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七章 再能装装不过真理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吴仁耀与阿丙的口供,自然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沈荆彬听完之后,并没有作评论,只是要求看苏非所搜集的现场证据,一阵之后眉头皱了起来。事故现场,属于偏僻的道路交叉口,没有监控设备,宝马车上也没有行车记录仪,尤其对林昊这边不利的是,当时被撞的人看着像是违反交通规则横穿马路,可事实上那是一道斑马线,只是因为年久失修,白斑完全淡化,几乎看不见罢了,可在经过斑马线之前是有提示标志的。按照交通规则来论,动车在穿过斑马线之前应当减速并避让行人,所以这事真追究起来,林昊这边的责任是免不了的。现在伤者的情况有些糟糕,双腿被撞成骨折,必须得术,术之后还要持续治疗,这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营养费,鉴定费,伤残赔偿金……纵然只是负次要责任,没有十来万是绝对拿不下来的。尽管沈荆彬明知道黑雄是青帮的人,也明知这个事故并不是单纯的交通意外,可真要公事公办的话,林昊这边是讨不了什么好的。沈荆彬沉吟半响之后,问黑雄,“黑雄,你觉得这个事应该公了还是私了!”黑雄是个老江湖,一听他这话便知道没拿着自己什么把柄,也就是说这次碰瓷成功了,所以故意平淡的道“沈局既然亲自出马,那自然由你说了算,你说公了就公了,你说私了就私了。我谁的面子不给,还敢不给沈局的面子吗?”“什么面子不面子,我用得着你给面子吗?”沈荆彬黑着喝一句,然后又道“不过你真要让我建议的话,我当然是觉得私了比较好!”黑雄立即道“沈局说得太对了,我一开始也是要求跟他们私了的,可他们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非要报警不可!那我一介良民还能怎么办?只能让警察来处理了!”沈荆彬冷哼道“你是良民?黑雄,麻烦你拿块镜子好好照照!你有哪一块像良民?这件事到底是怎么样的,我想你要比我清楚吧!”黑雄装傻扮懵的道“沈局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这不就一起交通事故吗?”沈荆彬怒声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们这是在讹诈,是故意找事。”黑雄撇了撇嘴,“沈局,你这样说我就不爱听了,你们警察办案,都是讲证据的吧,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在讹诈呢?”沈荆彬火大得不行,我要是有证据,还会跟你在这儿废话?一早就把你逮起来了!“你少跟我扯那些有的没的,你就说,私了怎么了?”黑雄道“私了的话,让他赔个五十万就算了!”沈荆彬道“五十万?你不如直接去抢?”你以为我傻啊,直接去抢?那么没技术含量的活我们会干吗?黑雄暗里冷笑,嘴上却道“沈局,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打个六折,十万,绝不能少了!”沈荆彬道“最多十万,多一毛钱你也别想!”黑雄竟然强硬的摊道“十万就想换一双腿?沈局,你要这样说的话,那还是公事公办!我还不相信这个世界没有王法了!”不得不说的是,今时今日的黑社会是很厉害的,不但懂得动脑子玩技术活,还懂得讲人权讲王法呢!一旁始终没出声的苏非见状,也是连连叹气,类似这样的交通事故,一年下来她不知道见过多少,虽然明知道这种人是讹诈,可是没有一点证据,最后往往是事主赔钱了事。一时间,她不由同情的看向林昊,同时心里也升起一丝愧疚,因为她并不能帮上什么忙!谁知道一直没出声的林昊在这个时候却突然张了嘴“成,就公事公办!”沈荆彬忙道“林昊……”林昊平静的道“沈局,我之所以又报警,就是希望公事公办的!”沈荆彬道“可是……”林昊打断他道“我知道,你们没有办法证明他们是讹诈,我这里有!”黑雄立即又叫了起来,“沈局,你看,你看,到了这个时候他竟然还诬蔑我们。你可要给我们做主啊!”“诬蔑?”林昊冷哼一声,让沈荆彬找来刚才那个接诊的女医生。看到这个女医生的时候,林昊有些吃惊,因为他没想到这女医生摘下口罩后,容颜是如此的美艳倾城,五官精致典雅,尤其是那一双美眸,清澈明亮,仿佛秋天明净的水波一样。一时间,林昊看得有点呆住了,都忘了自己想要说什么。女医生见这人呆呆的看着自己,并没有羞恼,因为她知道自己长得很美,也因为这样的美貌招来不少蜂引来了不少蝶,给她的医务工作添了不少的麻烦,但她也没办法,像别人说的,长得像个包子似的,能怨狗跟着吗?她唯一能做的,便是尽可能的带着口罩。像是现在这样,她只能又一次把口罩戴上!看到她这样的动作,林昊也终于醒过神来,张嘴道“医生,麻烦你把伤者的x光照片拿来给我们看看可以吗?”