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02章 到底谁是老师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约摸半个小时后,余儿宝拎着两个急救箱赶到了!

    只是让林昊意外的是,他的身后竟然跟着任君齐!

    看见这个女人,林昊微愣一下,忙将余儿宝拽到一旁质问道“二宝,你搞什么飞机,怎么把她给带来了?”

    余儿宝一脸无辜的道“她非要跟来,我有什么办法?”

    林昊要的东西,都要开处方,然而余儿宝并没有处方权,而且林昊又要得十万火急,那他还能有什么办法,只能去找任君齐!

    任君齐见余儿宝不但要外面药店禁售的药物,还要好几个外科手术器械包,自然要问他原因,不过没等她怎么严刑逼供,专业出卖队友的余儿宝便老老实实的把什么都招了!

    最后,任君齐虽然同意给他弄这些东西,但条件是她也要跟着一起来。

    余儿宝不是个怂货,但却是个地地道道的二货,碰上女人就没办法,碰上女神……就完全没脑子,面对任君齐的要求,他几乎象征性的挣扎都没有,直接就答应了,然后屁颠颠的将她领来了!

    任君齐见两人鬼鬼祟祟的在那儿交头接耳,还时不时看向自己,猜想他们是在议论自己,而且议论的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心里有些不悦,最讨厌那些背后说三道四的人了,有什么不满你就当面说啊,虽然我从来不改!

    “林昊!”任君齐打断两人,喝问道“你今天为什么不上来上班?”

    林昊道“你不是看见了吗?我这儿有事呢!”

    任君齐又喝道“有事你不会请假吗?”

    林昊道“我想请假来着,可是我没你的电话。”

    任君齐又道“你为什么不问我要电话?”

    林昊很是二愣的问答道“我又不想泡你,要你电话干嘛?”

    任君齐被气得够窘,“你”

    林昊摆手道“这个事咱们稍后再说,现在先看病人吧!”

    谁知道他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任君齐更是火大,又冲他呼喝道“林昊,你知不知道现在自己只是个进修医生,不但没有处方权,更不能在外面私自接诊。”

    在旁边被当作空气一样的徐忆惜忍不住插嘴道“林昊,这位是谁啊?”

    林昊道“她是任君齐,明珠区人民医院急诊科的医生!”

    任君齐神气的补充道“同时我还是他的带教老师。”

    “任医生,你好!”徐忆惜虽然忧心如焚,但还是不忘礼貌自我介绍道“我叫徐忆惜,是我非要让林昊来给我哥看病的。你不要责怪他。”

    看在徐忆惜这么会说话的份上,任君齐便大人不计小人过的打住了,但还是甩林昊一个“回头再跟你算账”的眼神,然后问道“病人在哪儿?”

    徐忆惜道“在房间!”

    任君齐道“带我去看看!”

    徐忆惜有些犹豫,任君齐虽然是医生,可却是个女的,哥哥现在这个样子,怎么能让她看呢?心里纠结的她不由求援似的看向林昊。

    林昊不以为然的道“她要看就让她看呗!你刚刚没听到吗?她是我的带教老师,本事大着呢!”

    任君齐听见这话,脸上不禁窘了一下,因为她名议上虽然是林昊的带教老师,可事实上完全没教过林昊任何东西,反倒是林昊给她上了好几堂课!

    徐忆惜见林昊同意,只好道“好吧,任医生,请跟我来!”

    任君齐又甩林昊一个白眼后,这就跟着徐忆惜进了房间,只是看清楚病人的状况后,整个人就滞在那里。

    徐忆惜见她这幅模样,目光也情不自禁的落到床上,然后神色也是大窘。

    被林昊催眠了的徐文聪虽然平静的躺在床上安睡,而且也重新穿上了裤子,可是仍能明显的看到他的裤裆顶得高高的,仿佛里面藏了把枪似的。

    林昊并没有理会两女是什么表情或心情,只是问同样有点发呆的余儿宝道“二宝,我要的东西你都带来了吗?”

