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60章 我没穿衣服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林昊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抬眼看看周围,发现自己躺在诊所的双人病房里面,床边伏着一个女人在打磕睡,虽然看不清脸,但从服饰身材以及头发上插着的发簪来看,明显是吴若蓝。

    吃力的抬头垂眼看看自己身上,只见全身上下都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像一具木乃伊似的,非要用两个词来形容的话,那就是苍白,僵硬。

    醒睡的吴若蓝感觉到床上有动静,立即就撑起头来,见林昊睁开眼睛,欣喜的道“林昊,你终于醒了?”

    林昊问道“姐,我睡多久了?”

    吴若蓝道“没有多久!”

    林昊“哦……”

    吴若蓝又补充道“不过是两天一夜罢了!”

    “……”林昊愕然半响,然后问道“那今天是?”

    吴若蓝道“对,今天年初二了!”

    林昊汗了下,“我怎么睡那么久?”

    吴若蓝嗔怪的道“你还好说,你都快把我给吓死了知道吗?”

    林昊愧疚的道“姐,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吴若蓝原本是想好好数落他一顿的,可是看见他一副虚弱无力的样子,心又软了,只是轻声责怨的道“知道我会担心,你还让我这么不放心?”

    林昊道“我,我也不想的!”

    “你不想?”吴若蓝原本说不生气的,可是说着说着就忍不住来气了,冷哼着质问道“严素什么品性你不知道吗?那就是个完全没长大的疯丫头,任性刁蛮,什么事都不懂,除了捣乱就是败家,偏偏你还要跟她一起出去浪!”

    吴若蓝对严素的评价,林昊是绝对不敢苟同的,在他看来,严素虽然有点任性刁蛮,但绝对不是什么事都不懂的!别的不说,就拿这次受伤来说吧,要不是她千方百计,不顾一切的激励自己,自己是绝对撑不到曾帆到来的!

    半响,林昊才低声的问“姐,你都知道了?”

    吴若蓝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我能不知道吗?”

    林昊又问道“是严素告诉你的?”

    吴若蓝没好气的道“不是她还有谁?”

    林昊不太放心的道“她怎么跟你说的?”

    吴若蓝道“说你们去九环山上看烟花,结果遇到了一伙劫匪。你为了保护她,和歹徒拼命,结果身中六刀!”

    林昊汗了下,严素编故事的能力很强大啊!这么会编,咋不去写剧本呢?现在编剧可吃香了!

    吴若蓝见他不说话,表情又有点怪怪的,疑惑的问道“难道不是这样?”

    真实的情况无疑是不能跟吴若蓝说的,否则又是自动步枪,又是手榴弹的,非把她给吓坏不可,所以林昊忙道“当然是这样的!”

    见他承认,吴若蓝却更是来气,瞪着他道“看烟花哪儿不能看啊?为什么跑到九环山那么偏僻的地方?尤其还是深更半夜孤男寡女!”

    毫无疑问,最后一句才是重点!

    林昊有些委屈的道“我也不想去的,严素来叫我,说出去玩,结果出去之后又没什么地方好玩的,走着走着就到九环山去了!”

    吴若蓝哼道“以后你少跟她混在一起!否则……”

    林昊弱弱的问“否则什么?”

    吴若蓝突然十分凶狠的喝道“否则我打断你三条腿!”

    林昊“……”

    吴若蓝又喝问道“听到没有?”

    林昊没有应声,心里也不愿意跟严素断交,因为他的记忆要是没出错的话,严素可是答应了他,只要他能撑到回家,她就要给他跳脱衣舞,还要给他用嘴那啥的。

    吴若蓝见他不吱声,知道他根本没把自己的话听进去,心里更是生气,站起来拂袖离开!

    她走了之后,林昊尝试着活动起手脚,只是才那么一动,身上就传来一阵仿佛被撕裂的刺痛,整个人都像散了架似的,无处不酸痛,才动了那么几下,浑身就冒出冷汗。

    正觉痛苦之际,外面传来了脚步声,林昊以为是吴若蓝回来了,为了避免再次被责骂,被要求与严素绝交,连忙闭上眼睛装死!

    只是再仔细听听,那脚步声明显是男人的,忙又张开眼睛,结果却看见曾帆从外面走进来。

    曾帆的黑眼圈原来已经治得差不多了,虽然还多少有点痕迹,但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可现在不知道是因为过年通宵达旦的厮混,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竟然又变得明显起来。

    “黑面神!”曾帆见林昊已经醒了,便问道“感觉怎么样?”

    林昊平淡的道“死不了!”

    曾帆左右看了看,这就掏出一个小小的盒子放到桌上。

    林昊疑惑的问“这是什么?”

    曾帆道“集防窃听防录音防定位防追踪防监控……反正就是各种防护于一身的!”

