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66章 极品母亲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有书友跟了了说,书中很多地名虽然勉强能够与现实城市代入,但基本都换了名称。其实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有规定不能出现真实地名,否则分分钟都会被和谐!所以能够看懂,能够代入,已经非常不错了。大家将就些吧!

    台省,位于我国大陆沿海的大陆架上!

    它是一个滨海之地,东临太平洋,北邻琉球群岛,南界巴士海峡,西与闽省相望,总面积约36万平方千米,人口多达2400万,是我国第一大岛!

    台省自古以来便是我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原住居民的高山族早在17世纪已在此定居,明末清初闽省与粤省人民移垦,最终形成以汉族为主体的社会。

    自1960年代起,台省推行出口导向型工业化战略,经济社会发展突飞猛进,缔造了举世瞩目的台省经济奇迹,于1990年代跻身发达经济体之列。

    说这么多,仅仅只是想陈述一个事实,台省绝对是一个国际大都会,它比羊城只大不小!

    台省的机场总共有九个,林昊等人抵达的是位于台南的清桃国际机场。

    出发之前,柳芒原本是想通知新联帮,让他们接待林昊,并安排衣食住行的。可林昊一心只想寻亲,根本不想搞什么黑帮联盟,所以拒绝了。

    不过还没走出机场,接他们的人却已经来了,不是新联帮的人,是任君齐的母亲梁敏之!

    咋一见这女人,林昊和吴若蓝都以为这不是任君齐的母亲,而是她的姐姐,因为这女人保养得实在太好了,看起来就跟任君齐相差四五岁的样子,身材高挑丰盈,皮肤光白细嫩,气色比任君齐还要好呢!

    “哎哟,歹势啦,几个月没见,怎么成这副德性啦?”梁敏之看见女儿一副病怏怏的样子,立即就没头没脑的数落起来,然后又急声问“你这是怎么搞的啊?”

    任君齐道“妈,我……”

    只是没等她把话说完,梁敏之又迫不及待的问“撞鬼啦?还是生病了?你可千万别告诉我,这是堕胎了啊!”

    当着林昊与吴若蓝的面被母亲这样说,任君齐脸上挂不住了,“妈,你胡说什么啊?”

    “我胡说?”梁敏之气哼哼的道“你刚开始发育的时候,我就告诉过你,脱裙子之前一定要认清认准,千万别把自己交给那种提上裤子就翻脸不认人的牲口,你有听我的吗?”

    任君齐气急的道“妈”

    “马什么马,现在牛都没用了,都已经被人吃干抹净了!”梁敏之没好气应一句,又喝道“说,那个王八羔子是谁?我这就找上门去,闹得他鸡毛鸭血,永无宁日,要不然他还以为我们任家的人好欺负呢!”

    梁敏之滔滔不绝的没完没了,任君齐想解释都插不进嘴,只能幽怨的看向林昊!

    林昊接触到她的眼神,心里感觉莫名其妙,你妈骂你,你看我干嘛啊?我又没搞大你的肚子!

    任君齐之所以看林昊,自然不是因为他搞大了她的肚子,她根本就没大肚子嘛!她是怨他乌鸦嘴,没回来之前就说她妈会误会,会觉得她是堕胎了回家休养,结果好的不灵,丑的倒是灵了!

    见她仍冲着自己看个没完,林昊便有点急了,这样下去自己非站着中枪不可的,所以悄悄的往后退一步,想要躲开她的视线。

    谁知道梁敏之不但嘴巴厉害,反应也不是一般的敏锐,简直可说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下就抓到他的小动作,刷地欺上前来质问道“你心虚什么?”

    林昊被吓了一跳,连忙道“我,我没心虚啊!”

    梁敏之道“那你后退什么?”

    林昊吱唔着道“我只是……站得久了脚有点麻,想活动一下罢了!”

    梁敏之的脸色一沉,双目如电的直逼林昊,“别告诉我,你就是那个搞我女儿的王八蛋!”

    林昊连连摆手道“不不不,我不是!”

    梁敏之审视着他问“真的不是你?”

    林昊道“绝对不是我!!”

    梁敏之不依不饶的道“那你是谁?”

    林昊忙撇清道“我只是你女儿的朋友,嗯,普通朋友!”

