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56章 女神生病了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徐文聪走了之后,林昊也准备回家。

    明儿不用上班,也不用训练,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了。

    只是刚走出食堂,便看见任君齐呆呆的站在边上,有点神思恍惚的样子,疑惑的问道“任君齐,你在等我?”

    任君齐皱皱眉,没有回答。

    林昊又问道“等我做什么?”

    任君齐指着停在那儿的道“车是你的吗?”

    林昊道“是啊!”

    任君齐道“送我回家!”

    林昊问道“你家在哪儿?”

    任君齐道“沙华那一块!”

    林昊道“我不顺路啊!”

    这,无疑是婉拒了!

    难得一次主动要一个男人送自己回家,没曾想却是这样的结果,任君齐感觉十分的丢人,恼羞成怒的瞪他一眼,这就转身往外走去,显然是要去挤地铁。

    这么有性格的女人,林昊是一点也不喜欢的,可是当他想到之前挤地铁的情景,想到可能会有另外一个男的贴在她的身后,而且还会不停的耸呀耸耸……不知道怎么的,心里竟然涌起一股不舒服的感觉,然后就神差鬼使的冲她喊道“哎,上车啊!”

    任君齐犹豫一下,终于还是上了车。

    车子驶出医院之后,或许是感觉太过沉闷吧,林昊主动开口,无话找话的问道“你的车呢?”

    任君齐道“送去保养了!”

    “哦!”林昊应了一声,车子和女人一样,都是需要保养的,要不然很快就残了。任君齐问道“你不是说不顺路吗?”

    林昊笑道“难得任老师开一次口,我怎么敢托手肘呢?”

    任君齐冷哼道“你还记得我是你的老师?”

    林昊道“哦,现在已经不是了!”

    任君齐“……”

    “咦?”林昊突然又道“还有,我又记起来了,现在是私下场合,你该叫我老师才对!”

    任君齐神色一窘,额上立即浮起无数黑线条。

    见她不语,林昊又道“你该不会是忘了咱们打赌的事情吧?”

    任君齐没搭理他,而是闭上眼睛装死!

    林昊也没跟她较真,反正当初也只是闹着玩的,并没有真的想要通过打赌潜规则她,或占她什么便宜。见她半响不吱声,便打开车上的音乐,一边听,一边驶向沙华。

    车行一路,终于抵达沙华街道。

    林昊靠边停下后道“任君齐!到了!”

    任君齐仍然闭着眼睛,没有反应!

    看着微微张着双腿,斜躺在副驾驶座上的任君齐,林昊不禁暗里嘟哝,睡得那么死,就不怕别人趁机把你了吗?

    “哎!”林昊伸手轻推她一下,“醒醒,已经到家了!”

    只是手一碰到她的肌肤,林昊便被吓一跳,她的体温有点高啊,下意识的伸手去摸她的额头,发现赫然是滚烫的,仿佛火炉一般。

    林昊忙伸手在她的太阳穴上揉了几下,然后又掐了掐她的人中穴,这才终于把她给弄醒了,“任君齐,你发烧了!”

    任君齐淡漠的应道“我知道!”

    林昊道“你怎么了?”

    任君齐没好气的道“发烧自然是生病了,无缘无故的谁会发烧呢?”

    林昊道“你生什么病了?”

    任君齐仍然瓮声瓮气的道“你不是医生吗?你问我?”

    林昊听见她每句话都带骨头似的,这就拉下脸道“哎,任君齐,你再这个态度,我不管你的!”

    “要你管!”任君齐竟然应他一句,然后推开车门往外走,只是脚才一沾地,人就软了下去。

    林昊看得心里一惊,也顾不上再斤斤计较了,赶紧下车跑到另一边将她扶起来。

    到了这个时候,任君齐竟然还要装硬气,想把他推开。

    林昊见她的脸色白得吓人,也不跟她置气,语气缓和的道“好了好了,别死撑了,告诉我,你家在哪儿?”