    余儿宝回过神来,忙将两个急救箱递过去。

    林昊将两个急救箱打开,发现自己需要的药物与器械一应俱全,这就点点头道“二宝,你帮我把他的裤子全都脱下来。”

    听说要脱徐文聪的裤子,首先紧张起来的并不是余儿宝,而是徐忆惜,她赶紧的转过身道“那个……林昊,我先出去了!”

    这样的场面,作为妹妹的她确实不适合留下,林昊便答应道“嗯!”

    徐忆惜这就要出去,可是到了门口后又不太放心的叮嘱道“林昊,他就拜托你了!”

    林昊道“放心,我会竭尽全力的!”

    徐忆惜出去之后,林昊又看一眼余儿宝,显然是在催问你还在等什么呢?

    余儿宝没有谈过恋爱,可却是个临床经验极为丰富的老司机,女人的裤子他不知道扒过多少,都已经扒出经验来了。男人的裤子……他也同样扒过,虽然少一些。给父亲打下手的这小一年里,他是女人的裤子要扒,男人的裤子也要扒的。因此回过神后也没有什么好矫情的,干脆利落的将徐文聪的裤子从外到里的通通都扒了下来。

    看到徐文聪那透着乌青却仍然脖起的传家宝,余儿宝吃了一惊,“这是……什么情况?”

    林昊一句概括道“吃药吃的。”

    一旁的任君齐虽然努力强装着没有任何的表情,可是心头却突突直跳,作为一个急诊科医生虽然什么情况都遇到过,但类似这样的症状,她却见得不多。

    目前来说,这还是头一次。

    林昊原本是要开始治疗的,可是看到她这个样子,故意轻碰她的胳膊问道“任君齐,你觉得这个病人该怎么处理?”

    任君齐被问得一阵头大,这样的情况她从未见过,教科书上也没有提及,她怎么知道该怎么处理。

    半天,她才脸红耳赤的挤出一句道“当然是赶紧将他送医院,然后教给泌尿外科处理!”

    林昊问道“你就没有一点办法?”

    任君齐被气得不行,狠瞪他一眼,我有办法我还会呆站着吗?

    见她已经被气得开始恼羞成怒了,林昊的恶趣味也得到了满足,这就不再理她,开始治疗,毕竟时间还是比较紧迫的。

    他先是将扎在徐文聪传家宝上的银针通通起了出来,然后又下了五根银针,不过这三根银针并不是扎在周边的穴位上,而是直接扎在根部,目的是麻醉!

    尽管在催眠状态下,已经有一定的麻醉效果,但为了完全无痛,他还是加了这五根银针。

    麻醉做好之后,他就拿了一只带21号针头的注射器,然后叫道“二宝,二宝……”

    “在!”连叫了好几遍之后,余儿宝的声音才响起来,不过他不在房间,而是在房间里间的侧所。“林大,林大,我在这儿,在厕所里面!”

    “你跑厕所去干嘛?”林昊气苦的道“赶紧出来给我帮忙!”

    “我出不去!”余儿宝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我肚子痛,估计是早上吃的皮蛋粥肉粥有问题……!”

    林昊正想开骂,却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阵屁屎狼烟的声音,不由得直皱眉头,可是皱眉也没用,这货已经指望不上了,只好回头看向任君齐。

    任君齐原本想问看我做什么,可是她没有,只是凑上来问道“要我做什么?”

    林昊道“你帮我抓住他!”

    任君齐疑惑的道“抓什么地方?”

    林昊伸手指了指徐文聪的传家宝,“这儿!”

    任君齐听得很是羞恼,忍不住瞪向林昊,嘴上虽然什么都没说,但那表情无疑在质问你让我抓这个东西?你确定真的让我抓这个东西?你确定真的要让我一个女人去抓这么恶心的东西?

