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68章 幕后黑手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羊城,一座奢华气派的私人豪宅!

    神秘的庄先生走进去的时候,豪宅的主人正在吃饭!

    这是一个年纪要比庄先生看起来大那么两岁的中年男人,四十二三的样子,油头粉面,富态尽露,此时正坐在红木餐桌前,系着餐巾,悠闲自得的坐在那儿。

    在他的身旁,一个年轻貌美穿着制服的女佣,正用青葱玉白的双手替他剥虾,剥一只便喂到他的嘴里一只,只是让人不忍直视的是,她用的不是手,而是用她的樱红的小嘴!

    眼尖的庄先生一眼便看出女佣所剥的虾是正中的地中海红虾,从外国进口来的,是一种难得的野生海虾,价格贵得离谱,进口的原因,这种价格去到二百元一只的地中海红虾还有价无市。

    有人形容,这种地中海红虾的滋味有着野生海虾十倍的浓香,而最能体现它的浓虾味的就是虾头的虾脑,所以最好的吃法是用虾脑做汁拌意大利面,然后虾身撒上盐,胡椒或炭烧。

    像此宅主人这般,直接过水白灼沾酱油外加女人唾沫来吃的,庄先生还是第一次见。

    如此吃法,庄先生真的不知说他土包子,还是有品味的好!

    不过也不是不能尝试的,庄先生觉得有机会的话,自己也可以这样吃吃看。

    看见庄先生到来,主人没有起来,也没有停下,而是随意的道“老庄来了,吃饭了吗?”

    庄先生还没有吃饭,不过这样嘴对嘴的吃法,身在其中的人可能很爽,旁观的恐怕就有些不自在了,所以他摇头道“我已经吃过了。”

    “老庄别客气!如果没吃的话,咱们一起吃!”主人热情的邀请,看一眼旁边的女佣后又道“我可以给你再叫一个女孩,也跟我这样吃!”

    男人,没有几个不好色的,庄先生看起来虽然温文儒雅,可他和别的男人也没有什么不同,不过他并没有和别人一起乱的习惯,所以就摇头道“谢谢先生,我真的吃过了!”

    主人仿佛感觉有些惋惜的样子,想了想又道“那一会儿你回去的时候,带一些红虾回去,我让人从海外空运回一百多斤的。”

    庄先生显然不是来这里吃虾的,但盛情难怯,只好微点一下头。

    主人见他终于答应,十分的高兴,然后看一眼墙上的古董壁钟,“还有五分钟时间,你先等一下吧。来人,给老庄开最好的红酒……哦,我忘了,老庄不喝酒的,上茶!”

    庄先生摇头道“先生,你不用招呼我,继续吃饭吧!这个虾冷了就不好吃了!”

    “没关系,冷了我让厨子重新再做就是!”主人说了一声,见旁边的女佣已经把剥好的虾仁含在嘴里送过来,这就把大嘴凑上去,连同女佣的小嘴一起包住,大舌不但将虾仁卷进自己嘴里,还将女佣的丁香小舌也一并吸进去,响起一阵稀哩忽噜的声音,把玩品尝好一阵之后,他才推开女佣,然后见庄先生还站在旁边,不由就道“老庄,你站着做什么,坐啊,咱们是一家人,不必生份的!”

    这话说得很实在,他要是拿庄先生当外人的话,他也不会在庄先生露出穷奢极侈的一面了。要知道他在别人面前,不管什么时候都是道貌岸然的。

    庄先生自然深明此理,因此便坐了下来,不过他并没有在一旁呆看着,而是将一个盘放到桌上,“先生,这是上个月集团的账目!”

