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57章 和女医生的一夜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别人都说,如果你没本事给她幸福,那么请你停止脱她衣服的动作!

    对于这样的说法,林昊嗤之以鼻,因为她的衣服你不脱,就会有别人来脱,而那个人未必会比你好,比你更能给她幸福。

    能不能给女人幸福,林昊不敢妄自尊大,但给女人性福,他相信自己绝对能够办到的!

    不过眼前的事,明显和那些扯不上半毛钱的关系,林昊要脱任君齐的衣服,只是不想她再受凉,病上加病。仅此而已!

    尽管有着光明正大的理由,心里很坦荡,而然在伸手解她的衣裙之时,林昊的双手还是忍不住颤抖了。

    没办法,经验还是太欠缺啊!

    以前他都是用撕的,或者剪的,用脱的次数还是极少呢!

    随着衣裙一件一件的从任君齐身上离开,她身上的肌肤也越露越多,待得一具完美的酮体一丝不挂的横陈于面前的时候,林昊的心跳在那一瞬间几乎停止了,眼前的一切,实在是太美太美了。

    任君齐的腿是无可挑剔的,可她的身材也完美得让人叹为观止,就如那宋玉前辈所说的那样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

    这一刻,林无语,震惊,发呆,痴愣,有一种扑上去狠狠蹂躏的冲动!

    傻站在那儿好几秒钟后,他才勉强回过神来,看着容颜苍白,面露憔悴的她,不由暗骂自己一声禽兽。

    她都已经这样了,你还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有没有一点人性啊?

    林昊骂完自己后,便不再胡思乱想,赶忙将准备好的衣服套到她的身上,至于文胸内内那些东西,太复杂繁琐了,直接略过。

    细节嘛,在意那么多干嘛呢!

    衣服换过了,床单被褥也换过了,任君齐也重新躺好了。看着安静地熟睡的她,林昊竟然有种欣慰之感,确认她不会这么快醒来,这才缓步走了出去。

    任君齐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是午夜时分,身上很是乏力,嘴里也感觉苦苦的,空气中还有未完全散尽的中药味道!

    不过只一会儿,她就花容失色了,因为她衣服被换过了,身上只穿了一条睡裙,而裙子里面却什么也没穿。

    然而仅仅只是这样也就罢了,更让她受惊的是在她的床上,在她的身旁,竟然还躺着一个男人,差点就尖叫着从床上跳起来。

    当她看清楚旁边睡着的男人是林昊的时候,虽然有所平静,但小心肝仍然怦怦的跳动不停。

    林昊十分的醒睡,身旁稍有动静,他便张开了眼睛,看见任君齐正惊惶的睁大眼睛看着自己,这就道“你醒了?”

    任君齐喃喃的问“你……对我做了什么?”

    林昊道“给你退了烧,吃了药。”

    任君齐吱唔着道“那,那我的衣服?”

    “哦!”林昊平淡的解释道“你出了一身大汗,把衣服都弄湿了,从里面湿到了外面,想叫醒你起来换,又怎么也叫不动你,所以我就给你换了衣服!”

    任君齐没有说话,只是神色复杂的看着他。

    林昊疑惑的道“医患之间不分男女,这个道理你应该懂吧?”

    任君齐道“可是……”

    林昊摊手道“难道我就让你穿着湿漉漉的衣服睡吗?”

    任君齐道“那你怎么会躺在床上?”

    林昊道“把你侍候好了,我也被折腾累了,就在床边坐了一下,可是我发现坐着没有躺着舒服,便躺了下来,反正你一个人也睡不了那么大的床!哎,我那么辛苦的照顾你,你不会那么小气,让我睡一下你的床都不行吧?”

    任君齐被弄得哭笑不得,这是小气不小气的问题吗?

    “好了,都是江湖儿女,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林昊坐起来,豪气的挥了挥手,又问道“你饿不饿,我下面给你吃?”

    任君齐愣住了,感觉有一辆火车在眼前开过污!污!污!

