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81章 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林昊并不是一个经得起诱惑的人,他也自知这一点!

    因此和吴若蓝睡在同一张床上,躺在同一个被窝里后,他一直都死死的克制着自己。

    然而被她主动一抱,他的理智就瞬间崩塌了,几乎是想也不想的伸手反抱住她,嘴唇吻上她的脸,一点一点的吻了下去。

    “唔”吴若蓝鲜艳欲滴的红唇已经被俘虏,只能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

    唇舌交织之中,林昊的双手也忍不住了,缓缓的揉抚起来!

    吴若蓝已经被弄得意乱情迷,整个人都恍恍惚惚了,自然也无力抗拒,任由得他肆虐!

    情到深处,林昊便一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吴若蓝便骤然清醒过来,连忙拉住林昊道“不,林昊,不行!”

    林昊停下来,疑惑的道“姐!”

    吴若蓝摇头道“我……还没准备好!”

    林昊虽然失望,但也不会强人所难,尤其是他深爱的吴若蓝,所以只是叹口气放开她,翻身躺到旁边。

    吴若蓝感觉到他低落的情绪,低声道“林昊,对不起!再给我些时间好吗?”

    林昊闷闷的应道“嗯!”

    过了一阵后,吴若蓝又低声问道“很难受吗?”

    雄风大振中正准备全力出击却突然被迫鸣金收兵,换谁谁不难受呢?

    因此林昊没说话,只是给她一个还用问的表情,可惜黑灯瞎火,吴若蓝什么也看不见!

    吴若蓝犹豫了又犹豫,终于伸手拉了拉他的手,然后背对着他侧过身。

    林昊以为她回心转意,而且是喜欢这种姿势,心说美腿姐姐你的喜好可真独特啊!不过还是立即就贴过去。

    谁知道吴若蓝又一次伸手拦住他的动,声音低得不行的道“就这样!”

    林昊顿时有些懵副了,疑惑的问“就这样?”

    吴若蓝道“嗯!”

    林昊被弄得莫名其妙,你这什么嗜好啊?

    “姐,你到底是想我怎样啊?”

    吴若蓝声音低若蚊鸣的道“反正不能进去……”

    林昊听得哭笑不得,不进去还搞什么鬼?再一想他总算明白了,她的意思是户外交流!

    在他发愣之际,吴若蓝又低声补充道“最多只能这样了,而且仅仅这一次!”

    林昊虽然相当不情愿这样,可也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

    同样是这个夜晚,内地的城市与台省的郊区却是天差地别。

    对于土恳而言,这个时间已经很晚了,几乎所有的人都进入了梦乡,可是对于羊城来说,夜生活才刚刚拉开序幕!

    羊城的大道上此时仍然车水马龙,庄先生坐在其中一辆豪华轿车的后座上,不过他的精神有些不济,有种昏昏欲睡之感。

    岁月催人老,女人过了三十岁身体就渐渐走下坡路,男人虽然好一些,但顶多也只能撑到三十五岁就开始下行,何况庄先生今年已经四十了。

    庄先生很清楚这个道理,所以过了三十五岁之后就非常注重养生,不喝酒不抽烟也不吃煎炒酸辣,平常早睡早起,注意劳逸结合……然并卵,他的身体仍比别人差!

    为什么?无它,就两个字好色!

    是的,庄先生什么都不好,就好一个色字!

    其实这也不难理解,旦凡男人都好色的,你要说有哪个正值壮年的男人不好色,要么他的身体有问题,要么就是心理有问题!

    俗话说得好,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古往今来,好色男人比比皆是。

    例如不爱江山爱美人的英王爱德华八世。例如爱美人更爱江山的唐太宗李世民。例如冲完一怒为红颜的吴三桂。例如……例子太多了,举不胜举!

    男人在美色面前心摇神荡、动心动情无可非议,因为那是人的本能。然而,人不是动物,有责任有理智有道德观,克制力也是人的一种修养。

    看人最重要看什么,无非就是一个品字!所谓品味品位品质品德,一个品字将人分成了三六九等。同样,男人好色也有品级,不然也不会有君子好色而不淫,小人好淫而不色的言论。

    下等好色是动物型的男人。正如鲁迅先生所言一看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胳膊,立刻想到全,立刻想到说白了,这种男人是形而下的,好的不是色,而是性。对这样的男人,最好横眉冷对、疏而远之!

    中等好色男生是伪君子,表面上道貌岸然,但一有机会就会扒掉羊皮,露出狼的本性。这种男人更危险。女人要会识别、防范,切不可为了验证自己的魅力而落入陷阱,到最后被吃得渣都不剩!!!

    上等好色男人,心存坦荡,对美色的喜爱不加掩饰,流露的是对女人的尊重、爱护与欣赏。知礼节、懂分寸。对于这样从心底里欣赏女人的男人,女人索性表现得大大方方,感受他的善意与呵护。

    那么,庄先生属于哪种男人呢?抱歉,他哪种都不是!

    对女人,他是很直接也很简单的,他只愿意在女人身上花体力,从不肯花心神。因此,在他的眼神女人仅仅只分两种一种是没有价钱的。一种是有价钱的!

