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11章 无可奈何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阑尾切除术虽然只是个小手术,但不管多小的手术仍是手术,需要麻醉的!

    这种手术的麻醉,通常用的是腰硬联合麻醉,麻醉区域在胸部到大腿之间,除这个区域外,别的地方仍然有痛觉的。

    这种腰硬联合麻醉说起来也不算复杂,但麻醉是一门独立学科,而且在手术中起到关键性的作用,必须得专业的麻醉师不可!

    然而当任君齐一等走进急诊手术室的时候,麻醉师仍然没有到场。

    等了一阵之后,朱泽明就有些不耐烦的问道“麻醉师呢?为什么还没来?”

    彭小洁道“麻醉科值班的五个医生都被别的科室叫走了,现在只剩马主任在,我已经催了两次了。再催的话……恐怕不太好吧!”

    朱泽明原本还满腹牢骚的,可听说是马主任,便什么都不再说了。

    马主任叫马永德,是麻醉科的第一把手,性格冷傲孤高,沉默寡言,极不好相处,惹得他不高兴了,就算是院长彭大海,他也不给什么面子的。

    全院上下对于这位马永德,如果不是必要,均对他敬而远之!

    任君齐无奈的道“既然这样,咱们再等等吧!”

    林昊查看一下病人,发现他的情况越来越不好,便摆手道“不等了!”

    朱泽明现在看林昊一眼就觉得烦,听到他说话更烦,更何况他说的还是这么自以为是的话,顿时就阴阳怪气的叫起来“你说什么?不等了?不等麻醉谁来做?不做麻醉能做手术吗?真是的,一点医学常识都没有,都不知道你的执业资格是从哪来的!”

    林昊道“当然是我来做!”

    “你?”朱泽明冷笑着讥讽道“就凭你?”

    林昊没有搭理他,径直取出自己随身不离的针盒,从里面抽出一根银针,伸手在病人的胸部摸了几下,一丝帝经气息便随之游走,感觉到了病人的主要筋络,并认准了穴位后便毫不犹豫的一针扎了下去!

    针灸麻醉和针灸治疗是不同的,治疗的时候,银针顶多刺入三分之一的深度,可是麻醉的时候,进针的深度却超过三分之二,只露出一截针柄,因此看起来相当恐怖,让观者无不胆寒心惊。

    从来没见过如此阵状的朱泽明顿时大叫起来,“林昊,你疯了!你是不是真的有神经病啊?你用针乱扎病人干嘛?”

    “我在麻醉!”林昊应了一声,继续找位置下针。

    “麻醉……我麻你一脸!”朱泽明见他仍然不管不顾的乱来一气,又不敢上前阻拦他,生怕他疯起来会拿针扎自己,所以就冲任君齐道“主任,你看他你看他,我都说不要让他进来吧,你偏要把他叫进来,现在好了,他又……”

    任君齐原本也不信这世上有针灸麻醉这种东西,可是林昊却用事实证明了它的存在,弄得她不信都不行,因此缓声道“朱医生,稍安勿躁!林昊真的在做麻醉!”

    朱泽明愕然的道“他在麻醉?主任你怎么也跟着他一起胡闹?”

    “嘘!”任君齐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不要问,也不要说,只要好好看着,认真学习就可以了!!”

    认真学习?朱泽明听得一脸发懵,学习他拿针在病人身上乱扎?

    我的女神大人啊,你没什么毛病吧?

    说话间,林昊已经在病人的上腹部又定了一个点,右手运针,慢慢刺了进去,当针尖到达那凹点时,他的右手便往下压,改直刺为斜穿,顺着那经络的走形,把银针扎了进去,最后银针只在皮肤上露出短短的一截针柄。

    完成了两针后,林昊又如法刨制,接连在病人胸腹重要筋络上扎了三针,扎完最后一针的时候,他双手左右各捏着露出的一截针柄,微微用力的一捻,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另外三根针竟然仿佛跳舞似的轻颤,然后病人的身体也微微颤抖起来,可是已经不再哀嚎了。

    林昊拿起一个注射器,在病人的腹部轻划一下,问道“还痛吗?”

    病人显然已经不痛了,可是因为之前的疼痛太甚,人已经处于虚脱状态了,所以无力回答,只是微不可闻的摇了摇头,然后缓缓闭上眼睛昏睡过去。

    林昊微松一口气,对任君齐道“麻醉已经做好了,开始手术吧!”

