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88章 命悬一线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对于商人而言,时间就是金钱!

    对于医生而言,时间却更胜于金钱,因为生命是无价的。

    借用鲁大师的那句话无端的空耗别人的时间,其实是无异于谋财害命!

    任君齐做了那么多年急诊医生,自然明白时间对患者,尤其是急诊患者的珍贵性,所以哪怕她再不情愿,最终还是软软的趴到林昊的背上。

    感觉到她柔若无骨的娇躯趴到自己身上,尤其是那温软又带着弹性的胸部压在背上的时候,林昊不禁嘿嘿一乐,双手托紧她的臀部,然后又颠了两下,接着竟然很无耻的低赞一声“爽!”

    他的声音虽小,但任君齐还是听到了,登时被弄得又羞又气,如果手上有手术刀的话,说不定真会给他来个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可她的手上现在什么都没有,同时又害怕自己会掉进水里,因此只能紧紧的抓住他的胳膊,并双腿用力,夹紧住他的身体。

    见两人就这样走了,彭小洁急得不行,在后面叫道“那我呢?那我呢?谁来背我过去?”

    老胡上下看了她一眼后,怪笑道“看来,只能我背你了!”

    如果可以选择,彭小洁自然是要选林昊,可现在她有得选吗?所以虽然白眼连翻,但最终还是无奈的趴到老胡身上。

    只是一趴上去,她就忍不住捂着鼻子叫起来,“老胡,你多久没洗澡了,怎么一股馊味儿?”

    “馊?”老胡吸了吸鼻子,甚至扬起自己的胳膊嗅了嗅,摇头认真的道“没有呀,我怎么一点都闻不到!”

    彭小洁道“你肯定有鼻炎!”

    老胡赞道“真是神了,你连这都知道?”

    彭小洁“……”

    老胡突然怪笑道“不过男人有味儿也正常,否则哪来的男人味呢?”

    彭小洁又一阵无语,抬眼看看他的头,忍不住又皱眉道“老胡,你这头又多久没洗了?这么多油,恶心洗人了!”

    老胡问道“咦,小洁护士,你还不知道吗?”

    彭小洁不解的问道“知道什么?”

    老胡道“洗头会掉头发,洗越勤就掉越多,所以……”

    对于这样的说法,彭小洁嗤之以鼻,脱发的原因很多,有雄激素性脱发,神经性脱发,内分泌性脱发,营养性脱发,物理性脱发,化学性脱发,感染性脱发,症状性脱发,先天性脱发,季节性脱发,反正就是没有洗头性脱发,但听见他话说了一半又止,忍不住问“所以什么?”

    老胡悠悠的道“所以我一般都是一个月才洗一次头!”

    彭小洁喉咙发紧,忍不住张嘴“呕”了一声。

    老胡十分关心的问“小洁护士,你怎么了?”

    彭小洁强忍着恶心道“我想吐!”

    老胡疑惑的道“你是胃不好,还是……有了?”

    “你才有了,你全家都有了!”彭小洁没好气的骂道“我是被你熏的!”

    老胡“……”

    积水确实不是一般的深,林昊只是涉水走了几步,水就浸过了膝盖,而且还在不停往上浸,小林昊也因此感觉一阵阵发寒。

    越往前走,水就越深,不多久水深已经齐到了林昊的腰际,任君齐的双脚也被浸湿了,心里十分的害怕,忍了一阵后终于忍不住道“林昊,要不咱们回去吧,水实在太深了,咱们恐怕过不去呢!”

    林昊却答非所问的道“任君齐,急诊科里有跌打药酒吗?”

    “跌打药酒?”任君齐疑惑的道“没有,你要那个干什么?”

    林昊道“我可能受伤了!”

    任君齐吃了一惊,忙往他浸在水中的身体看去,“是脚上被什么东西给磕碰到了吗?”

    “不是!”林昊摇头道“是我的背!”

    “呃?”任君齐道“你的背怎么了?”

    林昊道“被你给硌出两个坑来了!”

