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91章 不负所望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照眼前来看,病人的命似乎真的保住了!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他的情况仍然不容乐观。

    首先,他这条腿上受损的动脉虽然找到了,而且止住了血,但这不等于就能修复它。不能修复它,就不能恢复小腿供血。小腿长时间得不到供血,那就会发生缺血性坏死,最后还是要截肢。所以就算真的保住了他的命,也未必能保住他的腿!

    其次,他的另一条腿还被压在砖石之下,伤得怎样还不清楚。但从门框压着腿的痕迹来看,无疑伤得不轻,最少胫腓骨骨折是跑不掉了。会不会还有别的致命伤,谁也不好说!

    也正是因为这种种原因,林昊的眉头始终紧揪着,神色也十分疑重,手术做到这里并不是结束,恰恰相反,才刚开始呢!

    任君齐原本是松了一口气的,可是看到林昊这样的神色后,稍为一想便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同时她也记起了林昊刚刚说的话,他声称不但要找到这条受损的静脉,并且要修复吻合它!

    在这种缺医少药,要什么没什么的条件下,任君齐自问自己是没有这个能力的,而且她确信,不但她,就是别的外科专家,教授,也同样难为这种无米之炊!

    那么,林昊到底有什么办法在这种完全不可能的情况下修复吻合这条动脉呢?

    如果换了别人,任君齐也不期待的,因为根本不可能嘛!只是对林昊,她却充满了期待!

    吸管急救迟发性气胸,匪夷所思的缝合方法,天方夜谭般的针灸麻醉,肓视状态下找到出血动脉……等等等等,仅仅只是短短一天时间,林昊已经让她见证了好几个根本不可能的奇迹!

    现在,她希望能再发生一次奇迹,哪怕这个奇迹像中双色球头奖一样渺茫!

    说来话长,其实时间也就过了那么一瞬间!

    林昊止住了血后,并没有急于进行下一步,而是问道“血压多少?”

    任君齐检查一下道“8050!”

    林昊道“给我稳住他的血压,绝不能让它再降!”

    任君齐不喜欢他这种态度,心里嘟哝道你可是我的学生,凭什么对我呼呼喝喝的,还有没有点尊师重道了?就算没有,最少也知道点尊老爱幼吧?

    其实,不但她郁闷,边上那些正举着帆布替他们摭风挡雨,好让他们安心做手术的家属们也很纳闷,这儿到底谁才是真的话事人啊?

    林昊等了半天也不见任君齐执行自己的医嘱,忍不住喝问“听不见吗?”

    任君齐心里绝对是一千个一万个不乐意的,可是接触到林昊那凌厉又慑人的眼神,心中一凛,如坠冰窟般发寒,赶忙对彭小杰吩咐道“肾上腺素3,每五分钟一次!随时监测血压!注意各项生命体征。”

    彭小洁答应一声,赶紧的取药,并给廖达新注射下去。

    林昊看着那个伤口,深吸一口气道“现在,可以说我们已经保住了他的命!那么接下来,让我们保住他的腿吧!”

    任君齐原本是一点信心都没有的,可是有神秘莫测又强大无匹的林昊在前,她却什么都不怕了,点头应道“好!”

    见她答应得那么干脆,林昊问道“你知道该怎么做?”

    任君齐被问得一,喃声道“……不知道!”

    林昊有些啼笑皆非,丝毫不给情面的道“不知道你还敢说那么大声?”

    任君齐“……”

    “集中精神,配合我!”林昊将始终夹着断裂动脉一端的止血钳交给她,叮嘱道“拿稳!”

    任君齐忙拿接过止血钳,见他在伤口里不停翻找,疑惑的问道“你在找什么?”

    “这根动脉完全断了!”林昊头也不抬的道“我们只找到了一头,另外一头还没找到,只有两头都找齐了才能谈修复!”

    任君齐恍然,也忙睁大眼睛帮着在术野中寻找起来。

    只是她才刚集中精神,还没理清肌肉血管的脉络,林昊已经伸手道“快,给我止血钳!”

