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72章 公路爱情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爱情没有一劳永逸,想要不被抛弃,自己就得争气!摘自了了一生胡言乱语录。

    吴若蓝也不想被抛弃,可是那个不负责任的计程车司机就那样将她和林昊抛弃在了半路上,因此她的心里怨念不是一般的大。

    一边徒步往前走的时候,她还一边忿愤的念叨道“真是的,这路怎么不好走了?沥青混凝土铺的路面,既宽阔又平坦,而且没什么车,只不过是一路往上,而且比较蜿蜒罢了。明明就是嫌上坡,怕耗油,才找这样的烂借口!”

    林昊比较客观的道“耗油估计是其次,主要的还是怕遇到刁民,强收过路费什么的吧!”

    吴若蓝仍然余怒不止的道“刁民哪里没有呢?好好开他的车,谁会理他?如今太平盛世,法制社会,哪来那么多车匪路霸啊!”

    林昊深知世途险恶,所以摇头道“这可不好说!”

    “不行!”吴若蓝越走越累,越累就火气越大,“我得投诉他,太不敬业了,林昊,你记住他的车牌号没有?”

    身为特工,自然是要时刻保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警惕性,记车牌只是最起码的基本功,不过林昊想到就算计程车公司接受了投诉,也不大可能再派一辆计程车过来,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摇头道“没记住!”

    吴若蓝叹气道“你怎么这么没记性?”

    林昊反问道“你记住了?”

    吴若蓝翻起白眼,“我要是记住了,还用得着问你吗?”

    “姐!人生的滋味千百种,每一种都能尝试的话,也是不错的体验。”林昊缓缓的劝慰道“你想开些,就当咱们是驴友,来领略台省风光的不行吗?”

    吴若蓝见他不急不躁,表现得风清云淡的,心里有些惭愧,这就道“好吧,我努力想开一点!”

    走了一阵之后,林昊见她始终没有出声,问道“怎样,想开了没有!”

    吴若蓝摇头,苦恼的道“想不开!”

    林昊道“为什么?”

    吴若蓝道“如果一开始就当自己是驴友,肯定没问题,吃什么苦我都认了!可我把自己定位为游客的!我是来做大爷的……不,我是来做大小姐的啊!现在突然让我演丫环,我怎么受得了!”

    林昊失笑道“那咱们调整心态,重新定位呗!”

    吴若蓝摊手道“可我的心里没有那个重置功能啊!”

    林昊“……”

    走了约有三个公里,爬过一座大山之后,林昊见吴若蓝已经香汗淋漓了,这就道“姐,咱们先休息下吧!”

    连续不停的上坡路,吴若蓝也确实有点累了,便跟着他走到路边的一块大石上坐下来。

    林昊从背包里拿出一水递给她,然后指着下面的山山水水道“姐,你看,这周围的景色真的不错呢!比咱们石坑村好看多了!”

    坐在这块大石上,除了能观赏耀阳停于云间的璀璨绚丽景致外,还能看到满山的青枫,那么多的红叶,一簇堆在另一簇的上面,不留一点缝隙,红艳夺目的颜色仿佛一个个新生命在绽发,美不胜收,确实要比断魂灵的景致好看许多!

    吴若蓝显然不像何心欣那样,是个具有诗情画意的浪漫女人,她是个现实主义者,从来不喜欢这些不等吃不等喝的东西,所以随意瞄了山景一眼后,便摇头道“好看是好看,可我现在没心思看!”

    林昊道“为什么?”

    吴若蓝道“被卖了猪仔呗!”

    卖猪仔,是粤省的一个俗称,最早的意思是鸦片战争后,西方侵略者在我国东南沿海大肆侵拐,掳华工赴南洋美洲等地转南。后面渐渐发展成另一个说法,旅客在乘车中途被转到另一辆车或直接抛弃在路边,称之为卖猪仔!

    林昊淡笑道“姐,你好没情调呢!”

    吴若蓝轻白他一眼道“情调能当饭吃呀?”

    林昊故意的道“好像可以啊!”

    吴若蓝道“呃?”

    林昊道“别人不是都说,有情饮水饱!”

