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85章 难以沟通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招姨虽然上了床,跪坐到林昊身旁,心里却是七上八下。

    原来的时候她虽然感觉林昊的相貌堂堂,气质不凡,可也只认为他是普通人一个,然而深入交流之后她才发现,他不但会医术,而且会气功,是传说中神乎其神的内家高手。

    既然如此,那他的功力在自己身上耗尽之后,会不会像武侠里那些反派高手一样,需要找女人做那种事情,以采阴补阳的方式恢复功力呢?

    如果真要这样的话,那就太可怕了……可怕不可怕还是其次,重点是自己是给还是不给呢?

    你要说给吧,无疑显得自己太随便了,虽然说嫁过人,还是个寡妇!可因为那场意外,并没有跟丈夫圆房,至今仍是完壁之身。这么多年都坚守着妇道,护着贞节过来了,难道今天就要把这清白之身送出去?

    你要说不给吧,万一他真的因为功力耗尽,虚脱而死……就算不死,落了个残废之身,自己也罪孽深重啊!

    正在她胡思乱想,纠结不已之际,林昊已经开了腔,“你帮我身上揉揉,让我活活血,我感觉头晕眼花,坐不起来了!”

    听见他这样说,招姨真的很想问,只是揉揉就可以?不需要采阴补阳吗?

    不过最后她什么都没问,只是凑上去在林昊的手上脚上胡乱的抓揉起来,然后问道“这样就可以了吗?”

    林昊道“聊胜于无吧!”

    招姨苦笑道“我没给人按摩过的!不知道该怎么按!”

    林昊道“没事,就这样给我多揉几下吧!”

    招姨便继续给他抓揉起来,虽然全无章法,却十分的卖力。

    林昊半眯着眼躺在那儿,一边享受着她的抓揉,一边欣赏着她雪白玲珑的酮体!

    随着招姨的动作,胸前雪白的丰满也随之轻荡,给人一种波涛汹涌,连绵不绝涌来之感……

    这个没有技术含量的“推拿”约摸进行了半个小时,林昊终于回复了一口元气,张开眼睛认真的看看招姨,发现她已经是一身香汗淋漓,不由就道“招姨,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招姨道“什么问题?”

    林昊道“我常听别人唱一首你们台省的歌,什么阿里山的姑娘没有水啊,为什么会这样唱呢?”

    “没有水?”招姨没想到林昊也会开这种带荤的玩笑,微微愕然过后又有些好笑,摇头道“林昊,你搞错了,不是没有水,是美如水!”

    “嗯,我也感觉自己搞错了!”林昊微点一下头道“阿里山的姑娘明明就很多水的!”

    “嗯?”招姨听得莫名其妙,愣愣的看着他。

    林昊并没有回答,只是猥琐的笑着又瞄她一眼,然后就闭上了眼睛。

    招姨疑惑难解,下意识的垂眼看看自己的身上,当目光落到自己的紧窄短小的泳裤上之际,终于恍然明白了过来,因为那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湿了一大截,想必是刚才被林昊接连刺激之下不知不觉产生的反应!

    回过神来后,招姨有些恼羞成怒,伸手狠打他一下后从床上跳起来嗔骂道“林昊,你这个坏痞子,臭流氓,你往哪看呢……”

    林昊再也忍不住,嘿嘿的浪笑了起来。

    招姨羞得不行,赶忙跳下床,抓起衣服钻进了卫生间!

    招姨没有肚腩,但绝对是个有肚量的人,从卫生间里换回原来穿的衣服出来的时候,神色已经恢复了正常,但仍是对林昊轻嗔道“没想到你这个家伙表面看起来老老实实的,原来也是这么色的。我算是明白了,男人真的没有一个是好东西,不管年龄大小!”

    “要不怎么会有男人本色这话呢?”林昊没经没经的笑一下,然后又正经的问道“招姨,你怎么穿上衣服了?”

    招姨撇嘴道“不穿衣服,豆腐都快被你吃光了!”