    林昊微微点头,“一会儿给我留一个。”

    曾帆问道“那天晚上到底是什么情况,现在可以跟我说了吗?”

    林昊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我跟严素上到九环山山顶,跟那儿正……”

    “正野战的时候!??”曾帆惊愕的接口一句,然后又叹服的道“你们乡下人可真会玩啊!”

    “野你的头!”林昊没好气的骂一句,虽然他确实差点跟严素野战了,但还是辩解道“我们正听着音乐看着烟花呢,突然一辆没开灯的切诺基就冲上来了,要把我们撞到悬崖去……”

    曾帆听完了事情经过之后,疑惑的问“那两人身上有什么特征吗?”

    林昊摇头,“没有!”

    曾帆不死心的问“你仔细想想!”

    林昊认真的回想一下道“那个黑衣人的脸上戴着十分逼真的!”

    曾帆愣了下,疑惑的问“十分逼真?”

    “不错!”林昊点头,“如果不是他的脸上一直没有表情,压根儿就分辨不出他戴了面具!”

    曾帆又问道“那除了这个呢?”

    林昊又想了想道“对了,他们的声音也好像经过变音器处理过的。”

    曾帆的脸色突然变了变,嘴巴张了张后,最终又什么都没说!

    林昊见他欲言又止,忙问“你想说什么?”

    曾帆忙摇头道“没什么,我只是想说,这班人装备齐全,身手又高强,应该不是一般人啊!”

    林昊看得出来,这货明显言不由衷,肯定是发现了什么,又或者怀疑什么,只是不愿意跟自己说罢了!不过这货既然不肯开口,他也没有逼问,只是随口应一句“你说的不是废话吗?”

    正在这个时候,曾帆的手机响了,掏出来看看后,他并没有接,摁灭了对林昊道“我有事,得先走了,你好好躺着吧!”

    林昊道“你就这样走了?”

    “不走你想这样?”曾帆问一句,然后又挤眉弄眼的道“是不是想我留下来侍寝?”

    林昊叹气的骂道“你还是滚吧!”

    曾帆嘿嘿的笑一下,跟着正色道“伤口我通通都给你处理好了,药水也给你开好了,让吴若蓝每天给你换药,照着针水打就行了!你这就一点皮外伤,养两天,补一补,那就屁事没有了。”

    林昊道“皮外伤?我差点就挂了好吗?”

    曾帆笑道“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像你这样的,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死呢?”

    林昊皱眉道“你什么意思?骂我呢?”

    曾帆竟然洋气的耸耸肩,摆出挑恤的姿势道“对呀,就是骂你呢!”

    林昊“你”

    曾帆伸出手指朝他勾了勾“来呀,打我呀!”

    林昊被气得不行,可有伤在身又奈何不了他,只能吹胡子干瞪眼。

    趁你病,不要你的命,但怎么也得调戏一下的,否则以后就没机会了!曾帆正得意呢,后脑勺就被人重重的敲了一下,直敲得他龇牙咧嘴连连吸气。

    “日的,谁?”曾帆捂着头,叫骂着回头去看,发现冷月寒与吴若蓝双双站在后面!

    一时间又有点发懵,到底是谁偷袭自己呢?

    吴若蓝没好气的道“好了好了,他都这样了,你还气他干嘛?”

    显然,敲他的并不是吴若蓝,否则不会这么理直气壮的,曾帆就把目光落到冷月寒身上。

    冷月寒秀眉微蹙,脸色就沉了下来,欺前一步直视着他,虽然什么话都不说,但那表情神色无疑是在告诉他不错,就是我敲的你,怎么样?不服吗?来单挑啊,死蠢!

    曾帆忿愤的看了她一阵,最终又颓然的耸拉下头!

    这女人的武功比黑面神还要高强,自己连黑面神一只脚都打不过,又哪里是她对手呢?所以最后只能忍气吞声,灰溜溜的走了。

    看见他走了后,吴若蓝才将手里端着的食盒放到桌上,“快,趁热吃吧!”

    林昊确实感觉饿了,这就要抬起手来,可是才一动便牵拉到身上的伤口,顿时就疼得止不住的连连吸气!

    “现在知道疼了”吴若蓝轻白他一眼,“早干嘛去了呢?”

    说多就是错多,林昊很识相没有应声!

    然而吴若蓝骂归骂,数落归数落,最终还是坐到床边,打开食盒,然后一口一口的喂他吃饭。

    吴大小姐很容易生气,但每次都不会超过三分钟,林昊根本不需要哄她,她就自动自觉的原谅了他!

    冷月寒不知道是看不过眼,还是完全没眼看,在病房间里逗留了一下便离开了!

    吴若蓝给林昊喂完了饭之后,这就去提来了一桶热水,然后就去掀他的被子。

    林昊知道自己身上除了纱布之外,是不着任何衣物的,所以忙阻拦道“姐,别,我没穿衣服!”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