    林昊见她无动于衷,又补充道“我下面很好吃的哦!”

    任君齐“……”

    林昊道“愣着干嘛,要不要吃啊?绝对比别人的好吃哦!”

    任君齐“……”

    林昊催问道“说话呀!”

    任君齐终于明白了,这个下面不是那个下面,无力的摇头道“我没胃口。”

    林昊道“没胃口也要吃一点的,昨晚你在食堂吃饭的时候,我看你那饭菜一动也没动呢!”

    任君齐道“我……”

    林昊下了床,“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我去做,你先躺一下!”

    任君齐忙道“我不想吃面,我从来都不吃面的!”

    林昊道“那你想吃什么?”

    任君齐道“蛋炒饭!”

    林昊汗了下,“你现在生病了,不能吃那么油腻的东西!”

    任君齐无奈的道“那就给我煮点粥吧!要酸菜牛肉粥!”

    林昊又汗一下,“都说你生病了,不能吃油腻的,吃粥的话只能是白粥!”

    任君齐没好气的道“这么不能吃,那也不能吃,你又问我想吃什么?”

    林昊扬起三根手指着,霸道的道“三个选择,要么面,要么粥,要么粉。但是……面是清汤面。粥是白粥,粉是斋粉。”

    任君齐软瘫瘫的道“随你便吧!”

    林昊进了厨房之后,发现自己给任君齐的选择实在是太多了。

    她家的厨房连苏非家的都比不上,苏非那儿最少还有两袋方便面,可她这儿连方便面都没有,厨具倒是样样具全,可看起来全都是新的,几乎没有用过似的。冰箱也有,而且还开着,但里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尤其让林昊特别费解的是,方便面没有也就算了,竟然连米都没有,将厨房每一个角落都翻个遍后,硬是没有找到一粒米。

    整个厨房,就像是摆设一样。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巧夫也一样。林昊有些不死心,开始换地儿搜索,从厨房找到客厅,从客厅找到房间,从房间找到卫生间,再从卫生间找到阳台。

    功夫不负有心人,林昊终于在阳台的杂物柜里找到了一点小米,用一个封口袋装着,份量不多,但熬粥一个人吃是够了。

    林昊这就拿着小米去熬粥,然后又想方设法的在条件有限的环境中给她找配菜。

    经过半个小时的折腾,终于把饭给任君齐做好了。

    端进房间的时候,林昊发现任君齐又一次睡着了,这就坐到床边,将她唤醒后道“来,吃点东西。”

    任君齐无力的摇头道“我不想吃。”

    “不想吃也得吃一点,不然没有体力和病毒对抗,身体也更难好起来的。”林昊谆谆善诱的道“你是医生,应该比谁都懂得这个道理。”

    任君齐仍然摇头道“可我真的不想吃!”

    林昊不放弃的道“不吃是不行的,人是铁,饭是钢,不吃饭怎么行呢!”

    任君齐不回应了,甚至连头都不摇。

    她固执,林昊无疑更固执,固执得来甚至还很霸道!怎么劝也不听的情况下,他就拉下了脸,沉声道“任君齐,你记得我们打过赌是吧?而且你还输了是吧?输了之后私下里你就得听我的是吧?那好,现在我命令你,马上给我吃饭!”

    任君齐没料到这厮说翻脸就翻脸,刚刚还风和日丽呢,瞬间就阴云密布了,自己要是不肯张嘴的话,下一秒恐怕就得电闪雷鸣,狂风暴雨了!

    反应不过来的她被弄得愣在那里,呆呆地看着他。

    也许是人在病中,身心都比较脆弱的缘故吧,看见他黑脸包公似的神情,她的心里竟然有种慌慌的感觉。

    林昊见她没有反应,脸就变得更沉,声音也变得更冷,“当然,你真那么不想吃东西的话,我也不会逼你,给你另外一个选择。”

    另外一个选择?任君齐疑惑的看着他,“是什么?”