    林昊摇头道“你还是把衣服脱了吧!”

    “啊?”招姨懵了下,然后敬惕的看着他问“你想干什么?”

    林昊提醒他道“你忘了吗?还有针灸呢!穿着衣服我怎么给你下针?”

    招姨苦笑,只能再次进入卫生间,然后又换了一身泳衣出来,仍然是比基尼,不过不再是刚才那一身,也相对保守一些。

    林昊虽然挺欣赏这个诱惑迷人的风韵少妇,但纯纯只是欣赏,并没有占为己有念头,所以只是看了两眼后,便让她再次趴到床上,然后在她的背上下针,进行巩固治疗。

    十分钟左右,他就起针,洗手,走人。

    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晾晒完衣服的吴若蓝从走廊那头迎面走来,看见他走路都有点摇摇晃晃的样子,不由疑问“林昊,你怎么了?”

    林昊道“没什么,就是有点脱力而已!”

    “脱力?”吴若蓝戚起秀眉,质问道“你跟招姨做了什么?”

    “我能跟她做什么呀?”林昊道“治疗呗!”

    “那你怎么会这副模样!”

    “姐,我的推拿就是这么消耗体力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吴若蓝回想一下便释然,以前在诊所的时候,他每次给病人推拿治疗下来就是这样半死不活的样子,因此忙道“那你赶紧进房间休息一下!”

    林昊道“可是招姨说要带我去见左坎伯伯的。”

    吴若蓝摇头道“你都这个样子了,还见什么见!再急也不急这一时半刻呀!”

    林昊拗不过吴若蓝,只能回房休息。

    躺在床上默运起帝经调息的时候,他不禁想念起冷月寒来,如果这个女人在的话,只消双修互练一下,自己就能马上龙精虎猛起来的。

    在他休息的时候,招姨也开始忙活起来,因为腰不疼了,腿也不麻了,所以干起活来也倍觉有劲,无所是事的吴若蓝便临时给她打起了下手。

    感念于林昊的恩情,中午的时候,招姨给他做了一桌好菜,还给他炖了一盅滋补靓汤。

    下午两点左右,招姨便兑现承诺,关了饭馆的门,领着林昊与吴若蓝前往甲第村找左坎。

    到了左坎家的时候,三人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混血儿左立!

    也不明白他从哪弄来那么多树桩,这会儿他又在院子里用巨斧劈柴。

    不过没等他们走进去,大门口就窜出了一匹狼。

    “妈呀!”吴若蓝当场被吓得花容失色,躲闪到林昊的后背惊声叫道“狼,狼,狼啊!”

    林昊仔细看看,摇头道“不用怕,不是狼,是狼犬!”

    吴若蓝定睛看了看,发现这条狼犬的身体形状,外观,走路的样子,就连毛的颜色和纹理都跟狼完全相同,可是所表现出来的气势却完全跟狼不相同,少了许多阴沉狠厉,多了些温驯活泼,从大门出来后虽然吠叫咆哮了两声,但目光触及到招姨之际,立即摇头摆尾,露出和善的样子。

    听到外面的动静,左立也出来了,看见林昊与吴若蓝,脸上立即露出敌意,直到看见后面的招姨,这才变得温和一些。

    什么样的人养什么样的狗,这一人一犬无疑是同一个德性的,只对认识或亲近的人才会表示出友善。

    对于左立,招姨虽然也可以说是看着长大的,不过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不愿意跟他打交道,一是因为他长得吓人,二是因为他的性格古怪。然而这个时候,她明显是没有选择了,这就硬着头皮走上前去喊道“阿立!”

    左立没有出声,只是微点一下头算作回应。

    招姨朝他招招手,示意他到边上说话。

    左立犹豫一下,终于还是走了过去,两人就在边上低声交谈起来,不过多数是左姨在说,左立在听,而且面无表情。

    人与人的交流,有时候就是那么困难的,尤其是面对那些性格孤僻的人。

    有过前车之鉴的林昊和吴若蓝并没有冒进,只是远远的站在外面等候着,要知道左立这厮一言不合就轮斧头掏枪的!