    吴若蓝把水往他怀里一塞,“成,你要真觉得有情能饮水饱的话,今天开始我就正式跟你好,可你从今天开始就只能喝水,别的什么东西都不要吃!”

    林昊睁大眼睛“啊?”

    吴若蓝道“行不行?”

    林昊苦着脸道“几天时间不吃东西,我是勉强可以顶得住的,可是一直都不吃东西,我肯定会饿死的!”

    “小样!”吴若蓝轻哼道“那你又说有情饮水饱?”

    林昊有些委屈的道“我不是看你累了,心情又不好,故意说点好笑的给你听,让你解解乏嘛!”

    吴若蓝道“可是你说的一点也不好笑!”

    林昊只好闭嘴,默默喝水。

    吴若蓝又道“说点别的笑话给我听还差不多!”

    林昊想了想道“有一对夫妻去航空公司柜台办理登机手续,可是因为座位不够,他俩没办法坐在相邻的位置。那男的就怒了,质问乘务员我们是夫妻,为什么不能坐在一起?乘务员从容的应他先生,我们处理的是座位,不是床位。哈哈哈哈哈,是不是很好笑?”

    吴若蓝没有什么表情的看着他,“好笑吗?”

    林昊的笑容滞在脸上,“不好笑?”

    吴若蓝一本正经的道“人家是夫妻,出门在外,而且又是坐飞机那么危险的事情,肯定要坐在一起相互照应,把人家硬生生的拆开,换你你不发火吗?”

    对于她的话,林昊竟然无法反驳,于是再次闭嘴。

    吴若蓝却又要求道“你再给说一个!”

    林昊苦笑道“既然我说的笑话不好笑,你还让我说?”

    吴若蓝道“可是我喜欢听你说笑话啊!”

    林昊被弄得直挠脑门,有点搞不清楚这是什么套路。

    其实他的情商要是高些,那就很容易懂的,他说的笑话虽然不好笑,可是吴若蓝喜欢听他说笑话,两者是完全不冲突的。

    吃什么饭,看什么电影,饭好不好吃,电影好不好看,这些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做这个事跟谁在一起。

    林昊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又说一个,“有一年轻小伙去医院检查,并且做了许多测试。最后医生告诉他,有好消息、也有坏消息!看你的测试结果后,我发现你有潜在的倾向!!而且难以根治!那小伙子吃惊的说,天啊,怎么会这样?医生说,我也不知道,但结果就是这样!”

    吴若蓝问道“那好消息呢?”

    林昊道“那医生脸有点红的又跟他说,好消息是,我发现你还蛮可爱的耶!”

    吴若蓝“……”

    林昊问道“好不好笑?”

    吴若蓝摇头,“还是不好笑!不过我很好奇,那是什么医院,又做了什么测试,竟然可以测出人家有的倾向?”

    林昊再次无语凝噎,这只是个笑话,好不好笑才是重点,你在意那些细节做什么?真是对牛弹琴啊!

    “没办法了!”林昊摊手道“你的笑点太高!我除了挠你痒外,实在不能把你弄笑了!”

    吴若蓝退而求其次的道“那你给我唱个歌吧!”

    林昊愣了一下,“唱歌?”

    吴若蓝道“对!”

    林昊摇头道“我唱歌不好听的!”

    吴若蓝道“我还没听过你唱歌,你给我唱一个听下试试。”

    林昊有些犹豫的道“可是我唱的歌上不了桌面的,会污你耳朵的!”

    吴若蓝突然冒出一句“我就是喜欢听污的!”

    林昊睁大眼睛“啊?”

    吴若蓝道“你倒是唱啊!”

    林昊无奈,只好张嘴唱了起来,“……你说前年在丽江,转眼去年又到了西藏,扛过枪打过炮你还吃过一碗热翔,你在东莞睡过鸡,你在南京爆过菊,你的三个私生子在巴基斯埋,七个老婆在阿富汗。我就静静的看着你装逼,从来都不会打断你,你又有钱又帅气,认识你是我的福气,我就静静的看着你装逼,从来都没人比过你,你能秒天秒地秒空气,你爸你妈都害怕你……”

    吴若蓝呆呆的看着他,直到结束还看着。

    林昊弱弱的道“姐,我唱完了!”