    看见他紧张的神色,任君齐知道他肯定有所发现,没敢怠慢,赶紧腾出一只手将一把止血钳递给他。

    林昊接过之后,立即就伸进了伤口,然后在肌肉层里一夹,再之后就拉出一头断裂的血管。

    任君齐看得一阵狂喜,同时也惭愧无比,自己还没理出个头绪呢,他就已经把血管给找到了!

    只是,他到底要怎样修复呢?

    血管修复术是一项十分精密的手术,必须在手术室里,在强光灯下,又配合着显微镜,用极细的专用丝线才能进行缝补吻合,在此之前还要给血管做数道繁琐又精细的准备,可是现在什么都没有,怎么修复?

    正在她疑惑之际,林昊终于再一次开口“给我剪一截新的输液管来!”

    任君齐摸不着头脑的道“输液管?”

    林昊道“是的!”

    彭小洁问道“要多长?”

    林昊道“不用多长,三公分就足够了!”

    彭小洁忙打开一包未开封的输液管,并从中间剪了一段递过去。

    林昊小心翼翼的把输液管插进了断开的动脉中,套住之后,用丝线扎紧连接处……

    看到这里,任君齐终于恍然大悟,他是想用这截输液管做一个桥梁,把断裂的动脉两端重新联接起来。

    太简单了!

    太聪明了!

    太厉害了!

    任君齐心里叹服林昊智慧的同时,也懊恼自己的愚钝,这种方法根本就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但它确实能及时有效的解决问题,可我怎么就想不到呢?

    在她胡思乱想之际,林昊已经把输液管套进与另一端断裂的动脉,并用丝线扎紧了。两端检查一下,确定都扎紧了,不会发生渗漏,他就对任君齐道“松开止血钳!”

    任君齐不太放心,生怕一放开止血钳后,血液会又一次狂喷出来,廖达新已经经不起失血了,那怕一两秒也不行。凑上前仔细的检查了一遍,也确认没有问题,这才终于松开止血钳!

    止血钳一松开,鲜红的血液立即就在输液管中流过,源源不绝的往下输送,任君齐再也忍不住,兴奋的失声叫道“成了,成了,恢复供血了!”

    林昊伸手摸了摸廖达新的小腿,发现动脉处已经有了轻轻的博动,暗里也大松一口气,这条腿终于保住了!

    恢复了这条腿的供血,林昊没有认真的缝合,只是用两道线随意的将伤口扣在一起,这只是缓解燃眉之急的办法,输液管只能暂时代替血管,到了医院之后,还是要做血管吻合术的!

    当他将这个伤口包扎好后,压着病人另外一条腿的门框终于被弄开了,整个人也终于被抬了出来。

    只是当任君齐再看到他那条腿的时候,秀眉不由再一次皱了起来。

    腿上的伤口虽然也有好几个,不过并不像另外那条腿那么严重,也没有伤及大动脉。可是小腿上却被压出了三四凹槽,整条小腿都变得畸形了,显然里面的胫骨和腓骨都有骨折,而且是复杂的粉碎性骨折。

    这样的情况,是必须得开刀做内固定术的。

    不过也没关系,人既然救出来了,立马送往医院,然后转到骨外科,自然会有医生给他做手术的。

    只是当任君齐准备让消防员把病人抬出去的时候,林昊却又说话了,“任君齐,你来处理他的这些伤口,我来弄他的骨折!”

    “呃?”任君齐听得一脸懵懵的,“你来弄他的骨折?”

    林昊点头道“是的!”

    “你怎么弄?”任君齐没好气的道“他这么严重又这么复杂的粉碎性骨折,绝对要做内固定术的!”

    要做骨折内固定术,首先得照光,了解小腿内的骨折情况,才能准确的复位。除此之外,还必须用到金属螺丝,钢板,髓内针,钢丝,骨板等等专用的金属固定物!

    然而现在这里什么检查仪器都没有,什么手术工具也没有,他拿什么来做骨折内固定术呢?