    如果余儿宝能派得上用场的话,林昊是肯定不叫她的,因为这样的事情对于一个女人而言,确实不是一般的尴尬,尤其是一个还没有结婚的女人。可是余儿宝那货关键时刻掉了链子,他又必须需要一个助手不可,所以只能叫任君齐了,难不成叫徐忆惜进来帮忙吗?

    不过他并没有婉劝,而是道“那我来抓,你来治疗!”

    任君齐被难住了,弱声道“我,我不会啊!”

    林昊没好气的道“既然不会,那就老实的给我打下手!”

    任君齐又被气得够窘,“你”

    林昊道“任君齐,你虽然是个女人,可你别忘了,你还是个医生,而且是个急诊科医生!在急诊科,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什么状况你都可能遇到!另外,在医患关系中,医生没有性别,患者也同样没有。你是我的带教老师,这么基本的东西还要我提醒你吗?”

    任君齐被气得不行,可偏偏又反驳不了,只想找个什么东西一下戳死他,以解心头之恨!

    林昊见她还在那儿瞪眼,忍不住喝道“你倒是快点啊,再耽误下去,他这东西就要坏死了!”

    任君齐被逼得没了办法,只能硬着头皮,颤抖着伸手去抓徐文聪的传家宝。

    谁知还没碰到,林昊就一下拍到她的手上。

    任君齐无比恼火的道“又干嘛?”

    林昊道“手套都不知道带吗?”

    任君齐这才想起连这最基本的东西自己都给搞忘了,一时间很是惭愧,但更是羞恼,为什么一向都老成持重的自己到了他面前却总是慌手乱脚呢?

    在她戴上手套,又按照林昊的指示抓住徐文聪的传家宝后,林昊便将注射器的针头扎进了海绵体内开始抽吸,吸出了一些积血后,他就用1的肾上腺素稀释到1000l的生理盐水中,然后抽取了20l的稀释液重新注入到海绵体内。

    两分钟后,他又再次抽吸积血,之后反复注射,抽吸!

    这样的忙碌无疑是乏味的,抓着徐文聪传家宝的任君齐看了一阵之后便有些走神溜号,目光也不自禁的越过手中的传家宝,看向徐文聪。

    这男人看起来高大强壮,而且还长得挺帅气,五官有棱有角有性格,可是他的尺寸跟她昨天在地铁上遇到的,明显差了不止一截。

    虚有其表!不错,真要用什么来形容他的话,只能用这四个字!

    他是虚有其表的话,那货呢?

    想到这儿,任君齐的目光不由落到林昊身上,然后也想到了四个字天生异禀!

    “哎哎!”正在她正胡思乱想不停之际,林昊的声音响了起来“干嘛呢?”

    任君齐醒过神来,这才意识到自己走神了,心里十分的羞愧,任君齐啊任君齐,你最近到底是怎么了?工作的时候,你不是从来都心无旁骛的吗?

    “做,做什么?”任君齐有些心虚的应道。

    “我刚刚问你以前遇过这样的急诊没有?”林昊一边忙活一边问道。

    “这个……”任君齐努力的回想一下,在急诊科里工作的这两三年间,下半身发生状况的病例是有不少的,有的镶钢珠镶成外伤,有的纹身纹成了急性化脓性感染,有的是房事粗暴急切搞得差点折断,有的……反正各种各样的状况都有,就是没有一个是因为吃药弄得软不下来的。所以摇头道“没有!”

    林昊疑惑的道“一个都没有?”

    任君齐没好气的道“我还骗你不成?”

    “既然这样!”林昊说着把注射器递给她,“那你来吧!”

    任君齐迟疑的道“我来?”

    林昊道“这么难得的学习机会,你愿意白白错过?

    任君齐道“我,我……”

    林昊故意的道“你别告诉我,你不敢吧!?”

    尽管明知道他是激将计,但任君齐还是被激得阵阵怒意上涌,刷地夺过注射器道“我有什么不敢的,我来就我来!”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