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12章 忍无可忍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好容易,肌肉层打开了,腹膜也打开了,腹腔彻底被打开!

    只是当朱泽明看到腹腔内的情景时,他就彻底呆住了,大网膜上满满的均是白色粘连带,肠管上也密布着,从这些就可以看出腹腔内的脏器已经粘连得一塌糊涂,这样的情况,纵然是开了天窗一样的切口也看不到阑尾,必须先把黏连在一起的肠管与大网膜分离开来,然后再把黏在一起的肠管也分开才能找到阑尾。

    任君齐凑上前看一眼,秀眉也不禁皱起,这个情况可比之前预想的要复杂很多呢!不过也不是做不了,只要耐心些细心些,还是撸得顺的。

    只是等了半天,仍不见朱泽明有什么动作,便催促就道“朱医生,呆着干嘛,动手啊!”

    朱泽明很是为难,因为他从来没碰到过这样的情景。

    阑尾炎手术,他确实做过,但做得并不多,总共也就三例罢了,而且他还不是主刀,只是个助手罢了。然而牛皮已经吹出去了,尤其还是在任君齐面前,所以他行也得上,不行也得上!

    最后的最后,他只能硬着头皮拿起此血钳,开始尝试着一点点分离,只是手法青涩,仿佛第一次开始撸管的少年般,完全没有丝毫的技巧!

    任君齐看得很是焦急,正想说让自己来的时候,旁边的林昊却已经忍无可忍的冲朱泽明喝道“你走开!”

    朱泽明正弄得满头大汗,原本就急得不行,听见林昊的喝声,心里更是恼火,更大声的喝问“你想干什么?”

    林昊沉声道“病人的阑尾已经穿孔,你再这么慢慢吞吞磨磨蹭蹭下去,他就会死在手术台上!”

    “嫌我慢?”朱泽明怪眼一瞪道“嫌我慢你自己来啊!”

    林昊没好气的道“我让你走开,就是准备自己来!”

    “你”朱泽明被气得不行,怒声道“林昊,你以为自己是谁啊?就算你不是进修医生,也不过是一个小村医,你能做这个手术?开什么玩笑!”

    “我没跟你开玩笑,我也没心情跟你开玩笑!”林昊摇头,语气坚定的道“这个手术我能做。”

    “你能做?”朱泽明几乎是咆哮着质问道“哼,你什么新鲜萝卜皮,你有几斤几两,你到底算老几啊?”

    林昊道“你不用管我到底怎么样,只要把位置让开就可以了!”

    朱泽明道“我就不让,你能把我怎么样?”

    林昊被气得乐了,“我不会把你怎么样,我也没有必要把你怎么样?可是病人要是死在你手上,家属就会把你活撕了!”

    朱泽明道“你”

    “够了!”任君齐一声冷喝,打断两人的争吵,然后问朱泽明,“朱医生,你告诉我,这个手术你做不做得下去?”

    “我……”朱泽明张嘴就想说我当然可以,可是话没说完便看到腹腔内一团乱麻的情景,然后心里就有些发怵,这个手术他做不了,就算勉强做下来,最少也得四五个小时,到那个时候,阑尾已经穿孔的病人恐怕早就死翘了,所以话只说了一半便生生咽了回去。

    任君齐又转头看向林昊,问道“你呢?”

    林昊一挺胸膛,朗声道“我可以!”

    旁边始终看戏似的,一句话也没插过的马永德喝道“好!”

    任君齐疑惑的道“马主任,你也觉得他可以?”

    马永德道“我又没看过他做手术,我怎么知道他可不可以!”

    任君齐很是无语,那你瞎点什么赞呢?

    谁知道马永德又悠悠的补充一句“我只是觉得他这气势可以罢了!”

    任君齐被他弄得很无语,也不再征求他的意见了,对林昊道“你来做!”

    朱泽明见她这样安排,顿时大叫起来,“主任,你不是吧?你竟然让他做?他只是个进修医生,连处方权都没有,你让他做这个手术?”

    任君齐道“我相信他可以!”

    朱泽明情绪激动的道“可是我不相信!”

    任君齐摇头,“我已经这样决定了!”

    她的意思很明显,我不是在跟你商量,我是宣布我的决定!

    朱泽明原本是坚决不肯的,可是转念一想,他又改变了主意,因为这台手术他真的做不下去,而拖下去的结果,那就是病人死在手术台上,最后所有的责任由自己这个主刀承担。可要是林昊接手那就不同了,责任是他的!

    “主任,你是我的上级医生,既然你这样决定,我也没办法。但事先声明,这个手术不是我做不来,是你执意要换他来做这个手术,所以要是出了什么问题,我是不会负责的!”

    原来的时候,任君齐对朱泽明多少是有点好感的,可是听了他这话之后,一丁半点的好感都没有了,淡漠无比的应道“出了问题,由我一力承担!”

    朱泽明等的无疑就是她这句话,可是当她真正说出来之后,他并没有想像中那么高兴,反倒充满了失落与愤怒,对,更多的是愤怒!

    为了这个王八蛋,你竟然甘愿冒这么大的风险?

    你跟他什么关系啊?他真的把你给睡了,还把你睡得高朝叠起吗?

    朱泽明真的很想这样质问她,可是看到她那冷漠无比的神色,终于是没有勇气。

    时间是从来不等人的,尤其是在手术台上!

