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92章 脚不沾地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明珠区人民医院骨伤科。

    值夜班的医生元方正睡得呼噜大响,而且还在做着一个美梦!

    他梦见自己跟心目中的女神任君齐,结婚了。这会儿正洞房花烛夜,当他脱下了她的衣服,压到她玲珑娇柔的身上,准备那啥的时候,值班房的电话好死不死的响了起来,然后他就被吵醒了!

    元方有些恼火的拿起电话,没好气的道“喂,什么事?”

    “是元医生吗?”电话那头传来一把清冷的声音,“我是急诊科的任君齐!”

    元方愣了一下,仍然腾地一下整个人都醒了,态度也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变,语气温柔得不行的道“是任医生啊,你好!你好!我是元方!”

    任君齐并没有跟他咯嗦,直截了当的道“我正在回医院的路上,车上有一个外伤很严重的患者,到了就要转入你们骨伤科!”

    元方问道“患者是什么情况?”

    任君齐道“被步诊断是股动脉下段完全断裂,外加胫腓骨粉碎性骨折!”

    元方听得一愣,问道“你确定是股动脉完全断裂?”

    任君齐道“确定!”

    元方又问道“病人还活着吗?”

    任君齐垂眼看一下躺在担架床上的病人,应道“活着!”

    元方纳闷得不行,“这么可能呢?”

    任君齐自然不会给他详细解释,只是笼统的道“我们赶到得非常及时,而且迅速做了一些处理。虽然暂时保住了他的命,可情况仍然危急,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元方恍然,“哦,是这样!”

    任君齐道“一会儿到了医院后,他必须马上手术,请方医生提前准备一下好吗?”

    元方并不想接这样的危重患者,因为他根本搞不掂,可是没办法,这个病人就是属于骨伤科的,他想接也得接,不想接也得接,何况还是任君齐亲自给他打电话,所以他只能勉为其难的应一声“……好吧!”

    挂断电话后,任君齐感觉到对面射来两道不怎么友善的目光,抬眼看去,只见林昊一脸忿愤的瞪着自己。

    “任君齐!”没等她开口,林昊就指着躺在担架床上的廖达新冲她质问道“你睁大眼睛看看清楚,他现在哪里危急了?哪里有生命危险了?”

    任君齐没有搭理他,也没有去看病人,而是闭上眼睛。

    林昊被气得不行,患者的情况明明已经稳定下来了,只要后续处理妥当,再活个十年八年都没问题,哪来的危重,哪来的生命危险?

    只是任君齐不接腔,他像一拳打在绵花上,毫无着力点,最后只能自顾自的生闷气。

    一路无话,救护车在呼啸中回到医院。

    刚推着车床进入急诊科,任君齐就见到了骨伤科的元方,同时还看到了骨伤科的主任丁勇忠!

    三更半夜的,身为主任的丁勇忠一点也不想来医院,可是没办法,元方打电话告诉他有一个股动脉断裂加胫腓骨粉碎性骨折的外伤患者急诊入院。

    这么严重的伤情,一到医院就必须争分夺秒的手术。而这样的大手术,也明显不是元方一个人能应付得来的!

    元方是他带的医生,同时还是他的外甥,有几斤几两他比谁都清楚,要是元方弄出什么大头佛,最终受累的还是他,所以他只能来了。

    在病人被骨伤科的医生带走后,任君齐便进了自己的值班室,随便刷洗了一下便抓紧时间睡觉,谁知道一会儿会不会又要出急诊呢!

    林昊想跟着去的,没有多余的床的话,两个人挤一挤也是可以的嘛!他不会嫌弃的!

    只是他用脚趾头想一下也知道任君齐不会同意的,这个女人明显没有美腿姐姐吴若蓝那么好蒙好骗好说话,所以也不去自讨无趣,直接进了医生办公室!

    左右看了看,没看到留守的余儿宝,猜想这厮肯定是躲起来睡大觉了,便不去管他,给自己倒了杯水,准备坐下来休息一下,谁知道坐下来还没喝水呢,一个跟着值夜班的急诊医生经过办公室门口,见他那么悠闲的坐在那里,便喝道“哎,那个谁,快去处置室帮忙!”

    也许是在吴仁耀诊所做大爷做习惯了,林昊一点也不喜欢被别人呼来喝去,正想发作之际,骤然又想起自己现在只是一个没名没份甚至连处方权都没有的进修医生,暗里叹一口气,什么都没再说,往处置室走去。

    进了处置室后,发现余儿宝正戴着手套,拿着个摄子给一个躺在那儿的患者夹着什么。

    林昊凑上前看了看,发现这是一个外伤患者,应该是车祸引起的,伤得并不算严重,最少没有什么生命危险。不过创面却很大,而且血肉之中还夹着许多玻璃碎渣,余儿宝正一点一点的清理呢!

    忙得满头大汗的余儿宝看见他后,立即像是见到救星一般,张嘴叫道“林大,你可回来了,快,来帮我,来帮我!”

    林昊点点头,穿上手套便凑上去帮忙,同时道“我以为你跑哪儿睡觉去了,原来你在这呢!”

