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87章 左坎醒了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从门外进来的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匹狼……确切的说是一条长得跟狼一样的犬,赫然就是林昊他们在左立家见过的那条。

    志勇就是狼犬,狼犬就是志勇?

    林昊与吴若蓝被弄得很是啼笑皆非,一条狼犬你不叫阿财阿旺,偏偏叫什么志勇,还能好好给狼犬起名字吗?

    招姨见志勇跑进来后,先是去厨房里找了块肉骨头扔给它,然后蹲下来摸摸它的头,这才从它脖子的项圈上取下一个小盒子,然后从盒子里取出一张纸条。

    两人凑上去看看,脸上立即浮现出喜色,因为上面写着姑,请你来一趟。

    这纸条虽然没有落款,但狼犬是左立的,写纸条的人也只能是他,这会儿让他们过去,无疑是回心转意了。

    然而招姨看完纸条后,见他们喜色溢于言表,疑问道“你们高兴什么劲儿?”

    林昊指着纸条道“左立让我们过去啊!”

    招姨摇头道“他是让我过去,不是让我们过去。”

    林昊道“这……”

    招姨道“如果是让我们,他不会用你,会用你们。”

    吴若蓝想了想道“也许是他死要面子,不好意思写上你们呢!”

    招姨摇头道“不会的。左立这个人脾气虽然古怪,但条理清楚,而且说一是一,说二是二,他说你就是你,你们就是你们。”

    吴若蓝疑问道“那他三更半夜的让你过去做什么呢?”

    招姨想了想便叹气道“还能是做什么,当然是因为他爸马上要咽气了,让我帮忙办理身后事吧!难不成你们还以为他是杨过,我是小龙女,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吗?”

    吴若蓝狂汗,忙摇头道“不,我没有这个意思!”

    林昊见招姨开始收拾准备出门,这就道“招姨,我们跟你一起去吧,万一他真的回心转意了呢?”

    招姨道“可是……”

    林昊道“就算不是,我们也多少能帮一下忙的!”

    招姨无所谓的道“随便你们吧!”

    坐上招姨的电动三轮车,不多久就到了左立家。

    左立家灯火通明,一口乌漆棺材摆放于院中央,左坎孤伶伶的一个人默然站在那里,显得特别的悲苦。

    看见招姨到来,左立终于主动的喊了声,“姑!”

    人是群居动物,人也是感情动物,纵然性格孤僻如左立,面对生死离别也做不到彻底淡漠坦然,养父的死期越近,他的心就越孤独,人也越慌张。

    至于后面的林昊与吴若蓝,左立则并未多看一眼,显然正如招姨所说,他的目的仅仅只是让招姨过来罢了。

    招姨上前轻拍一下他的肩膀以示安慰,自此之后,这人就将孤苦伶仃,无依无靠了。

    “……我爸恐怕真的不行了!”左立神色沉重的道“姑,你能帮我把亲朋戚友都叫来,帮忙办理他的身后事吗?”

    “放心!”招姨点头,掏出手机道“我这就通知族中的长辈!”

    林昊虽然不是左立,但多少也能理解他此时此刻的心情,不过他还想尽自己最后一点努力,所以他示意招姨稍等一下再打电话,然后诚恳的对左立道“左立,左坎伯伯将要离开人世了,临别之际,身为儿子的你就不想跟他说几句话,问问他有没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吗?”

    左立没有吱声,仿佛完全听不到似的站在那里。不过任谁都能感觉得到,他的内心是有波动的,而且是极大的波动。

    招姨也跟着劝道“左立,林昊的话没说错,你爸将你拉址这么大,你确实该再见他最后一面,听他有什么话说,不要让他带着遗憾的离开。”

    左立道“可是……”

    林昊忙道“我可以向你保证,不会让他受任何痛苦离开的。”

    招姨道“左立,听姑姑一次吧!”

    左立虽然脾气暴躁,性格孤僻,但绝不是个没有脑子的人,默然的站在那里半响后,脚步终于往旁边让了让。

    这,无疑是作出让步的默许表现。

    林昊大喜过望,也不用招姨提醒,立即带着吴若蓝进了屋去看左坎。

    左坎仍然躺在病床上,但他的气息却明显要比白天的时候更弱了许多,已经是出气多进多,命悬一线了。

    林昊仔细检查过后,便回头问道“姐,我让你煎的那两副药呢?”

    吴若蓝忙将装在两个保温壶中的药液递上去,“在这儿呢?”