    梁敏之重新上下审讯他一番,然后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冒出一句,“接盘侠?”

    林昊“……”

    任君齐被弄得又羞又急,直跺脚的道“妈,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跟本就没怀孕,哪能堕什么胎啊!”

    梁敏之道“那你怎么搞成这个鬼样子?”

    任君齐道“我生病了!”

    “生病?”梁敏之疑惑的道“你怎么会生病的?”

    “妈!”任君齐啼笑皆非的道“人吃五谷杂粮,怎么可能不生病呢?”

    梁敏之道“可你以前从不生病啊!”

    任君齐好气又好笑的道“以前你一个肩膀能扛五十斤大米,拎两把菜刀能追我爸九条街,现在你还能吗?”

    梁敏之被说得脸上一窘,“这能比吗?”

    “怎么就不能比?”任君齐据理力争的道“人是会老的,抵抗力是会下降的,这是一样的道理!”

    梁敏之道“我不是教你,平时多吃素少吃肉,多做运动少熬夜,尽可能不要啪啪啪吗?你都给忘了吗?”

    任君齐连连苦笑,“医院的工作那么忙,我忙得有时候连厕所都没时间上,哪有时间去讲究啊!”

    梁敏之道“那你能怪谁?谁让你去羊城工作的?留在台省给我打理生意多好啊?省得我一个人累死累活,没着没落的……”

    任君齐道“妈,咱们能回去再说吗?”

    “不行!”梁敏之道“这个事情非说清楚不可。”

    任君齐问道“什么事情啊?”

    梁敏之道“你堕胎的事情!”

    任君齐这下被弄得欲哭无泪了。

    林昊也相当的无语,任君齐的母亲可真是极品到家了!

    任君齐苦声道“妈,我都说了,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事情,我就是生了个小病,现在已经快好了!你怎么就是不信呢?”

    梁敏之固执的道“反正我就是不信,你别想骗我了,我一看你这样子就是堕胎了,还有这个男的,一副做了亏心事的样子,肯定就是他把你的肚子搞大的!”任君齐与林昊“……”

    “你看你看!”梁敏之指着两人的表情道“被我猜中了是不是!”

    让人不得不承认的是,梁敏之无中生有,指鹿为马的本事确实是很强大的,吴若蓝原本是没有多想的,也从来没怀疑过什么,可是听她这样说,也开始有点不确定了,毕竟她只是护士不是医生,无法分清任君齐现在的症状到底是上呼吸道感染还是堕胎后遗症!况且林昊和任君齐的关系也确实暧昧,竟然连她家的钥匙都有!

    “妈!”任君齐终于忍不住了,大声的道“你到底要我说多少次?我真的没怀孕,没堕胎,我只是生病了。他也不是我的男朋友,只是我的同事!他们来台省办事,顺道送我回家的!你别再胡说八道,让别人笑话我了行不行啊?”

    梁敏之疑问道“真的?”

    三人连忙异口同声的应道“真的!”

    梁敏之仍是半信半疑,但终于不再纠缠不清,一挥手道“先回家再说!”

    走出机场,梁敏之伸手摁了一下手中的遥控钥匙,停在路边的一辆轿车便闪了闪灯。

    林昊只看了那车一眼,便断定梁敏之是个有钱人,因为她开的是一辆奔驰65,最低价也要三百万起步。

    上了车后,梁敏之仍然滔滔不绝的说这说那,坐在副驾驶的任君齐则完全不搭理她。

    坐在后面的林昊和吴若蓝为了避免祸及自己,也识相的闭上眼睛装死!

    一路唠叨一路行,过了将近一个小时,车子才终于停了下来。

    面前的是一条老街,街巷十分的狭窄,奔驰车开不进去了。

    任君齐左右看了一眼后,疑惑的问“妈,你又住回老街来干嘛?”

    梁敏之道“别墅那边太安静了,我住不习惯。还是这边好,街坊邻里全都认识,离茶楼又近。”

    任君齐道“那你把我们送回别墅去啊!”

    梁敏之摊手道“可是我已经把别墅租给别人了!”

    任君齐“……”

    梁敏之摆手道“好了好了,你从小在这儿长大的,街坊们也是看着你光屁股长大的,在这里住不是更好吗?”

