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44章 老牛与嫩草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徐文聪苦笑,觉得自己要是跟这小子再呆下去,肯定会折寿的,可是不呆又不行,只能道“吃饭之前不是说了吗?给我复查一下啊!”

    林昊点头,指了指门诊大厅道“行,去挂个急诊号过来!”

    徐文聪傻了眼,“你……不是吧?”

    “哈哈!”林昊笑道“跟你开玩笑的,别的权限我没有,但给你免个挂号费还是可以的!走吧!”

    徐文聪汗了下,真心感觉这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两人进入急诊科的时候,任君齐正好从一个处置室里出来,看见徐文聪,依稀感觉有些眼熟,想了半天才记起是那个乱吃药搞得坚挺不垂的那位,目光就下意识的往他身下看去。

    徐文聪原本是想跟她打招呼的,可是看见她那样的眼神,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心里感觉医院的医生不论男女都是自己的敌人,而且个个都是武林高手,一来就直戳自己的要害!

    偏偏林昊还开玩笑道“任君齐,我要给他复查,你要一起来吗?”

    任君齐微愣一下,然后狠瞪他一眼自顾自走了。

    尽管没看到她脸红,但林昊也知道她害羞了,忍不住哈哈大乐。

    至于被拿来开玩笑的徐文聪,则是一脸的黑线条,心说你没有什么幽默细胞,就不要那么喜欢开玩笑了行不行。

    两人进了简易手术室后,林昊一边穿白大衣,一边指着手术床道“躺上去,把裤子脱了!”

    徐文聪有些局促的道“你……先关门啊!”

    林昊道“怕什么,像你说的,男人老狗,你有的东西我也有,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徐文聪没好气的道“可是刚才那个任医生没有啊!”

    林昊愣了下,点头道“说得也是!”

    关上门后,徐文聪像大姑娘似的,犹犹豫豫半天这才把裤子脱了下来。

    林昊走上前观察了一阵,发现他的传家宝始终软瘫瘫的,“真的能行吗?”

    徐文聪语气无比肯定的道“能行的!”

    林昊道“试过了?”

    徐文聪道“嗯!”

    林昊道“好使吗?”

    徐文聪摇头,“比以前更不好使了!”

    林昊道“详细说下!”

    徐文聪疑惑的道“要最详细的?”

    林昊道“嗯!”

    徐文聪道“你那次给我治疗之后,第一天是没有反应的,第二天也没有,第三天终于有了,然后我就一直想试试,可是你也知道,我女朋友是部队的,探亲假少得可怜。绝不是我想见就能见的。所以没办法,我在就外面找了个,还是跟以前一样的节奏,先约她吃饭,然后请她看音乐剧,同时送她礼物,然后去开房,进了房间……”

    说了这么久,才说到进房间,林昊很是无语,不耐烦的摇头打断他道“还是别这么详细了,简单的概况下吧!”

    徐文聪想了想便尽量简单的道“以前嘛,怎么的也有三分钟,可以换几个姿势,可是现在只剩下一分半钟了,什么姿势都来不及换,三二一就结束了!”

    林昊仔细的检查一下,然后又给他把了脉,之后便让他穿裤子下床,自己则一边洗手一边道“看来是留有后遗症了。”

    徐文聪紧张的道“那怎么办?”

    林昊道“还能怎么办,当然是治疗啊!”

    徐文聪道“可是没出那事之前,我已经看了不少医生,始终都看不好!”

    林昊道“那是你没遇到名医!”

    徐文聪仍然苦恼的道“世界这么大,医生那么多,我上哪找名医呢?”

    林昊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那么大个名医看在你面前你都看不到,你瞎啊?

    徐文聪见他突然拉了脸,疑惑的问“你说的该不会就是你吧?”

    林昊叹气,对于这样的人,他真是很无爱的!

    夜,羊城深水港码头附近的一个小树林里。

    一辆轿车正静悄悄的停在里面,没有开灯,可是车身却在震动,隐约还能听到里面传来女人无法压抑的吟叫声。

    不用问,车里肯定有一对男女,在这荒郊野岭趁着月黑风高行苟且之事!

    十来分钟后,车身在一阵特别剧烈的强震过后终于停了下来,接着车内的灯便亮了,也终于能看到里面的情景。

    一男一女,正一丝不挂的交叠在后排的座椅上。

    女的很年轻,约摸就是二十岁出头的样子,相貌也很漂亮,身材玲珑高挑,皮肤白皙粉嫩,在灯光下闪着珍珠似的淡淡光泽。

    压在她身上呼呼的粗着粗气的却是个又黑又瘦又丑陋的男人,而且这男人少说也有四十五岁以上。

    一朵水灵灵的小白菜,就这样被猪给拱了,还是头老猪,实在是让人感觉可惜!

