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28章 不是消息的消息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林昊的话,差点没把夏允儿吓得跳起来。

    “黑面神!你还有完没完了?”夏允儿忍无可忍的道“你到底还想不想我明天帮你办祭祖仪式了!”

    林昊道“当然想啊!”

    夏允儿没好气的道“想的话,你还敢这样对我?”

    林昊仍然没放开的手,问道“可我潜了你之后,你不是更听我的,把祭祖仪式搞得更隆重,更像样吗?”

    夏允儿道“谁说的!”

    林昊道“俗语说的啊,什么木已成舟,什么生米煮成熟饭,什么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猴子满山走!”

    夏允儿被弄得哭笑不得,“黑面神,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教你中文的老师应该是个老头子吧!”

    林昊点头,教他学中文的确实是老头子,但不是一个,而是好几个,古堡中那几个已经半只脚踏入棺材的老中医!

    “那就难怪了!”夏允儿缓缓的道“你说的这些都是老一辈的观念,太了!时代在进步,人的思想也在改变,男女的地位也开始平等!从前只能依附男人存在的女人,早就当家作主的站起来了!在社会中的地位和男人一样,能够独立自主,能够自食其力,不会说因为跟哪个男人上了一次床,就是属于他的人,要跟他过一辈子。就算真的有,那也少之又少!”

    林昊道“你就是其中一个对吗?”

    “我……”夏允儿没办法回答他这个问题,警惕的道“你不是真的还想来吧?”

    林昊当然不想,而且从头至尾都没想过,但还是逗着她道“有点想试试啊!”

    夏允儿正想说话,手机的铃声却响了起来,不过不是她的,是林昊的!

    林昊掏出来看一眼,立即冲她作噤声的手势,“嘘,是柳芒!”

    夏允儿心头一阵发紧,忙喝道“黑面神,我警告你,今时今日的你已经不是过去那个屁也不值的小村医,东西可以乱吃,话绝不能乱说,否则会死人的!知不知道?”

    林昊有些不耐烦的道“你再咯嗦,我就乱说一通给你看看。”

    夏允儿被气得不行,但更多的还是担心,所以只能闭了嘴。

    林昊这才摁下接听键,“喂!”

    柳芒在那头道“林生,你好!”

    林昊道“直接说,什么事?”

    柳芒道“前一阵子,你不是吩咐我打听一个叫左坎的人吗?”

    林昊道“你还记得?这么久没消息,我以为你给忘了呢?”

    柳芒忙道“没忘,没忘,林生吩咐的事情,我怎么敢忘呢?只是一直没有消息,我不敢打给你。”

    林昊道“那现在呢?”

    柳芒有点吞吞吐吐的道“现在算是有了一点消息,但是,恐怕……”

    “别急!”林昊皱眉道“说详细清楚一点!”

    柳芒道“因为是我亲自拜托,台省新联帮那边挺重视这件事情,几乎是举全帮之力去打听,然后终于找到了一个叫左坎的人,年龄和林生你所说的也相符,现年已经五十五岁,身高体征也有点雷同,可是……”

    林昊急声问“可是什么?”

    柳芒道“可是不像林生要找的那个人!”

    林昊道“为什么这样说?”

    柳芒道“林生说那人是个商人,可能很富有。可是他们找到的左坎却是一个茶楼的伙计。”

    林昊皱眉道“伙计?”

    柳芒道“是的!在一个叫中华茶楼的地方,做了二十多年的伙计!”

    林昊疑问道“从来没有过发迹?”

    “没有!”柳芒道“每个月就拿茶楼发的那点工资,哪来的发迹!”

    如果真的只是一个茶楼的伙计,那就跟从前在村委做干部的严火明说的不相符,也明显不是林昊要找的人!

    不过林昊仍不死心的问道“这个左坎现在还在那个中华茶楼工作吗?”

    柳芒道“没有,据说两年前得了病,然后就不在茶楼工作了!”

    林昊道“得了什么病?”

    柳芒道“不知道!”

    林昊道“人现在在哪里?”

    柳芒道“也不知道!”

    林昊皱眉道“也就是说现在人是死是活也不知道是吗?”

    柳芒声音有些低的道“是的!”

    一问三不知的情况,让心急的林昊有些恼火,“这也不知道那也不知道,能说点你知道的吗?”

    柳芒忙道“林生,别生气,我会继续寻找的。”

    林昊这才稍为止怒,“刚才我问的那些事情,你帮我搞清楚。另外让他们继续找找有没有别的叫左坎的人。”

    柳芒道“知道了!”