    任君齐闭着嘴,不吭声。

    “那行!”林昊强硬的搀扶着她转身,“我带你回医院去。”

    任君齐显然不想回医院,朝侧边的一条巷道指了指道“就那儿,清苑小区!”

    在她的指引下,林昊终于将她扶回了家。

    三室一厅的房间,一个书房,一个客房,一个主卧,装修得虽然不算奢华,但让人感觉温馨舒服,林昊环目四顾一下,疑问道“你的家人呢?”

    任君齐道“我就一个人住。”

    林昊问道“你的房间在哪儿?”

    任君齐无力的朝走廊尽头的房门指了指,林昊便把她扶过去。

    一走进房间,女人闺房特有的幽香气息便扑鼻而来,只是林昊仔细看看却不禁直皱眉头,房间内应有的设施虽然一应俱全,可是却十分的凌乱,东西东一件西一件的丢放着,衣服也随处乱扔!

    梳妆台前的椅子上还搭拉的挂着连体丝袜以及内内,而且明显是穿过的,连体丝袜皱巴巴的挂在那儿,内内也被卷在里面。

    林昊看到这个房间,不禁暗暗称奇,因为他着实没想到平常收拾打扮得整齐利索的任君齐在私下里,竟然是这副邋遢的模样。

    任君齐正在发烧,整个人也浑浑噩噩的,自然也没有精神与心情去尴尬,身体一挨到床上,便困倦的闭上眼睛。

    林昊想要给她盖上被子,却发现她的高跟鞋还穿在身上,这就弯下腰来,托起她柔软雪白的长腿,帮她脱掉鞋子。

    鞋子一脱,被丝袜包裹的精巧小脚便露了出来,涂抹着点点紫红的灵动脚趾也若隐若现,一切的一切,对于林昊这个美腿控而言都弃满了诱惑!

    林昊原本还想好人做到底,把她的丝袜也给脱了,可是她穿的明显是连体丝袜,要脱掉必须把手伸进她的裙子里面去才能扒下来,当然,先脱掉裙子再脱袜子也可以的。

    不过林昊并没有这样做,他的男女授受不亲观念虽然不太强,可也知道那样做是不好的,所以就那样凑合着给她盖上被子。

    服侍着她安稳躺好后,林昊才抓起她的手把起脉来,仔细检查过后堵发现,她确实是生病了,而且问题有点严重,是急性化脓性咽炎,发烧就是因为感染引起的。

    林昊轻轻的摇晃她一下,“任君齐,你先别睡,先醒醒!”

    好一阵,任君齐才吃力的张开眼睛,有精无神的看着他。

    林昊道“你得的是急性化脓性咽炎,在医院有用什么药吗?”

    任君齐微摇一下头,她是下午才感觉困倦没精神的,原以为只是没休息好的缘故,没想到越来越严重,到食堂吃饭的时候,人已经有点恍惚,上了林昊的车后,人就完全撑不住了。

    林昊又问道“那你现在是要回医疗,还是要我给你治?”

    任君齐已经没有力气折腾了,而且她也不希望科室的医生护士看到她软弱的一面,所以就挣扎着道“你给我治吧!”

    说完这句后,她已经再没有一点精力了,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针对她这样的病情,首先要做的自然是把烧给退下来,可是普通的退烧药治标不治本,退了之后又会反复,所以他选择给她做放血疗法。

    放血疗法有着活血理气,排毒祛邪的作用,除了可以用于中毒外,也可用于退烧。

    林昊掏出自己随身不离的针盒,准备先针刺她的足三里穴位。

    只是看看她的脚,林昊却感觉有点犯难,因为要下针的话,那就必须得把丝袜拖下来不可的。

    好吧,这回终于给你正大光明的理由了!林昊暗里嘲讽自己一句,这就把伸手着她的长腿往裙子里面伸去。

    只是手才一伸进去,任君齐就霍地张开了眼睛,说不清什么表情的看着他。

    林昊被看得心头一紧,可还是理直气壮的解释道“我要给你退烧,得做针灸,不脱袜子我没办法下针。”

    任君齐看了他一阵之后,又再次闭上了眼睛,也不知道是默认,还是拒绝。

    林昊只好她当是前者,把手一直往上升,抓住她的丝袜往下扯。然而想脱女人的衣服,女人又不配合的情况下,那是很难的。

    任君齐直挺挺的躺在那儿,丝毫也没有抬臀的意思,林昊扯了几下扯不动,心里一发狠,手上就用了蛮劲,只听“嘶啦”一声响,丝袜被他给扯破了!