    主人抬眼看了一下庄先生,发现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这就推开又要凑过来的女佣,语气温和的道“老庄,我们没有信不过你的意思,既然把所有的生意全权都交给你打理,自然是对你有百分之一千的信任!每月查账,只是例行公事罢了。所以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庄先生平淡的道“我知道的。”

    主人还想说什么,桌上的手机却响了起来,不过来电显示很奇怪,竟然是未知号码,也没有显示地区。

    “电话来了,我先接电话!”主人看了一眼后,便扬手在女佣胸前擦干净油腻,然后接听起来,“喂,姐!”

    “……”

    “我知道的,你在那边怎么样?”

    “……”

    “有好转的迹象吗?”

    “……”

    “外国的医疗技术这么先进发达也没办法?”

    “……”

    “好,我知道了,你放心!”

    “……”

    “来了,就在我旁边呢!”

    “……”

    主人接听一阵之后,这就把手机递给庄先生道“老庄,你接电话!”

    庄先生拿过手机,放到耳边道“夫人,您好!”

    “……”

    “集团目前一切稳定,账目我也已经带来了!夫人请放心,在您回来之前,我会处理好一切的。”

    “……”

    “这个事情有点棘手,那小子相当的滑头,而且运气好得出奇。”

    “……”

    “好,我会尽全力!”

    “……”

    “不辛苦,夫人你们请多保重!”

    “……”

    挂上电话后,庄先生把手机还给主人,这就道“我先告辞了!”

    “等下!”主人忙道“管家,赶紧装十斤红虾过来,让庄先生带走!”

    庄先生道“先生,不必麻烦的,我……”

    主人摇头道“男人要多吃虾,补肾的。”

    管家这会儿已经手脚麻利的装来了一袋红虾,庄先生只好说了声谢谢,然后拎着虾走了。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主人并没有说什么,不过一旁的年轻女佣却忍不住嘴碎的道“主人,你看这姓庄的,拽得二五八万一样,一点礼貌也没有,仿佛他真的就是集团董事长一样……”

    “啪!”女佣的话还没说完,脸上已经挨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主人打完之后,怒声骂道“你知道个屁,要不是他在背后替我家张罗着一切,我家早就完了,哪还能像现在这样逍遥快活!”

    女佣捂着疼痛的脸颊,委屈又幽怨的看着他。

    主人则指着她警戒道“你要是还想呆在这里,那就给我管好自己的嘴,下次要是让我再听到你说老庄的闲话,我割掉你的舌头,白灼来吃。”

    女佣被吓得心中一凛,忙摇头迭声道“我不敢了,我不敢了!”

    庄先生到了别墅门外,上了停在那儿的豪华奔驰后,久候在车内的助理杨慧见他的神色不佳,疑问道“先生,没接到电话?”

    庄先生道“接到了!”

    杨慧问道“那夫人怎么说?”

    庄先生伸手抹了抹自己的脸,自嘲的道“还能怎么样,搞了这么久还没把那小子搞掂,不被喷,难道还有奖励吗?”

    “咱们已经千方百计,百计千方了,可是那家伙精个鬼似的,怎么也不上套!”杨慧说着又叹口气,“这回倒是好,不但没套着他,反把我堂姐给套进去了!”

    庄先生脸上也浮起无奈之色,“谁能想到那小子的配方是不可复制的呢!不过你堂姐那儿也没套什么,收购广明的钱,大头是我们的,她出的只是小钱。”

    杨慧苦笑道“先生,在你眼里,那只是小钱,可对她而言,已经是全副身家了!”

    庄先生摇了摇头,平淡的道“广明一直在盈利,收购下来后,暂时看可能吃亏,可往后却会赚到她偷笑的。”

    杨慧道“希望如此吧!”

    庄先生问道“那个女进修医生搞掂了吗?”

    杨慧道“先生请放心,我已经把她送到很远的地方去了。”

    庄先生微微点头,又问道“田新亮那边有什么新消息吗?”

    杨慧道“上午的时候,我跟田院长通过电话,他称姓林的已经有几天没到医院了!”

    庄先生疑问道“人去哪了?”