    余儿宝苦叫道“睡鬼睡马咩,你走之后,我就一直没停过!”

    林昊道“这么多病人吗?”

    “病人倒是不多,可一个比一个麻烦!先是心梗发作的,然后是喝醉酒的,接着是打架斗殴的,跟着是煤气中毒的!”余儿宝叫苦连天的说着,但说到最后又神秘兮兮的凑过来道“你知道那煤气中毒的是怎么回事不?”

    林昊下意识的问道“怎么回事?”

    余儿宝低声道“那是一对儿,洗鸳鸯浴呢!”

    林昊愕然的道“纳尼?”

    余儿宝道“可能是洗时间太长了吧,洗着洗着其中一个就不醒人事了,另一个还勉强保持一点清醒,在昏过去之前打了120,送来的时候,两人都没有穿衣服呢!尤其是那个女的,胸是罩杯的,又大又白……”

    林昊见他越说越没谱,生怕给眼前的病人听了去,影响医生的形象,忙向他使眼色。

    余儿宝却不以为然的指着病人道“你不用管他,他体内的酒精含量超过300100l,早就醉得没有知觉了,要不是这里的医生交待,我麻药都不给他用呢!”

    林昊进来的时候也闻到了患者身上浓浓的酒味,疑问道“他是酒驾出的车祸?”

    余儿宝摇头道“不是他,是他的朋友,这人是坐在后排的!”

    林昊一边忙活一边道“那他的朋友呢?”

    余儿宝道“当场就挂了!”

    林昊“……”

    余儿宝道“哎,我刚刚说到哪了?”

    林昊道“他的朋友当场就挂了!”

    余儿宝道“不是,我是说那煤气中毒的!”

    林昊想了下道“说那女的胸是罩杯的,又大又白!”

    余儿宝道“对!不但又大又白,而且又软又有弹性!”

    林昊嗤声道“还又软又有弹性呢,你摸过了?”

    余儿宝神气的道“当然!”

    林昊睁大眼睛“呃?”

    余儿宝道“那女的送来的时候已经没呼吸了,是我给做的胸外按压!”

    林昊道“然后呢?”

    余儿宝道“救回来了啊!现在已经送到血液内科去了!”

    林昊轻呼一口气,也不再咯嗦,仔细的清除创口内的玻璃碎渣,确认完全清理干净了,便进行缝合!

    完事后回到医生办公室,端起那杯凉的水正要喝呢,带着惺忪睡意的任君齐又出现了,张嘴就对林昊道“出诊!”

    命苦,一般是不能怨政府的。可这次林昊却有点怨,因为进修是政府部门组织的,但怨归怨,最终他还是放下水杯,跟着任君齐往外走。

    后面的余儿宝忙叫道“任老师,我也跟着去行不行?”

    任君齐头也没回应道“你留下!”

    余儿宝“……”

    上了车之后,林昊发现护士彭小杰已经在车上了,经过了连翻折腾,而且又是下半夜了,她的精神明显不济,倚在座位上打磕睡,嘴角还挂着口水呢!

    救护车发动上路后,林昊问道“任君齐,这次是什么地方?”

    任君齐虽然佩服林昊的医术,但一点也不喜欢他的人品,闻言就蹙眉道“林昊,怎么说我也是你的带教老师,你觉得连名带姓的叫我真的好吗?”

    “这个……”林昊微愣一下,摆手道“请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任君齐“……”

    林昊又问“到底是哪里?”

    任君齐瓮声瓮气的吐出两字“花岗!”

    林昊苦笑一下,花岗可比龙尾坝还远呢,这一趟回来恐怕得天亮了!又问道“患者什么情况?”

    任君齐真心不想搭理他,可不搭理他又不行,因为他什么都不了解的话,一会儿肯定会手忙脚乱,无法配合自己的,所以就只能应道“说是马蜂蜇伤,但具体怎样现在也不清楚。”

    既然她也不清楚具体情况,林昊便不再询问,问也是白问啊!

    俗语有云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林昊和任君齐明显是八字不合的,而话唠彭小杰又在打磕睡,所以车厢内寂静无声。

    任君齐原本想问问他的医术跟谁学的,那个针灸麻醉又是怎么回事,可是林昊摆出一副爱理不理,甚至可以说是生人勿近的嘴脸,她又张不开口,最后只能郁闷的看车外的夜景。

    一路无话,到了地头,也看到了患者。

    患者是一个年约三十来岁的男人,通过他的妻子了解后得知,他们家来了一窝马蜂,缠在窗外的空调架上驻巢,男人睡到半夜醒来,突然想起地窝马蜂,想着马蜂应该晚上看不见,便拿了个竹杆去捅马蜂窝,结果就被蜇伤了!

    彭小洁听了情况后,便忍不住在那里低声嘟哝“……三更半夜的你不好好睡觉,去招惹马蜂干什么呢?吃饱了撑着吗?而且这么一点小事你就打120,你以为120不要钱的啊?”

    只是当她看清楚林昊正在检查的患者症状后,又不由大吃一惊,这可不是小事,马上就要出人命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