上这儿又十分有限的条件,他所能做的却并不多。

    林佩如见林昊给父亲检查过后,始终都没有说话,心里十分的紧张。

    好容易,林昊终于往外走,林佩如便让林弟看着父亲,自己赶紧跟了出去,追在他后面低声问道“林昊,我爸的情况怎样?”

    林昊摇头道“不太好!”

    林佩如的脸色一白,声音更低的问“那他……还有多长的时间?”

    林昊苦笑道“不是多长时间的问题,他患的是职业病,不是癌症!”

    其实这话后面还有话的,那就是职业病虽然不是癌症,但有的时候却没有太大的区别,因为它同样让人无计可施!

    为了不给林佩如增加心理负担,林昊便忍了!

    林佩如道“那是什么问题?”

    林昊道“这里的条件有限,我所能做的也很有限!”

    林佩如疑惑的问道“意思是你什么办法都没有?”

    林昊摇头,“不,办法我倒是有一个的!”

    另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什么办法?”

    两人扭头看去,发现是林弟从病房里出来了。

    林昊道“肺灌洗术!”

    林弟连连摇头道“这个行不通的!”

    林佩如不解的问“为什么行不通?”

    林弟道“肺灌洗术只适合一期尘肺患者,可是爸已经是尘肺二期,而且并有严重的合并症。”

    林昊摇头道“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林弟不服气的道“我怎么不懂,自从我知道我爸得了这个病后,我就花了无数时间去研究这个病,而且还请教了很多国内外的专家教授。”

    林昊淡笑道“好,既然这样,你先给我说说什么叫尘肺?”

    林弟立即侃侃而谈的道“病人在工作场地吸入的大量粉尘,一部分通过咳嗽、咳痰排出体外,一部分长期滞留在细支气管与肺泡内,不断被肺泡巨噬细胞吞噬,这部分粉尘被称为呼吸性粉尘。它与吞尘巨噬细胞是尘肺病的主要致病因素。尘肺病一旦形成后,肺内残留粉尘还将继续与肺泡巨噬细胞作用,这是尘肺病人虽然脱离粉尘作业环境,但病变仍继续发展、升级的主要原因。”

    对于这个回答,林昊勉强还是算满意的,点点头后又问道“那什么是肺灌洗?”

    林弟道“肺灌洗是针对尘肺病人始终存在着的粉尘性和巨噬细胞性肺泡炎而采取的治疗措施。如果能在早期通过肺灌洗排出病人肺泡内沉积的煤矽粉尘和大量的能分泌致纤维化介质的尘细胞,不仅可以明显改善症状,而且有利于遏制病变进展,延缓病期升级。”

    林佩如忍不住插嘴道“阿弟,既然肺灌洗有效,为什么不让咱爸试试!”

    林弟摇头苦笑道“姐,肺灌洗虽好,但他只对一期及以下的尘肺患者有效,因为他们所吸入的粉尘虽然进入肺内,但并没有被包裹。可咱爸现在已经是二期,粉尘已经沉淀,被肺组织包裹,使得全肺纤维化,而且形成结核球,再怎么灌洗也洗不干净的。”

    对于林弟的说话,林昊不置可否,只是又问道“林弟,你知道一般肺灌洗用的是什么药吗?”

    林弟被问得愣了下,然后回答道“当然是肺灌洗液!”

    林昊又问道“是什么肺灌洗液?”

    林弟道“常温的37度灭菌生理盐水!”

    林昊冷笑道“所以说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林弟摸不着头脑的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林昊道“你知不知道,在国外已经发明了一种肺灌洗液,它不但能清洗肺组织,还能分离肺内已经被包裹的粉尘,并且吸收它!”

    林弟愕然的道“真的?”

    林昊道“不但是真的,而且他们已经用此种肺灌洗液做了三百多例肺灌洗术,没有一例死亡病例,临床治愈率也达到了百分之六十!”

    林弟听得睁大了眼睛,“是什么医院,我怎么从没有听说过?”

    林昊道“那并不是医院,只是一个以医学为研究的实验中心,所有的医学成果都不会对外公布,你怎么可能听说过!”

    林弟愣了半天,然后又疑惑难解的问“既然这样,你怎么会知道的?”

    林昊道“这你就不用管了!”

    林佩如忙插嘴道“林昊,你认识这个实验中心的人吗?”

    林昊点头,“认识!”

    林佩如道“那你能不能把我爸弄到那个实验中心,让他们……”

    没等她把话说完,林昊便摇头道“不能!”

    林佩如失望得不行,难得看到一丝希望,结果又成了泡影!

    林昊道“不过如果条件合适,我可以制造出那种肺灌洗液!而且这个肺灌洗手术,我也能做!”

    林佩如神色大亮,恳求道“林昊,那你帮帮我,把那种肺灌液做出来,然后把我爸治好行吗?”

    林昊摇头,“我当然想,可是现在条件不允许。”

    林佩如忙问道“需要什么条件?”

    林昊道“最少要有一个生物制药实验室!”

    林佩如道“建这样的实验室要多少钱,我们建一个就是了!”

    听见她这样的话,林昊没有回答,只是脸上浮起古怪之色。

    林佩如见他不答,便转头看向林弟。

    林弟苦笑道“姐,你别天真了,你不要以为自己有几千万就很牛叉的样子,要建一个符合标准的生物制药实验室,还差得远呢!而且建实验室也不是那么容易申请的,必须得经过重重审批!”

    这下,林佩如终于被打击得一点精神都没有了,软瘫瘫的道“那就是说没有一点办法了是吗?”

    林昊道“办法总会有的,但现在不能急!”

    林佩如道“可是现在我爸这样的情况……”

    林昊接口道“虽然我暂时没办法治愈他,但控制住病情的发展却是可以的。”

    林弟问道“你怎么控制?”

    林昊道“给他用中西药结合的疗法!用西药延缓病情的进展。用西药行气活血,清肺润燥,提高机体免疫力,增加肺通气功能。然后我再想别的办法!”

    林昊一边说一边写,迅速就开好了两张方子,一张是中药,一张是西药。

    看着鬼画符一样的处方,林佩如像是看天书一样完全不懂。林弟却看得频频点头,这两张处方,要比香江那些高级医生开出来的要强多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