    杨慧道“我仔细的查了下,发现和他有暧昧关系的急诊科副主任任君齐请假回老家了,我猜姓林的应该也跟她回去了!”

    “任君齐真的和他有一腿吗?”庄先生说着叹气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有点可惜了,那个任君齐我曾看过一眼的,模样,姿色,气质都是上上之选。”

    “到底是不是,我也不能确定!”杨慧微微摇头,继续道“不过医院里都是这样传的,尤其是急诊科的医生护士。”

    庄先生似乎对任君齐很有兴趣,又问道“这个任君齐是哪儿人?”

    杨慧道“我调查过她的资料,她的祖籍就在羊城,人却是在台省出生,她家在台省小有资产!”

    庄先生沉思了一会儿,又问道“你能确定那个小子现在在台省?”

    “我在海关那边有关系,已经让人去查了!”杨慧掏出手机,点开邮箱软件,“这会儿应该有确切的消息了,我查下邮箱看看!”

    杨慧看起来只是个时尚靓丽的都市女郎,可是能量明显不一般,打开邮箱的时候,上面已经有一封关于林昊具体去向的邮件,她忙打开来查看内容。

    “姓林的确实跟任君齐回去了,他们是凌晨从码头过关抵达香江的,然后在下午四点多的时候乘班机前往台省。出入境系统中有记录!”杨慧说着退出邮箱,又打开浏览器查看起航班,“我看了下航班信息,他们这会儿应该刚到香江不久!”

    庄先生的眼中顿时露出了浓浓的杀意,“派人过去台省,找到这个小子,把他彻底的留在台省。”

    “先生!”杨慧疑惑的问道“把他彻底留在台省的意思是?”

    庄先生扬起手,在脖子上虚划了一下,神色异常的冷峻!

    这,无疑就是要杀人灭口的节奏!

    杨慧见状微愣一下,欲言又止的道“可是……”

    庄先生问道“可是什么?”

    杨慧朝那座奢侈的私人豪宅指了指道“夫人的意思是希望咱们先把他玩残,然后再弄死他吗?”

    庄先生摇头道“集团易主后,大局未稳,事情千丝万缕,咱们哪有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耗在同一个人身上。”

    杨慧道“那到时夫人回来问起……”

    庄先生打断他道“很多事情都会有意外的,有一些意外是我们谁也控制不了的!”

    杨慧仍有些迟疑的道“这……”

    庄先生道“杨慧,我只问你一句话,如果在集团与我之间,非要做一个选择的话,你选择哪个?”

    杨慧只愣了一下便道“当然是先生!如果没有先生栽培我,我哪有今天。”

    庄先生道“既然你的选择是我,那就这样决定吧!”

    杨慧犹豫一下,终于答应道“好,我这就让人去办!”

    第二天。

    梁敏之像往常一样早早醒来,然后就习惯性的在床上发呆,呆了半天后她才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昨天晚上女儿回来了。

    为了确定自己不是做梦,赶紧跑去女儿的房间看了眼,发现女儿真的躺在床上安睡,这才乐了起来,然后哼着歌儿去洗漱了。

    站在洗手台前刷牙的时候,她透过窗户发现,原来有人比她起得更早,女儿那个长得眉宇轩昂,看着像电影明星一样阳光帅气的小同事,这会儿已经在花园里做起晨练,耍的不知道是太极拳,还是八卦掌,反正看起来真像那么回事,比公园里那些老头耍的可好看多了!

    看着看着她都有点走神了,在现实中她已经很久没有看过这么清新脱俗的小鲜肉了呢,如果他真的能跟女儿凑成一对,缔造出爱情结晶,必定能遗传他们的优秀基因,成就高颜值的下一代!

    现如今,可是一个看脸的时代啊!

    只是,他们俩现在到底是个什么关系呢?