    林昊道“陪我滚床单!”

    任君齐睁大眼睛难以置信看着他“啊?”

    “你现在这个样子,想要快点好起来的话,只能促进新陈代谢!想要促进新陈代谢有两个办法一是吃东西。二是多出汗。”林昊十分无耻侃侃而谈“既然你不肯吃东西,那就只能多出汗。咱们深入的交流切磋几下,你再出透一身大汗,这病就好了!”

    任君齐“……”

    林昊催问道“选哪样?快点决定!”

    任君齐不是白痴,也没有跟林昊滚床单的,就算真的有,这会儿也没有那个精神体力,所以想也不想的道“前者!”

    林昊的脸色立即阴转晴了,端起那碗熬得很稠的小米粥,带着微笑,语气温柔的道“对嘛,这才乖嘛,来,我喂你,咱们能吃一口算一口!”

    如此说风就是雨的反复性格,让任君齐完全无法适应,看见粥已经送到嘴边,感觉尴尬的她忙道,“我,我自己来!”

    林昊见她手软脚软,像只软脚蟹一样,便摇摇头道“乖一点,张嘴!”

    任君齐是一个很有性格的女人,不会轻易服软,更不会随便为哪个男人张嘴的,可是这一次,面对着林昊清清亮亮的眼神,她却仿佛神差鬼使似的,乖乖的张了嘴。

    第一口粥,无疑是难下咽的,一到嘴里任君齐便感觉恶心,差点没给直接吐出来,可是看见林昊一脸期盼的看着自己,只能生生咽了下去。

    看见她吞下粥,林昊便给她夹了一点青菜,让她缓缓腻感,然后又给她一口粥。

    一口,接着又一口,再一口……

    被半喂半灌的塞了好几口之后,任君齐也终于感觉到了食物的甜美滋味,抽空问道“这是什么粥?”

    林昊道“小米粥!”

    任君齐看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多,这个时候周围的超市和杂货店应该都关门了,疑问道“你在哪买的小米?”

    “不是买的!”林昊指了指外面道“我在阳台找到的!”

    “阳台!?”任君齐先是呆了下,然后脸色骤变的问道“我放在杂物柜里的小米?”

    “是啊!”林昊不知所以的问“怎么了?”

    任君齐哭笑不得的应道“……那是我用来喂鹦鹉的!”

    林昊道“可是我没有看见鹦鹉啊!”

    “被我放走了!”任君齐说着又补充一句“两年前!”

    林昊听得汗了下,鹦鹉是两年前放走的,小米也自然是两年前准备的,当然,还有关键的一点这是鸟食!

    “没关系的!”林昊回过神来后赶紧安慰她,“没关系的,我仔细检查过,这小米没坏呢!来,再吃两口!”

    任君齐惊讶的道“还吃?这可是……”

    话没说完,嘴里已经又被林昊给塞了一口小米粥。

    林昊道“鸟食怎么了,人连鸟都可以吃,自然也可以吃鸟食!”

    任君齐哭笑不得,这都什么跟什么?人还吃狗呢,可是狗食能吃吗?狗可是连屎都吃的!

    只是看见他柔中带凶的样子,她又不敢把粥吐出来,只能再次咽下。

    林昊便又夹了一点青菜塞进她嘴里。

    任君齐问道“这是什么菜?”

    林昊道“红薯苗。”

    任君齐再问“哪来的?”

    林昊又朝外面指了指道“还是阳台!”

    “天啊,我的盆栽!”任君齐失声的叫了起来,有些恼的道“你怎么这样,那是我的艺术品!”

    艺术品?

    林昊对此真的嗤之以鼻,一个破红薯,找了个瓷盆竖着插起来,一半埋在土里,一半露在外面,上面再长几颗苗。

    这就叫艺术品?要这样也算的话,满大街都是艺术家呢!

    林昊为了恶心她,不但不接这个茬,反倒是叹气道“可惜你不能吃腥的!”