    他的选择,自然是那种有价钱的!

    不过从去年开始,当他从幕后走到台前的时候,他就很少花钱找女人了。

    为什么?收心养性,痛改前非了?

    非也非也,他好色依然,只是因为工作性质的改变,他认识了一个钟老板,这个钟老板经常请他品茶。

    也许有人被弄得有些糊涂,品茶和不花钱找女人有半毛钱的关系吗?

    答案是肯定的,有,而且是直接的关系。

    钟老板全名叫钟初八,是个有江湖背景的商人,主要承包各大酒店的休闲中心,至于具体经营范围是什么,懂得人应该懂,不懂的人就不必去研究了!

    庄先生出手大方,钟初八自然也识得做人,所以隔三差五就请庄先生去他那儿品茶!

    说是品茶,其实就是试钟!

    何谓试钟?这是服务行业内的一种特殊术语,是检验技师是否具备熟练技能的一种程序和过程。

    在服务行业中,为客人进行按摩洗脚等服务一般以小时计算,称为上钟,而为了保证上钟质量,技师必须先经过内部培训,只有达到一定的技能水准并通过相关检测才能正式为客人服务,这个检测过程就称之为试钟,试钟一般由部门主管,行业前辈,又或是老板的朋友进行!

    这个晚上,庄先生在钟初八那儿一连试了三个钟,精神与体力都严重透支的他,这会儿自然是困倦得不行了!

    在他正欲睡未睡之际,电话便骤然响了起来,掏出来看看,发现是助理杨慧打来的。

    这个钟点打来,有什么事呢?

    庄先生疑惑的接听了起来,“喂!?”

    杨慧道“先生,抱歉,这个时候还打扰你!”

    庄先生道“不妨事,你说!”

    杨慧道“我派去台省的人,全都失联了!”

    “失联了?”原本懒洋洋的瘫坐在那儿的庄先生立即坐直了起来,皱着眉头问道“什么意思?”

    杨慧弱弱的道“意思是他们很可能失败了!”

    庄先生问道“你找的生手去做这件事吗?”

    杨慧道“不,全都是老手,而且不是一个,是四个!”

    庄先生道“那怎么会失败呢?”

    杨慧道“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

    庄先生扬起自己的手腕看了看上面的时间,然后当机立断的道“你现在就去台省,给我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然后立即向我汇报!”

    杨慧道“好,我现在立即就去机场。”

    一夜春风,林昊与吴若蓝虽然都不算特别快活,但也数不尽风流!

    尽管两人仍然没有发生真正的关系,但经过昨晚之后,两人的感情无疑又进了一步。

    天蒙蒙亮的时候,两人亲密的相拥着睡得正沉之际,楼下的饭馆却传来了阵阵拍门声,紧接着一个人便喊叫起来,“招姨,招姨,开门,快开门!”

    这么大的动静,招姨被吵醒了,林昊与吴若蓝也不例外。

    吴若蓝问道“林昊,那不是蔡丁的声音吗?”

    林昊道“好像是!”

    吴若蓝道“这一大早的,他要干嘛?”

    林昊将吴若蓝抱紧一些道“不管他,咱们再睡一会儿。”

    吴若蓝摇头道“天亮了,咱们该起来了,你得去帮我买衣服呢!”

    林昊疑惑的问“买什么衣服?”

    吴若蓝脸有些红的垂眼看了下,低声道“内衣裤呀,难道我里面什么都不穿就出去吗?”

    林昊把手伸进去,坏笑道“可我喜欢你什么都不穿的样子!”

    吴若蓝轻打一下他的手,想要把他的手拽出来,可又拽不动他,只能无奈轻骂道“你继续这么坏的话,你以后也休想我跟你睡,跟你好了啊!”

    林昊便乖乖的把手从她衬衣里抽了出来,然后问道“姐,咱们现在算是正式好上了吗?”

    吴若蓝轻横他一眼,“你说呢?”

    林昊道“感觉好像是的,否则你昨晚也不会愿意和我……”

    吴若蓝忍羞不住的连忙捂住他的嘴道“不许说!”

    一会儿后,让她放开手,林昊便抱着她问“姐,什么时候才能和我好得更彻底一点?”

    吴若蓝道“现在还不够彻底吗?我都和你睡一张床上了,昨晚还让你……”

    林昊不满的道“可我没进去啊!”

    吴若蓝的脸又红了,轻点他的脑袋嗔骂道“我说你的脑袋就没有别的什么好想了吗?一天到晚就只知道那个事情,你上辈子是猪公投胎啊!”

    林昊正准备展开死缠烂打之术,不肯缠到她肯为止,谁知道房门却被敲响了。

    “林先生,林先生!”敲门声伴随着一个男人的叫唤,此人无疑就是蔡丁。

    吴若蓝身上仅仅只穿了一件衬衣,一听到外面响起别的男人声音,立即紧张起来,生怕他闯进来似,整个人都缩进被子里去了!