    林昊已经等得够久了,所以立即上前,一把撞开朱泽明,站到了主刀的位置上。

    这一撞,林昊是夹怒而发的,他已经烦死这个咯哩叭嗦又碍手碍脚的家伙了,所以撞上去的时候用了一些力气,一下就把朱泽明给撞得摔倒在一边。

    朱泽明摔在地上,半响都没能爬起来,怨毒无比的盯着林昊,仿佛恨不能将他活活撕碎一般。

    林昊没空理他,赶紧继续未完的手术。

    现在腹腔内是一团乱麻的,阑尾被藏在一团乱麻之中,想要找到它,先得把肠管黏在一起的大网膜分开,然后分离黏在一起的肠管,但这个步骤只能慢慢来,绝不能快,不然一旦伤到肠管或者大网膜上的血管事可就雪上加霜了。

    早已经搞清楚状况的林昊没有犹豫,也没有像朱泽明那样慢慢吞吞的用止血钳来分离黏连,而是直接就把手伸进了腹腔。

    任君齐看得脸色大变,分离黏连是不能用手生拉硬拽的,否则就会造成肠管损伤,麻烦就更大,所以立即喝问道“林昊,你干什么?你不知道……”

    “我有分寸!”林昊打断她应一句,继续缓缓的分离黏连!

    有些事情,如果不是你亲眼所见,永远都不会相信它有多神奇。任君齐现在亲眼见到了,可仍难相信这就是事实。

    那些原本用手分离就会损伤出血的大网膜,不但被林昊轻而易举的分开了,而且没有造成损伤,一丝一毫的损伤都没有!

    “这……”任君齐以为自己是眼花了,想用手去揉眼睛,可是抬起手才发现自己戴着手套,已经无菌了,只能使劲的眨巴几下眼睛,发现看到的仍是那样,大惑不解的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刚刚大网膜不是还跟肠管紧紧的黏在一起吗?怎么就被你给分离开了?”

    “这是我练的内功,帝经的气息所产生的效果!”林昊能跟她解释这样解释吗?显然是不能的,所以这话他只能闷在肚子里。

    在任君齐惊讶之际,让她更加震惊的一幕出现了,林昊的手开始有节奏的上下左右撸动起来,随着他的动作,那些黏得紧紧的肠管竟然通通分离开来。

    三分钟,或许还不到三分钟,林昊就把黏连通通都分开了!

    没有损伤,完全没有!

    “天啊,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怎么可能这么快,又没造成任何出血的分离肠管?”任君齐禁不住喃喃,她感觉自己的脑子不太够用了,因为这已经超出了她理解的范围。

    林昊没办法回答,只能选择性耳聋的继续专心做手术。

    将一团乱麻的腹腔撸顺之后,那就该开始找阑尾了!

    这个步骤原本应该用长平镊顺着结肠系带一点点找的,可现在已经没那个时间了,林昊运起帝经,专往病人气息阻滞郁积得最厉害的地方找,果然一下就找到了那截阑尾,并将它显露在切口中。

    终于看到阑尾,在场的人无不倒抽一口凉气,原本应该粉红色的阑尾,此时已经变得青紫色,而且肿大了一倍,在尾部能清楚的看到穿孔。

    值得庆幸的是,穿孔并不大,渗出液也不多,暂时没给病人带来不可逆的损害。但如果再拖下去,穿孔将会继续扩大,然后累及整根阑尾,到时候就不是穿孔,而是破裂,然后感染整个腹腔,后果就将不堪设想!

    林昊对任君齐道“来,咱们赶紧把它给切掉!”

    任君齐忙点头,专心协助他做手术。

    林昊用一把止血钳把阑尾系膜两端夹死、剪断,之后用双线做了个荷包,拽出,一刀切段,结扎,收紧荷包!

    做到这一步,阑尾炎手术可以说是已经成功了,但事情还没完,因为之前有穿孔,腹腔内有渗出,必须得反复清洗,尽可能的降低感染的程度,这才利于病人术后的恢复。

    任君齐看着林昊行云流水一般把手术给彻底做完了,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可里却佩服得不行,纵然外科手术领域的专家,也顶多是做到这种程度吧!

    这个林昊,到底是什么变的?

    他怎么可以把手术做得这么漂亮呢?

    任君齐突然有种冲动,那就是像法医一样,把他的脑子剖开来,看看里面藏了什么东西,是不是有来自外星的未知精密仪器。

    至于朱泽明,他早已经站了起来,看到林昊超乎寻常的手术技能,他也同样给呆住了,因为他做梦也想不到,这个小村医不但会做手术,而且做得丝毫也不比外科专家差。

    看着他干脆利落的把手术做完了,他的心里充满了失落感。

    他一个羊城医科大毕业的高材生,一个二甲医院的正职医生,竟然比不上一个来自小诊所的村医。尤其可笑的是,自己还自以为是的不停嘲笑他,讥讽他?

    失落过后,他的心里涌起了仇恨,恨不得将林昊千刀万中吊,活活撕成碎片!

    比我年轻比我帅气,那也罢了,竟然医术比我高,手术也做得比我漂亮,让你这样的人继续留着的话,我以后还用得着混吗?

    不行,得把他踢出医院去,必须得把他踢出医院去!

    朱泽明这样想着,目光看到了手术室内的监控,神色顿时一亮,然后一个歹毒的主意就涌上心头……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