    挂断电话之后,林昊陷入了沉默,暗里问自己,这又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吗?

    在他打电话的时候,夏允儿始终竖着耳朵偷听,发现他说的并不是自己跟他的事情,而且由始至终也没提忠义堂,心里大松一口气。

    只是看他脸色阴沉沉的,又不敢撵他走,只能忍耐的等他主动走人!

    然而林昊呆坐半响后,突然来了一句“夏允儿,我们刚刚说到哪儿了?”

    夏允儿也不记得说到哪儿,随口道“说到你该回去了!”

    “不对!”林昊摇头道“说到我该不该潜你!”

    夏允儿的表情一下就垮了,“黑面神,你别折腾了行吗?我对你不来电,你也对我没感觉,这样是何苦,又是何必呢?难道你没听说过强扭的瓜不甜这句话吗?”

    “听说过!”林昊心情有些郁闷,只能找夏允儿来发泄,故意很邪恶的道“我要是心情不好了,才懒得管它甜不甜,只要扭下来,扭下来我就高兴了!”

    夏允儿“……”

    林昊又补充道“现在,我的心情就非常不好!”

    夏允儿道“为什么?”

    林昊从小就在残酷的环境中长大,在离开杀手集团,离开古堡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一个朋友,因此他比谁都珍惜身边的人。现在,他终于有了几个朋友,夏允儿也勉强能算一个。

    不过很可惜,不知道是性格原因,还是别的什么,他始终无法跟她成为无话不说那种好朋友。好容易端正一下态度,想跟她改善一下关系吧,她竟然认为他要潜规则!

    也正是因为这样,林昊自然不会告诉她自己寻亲的一条线索恐怕要断了,所以心情很糟糕,只是道“因为我担心明天的祭祖仪式不够气派,不够隆重!”

    “那我竭尽全力,帮你把它办气派,办隆重,办得风风光光!”夏允儿多少有点讨好意思的问“你心情现在好些了吗?”

    林昊摇头,“还是很差!”

    夏允儿“呃?”

    “你老说给我办给我办,可明天就祭祖了!”林昊扬起手腕,指着上面的时间道“现在都下午了,仍然什么都没准备,什么都没弄,能办好吗?”

    “有钱的话,鬼都能请来推磨。何况我不但有钱,还有那么多人马!”夏允儿不以为然的道“别说现在只是下午,就算是半夜,我也能把事给你办得干脆利落!”“行!”林昊点头,站了起来,“既然你这么有信心,那就交给你了!”

    夏允儿见状如蒙大赦,这个恶魔终于要走了!

    只是没等她高兴完,走到门口的林昊又转过头来道“夏允儿,我丑话说在前头,如果这件事你没办好,我一定来潜你!”

    夏允儿“……”

    林昊恶狠狠的补充道“把你潜得死过来,活过去!”

    夏允儿道“……”

    离开了夏氏集团,林昊驱车返回石坑村。

    只是回到石坑村后,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回诊所,因为他突然想起了柳思思。

    进修开始后,他就忙得昏天暗地,根本没见过这个女人,也不知道她的身体康复得怎么样,心情有没有好些了。

    尽管之前跟她有过一些不愉快,但自从香江的交集过后,两人已经完全放下了诚见,甚至……有那么点惺惺的味儿呢!

    车子驶到柳思思家门前,林昊发现大门紧闭着,但里面传来隐隐约约的音乐声。

    这副场景何其熟悉,使得林昊的心头莫名一紧,因为年前她醉得人事不醒的时候,就是像现在这样的。

    当他从车上下来,立即就要翻墙进屋的时候,却注意到现在是白天,周围还有不少人,所谓寡妇门前事百多,柳思思虽然不是寡妇,但已经离异了,为了避免给她带来闲言碎语,他还是先按了门铃。

    结果门铃响了几声,里面就传来了动静,然后大门开了,柳思思的保姆出来应的门。

    林昊见状,微松一口气,柳思思显然没有像年前那样醉得生死不知,同时也暗赞自己深思熟虑,要是贸然翻墙进去,被保姆撞见,那可就糗大了,没什么也会被误会成有什么。

    进屋之后,林昊发现柳思思果然在家里,而且精神状态也相当不错,又恢复到从前容光焕发,风骚迷人的样子。

    尤其让林昊意外的是,她的身旁还坐着一个女人,女人赫然就是冷月寒。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