    “没事,我去看看!”林昊安慰她道。

    “千万别让他进来呀!”吴若蓝在被子里应道。

    “放心!”林昊答应一声,这就下床走出去应门。

    门开之后,只见外面的人正是蔡丁,后面还跟着招姨。

    蔡丁一见林昊,立即就想进来,林昊脚步稍为移了下便挡住了他,问道“丁老板,有什么事吗?”

    “林先生!”蔡丁一脸激动的道“你太神了,实在是太神了!我服了,彻底的服了!”

    “嗯?”林昊有点搞不清楚状况的看着他。

    “昨天晚上我喝了酒,又吃了海鲜,原本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回去得抓挠整个晚上的!”蔡丁抑制不住激动的连声道“可是被你扎了几针之后,我回去竟然一点也不痒,美美的睡了一大觉。你知道吗?这么多年来,我可是头一次睡得这么安稳呢!”

    林昊原以为一大早这厮心急火燎的跑来有什么急事?谁知道说的竟然是这个,回头看一眼仍倦缩在被子里的吴若蓝,这就走出去把门关上道“咱们到楼下说,我姐还在睡觉呢!”

    蔡丁恍然,赶紧带头往楼下走去。

    招姨则有些抱歉的道“不好意思,林先生,我说了你们还在休息,让他别打扰,可他就是不听,怎么也拦不住……”

    “没关系的,我也醒了!”林昊摆摆手,又道“招姨,你叫我林昊就可以的。不必这么生分。”

    招姨笑着点头,然后低声问道“林昊,昨晚得手了没有?”

    林昊被弄得一阵无语,心说你一个女人家家的,这么猥琐加八卦真的好吗?

    招姨仔细看看他的表情,不由摇头叹气道“到底是年轻,没经验,一整夜的功夫,竟然没办成事儿!”

    这个女人实在是很恐怖,林昊没敢再跟她扯下去,赶紧装聋作哑的下楼。

    招姨的饭馆只做午饭和晚饭,早饭和宵夜是不做的,所以这会儿一楼并没有什么人。

    林昊下来的时候,蔡丁已经手脚麻利的摆放好了一张桌椅,并极尽溜须拍马之能的用袖子擦干净一张椅子道“林先生,你坐,你坐!”

    林昊坐下来后问道“丁老板,你这一大早的过来,恐怕不是只想告诉我你昨晚睡得很好吧!”

    蔡丁摇头道“确实不是!”

    林昊好整似暇的问道“那是想请我喝早茶?”

    “这个……”蔡丁苦笑道“林先生,不,林医生,我是想让你给我治好我这个病。”

    林昊道“真的要我治?”

    蔡丁忙点头道“是的!”

    林昊道“可是我的收费可不便宜,昨天晚上我也跟你说了!”

    蔡丁犹豫一下,终于咬牙点头道“只要你能治好我的脚,十万就十万,我给你!”

    林昊摇头道“可我说的不是台币,是!”

    蔡丁听得脸色一变,因为这十万可相当于五十万台币,几乎是他超市小半年的收入了。

    看见他纠结的神色,林昊打了个呵欠站起来道“丁老板,你慢慢考虑,我还没睡醒,得再去睡个回笼觉!”

    蔡丁见林昊真的转身往楼上走,忙道“不,林医生,请等一下,等一下!”

    林昊转过身来,疑惑的看着他,“嗯?”

    蔡丁痛定思痛的道“……你给我治吧,只要能给我治好,这钱我给你。你不知道,因为这病,我至今都讨不到老婆呢!”

    始终站在一旁的招姨听了之后,忍不住插嘴说了句公道话,“阿丁,你讨不到老婆,脚上的病只是其中一个原因,更大的原因还是因为你的性格,既抠门又爱占便宜,还满嘴乌烟瘴气的话,试问哪个好姑娘愿意嫁给你这么小气巴巴的男人呢!”

    “我……”蔡丁的脸上浮起窘色,可又无法反驳,最后只能道“我会改的,我改了之后招姨你能给我个机会吗?”

    招姨感觉自己是躺着中了枪,忙往侧边退一步道“关我什么事啊,扯我身上干嘛!”

    蔡丁赶忙趁机表白道“招姨,你应该知道,我已经喜欢你很久很久了!”

    招姨被弄得脸红耳赤,怒声道“蔡丁,我告诉过你多少次,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对你一点感觉都没有。你要是再说这样的话,你立马把账给我结清,以后都别再到我这里吃饭了。”

    蔡丁不死心的道“招姨……”

    招姨没好气的道“你还说?”

    蔡丁只好不再说这个事,转而对林昊道“林医生,不管怎样,我都得先把这我这个病治好。之前我那个女朋友,就是受不了我这双脚,才跟我分手的。”

    林昊问道“你确定要治?”

    蔡丁连忙点头道“是的,我一定要治!”

    林昊道“十万哦?”

    蔡丁吸一口气,感觉牙疼,肉疼,脑袋疼,反正哪哪都疼,可是看了看自己的脚后,终于还是无力的点头道“十万就十万,但你一定得把我这双脚给治好。”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