    任君齐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反应,可是身体却明显轻颤了一下。

    林昊见丝袜已经被自己扯破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三下五除二的将丝袜给通通扯开了,那粗鲁的动作整个变态狂魔似的。

    好容易,任君齐一双修长雪白,匀称纤细的美腿终于暴露于空气中。

    林昊强迫着自己不要去看,因为她的腿实在太美了,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失控,赶紧的抓起她的脚,准备下针。

    只是把她的脚抓起来的时候,心里却不免一震,男人面对一个美女的时候,总是喜欢品头论足,而这个足一般只限于腿,却很少涉及到脚,可是在古代却早有三寸小金莲,小脚好嫁来形容女人脚的魅力,除了身体面貌,脚也是体现女性美的一种重要部分!

    林昊是个美腿控,对腿有要求,对脚也同样有!

    脚是女人最本色的部位,几乎是什么性格的人便有什么样的脚,且脚与身材大致相同,或是斜抹,或是齐头,或是纤长,或是高背,或是平足,或是无跟,还有带疤瘌和大骨头节子的,想象不出玲珑的人儿会有一双莽而壮的马脚,而任君齐的这双脚,却绝对是一双骨双骨骼纤细皮质柔嫩的脚!

    女人的脚,讲究瘦,小,尖,弯,香,软,正七字决,女人肉香,脚谓其一,随着时代的进步,被裹布缠过的扭曲双脚不再是衡量美丽的尺度,像任君齐这种,匀称细腻,雪白如莹,如玉之润,如绸之柔,脚背的肉色如透明一般,隐隐映出几条青筋,十个脚趾都涂抹了紫红色,像十片小小的花瓣,这才是让男人感觉眩晕痴迷的完美双脚。

    任君齐的腿美,脚也同样,简直是无可挑剔。

    林昊握着它足有好一阵才猛然醒过神来,赶紧拂去心中杂念,专心致志的给她下针,刺入足下三里穴,补法烧山火,先浅后深,一进三退,重按轻提,行九阳数!

    十分钟左右的样子,任君齐开始出汗,而且一出就是大汗淋漓,没一会就打湿了身上的衣服,头发。

    林昊见状,立即再在上肢针刺曲池穴,施泻法透天凉,先浅后深,一进三退,轻按重提,行六阴数。

    最后才在她双侧大拇指少商穴各点刺后挤出血约五滴,然后找来一根红绳紧束她的中指,在指腹中轻刺一针,又挤出三滴血,然后把她扶坐起来,使她与自己面对面,古枫用左右两拇指由眉心从内向外按捋3次,再用拇指、食指揪起眉心,针刺放出一点血

    林昊的针灸彻底结束的时候,任君齐已经出透了一身汗,别说是衣服,连床单被褥都出现了湿迹!

    女人,果然是水做的啊!

    林昊如此感叹一句,伸手再去摸她的体温,发现已经开始消退了!这就微松一口气,然后去倒来一碗放了白糖的温开水,用汤匙一瓢一瓢的喂着她喝了下去,看着她苍白的脸色恢愎一点血气,呼吸开始均匀平缓,一颗悬起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任君齐身上的衣服已经湿了,必须得更换,床单也要换,否则就让她躺下去的后,不但病不能好,反倒又会受凉加重病情的。

    林昊叫唤几声,让她起来唤衣服,可是怎么唤也唤不醒,偶尔有点反应也只是哼唧一声,并没有真正醒来。

    林昊没了办法,只好顾不上什么男女有别了,打开她的衣柜,给她找来一件长恤睡裙,然后就掀开她的被子,剥她已经汗湿得黏在身上的衣服……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