    过了半个小时,招姨终于走回来了。

    林昊忙问道“招姨,怎么样了?”

    招姨抹了抹额上的细汗,呼一口气道“说得我口水快干了,他才勉强同意。让你们见左坎!”

    林昊大喜,这就要走进院子。

    招姨忙拉住他道“不过他说你们最多在屋里呆十分钟,多一秒也不行!”

    林昊苦笑,这人怎么就这么难说话呢?不过他还是点点头。

    招姨交待好了之后,这就领两人进去。

    这一次,左立虽然没有拦阻,但始终跟在一旁对他们虎视眈眈。

    进了屋后,一股浓重的药味便扑鼻而来,吴若蓝下意识的就要捂口鼻,可是想到昨天的情景,为了避免刺激到左立,只能蹙眉强忍着,然后开始四周打量起来。

    看了一阵之后,她却发现,这个家比他之前住的老屋还要简陋破败,里面没有几件像样的家具,不过却收拾得十分有条理,看着并不显杂乱。

    不过当她的目光落到其中一个敞开门的房间之际,脸上便现出惊讶之色,因为那个房间的几面墙上,均悬挂着无数的打猎武器,有弓有弩还有猎枪,有大有小有长有短,材质也各不一样,琳琅满目的挂在墙上,像个武器展览馆似的!

    左立瞥见她的目光,这就冷着脸将那个房间的门带上,然后带头走进了另外一个房间。

    林昊等人跟着走进去,更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左坎。

    此时的左坎早已经没有了照片上高大威猛的模样,而是变成了个瘦骨嶙峋的干瘪老头,皱纹斑驳密布的脸上苍白如纸,看不见丝毫血色,眼窝深陷,气若游丝。

    不过就算如此,林昊还是能从他的脸上找到照片上那个左坎的轮廓,确认这个就是自己要找的人后,他就想凑上前去检查。

    只是他的脚步才一跨出,旁边的左立已经霍地挡到他的面前,目露凶光的注视他。

    招姨见状便忙道“左立,林昊是医生,你别看他年纪小,本事可大呢,他不但治好了蔡丁的烂脚,还治好了我的腰!让他看看吧,或许他真的有办法呢!”

    左立看了眼左姨,然后又看向林昊,不过并没有让步。

    林昊诚恳的道“请相信,我和你一样,绝对不希望左坎伯伯像现在这样,如果我有办法,我一定会尽十二万分的努力去挽救他。就算没有,我也会想方设法。”

    左立锐利的目光紧紧的盯着林昊,仿佛要通过目光直穿林昊心里,看清楚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最后的最后,左立终于微让了一步,因为他看到林昊的眼神一片清澈,找不到一丝一毫的瑕疵。

    这,无疑就是默许的意思,林昊赶紧从他身旁挤过去,然后抓起左坎干瘦如爪的手把起脉来,只是才一入手,他的心就猛然下沉。

    左坎真的已经病入膏肓了,身体虚弱到了极限,脉几乎完全摸不到,好容易才寻到脉象,却无疑已经是真脏脉。

    何谓真脏脉,那就是疾病危重,人之将死的一种脉象,其特点是无胃,无神,无根。为病邪深重,元气衰竭,胃气已败的征象,又称败脉、绝脉、死脉、怪脉。

    把过脉之后,林昊又检查起左坎的身体各处,发现他的身体虽然已经干瘦如柴,可是躯干与四肢都仍能清楚的摸到一个个坚硬肿胀的结节。

    检查结束,林昊便道“左立,左坎伯伯曾经去医院治疗过的话,应该有核磁共振与骨扫描的报告,你能拿给我看看吗?”

    左立没有回答,也没有看他,只是看着自己已经昏迷不醒,毫无知觉的养父,最后终于说了一句话。

    “十分钟已到,你们可以滚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