    中年男人开了灯之后,这就缓缓离开女孩的身体,准备穿衣服,可是扭头看看,却发现女孩正一脸的泪痕。

    中年男人疑惑的问“你怎么了?刚刚我把你弄疼了吗?”

    “不是的!”年轻女孩声音嘶哑的道“老师,我,我害怕!”

    中年男人垂头看一眼,见她的身下正缓缓溢着一些白色的液体,顺手抓了一把纸巾递给她后,这才道“有什么好害怕的,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我已经做了节育手术,你不会怀孕的!”

    年轻女孩摇摇头,“我知道……我不是害怕这个!”

    中年男人一边穿衣服,一边问道“那你在害怕什么?”

    年轻女孩将自己的身体擦干净后,这就抱着双膝卷缩在一角,哽咽着低声道“你跟我说只要趁机把盐酸放进那个骨伤黄油里面就可以了,什么事都不会有的!可是现在警察在抓我呢!”

    中年男人摇头叹气道“我是叫你趁人多,混乱的时候,神不知鬼不觉的放进去,谁知道你竟然这么蠢,什么时候不放,偏偏就挑人少的时候放。”

    年轻女孩的眼泪流得更凶了,“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怪责我!”

    中年男人见她哭成了泪人儿,显然有些心疼,摇头摆手道“我没有怪你的意思,而是……算了,事已至此,再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

    到了这会儿,相信能看出来的人都看出来了,这个年轻女孩,无疑就是明珠区人民医院骨伤科的进修医生黄丽。至于中年男人,也不是别人,正是明珠区人民医院的副院长田新亮。

    那么,这一老一嫩是怎么混到一起,而且还混得这么深入的呢?

    这个事情,还得从田新亮的工作说起。

    田新亮除了是羊城明珠区人民医院的副院长外,还兼着羊城卫生学校教授一职,每周要到该校教三堂课。黄丽就是他的学生之一。

    在田新亮教的那个班上,黄丽并不是最漂亮的女学生,但萝卜青菜各有所爱,黄丽无疑是最符合田新亮口味的那种类型。

    田新亮在医院给大家的印像是个低调,和善,正直的人!因为他话不多,也不管闲心,更不争权夺利。

    不过有句话说得好,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田新亮表面看起来不错,但也仅仅只是表面罢了,暗里却藏了一肚子男盗女娼。

    他发现黄丽是自己的菜后,为了增多接触,便让黄丽担任自己科代表,除了时不时把她叫到办公室进行额外辅导外,还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给她争取或创造各种福利,施以小恩小惠!

    刚开始两人的见面仅限于学校,办公室,后来随着接触的增多,渐渐就发展到学校外,酒楼,咖啡厅,电影院……

    最后的最后,结果可想而知,田新亮把黄丽潜了!

    当然,这种事情一个巴掌是拍不响的,如果黄丽不好慕虚荣,贪图蝇利的话,田新亮再多的手段也白搭。

    没过多久,黄丽毕业了,可是田新亮当初的承诺却没有兑现!

    在田新亮掀开黄丽裙子的时候,曾亲口答应要为黄丽安排工作的,可是黄丽毕业快半年了,工作的事情却仍然没有着落。

    其实,这事也不能怪田新亮,要怪就只能怪黄丽的学历实在太低了!

    羊城是粤省省会,大小医疗机构多如牛毛,田新亮身为一个二甲医院的副院长,多少关系还是有一些的,可是这些医疗机勾最低的门坎也得是大专毕业,可黄丽只是中专。

    如果说她学的是护理专业,那还勉强能塞得进去的,可偏偏她学的是临床医学,这么低的学历纵然是临时工,别人也不愿意要的。

    黄丽付出了女人最宝贵的东西,可是结果却什么也没换来,自然是不甘心的,所以死缠着田新亮!

    田新亮是有家室的,黄丽要是真闹起来,后院必定起火不可,为了安抚她,他就在自己的医院里先弄了个进修指标给她,同时达到继续跟她厮混的目的。

    最后,他如愿以偿了!

    他真的把黄丽弄进了医院进修,而且黄丽也很乖很听话,随传随到,百依百顺,只要他有精力,随时随地都愿意满足他。

    自此田大院长便风流快活……不,确切的说仅仅只是风流,并不快活!

    原因无他,仅仅只是一个字钱!

    黄丽愿意没名没份的跟着他,也愿意没羞没臊的满足他,但他必须每个月给她两千块钱的生活费。

    两千块钱,真的少得不能再少了,说得难听一点,比小姐还要廉价!在羊城这样的大城市,随便唱个喝场酒都不止两千块!

    然而就是这么点钱,田新亮也很难拿出来。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