    好容易,林昊打完了一套八十一段锦,任君齐与吴若蓝也先后醒来了。

    林昊看看任君齐脸色,发现已经比昨天好了许多,检查一下后见她的病情已无大碍,这才稍稍安心。

    通通都洗漱完毕后,梁敏之便尽地主之宜,领着他们去中华茶楼喝早茶。

    中华茶楼就座落在这条老街上,招牌是红木做的,恢宏大气中透着岁月的沉淀与沧桑,楼内上下两层,摆着方桌长凳,配上古色古香的装修,让走进去的林昊有种穿越回古代茶楼的感觉。

    这个时间,已经是上午八点多,茶楼里几乎座无虚席,人们欢声笑语不绝,热闹非凡。

    手握铜嘴长茶壶的茶师正在给客人斟茶,而且花样颇多,一时壶嘴过肩而下,一时壶嘴斜腰而出,一时壶嘴头顶直下……

    据说这种茶艺足有十八个招式之后,而且有名有款,例如什么玉女祈福,春风指面,回眸一笑,怀中抱月,观音掂水,蜻蜓点水,织女抛梭,凤舞九天,木兰挽弓,丹凤朝阳……等等等等,不过这个茶师所会的招式明显不多,来来去去就那么六七样!

    载满点心的手推车来往穿梭不绝,因为蒸笼都盖着盖子,看不见里面是什么,但香气已经溢了出来,引得林大官人食指大动。

    梁敏之也一改昨晚那副尖酸刻薄的嘴脸,笑意不绝的跟那些老熟客打招呼,看着她亲切和蔼,春风满面的模样,林昊甚至怀疑眼前的她和昨晚的不是同一个人,因为差别实在太大了!

    跟着她上了二楼后,进了一个包厢,梁敏之便首先紧着女儿问道“君齐,想吃什么?”

    任君齐却把菜牌递给林昊与吴若蓝,“林昊,若蓝,你们看看想吃点什么?”

    两人便凑在一块儿看起来,然后窃窃私语气的商量。

    看见他们那股自然而然流露出来的亲热劲儿,梁敏之暗里不由叹气,原来这才是真正的一对儿呢!

    翻看几页菜牌,林昊发现上面的全是广式点心,想想便也理解,梁敏之是从羊城过来的,最拿手的自然是广式点心。

    对于广式点心,林昊与吴若蓝虽然不说吃腻了,但也经常吃,来了台省自然想找点新鲜的东西吃,所以不停的往后翻,然后终于看到了台省本地的茶点台省米粉,咸粥,鸭汤,煎饼,担仔面,油果,五香蛋,卤花干,凤梨麻团,白糖糕,米粑,罗卜糕,牛肉羹,蚵仔煎……

    林昊对吃的不讲究,吴若蓝也同样,不过她勇于挑战新的事物,所以不点对的,只点没吃过的。

    见她点得仿佛停不下来的样子,林昊便道“姐,咱们是不是点太多了?”

    任君齐接口道“没关系的,这边有句流行话,早上吃的像皇帝,中午吃的像平民,晚上吃的像乞丐,所以早餐是很重要的,点多些无妨,吃不完咱们就拎着走呗!”

    梁敏之听得连翻白眼的道“不用钱啊?”

    任君齐笑道“妈,我难得回来一次,你还不让我吃饱?”

    梁敏之大方的道“吃吃吃,你使劲儿吃,随便你,到时吃得像个大肥婆,随便一坐下肚子上就五个轮胎,往床上一躺就像坨牛粪似的,看谁还敢娶你!”

    任君齐苦笑道“妈,你别这么扫兴好不好?”

    梁敏之站起来道“得,我也不在这儿碍眼了,你们自己折腾吧,我得去后厨盯一下!”

    没多久,林昊和吴若蓝点的东西就上来了,不过吃得最多的并不是他们,而是任君齐,不过也能理解,她已经两天没正经吃过一顿饭了。

    众人正山吃海塞之际,梁敏之又回来了,拿了一张纸扔给林昊道“嚅,给你!”