    任君齐还没有应声,朱泽明已经怪笑了起来,“这样胡乱扎几针就麻醉好了,你这么能,咋不上天呢?”

    这人在林昊心里已经完全没有地位了,所以林大官人压根儿就不搭理他!

    任君齐知道林昊说麻醉好了,肯定就不会再有问题,可是针灸麻醉这种东西毕竟太过玄乎,所以她还是准备上去检查。

    只是没等她开始检查,姗姗来迟的麻醉师终于到场了!

    正如彭小杰说的那样,来人就是麻醉科的主任马永德,不过他看起来并不像是来做手术的,反倒有点像来讨债,一张脸黑得跟包公似的。

    他进来并没有跟三人打招呼,甚至看都没看他们一眼,径直走到病人跟前,准备检查一下然后开始麻醉。

    只是当他看到病人的心电监护仪,又看到病人的瞳孔形状后,脸色骤然一变,喝问道“怎么会这样,你们对病人做了什么?”

    朱泽明顿时就来劲了,指着林昊道“马主任,是他做的,通通都是他做的!”

    马永德看了一眼林昊,然后又回头盯着朱泽明道“我是问他做了什么?”

    “他用针在病人的身上乱扎,嚅,那五根针就是他扎下去的!”朱泽明像竹筒倒豆般,毫无保留甚至添枝加叶的道“他还说不用等你了,麻醉自己就能做,好像觉得自己比马主任你还厉害的样子。你看,就这么乱扎了几针,就说已经麻醉好了,你说把他能的。”

    马永德没再说话,只是赶紧给病人做起了痛觉测试。

    朱泽明则是滔滔不绝的道“马主任,你说这事好笑不好笑,几根破针就能做麻醉,那你们麻醉师岂不是通通要下岗,那些专门生产麻药的工厂不得通通倒闭?”

    马医生没有笑,神色反倒很凝重,仍然不停的对病人做痛觉测试,几遍之后,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看到的事实,病人的痛觉反射通通都消失了!

    换而言之,那就是林昊看起来胡乱扎的几针,真的起到了麻醉的作用,而且完美得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

    马永德一直从事麻醉行业,自然不会像朱泽明那么无知,喃喃的自语道“这,这就是针灸麻醉,我原来一直以为,这种麻醉只是传说,没想到今天真的遇到了!几枚小小的银针,竟然达到了麻药的效果,而又不会产生麻药的副作用,实在不可思议,不可思议啊!”

    林昊平淡的应道“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只不过是阻滞了神经的传导,让病人失去痛觉罢了!”

    马永德忙问道“那会对病人产生什么毒副作用吗?”

    林昊摇头道“不会!不过时间不能太长,太长的话,会对病人的神针造成损伤。”

    马永德又问道“这个时间不能太长是多长?”

    林昊道“十个小时内吧!”

    马永德神色大亮,兴奋的道“有这十个小时,什么手术不能做呢!太好了,实在太好了!”

    林昊有点莫名其妙,好不好我也没办法教你,你乐个什么劲呢?

    马永德又道“这位医生,请问你怎么称呼?”

    林昊道“我叫林昊!”

    马永德道“林医生,你好,你是急诊科新来的医生?”

    林昊摇头道“不,我只是来进修的!”

    平时沉默寡言,三棍都打不出一个闷屁的马永德这会儿不但话多,而且也极为热情,又问道“林医生,你没来进修前是学校读书,还是在哪个单位工作?”

    林昊道“我在一个诊所里做医生!”

    马永德连连点头道“好啊,好啊!”

    听着两人的对话,任君齐和朱泽明一个眼睛两个大,这真的是麻醉科主任马永德吗?一向都趾高气扬,不可一世,连院长都不甩的他竟然跟一个进修医生攀谈起来,而且……还这么客气?

    林昊敷衍的应付了马永德一通后,见任君齐与朱泽明仍然呆在那里,不由就催促道“你们愣着干嘛,做手术啊?”

    两人这才醒过神来,准备开始手术。

    只是任君齐伸手要去拿手术刀的时候,朱泽明却抢先拿到手上,“主任,这只是个小手术,杀鸡焉用牛刀,不用劳烦你,我来,我来就行!”

    任君齐迟疑的问道“你行吗?”

    “行,当然行!”朱泽明瞄了一眼任君齐的胸,有些猥琐的被充道“男人怎么可能说不行呢!”