    任君齐感觉莫名其妙,仔细的垂头看看,发现自己的胸正紧紧的抵在他的背上,顿时明白了过来,气得不行的骂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跟我开这种低级的玩笑?”

    “好吧!”林昊又很跳跃的问道“你会游泳吗?”

    任君齐没好气的道“不会!”

    林昊道“巧了,我也不会!”

    任君齐“呃?”

    林昊又道“哎,任君齐,你说我们俩要是双双落水被淹死的话,会不会被嘉奖为因公殉职?”

    任君齐瓮声瓮气的应道“我在工作中遇难,绝对是因公殉职,你要淹死的话,那只能是白死!”

    林昊道“为什么?”

    任君齐道“因为你只是个进修生,连临时工都比不上!”

    林昊“……”

    抢白他一通后,任君齐终于得意了下,然后又好奇的道“林昊,你在以前单位工作的时候,也是这么没心没肺没个正经的吗?”

    林昊摇头道“一般的情况下是不是会的!”

    任君齐下意识的问道“什么情况下才会?”

    林昊道“需要的时候?”

    任君齐蹙眉,“需要的时候?”

    林昊道“例如刚才?”

    任君齐听得一头雾水,“呃?”

    林昊背着她转过身,“你看!”

    任君齐回头看看,顿时愣住了,因为林昊开了这一顿不等吃不等喝又不好玩不好笑的玩笑后,两人竟然从旺洋般的积水中过来了。

    一时间,终于再次恍然明白过来,这厮是用这样的方式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呢!

    好容易,林昊终于将她从背上放了下来。

    任君齐脚踩实地之后,一颗悬起的心也终于落了下来,见他身上的衣服几乎全湿了,而自己仅仅只是膝盖以下湿了些,心里很是过意不去,“林昊,你没事吧?”

    “没事!”林昊摇摇头,拽着她道“咱们快走,拖了这么久,也不知道那伤员怎么样了!”

    任君齐点点头,赶紧跟着他往前走。

    龙尾坝村也属于城中村之一,房屋多数是自建民宅。

    不过自建民宅又分为两种结构,一种是框架结构,又叫钢筋混凝土结构,这种房子只要不动柱子和梁,墙体是可以任意拆除的,房屋的布局也可以按需设计。虽然造价高,但质量好,寿命长。另外一种就是混合结构,也叫砖混结构,虽然也用钢筋浇柱,梁,但墙体具有承重功能,不能乱拆,这种房子比前者要差,但胜在造价低。

    倒塌的这处房屋就是砖混结构的,房屋的主人叫做廖达新,感觉到房子震动的时候他就急忙往外逃生,可最终还是慢了一步,刚到门口就被压住了,整个下半身都被埋在废墟之中。

    消防员抵达的时候,他已经被压在废墟中将近一个小时,下半身已经痛得麻木,失去了知觉。

    原以为人来了就能脱困吧,可结果却事与愿违,消防员查看了情况后告诉他,砖石层层叠叠的压在他的身上,尤其一个门框刚好压在他的一条腿上,将他整个人都生生的卡在那里,如果强硬的往外生拉硬拽,非得活活把他撕成两半不可。

    唯一的办法是从上往下清理砖石,然后把他解救出来,这样才能保住他的命。但这样需要一定的时间,但伤势严重的廖达新未必能撑得过去,所以就打了120,让医院派人过来了。

    消防员们正忙活的时候,看见穿着白大衣的任君齐与林昊到来,一人便叫了起来,“医生来了!”

    另一名消防员跟着道“快,赶紧上去给他看看!”

    又一名消防员道“对,不论怎样,先保住他的命再说!”

    任君齐和林昊便赶紧凑了上去,准备检查廖达新的伤势!

    廖达新这个时候已经脸色苍白,浑身湿透,无法分清是雨水还是汗水,他眼中满是对死亡的恐惧之色!

    他不想死,他想活着,所以盼星星盼月亮的盼医生到来,希望他们能在消防员把他救出之前保住他的命。

    然而当医生终于抵达的时候,他失望了,来的只是一个仿似风吹就倒的年轻女医生,外加一个半大小伙子,原本就已经处于崩溃边缘的他顿时就破口大骂道“你们医院的医生都死光了吗?只派你们两个过来?”