女医生迟疑的看向沈荆彬,见他点头,这就取来了伤者的x光照片,并将他们领进了办公室,将片子插到观片器上。随着观片器的灯光亮起,x光照片的内容也清晰映入众人眼帘。照片照得十分清楚,纵然是不懂医的人也能一眼看出来,伤者双腿的四根骨头都断了!黑雄看了一下后,又叫了起来“你们看看,我兄弟被撞得多惨,四根骨头全都断了。这家伙竟然还抵赖,还推脱,还说不是他们撞的。那个谁,我告诉你,这事我跟你没完,官司打到京城,我都跟你打。”沈荆彬见林昊只是看着自己,并没说话,于是就冲黑雄喝道“你先闭嘴,我让你说话的时候你再说话!”见场静了下来,林昊这才走上前去,指着骨头断掉的地方对众人道“不懂医的人,通过照片,只能看到骨头断了。但对于懂医的人,尤其是骨伤科医生而言,通过照片却能一眼分辨出这是新伤还是旧伤。你们很不幸,遇到了我,我根本不用看照片,仅仅只是看伤者的伤口就可以断定是新伤旧伤,所以我敢说,他的骨头最少断了大半个月以上!”此言一出,在场所有人都愣了一下,黑雄更是忍不住激动的骂道“你放屁!”沈荆彬则是冷喝道“你闭嘴!你再插嘴,我先把你拷起来。”林昊淡漠的黑雄一眼,继续指着片子缓缓的道“人,是有一定自愈与修复能力的,虽然断掉的指头不会再长出一个指头,但间断了的骨头,只要把两头接到一起,对位对线又良好,它是能够长在一起的,那它是靠什么连在一起的呢?你们看骨折断裂的这个地方,它的尖端外表是不是有一点密度比较高,形状不规则的钙化影?这个钙化影在我们医学术语上叫骨痂,是骨头断裂之后再生长出来的东西,但这个骨痂绝对不可能在被撞后的第一时间就长出来的,最少得经过十天半个月,有些体质差的人还要更长的时间,医生,你说我说得对吗?”那原本没有注意到这个小细节的女医生脸上浮起窘色,然后点头道“不错,你说得很对,那确实是骨痂的影子,也确实要小半个月才能长出来。”林昊道“如果这样的话,我可以通过片子,判定它们为陈旧性骨折吗?”女医生道“当然可以!”林昊笑了,看向黑雄道“现在你还有什么话好说呢?”黑雄虽然不懂医,但林昊说得很详细,而他也不是笨蛋,不但明白了这个逻辑,而且还有了计较,立即就道“不错,我这个兄弟在半个月前确实已经被车撞过一次,但已经做了术,接好了,也生长出你所说的那个什么痂,结果被你们这一撞,又断了!”毫无疑问,黑雄也是一个很有脑子,很厉害的角色,这话听起来不但没有丝毫的破绽,而且因为他这样一说,问题就变得更严重了,二次弄伤的骨折,术难度更大,恢复更难,费用更多,赔偿也自然得更多!“呵呵!”林昊听了不怒反笑,“当着这么多专业人士,你也敢放屁?”不错,在外行人眼,这话是毫无破绽可言的,可在骨伤医生眼,却是狗屁不通!林昊指着片子问那女医生,“医生,你觉得这片子里的骨折是曾做过复位,做过术,治疗过的样子吗?”女医生摇头道“不像……”她话还没说完,黑雄已经指着她喝道“你最好小心一点说话,我们……”他的话还没说完,沈荆彬已经一巴掌拍到他的脑袋上,“你再多一句嘴,我立即把你铐起来。”黑雄虽然不情愿,但还是老实了下来,但那双眼睛仍然狠狠的盯着女医生!女医生则不看他,继续道“如果是做过接驳或复位的骨折,骨痂已经连在了一起,如果再次被撞断,那骨痂会有新鲜破裂的痕迹。可是这上面的骨痂完全没有这样的痕迹,边界反倒极为光滑!”林昊接着他的话道“这也就是说,上一次骨折的时候,你们压根儿就没进行治疗,这一次,让他出来撞车,不过只是故计重施,想要继续讹诈而已!”黑雄脸色一变,心知这次的讹诈可能要落空了,但还是赶紧的叫道“你不要含血喷人,就算他上一次没治疗,就算骨折与你们无关,那也不能证明我们讹诈你们!”“黑雄,我得承认,你是个脑子十分灵活的人,要是没遇上我,这一次你就逃过一劫了,不过很可惜,你遇到的是我!”林昊叹息的摇摇头,然后又点了点头道“不错,光是凭这一张照片,确实不能证明你们讹诈,但要是再加上这个呢!”众人定睛看看,发现林昊掏出了,随着他的指滑头,一段声音便从里响了起来。“……实话告诉你,我们就是盯上你爸的宝马了,故意让这个废柴小弟扑上去的。你要是识相,赔个五六十万,这件事就到此为止,要不然你会死得很有节奏感的……”“……你以为就你们几个人就能吓到我吗?”“……我承认你是有点脚猫功夫,我们这几人或许真不是你的对,可是你一人能打几个,十几个,你还能打几十个吗?”“……哦?”“……我已经打给了我老大,他马上就到!”黑雄的头号响马阿丙听到这段对话,立即愤怒的叫了起来,“草,你t竟然敢偷偷录音!”林昊冷笑道“我要不是录音的话,你以为我会跟你这种货色咯咯嗦嗦没完没了吗?”阿丙忍不住破口大骂“我草……”黑雄的脸色却已经变得煞白一片,心里阵阵哀叹不怕神一样的对,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啊!“来人!”沈荆彬见事实已经清楚了,证据也有了,嫉恶如仇的他又怎么会放过打击黑帮的大好会呢,对一班下指着黑雄等人喝道“把他们给我通通铐起来!”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