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03章 不是手术的手术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任君齐虽然被林昊激得夺过了注射器,只是真正要把针头扎下去的时候,她又犹豫不决,因为这样的症状她是第一次遇到,治疗也同样是第一次,她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进针,角度是怎样,力度是怎样,深度又是怎样。

    医学,是一门严谨的科学,绝不可以粗暴野蛮,不管不顾的任性乱来,否则就算不会搞出人命,也会搞坏人家的命根子。

    禀着认真负责的态度,任君齐不顾羞臊地盯着徐文聪的传家宝研究起来,只是半天之后,她仍然摸不着背,只能颓丧的看向林昊。

    这一次,林昊并没有骂她,也没有冷嘲热讽,反倒认真的告诉她操作的步骤及要点针必须扎在海绵体内,进针的角度是三十度角,要小心的避开神经丛,感觉扎中血管后,先尝试回抽,看见有血后才继续抽,如果不见血,必须得重新再扎,一直扎中血管,回抽有血为止!

    尽管林昊已经说得非常仔细,但任君齐真正操作起来的时候还是找不到感觉。

    看见她急得额头布满细汗,林昊摇头叹口气,这就道“先停一下!”

    任君齐停下了手,心中严重发虚的她根本没勇气去看林昊,只是低垂着头,窘迫的站在那儿,素有“学霸”“女神”之称,而且在各种医学权威杂志上发表无数论文的她,从来没在谁面前试过这么无力。

    林昊找来一截医用胶布,将徐文聪依然脖起的传家宝反贴在肚皮上,然后来到任君齐的身后道“我来教你!”

    没等任君齐答应,林昊已经从后面贴住了她,并且抓住了她的手。

    被他突然从后面贴上来,任君齐顿时感觉身体一阵绷紧,然后小心肝就忍不住怦怦乱跳起来,情不自禁的就想起了昨天在地铁上的一幕,然后……她就悲哀的发现,自己的双腿有些发软,某个地方也好像开始湿了。

    林昊感觉到她整个人在轻颤,神思也有些恍惚的样子,想得不多的他沉声喝道“想什么呢?给我集中精神!”

    任君齐被喝得心中一凛,忙深深吸气,努力的让自己什么都不要想,把注意力全都集中在注射器上,然后顺着林昊手把手的教导进针,抽吸!

    一次,一次,又一次!

    随着林昊手上的动作,两人的身体无法避免的有了一些碰触,感觉到前面传来的温绵弹软,林昊才终于意识到这样的姿势太过暧昧了,简直就像昨天在地铁上一模一样嘛,只不过是换了个姿势,从正面换成后入罢了!

    这样一想,敏感的小林昊就开始有反应了,林昊虽然很努力控制,但最终也没办法管住它。

    为了避免再次出现昨天那样的情形,林昊尽量把自己的臀往后翘,和她的臀拉开一点距离,然后问道“学会了吗?”

    任君齐虽然也极为努力的让自己什么都不要想,可是进屋之后,她把外套给脱了,只剩紧身的毛衣长裤,这几乎没有隔阻的接触,让她更加清晰的感觉到林昊从后背传来的体温,以及他呼到颈后那灼热的气息,然后身体就无法自控的涌起阵阵异样的感觉!

    一而再,再而三,她的心绪就跟着乱了。

    因此哪怕林昊已经手把手的教了三次,可她还是没能掌握要领,只能弱弱的道“还,还差一点!”

    林昊无奈,只能重新教她。

    一次,一次,又一次!又三次反复抽吸之后,林昊不敢再这样手把手的教她了,因为再这样下去,他恐怕又会像昨天那样失控的,放开她的手道“好了,我只能教到你这里,剩下的自己领悟吧!”

    任君齐忍不住拿眼瞪他,“搞了一半就撒手,哪有人像你这样的?”

    搞?林昊暗里苦笑,拜托你不要用这样的字眼好不好,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的,不过表面还是扳着脸道“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我已经把步骤和要领全都跟你说了,而且还手把手的教了你那么久,只要不是蠢得那么离谱的人都能学会的!”

    任君齐被气得不行,你老是拿你的东西不出口,只能哑巴吃黄连的尝试自己下针。

    一次不行,扎两次,两次不行,扎三次,反正昏睡不醒的徐文聪也不可能有意见!

    连续反复的尝试数次之后,任君齐终于找到了一点感觉,然后越扎越顺手了,最后几乎是一针到位,不需要再在海绵体内穿来插去的瞎折腾了!

    看见她开始上手,林昊也有些欣慰,这女人也不是蠢得那么不可救药嘛!

    尽管学会了抽吸与注射,而且越来越顺手,但任君齐只高兴了一会儿便担心起来,已经反反复复的抽吸注射了近二十次了,可徐文聪的传家宝仍然是脖起状态,一点疲软的意思都没有!

    在超过二十次之后,任君齐忍不住停了下来,“林昊,这个法子真的靠谱吗?”

    林昊道“也许,应该,可能,大概可以吧!”

    任君齐苦笑道“你自己都不能确定?你没接过这样的病例吗?”

    林昊道“当然接过,而且有十多例!可是……”

    任君齐忙问道“可是什么?”