    吴若蓝道“歌倒是唱得不错,可这什么鬼歌词,吹牛都吹得没边了!”

    林昊又一次挠头,心说你在意的怎么都是这些细节呢?

    吴若蓝又问道“这歌名叫什么?”

    林昊托着腮看向她道“我就静静的看着你装逼!”

    吴若蓝立即就想应他一句,我原本就有,用得着装嘛!但说那么粗俗的话,明显不是她的性格,便道“再给我唱一个!”

    林昊用力的想了下,终于想到一首很应景的歌,“阿里山的姑娘没有水,阿里山的……”

    “打住!”吴若蓝打断他问道“阿里山的姑娘怎么没有水了?你唱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这下,轮到林昊郁闷了,什么都不再唱,什么都不再说!

    看见他一张脸皱得跟苦瓜似的,吴若蓝突然就乐了,伸手揪一下他脸道“我最喜欢看你这个表情了,呵呵!”

    林昊“……”

    乐了一会儿后,吴若蓝道“我肚子饿了呢,你刚刚好像买了吃的是吗?”

    女人和男人,无疑是不一样的!刚才逛街的时候,吴若蓝只关注衣服,首饰,以及工艺品一类的东西,但林昊却是不停买水买吃的,甚至还买了两把小刀,他随手不离的手术刀已经用掉了!

    听见她这样问,林昊便拿过自己的包,从里面掏出一个盒子递给她。

    吴若蓝打开盒子,发现里面是一个四四方方的吐司面包,咬了一口却见里面有很多肉类的馅料,可是味道又非常好吃,不由问道“林昊,这是什么?”

    林昊道“棺材板!”

    吴若蓝睁大眼睛,“啊?”

    林昊指着她手里的吐司面包道“这是台省本地的特色美食,将吐司面包中间挖空,填入鸡肉,鸡肝,虾仁,红萝卜,马铃薯,牛奶等配料。据说这个东西原来是没有名字的,可是后来有一个考古学家吃了之后,跟厨师说,这看起来就像我现在正在挖的一口棺材!然后棺材板的名字就应运而生!”

    吴若蓝愕然的道“真的!?”

    林昊找出另一样食物,一边吃一边道“我了解到的风土人情就是这样的!”

    吴若蓝又问道“那你吃的是什么?”

    林昊道“大肠包小肠!”

    吴若蓝蹙眉道“这么恶心的名字?”

    林昊又道“这也是台省本地的特色美食,用体积较大的糯米肠切开,再夹住体积较小的台式香肠,然后涂抹上酱料!”

    吴若蓝嗤之以鼻的道“这不就跟人家外国的热狗一样嘛!”

    “说一样,也不一样!”林昊把自己的大肠包小肠递过去,“来,咬一口试试!”

    吴若蓝原本想摇头,可是看着林昊期待的神色,却又神差鬼使的张了嘴,结果发现挺好吃的,比自己手里的棺材板美味多了,这就抢了过来,把棺材板递给他。

    草草解决完午饭后,吴若蓝问道“咱们还要走多远才能到地方?”

    林昊掏出手机,打开导航看了看后,平淡的道“没多远了!”

    吴若蓝道“没多远是多远?”

    林昊含糊其词的道“就是没多远啊!”

    吴若蓝疑惑的夺过手机自己查看起来,发现上面显示的距离是143公里,而且全都是弯弯曲曲的盘山公里,顿时就苦声道“这还没多远?”

    林昊确实没觉得有多远,十来公里的路程,也就是特工训练半天的运动量罢了!不过对于吴若蓝一个弱女子而言,却是够呛,他之所以不愿说具体有多远,就是怕她打退堂鼓。

    不过他明显有点小瞧了吴若蓝,她的嘴上虽然叫着苦,可是动作却不慢,擦干净嘴之后,她就站起来将背包上肩,“走吧,咱们必须得天黑前赶到地方,要不然就得住在山里了。”

    林昊拿过她的背包以及行李箱,然后道“边走边看吧,或许能搭上顺风车也不一定呢!”

    两人缓缓前行,可是运气似乎有点背,走了三个多公里也没有见到一辆进山的车,不过他们的运气似乎也没有坏到底,路程将要过半的时候,后面终于来了一辆车……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