    任君齐“呃?”

    林昊道“否则我就把那两条鱼给焖了。”

    那两条鱼?自己养在鱼缸里面的两条银龙?任君齐一下就反应了过来,激动的叫道“林昊,你要是敢动我的鱼,我就跟你拼……”

    林昊把最后一口粥塞进她嘴里,生生的把她的话噎了回去。

    当林昊将碗筷收进厨房去洗的时候,任君齐感觉自己有点急,这就挣扎着爬起来,晃晃悠悠的进了洗手间。

    只是在方便的时候,她看见边上放着一个盆子,盆子里装着几件衣服,就是她白天穿的。只是让她感觉欲哭无泪的是,衣服已经洗过了,而且洗得很干净,尤其是……内衣裤!

    林昊洗完碗回来的时候,发现任君齐仍然躺在床上,可是脸上有些红,神思也有些恍惚,仿佛发春似的,疑惑的问道“你怎么了?”

    任君齐没说话,只是微不可闻的摇了摇头。

    林昊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不会是又发烧了吧!”

    被他的手一碰,任君齐的身体一颤,立即触电似的闪开去。

    “没发烧啊!”林昊收回手,看看时间道“你再睡一觉吧,我也要回去了!”

    不知道怎么的,一听说他要走,任君齐心头便骤然一紧,忙道“你别走!”

    林昊道“不走干嘛?陪你过夜吗?”

    任君齐嗔怪的横他一眼,“假假你也是个医生,说话就不能文明一点吗?”

    林昊疑问道“我说粗口了?”

    任君齐“……”

    林昊虽然确实想回去,可是又有点担心她会半夜再次烧起来,想了想便打算观察一下再说,确定她的病情不会反复再回去,于是就在床边坐下。

    任君齐则以为他要躺下来,心里虽然紧张,可是身体却下意识的往里边挪了挪,挪完之后她又有些发呆。

    我这是干嘛呢?欢迎上床吗?

    林昊坐下之后,无话找话的问道“任君齐,你套大四房是租的还是买的?”

    任君齐摇头道“都不是!”

    林昊愣了下后,立即发挥想像力道“我明白了,干爹送的!”

    “干爹?”任君齐疑惑道“我哪来的干爹?”

    林昊更不解的道“既然不是租的,也不是买的,更不是送的,那你这房子怎么来的?”

    任君齐道“拆迁补偿的!”

    林昊恍然,“我说呢!”

    也许是吃了药,又出了汗,任君齐感觉自己好了许多,也有精力跟他聊天,便补充道“除了这套之外,另外还有两套,和这套差不多大!”

    林昊惊讶的道“看不出来,你还是个富婆呢!哦,你还没结婚,不该用婆字,要叫富姐!”

    任君齐对此并不否认,按照羊城现在的房价,三套房产加起来少说也超过两千万,所以富姐的称号并不为过。

    林昊道“这么说来,你是羊城本地人?”

    任君齐摇头道“也不算是!”

    林昊摸不着头脑了,疑问“不算是?”

    任君齐解释道“我的祖籍在这儿,不过我的父母很早就去了台省发展,我在台省出生的。这些房子是以前的祖宅拆迁补偿来的!”

    林昊再次恍然,“那你的父母呢?”

    任君齐道“我父亲在国外,我母亲在台省。”

    林昊道“那你怎么会回来羊城工作呢?”

    任君齐应道“因为这里是我的家乡!”

    这种情怀,与林昊不谋而合,所以立即向她竖起大拇指,“好样的,我最喜欢你这样的女人了!”

    这,算是表白吗?

    任君齐听得先是一呆,然后脸就刷地红了,直白的男人她见很多,可是像林昊这么不摭不掩、没羞没臊的却是头一次见。

    果然,表白完了后,林昊又紧跟着道“任君齐,我能再问你一个问题吗?”

    看着他认真的表情,任君齐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心也怦怦的跳了起来……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