    林昊叹气道“他们最后通通都阳痿了!”

    任君齐“……”

    林昊又补充道“不过他们都是超过二十四小时之后才来就医的。”

    任君齐问道“如果这个办法实在不凑效的话,那该怎么办?”

    林昊面无表情的道“真要是那样的话,除了手术也只能是手术了!”

    任君齐指着徐文聪的传家宝问道“是把这个连根切掉是吗?”

    林昊被吓一跳,“当然不是!只要建立新的静脉通道,将海绵体内郁积的血引入体循环就可以了!”

    任君齐打破砂锅问到底的道“那该怎样做?”

    林昊道“据说有五六种手术方案,但我会的只有三种!”

    任君齐问道“你会的是哪三种?”

    林昊道“第一种是大阴静脉海绵体分流术,这种方法是将大隐静脉远端结扎,近端与海绵体白膜切口作吻合,使海绵体血液分流入大隐静脉,这种方法虽然简单,然而有可能会因回流过多造成阳痿,所以要慎重应用。”

    任君齐道“那第二种呢?”

    林昊道“第二种是为了增加回流,切开海绵体挤出粘稠瘀血,并用肝素盐水反复冲洗后,之后再做海绵体切口,并以5尼龙线续缝合两切口前后壁,做成一个通道,使海绵体内血液能够相互回流。这个方法虽然简单实用,易于掌握,但更容易发生各种并发症。”

    任君齐皱眉,他说的两种方法看起来简单,但做起来却不容易,而且容易引起严重的后遗症,便又问道“那三种呢?”

    林昊道“结扎会阴内部的动脉,减少动脉供血,但这个手术更复杂,引发阳痿的机会也更大。”

    任君齐抬眼看看徐文聪,发现他不但年轻,而且长得英俊帅气。这样的男人,只要稍为有点内涵,不知道会有多少女人愿意和他滚床单,然而现在……可惜,实在是可惜啊!

    在她叹息不止的时候,林昊却道“继续!”

    任君齐摇头道“已经试了这么多次都不行,应该是没作用了,我建议你还是手术吧!”

    林昊看了看时间,还没有到二十四小时,这就固执的道“再试几次,实在不行再说!”

    任君齐只好再往徐文聪那已经被扎得千穿百孔,几乎没有地方下针的传家宝上继续扎针,继续抽吸淤血,然后注射稀释液。

    接连又试了几次,情况仍然没有改善。任君齐便叹气道“准备手术吧!”

    林昊默然的点头,心里却感觉惋惜得不行,做了手术,虽然能治好他的病,却会让他落下阳痿的毛病,这个男人也不再算是男人了!

    任君齐见他点头,便忙打开另一个急救箱,将林昊需要的手术器械全都掏出来,并整齐的摆放好!

    只是当她准备好后,却见林昊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拿起注射器,再次给徐文聪抽吸不停,不由苦笑道“林昊,不要再做无用功了,保守治疗对他不起作用!”

    林昊顽固无比的应道“让我再试试!”

    任君齐道“可是……”

    林昊摇头打断她道“男人这个东西,等于就是男人命。如果它废了,这个男人也会跟着废掉,不但身体会出现毛病,心理也会变得不健全。让我再试试吧,哪怕有一点点机会,也不要放弃!”

    任君齐暗里摇头,问题是现在一点点的机会都没有了呢!不过她总算没有出言再阻止!

    林昊反复的又抽吸几次,徐文聪的传家宝依然是脖起状态,眼看着二十四小时的时间马上要到了,再不手术的话,引发的后遗症可能会更多。

    痛定思痛,林昊只能放下注射器,伸手道“手术刀给我!”

    早已经做好准备的任君齐立即就把手术刀递给他。

    林昊接过,立即就要切开徐文聪传家宝的海绵体,以目前的条件,勉强可以开展的手术就是他说的第一种清除淤血,增加回流!

    这个手术做下来,徐文聪现在的症状可以缓解,传家宝也可以保住,但承担的风险却是空前巨大的,因为他将有超过一半的几率会成为永久性阳痿!

    如果可以,林昊是绝对不会给他动手术的,可是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了,再拖下去,他整根传家宝都得切掉,还谈什么阳痿呢!

    只是在刀子即将要切下去的那一瞬间,让林昊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他的手,抖了!

    他握手术刀的手,向来都极平稳的,一般情况下绝不会抖,哪怕一丝一毫都不会有。

    如果抖了,那就证明情况非同一般。

    任君齐见他迟迟不下手术刀,疑问道“怎么了?”

    林昊摇头道“感觉不对!”

    任君齐道“怎么不对?”

    林昊道“我的手抖了!”

    任君齐道“可能是你心里压力太大了吧,放松点!反正又不是切你的!”

    后面一句,她自然不会说出来的。

    林昊摇头道“我的手会抖,只有一种情况!”

    任君齐问道“是什么情况?”

    林昊沉声道“手术不能做!”

    任君齐道“呃?”

    林昊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突然扔了手术刀,然后一把伸手握住了徐文聪的传家宝!

    是的,就那样徒手握住,像是打那啥一样!

    任君齐看得莫名其妙,这什么情况,你握着它干嘛?是要帮它发泄出来,然后让它软下去?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