    任君齐闭了嘴,什么都不想再跟母亲说了!

    下了车之后,顺着老街前行,两旁店铺林立,伸出的招牌层层叠叠、密密麻麻的架在街道的上空,尽管已经是深夜,但仍然极为繁华热闹,有点香江钵兰街的感觉。

    前行一阵后,跟着梁敏之走进一条巷道,然后就停在一栋三层的洋房之前。

    这是一栋完全西式的洋房,三面临空,还带着一个花园,看起来已经相当老旧了,但从它的样式与构造来看,不难看出当年是何等辉煌。

    走进去后,却给人一种里外两个天地的感觉,挑高的房子,保留着最初的木结构,可又经过全新的修缮,让它在古旧中融入现代的气息,看起来十分的艺术,有着一种异国情调,但总体来说还是相当的温馨与舒服。

    一路被母亲唠叨的任君齐显然又累了,进屋便对两人道“林昊,若蓝,你们随意,把这儿当自己家好了,我好累,得去休息一下。”

    林昊抬眼瞅瞅一旁虎视眈眈的梁敏之,心说有你这位彪悍的老木在,我哪敢当是自己的家呢?

    不过吴若蓝倒是精伶,见任君齐上楼,便张嘴道“我也跟你一起去。”

    两女走了之后,老式水晶吊灯下的客厅里就只剩下林昊独自面对梁敏之,心里也有些发虚,他还从来没跟这么彪悍的老女人单独切磋过呢!

    “坐吧!”梁敏之不冷不热的道“站着显你比较高吗?”

    林昊坐下,心里却有些惴惴不安,因为梁敏之也跟着坐到他的对面,一双仿佛能看透人内心的目光在他身上转来转去,也不知道是防贼,还是丈母娘看女婿!

    半响,梁敏之才出声道“那个……你叫什么来着?”

    林昊忙道“林昊,了淫林,喝傲昊!”

    梁敏之又问“你跟我女儿什么关系来着?”

    林昊小心的应道“同事关系!”

    梁敏之的柳眉立即竖了起来,目光尖锐的逼视着他道“真的仅仅只是同事关系?”

    林昊只好补充道“除了同事外,还是朋友!”

    梁敏之不置可否的哼了声,然后又毫无预兆的冒出一句,“你喜欢我女儿?”

    林昊忙摆手道“不,没有的,阿姨,我和任君齐只是普通朋友!”

    梁敏之喝道“普通朋友她会把你带回家?”

    林昊道“我是过来办事,顺路送她回家的。”

    梁敏之摇头道“我不信!”

    林昊苦笑,阿姨,你的疑心病别那么重好吗?

    梁敏之突然叹气道“我家君齐真不让人省心啊,每次回家都像遭灾一样!”

    这什么转折啊,林昊有点跟不上节奏,但还是问道“每次?”

    梁敏之道“这次回来是生病了,上次回来却是摔伤了,腿上还落了疤呢!”

    林昊疑惑的问道“腿上?”

    梁敏之长吁短叹的道“就是左边大腿根上,碗大个疤呢!”

    林昊下意识的应道“哪有啊?”

    梁敏之伸手指着左侧大腿尽头道“就这个位置!”

    林昊笑着摇头道“阿姨,你肯定是搞错了,我敢确定,那儿绝对没有……”

    话只说了一半,他就嘎然而止,脸上的笑容也僵滞住了,因为他感觉自己掉坑里去了。

    不过这个时候才醒觉明显已经太迟了,梁敏之霍地站了起来,目光如电般紧紧逼视着他,咬着牙道“你还说没搞我女儿?”

    林昊一下就慌了,忙道“阿姨,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梁敏之冷笑不绝的道“好,你解释,好好的给我解释,你要是说不清楚怎么知道她的腿上没疤,我今天我就收了你!”

    林昊能说是任君齐生病出汗,自己给她换衣服的时候看见的吗?绝对不能的!所以只好扯谎道“我是在她游泳的时候看见的!”

    这个谎,无疑扯得很漂亮的,游泳要穿泳衣,就算不是比基尼,也能看到任君齐的身材,能知道她的腿上有没有疤。

    只是梁敏之听了他的话后,脸上的笑意更冷了,冷得让人毛骨生寒……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