    毫无疑问,廖达新嫌两人太年轻了!

    医疗行业就是这样,众人普遍认为,医生的年纪是与医术成正比的,年纪越大,医术越高。相反,年纪越轻,本事就就越小!

    事实上……也基本就是这样!换了去看病的是你,面对一个老医生与一个小医生的时候,你也不会选择后者,而且几乎是毫不犹豫的!

    任君齐好心好意费尽千辛万苦,还冒着血染洪湖水的风险赶来救人,结果刚到场就被喷了一脸,顿时就想要发作,只是看到伤者已经半死不活的情况,也只能生生给忍了!

    林昊也同样没有动气,因为他能理解病人此时此刻的情绪,所以和颜悦色的对廖达新道“大叔,你别看我们年轻,我们可是区人民医院急诊科里最,我们绝对能让你活下去!”

    这样的话,不管廖达新信不信,旁边的那些消防员是绝对不信的,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竟然也敢说这样的话,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然而廖达新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除了相信,也仅仅只能相信。而且还别说,听了林昊的话,他原本已经薄弱的求生意志又变得强烈起来,但怒意仍然不减的喝道“小子,这话可是你说的,我告诉你,这次我要是死了,做鬼都会缠着你!”

    林昊仿佛被吓着了,“大叔,你说真的?”

    廖达新道“你觉得这样的时候,我还有心情跟你开玩笑吗?”

    林昊道“那我可得把你真的救活才行,我可不想自己鸡犬不宁!”

    他在说话的时候,不停的向任君齐使眼色。

    任君齐不明所以,以为他这个时候还有心思冲自己发浪,所以只给他一个白眼!

    林昊见状不由叹气,自己跟这女人根本就没有默契可言嘛,他的意思是自己用话语转移廖达新的注意力,让她抓紧时间做检查,可她却不知道在想什么!

    无奈,他只能自己赶紧检查起来!只是一阵之后,他就皱起了眉头,廖达新的意识虽然清醒,话也勉强说得清楚,但生命体征已经十分的低下,整个人精神紧张,烦躁焦虑,口唇发绀,心率加快,脉搏细速,血压下降,无疑已经处于休克早期状态!

    如果不赶紧改善他的情况,很快会陷入休克中晚期,然后各脏器衰竭,接着步入死亡!

    见廖达新的情况如此严重,林昊迅速进入工作状态,同时也忘了自己现在只是个进修医生,没有任何话事权,沉声冲任君齐喝道“给他吸氧,补充血容量,同时预防感染!”

    任君齐闻言不由愣了一下,这话原本应该她来说才对的,可只是微微犹豫便接触到林昊凌厉又坚定的眼神,“干什么?快!”

    这一刻,林昊的气势实大盛,用时下流行的用语就是霸王之气尽露,任君齐竟然被弄得不敢与他对视,只能赶紧的打开急救箱,用便携式氧气枕给廖达新吸氧,同时快速补充血容量。

    补充血容量最好的东西,无疑就是血浆,但急诊医药中是无法配备的,所以只能用706代血浆,它是血容量补充药,有维持血液胶体渗透压作用,用于失血、创伤、烧伤及中毒性休克等!

    任君齐在后面赶到的彭小洁帮助下,给廖达新开了两组静脉通道,以706代血浆,葡萄糖水,生理盐水等药物增加血容量,不过这样的办法是治标不治本的,只能暂时维持他的血容量!

    廖达新之所以会休克,原因只有两个,一是因为创伤,二是因为出血。

    想要标本兼治,自然是输血与止血,但目前能做的,只能是止血。

    然而林昊检查完他的上半身后,暗里不由叹气,廖达新的上半身完全没有伤口,连轻微的擦伤都没有,换而言之,他的伤口都集中在下身,可是他的下身被埋在废墟里面,完全看不见,摸不着。

    无法看到伤口,那无法止血,无法止血,廖达新只有一个结果等死!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