    林昊接过来看看,发现上面写了一个地址,疑问道“阿姨,这是什么?”

    梁敏之道“这就是左坎在乡下的地址,我刚刚在后厨问到的,不过有点远,得转几趟车,最少得两个多小时才能到。”

    任君齐拿过纸条看了眼,只见上面的地址是阿里山山脉附近的一个原住居民村落,这就道“林昊,这个地方我以前去过一次,我带你去吧!”

    梁敏之立即反对道“你病还没好,不老实在家呆着,还跑那山咔拉的地方去干嘛?”

    任君齐道“那老妈你带林昊去!”

    “我?”梁敏之道“我哪有空啊,一会儿我还得去做瑜伽,去护肤,去吃养生菜呢!”

    任君齐苦笑道“妈,你都一把年纪了,别这么讲究了不行吗?”

    “不讲究?”梁敏之没好气的道“万一到时你那死鬼老爸嫌弃我了,在外面给你找个后妈,住你的房子,分你的家产,看你怎么死!”

    任君齐道“我……”

    林昊忙打断母女俩道“不用麻烦了,我自己去就行的,谢谢阿姨了。”

    任君齐还想说什么,梁敏之却抢先道“那你早点儿出发吧,路可不远呢!”

    林昊答应一声,然后对任君齐道“任君齐,我想把我姐留在你这儿……”

    没等她把话说完,吴若蓝已经打断他道“不行,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林昊苦笑道“姐,我是去找人,又不是去玩!”

    很多情况下,吴若蓝都是通情达理的,但在这件事情上她却异常的执着,“我不管你去干什么,反正你得带上我,你要不带哪儿都甭想去!”

    林昊无奈,只能勉强同意。

    吃饱喝足之后,林昊便拿着地址准备出发,在他们离开之际,梁敏之还是难得大方了一把,借给他们一辆车,当然不是她开的那辆奔驰65,而是一辆普通的三棱越野车。

    在导航上输入地址后,发现最多只能找到左坎所在的那个县,找不到确切的地方,林昊不死心,掏出自己的手机,打开了那个特工才有的导航,再输入一遍地址,准确的坐标立即就出来了,甚至连周围的实景图片都有。

    林昊研究了一阵之后,这就驱车顺着导航出发。

    穿过繁华热闹的市区,车子驶上了沿海公路,车速也渐渐提升了起来。

    吴若蓝摇下车窗,眺望远处的海景,心情也变得好了起来,欢快的轻哼起歌来,哼了一阵后停下,轻笑道“林昊,君齐姐的妈妈可真有意思呢!”

    林昊汗道“有意思?”

    吴若蓝道“是啊,很好玩呢!”

    林昊摇头道“我没感觉有什么好玩的,只觉得她像一个人!”

    吴若蓝疑问道“谁?”

    林昊道“咱爸!”

    吴若蓝愕然,“啊?”

    林昊道“同样的尖酸刻薄,同样的神神经经,同样的纠缠不清,而且这位梁阿姨比起咱爸,只有过之而无不及。”

    吴若蓝“……”

    林昊又恶趣味的道“如果没有小杏阿姨,任君齐也没有父亲的话,他们俩倒是天作地合的一对。”

    吴若蓝狂汗,“要是真让他们凑成一对的话,那还了得!”

    林昊想想也觉得是,吴仁耀要是真跟梁敏之一起的话,那他跟吴若蓝就别指望再有好日子过了。

    吴若蓝摇头道“算了,不说这些没影儿的事了,你还是专心开车吧。”

    林昊不以为然的道“放心,这么宽的公路,又这么少的车,我闭着眼儿都能开!”

    “呜”他的话还没说完,耳边已经响起震天的汽笛声,后面一辆巨大的槽罐车突然超越了两辆慢悠悠的跟在后面的轿车,然后方向一打,直直的朝他的越野车撞了上来……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