    任君齐满腹的疑问,可是没等她问完,林昊已经开始忙活起来了。

    他先是在病人膝盖往上五公分的地方飞快的扎了五针,然后就伸手去拉病人已经畸形到可以折叠起来的小腿,显然是想要将它拉直!

    任君齐见状被吓了一大跳,病人的伤势如此严重,哪经得起他这么粗暴生拉硬扯,非给活活痛死过去不可的!

    只是林昊的动作实在太快了,没等她喊出“住手”两字,病人的小腿已经被他给完全拉直了!

    然而奇怪的是,病人竟然没有一点反应,生命体征也没有丝毫变化!

    任君齐被弄得莫名其妙,目光不经意的落到大腿下缘的那几根银针之际,这才再次醒悟,这是针灸麻醉的效果!

    林昊将病人的小腿拉直之后,双手便从上至下的抚摸一遍,然后又一遍,最后竟然莫名其妙的笑着道“你的运气不错,不但没有开放性的大伤口,也没有太多的游离骨碎!”

    任君齐听得又是一阵无语,就这样摸两下你就知道没有太多游离骨碎,你以为自己是什么?光吗?

    正在她纳闷之时,林昊已经自顾自的走了开去,在边上倒塌的杂物堆里寻找起来,不多一会儿就找来了几根细长又结实的竹条!

    走回来的时候,见任君齐仍痴痴愣愣的看着自己,没好气的喝道“你呆着干什么?梦游吗?还不赶紧弄你自己的!”

    任君齐郁闷的暗哼一声,开始忙活起来!

    当她开始处理那些小伤口的时候,林昊将两个家属叫了过来,让他们一人握着病人的足踝,另一人则握着他的膝盖,林昊则蹲在中间!

    这是要干什么?

    任君齐十分好齐奇,忍不住凑上前去,仔细看才发现,林昊的双手在病人的小腿骨折处不停上下左右的揉来抚去,仿佛在搓一团面条似的!

    一阵之后,他突然对家属道“拉!”

    两名家属立即齐齐用力,将病人的腿再次拉得笔直!

    看到这里,任君齐终于明白了,林昊是要给病人做骨折外固定,而且似乎还想要用手法复位!

    对于此,她有些嗤之以鼻,因为她觉得这样做压根儿就没什么卵用!

    骨折外固定术是远远比不上内固定术那么直接有效的,外固定术是在肓视的情况下施展,根本就不知道里面的骨折是否能接上,就算接上,对位对线的情况也很难整齐。另外,这样的固定法也很容易发生骨折端移位,旋转等等的状况。

    不过,不管林昊到底能不能将骨折复位,这样固定一下也是有好处的,最少在送往医院的途中不会再造成二次损伤。

    林昊见那条腿已经被拉直了,这就忙把双手伸过去,一手托着腿肚,一手放在脚面上,上下齐齐用力往中间挤按,只听“咔”一声闷响从骨折处传来。紧接着他换到另一骨折处,也是像刚才那样,上下用力一按,又听见“咔”的一声闷……

    接连数次之后,他不再乱按了,而是上下推拉揉抚起来,来回反复一阵,他就拿起那几根已经用纱布裹好的竹条,在小腿内外左右四侧各放了一根,用纱布将它们与小腿缠绕起来。

    骨折外固定术做好之际,任君齐也将那些小伤口处理好了!

    林昊检查一下病人的生命体征,发现已经有所回升,而且处于一个相对平稳状态,不由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对病人的儿子廖喜川道“好了,你父亲的命保住了,不但如此,他的两条腿也会没事!”

    廖喜川听了脸上浮起狂喜之色,忙伸出双手道“医生,谢谢你,谢谢你!我,我们全家都不会忘记你的大恩大德的!”

    林昊并没有跟他握手,只是摆手道“现在赶紧把他送往医院吧,还需要做一些治疗他才能彻底没事!”

    廖喜川连连点头,然后跟消防员一起,将他的父亲抬上担架……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