    任君齐沉着脸喝道“少跟我嬉皮笑脸的。”

    朱泽明心中一凛,忙正色道“主任,阑尾炎这种小手术,我实习和进修的时候不知道做过多少,几乎闭着眼睛都能做……”

    任君齐摆手打断滔滔不绝的他,“那你开始吧!”

    朱泽明拿起手术刀,要下刀之前又问马永德,“马主任,你确定这样的麻醉没有问题?”

    马永德道“没有!”

    朱泽明这就一咬度,刀子直接切了下去,在右下腹的麦氏点位置开了一个口子,长约六公分。

    看到这个切口,林昊便暗里摇头叹气,别的不说,就只是这个切口便能看出这厮再有本事也是有限公司啊!还说做很多阑尾炎手术,还闭着眼睛都能做,明明就是个新手嘛!

    阑尾切除术,只是个小手术,并不是剖腹产,根本就不用开那么大的口子。一些经验稍为丰富点的外科医生都会尽可能的开小切口,因为越小的切口就越能证明医生的手术水平,例如林昊,他做这种阑尾炎手术,切口从来不会超过两公分,在他将离开古堡之前那一段时间,切口甚至已经缩小到一公分左右。

    六公分的切口,手术的空间确实大了,手术也比较好做了,可在同行看来,却是个笑话,这种事只有新人才干得出来啊。

    任君齐做的阑尾炎手术虽然不算多,但她顶多也只开个三公分的口子,所以看到朱泽明一下把切口打得那么大,也是呆住了,这是开天窗的节奏吗?

    回过神来后,她立即就想用敷料去压切口上溢出来的鲜血,只是还没等她有所动作,林昊已经先行一步用敷料压在切口上止血了。

    切口打开后,下一步便是分离开脂肪层了。

    林昊见朱泽明拿起了组织剪,眉头便皱了起来,提醒他道“病人的年纪比较大,偏瘦,脂肪层也不厚,用止血钳分离吧,这样出血会比较少,对病人术后有好处的!”

    “闭嘴!”朱泽明十分不悦的道“我做手术什么时候轮得到你一个进修医生来指手划脚了?”

    林昊撇了下嘴,终究没有再出声,在手术台上吵架,他可没有这样的习惯。

    朱泽明没有听林昊的劝,继续用组织剪剪开脂肪层,而这一来出血就多了,脂肪层中虽然没有大血管,但还是有血管的,而且以现在的出血量而言,结扎止血已经势在必行,否则病人会受不了的。

    只是手术才做到第二步就要停下来结扎止血,无疑耽误时间。

    尤其让林昊无法忍受的是,朱泽明结扎的速度不是一般的慢,像电影里的慢镜头重播似的。

    照这个速度下去,别说半个小时,一个小时能把手术做下来就很不错了!

    不过最先忍不住的无疑不是林昊,而是任君齐,她开口道“朱医生,结扎止血的活儿交给林昊,你继续下一步!”

    “他?”朱泽明嗤之以鼻的道“他行吗?他不过是个进修医生罢了!好,就算他有执业资格,可你想想他以前在哪个单位上班?在一个小诊所里面。小诊所能做这样的手术吗?他有经验吗?你让他来的话,把我这台手术搞砸了,我可不负责任的!”

    “你哪来那么多话啊?”任君齐终于开始烦这个人了,也懒得去告诉他自己曾亲眼见过林昊结扎缝合的技术有多牛叉,直接对林昊道“林昊,你来结扎!”

    林昊没有装模做样,直接上手给几个大的出血点结扎止血,速度飞快,快得让人感觉眼花缭乱。

    一旁的朱泽明刚开始还很不屑,可是看到他的速度,顿时就惊呆了,妈妈咪啊,什么人啊?动作也太快了吧。这……还是人吗?

    三下五除二,林昊将几个出血点都解决了,可是朱泽明却还在那儿呆着,愣愣的看着林昊的双手出神。

    “朱医生,你还呆着干嘛,继续啊!”任君齐不耐烦的催促道。

    朱泽明这才回过神来,赶紧进行下一步,分离肌肉层。

    这一步他虽然做得中规中矩,可也造成了不少出血点,于是林昊又接上,再次结扎止血。

    其实如果可以,林昊真的很想将这蜗牛一般慢吞吞的家伙一脚给踢到边上去,然后自己来做这个手术。这都已经快半个小时过去了,竟然还没打开腹腔呢!可是没办法,他现在的身份只是个进修医生,根本没有手术权限!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