    林昊接过之后,分别将盖子打开,将鼻子凑上前嗅了嗅,确定哪一剂是哪一个方子后,这就拿起其中一个保温,将里面的药液倒进碗里。

    当他捧起碗,准备把药给左坎喂下去的时候,左立却凑上前来伸出手。

    林昊明白他的意思,便将碗递给他。

    左立便端着药,用汤匙一小口一小口的给父亲喂药。

    左坎已经昏迷不醒,而且丧失了进食能力,所以喂药的过程十分艰难,不过左立却不是一般的有耐心,一口一口,一点一点的喂进去。

    足有半个小时,一碗药才终于喂完了。可是左坎仍然没有丝毫的动静,左立就不由皱起眉头看向林昊。

    “别急!”林昊解释道“左坎伯伯已经昏迷太久了,身体各个系统也已经全面衰竭,无法运转了!这就像一辆已经报废了的汽车,发动机已经生锈不能转动了,我给他的药相当是润滑油,现在必须再给他注入新的能源。”

    左立听得似懂非懂,但还是让到了一旁。

    林昊便解开了左坎的衣服,扬起双掌,默运帝经,然后缓缓的贴到他的胸膛上。

    双掌贴上去后,林昊便没有了动作,左坎也仍然没有动静,不过三人都能明显看到,林昊的脸渐渐变红,额头上细密的汗珠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冒出来!

    看到如此情景,左立虽然仍觉莫名其妙,不知道这厮在搞什么东东,但招姨却一下明白了过来,这显然就是林昊给自己用过的气功。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十分钟的时间在静默中渐渐流逝了。

    林昊脸上的汗珠早已汇聚成流,从他的脸上不停滴下,他的脸色也由润红变得苍白,气息无比粗急!

    旁观的三人均是屏住气息,大气也不敢喘一下,目光紧紧盯着左坎,希望能有什么奇迹发生在他身上!

    然而很可惜,左坎并没有反应,由始至终都无声无息无任何改变的躺在那儿。

    十五分钟后,功力并没有完全恢复的林昊终于撑不住了,只感觉天旋地转眼前发黑,然后身体一阵晃悠便往地上载去。

    吴若蓝赶忙上前扶住他问“林昊,你怎么样了?”

    林昊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左立看见他折腾这么久,父亲仍然没有一点反应,反倒是他自己弄得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焦急便变成了不耐烦,喝道“你到底行不行,不行就别再浪费时间!”

    林昊一口气还没回过来,回应不了他。吴若蓝却忍不住道“这种事情是可以急的吗?”

    左立怪眼一翻,凶狠的盯着她。

    吴若蓝心疼林昊,见他半天也回不过气来,着急上火,不管三七二十一的道“你瞪我干什么?你行你来啊!”

    左立更是火大,立即就要上前将他们赶出房间去。

    “别吵!”终于缓过气来的林昊摆摆手道“现在只差一步了!姐,你把另外一剂药给左坎伯伯喝下去。”

    吴若蓝正要去拿保温壶,左立已经抢先一步,将保温壶里的药倒出来,再次一口一口的喂父亲服下。

    这一次左坎喝完了药之后,身体终于有了反应,腹部开始缓缓起伏起来,然后就响起一阵咕噜噜的闷响,最后只见他的胸膛一阵挺动,嘴巴一副欲张未张的样子。

    这,无疑是要呕吐的预兆。

    左立见状,忙手脚利索的扶起父亲,然后将一个垃圾桶给勾了过来。

    “哇咧咧”左坎的嘴巴一张,剧烈的呕吐起来,吐出来的东西又黑又稠又腥又臭,熏人作呕!

    吴若蓝和招姨忍不住纷纷捂住鼻子,退让到一旁。

    左坎这一吐就没完没了,仿佛要把肠胃彻底清干净似的,一直到最后实在吐不出什么东西了,这才在干呕中渐歇渐止。

    整个人在喘息中平伏下来后,他的眼睛终于缓缓张了开来。

    看见父亲终于清过来了,左立激动的迭声喊道“爸,爸!”

    左坎嘴巴艰难的蠕了蠕,张开不开,也出不了声,脸上渐渐浮现出痛苦之色,眼睛里开始凝集混浊的泪水,显然是一有意识,便感觉到无边的痛苦。

    左立急得不行,忙看上林昊。

    林昊此时已经上来了,探一下左坎的脉博后,便从随身不离的包中掏出了之前冷月寒给的那朵血灵芝,当时给柳思思解酒的时候只用了几小片,还剩下极大的一朵,林昊便将它小心的收起来,并随身携带着以防不时之需。

    “姐,你赶紧把这个血灵芝切片,然后煎出一碗水。”

    “啊?”吴若蓝疑问道“要,要用一整朵吗?”

    林昊点头道“对!”

    吴若蓝苦声道“可,可是这……一千多万啊!”

    一千多万?招姨与左立听了之后,均忍不住动容。

    林昊道“不要管多少钱了,先保住左坎伯伯的命要紧,没有这东西,他随时会咽气的!”

    血灵芝是灵芝中珍稀品种,野生的血灵芝更是珍贵之极!它里面含有150多种活性成分,大致可分为十大类,多糖、核苷、呋喃、甾醇、生物碱、氨基酸、蛋白质、三萜、油脂、有机锗和多种无机离子等等!

    中华传统医学长期以来一直视血灵芝为滋补强身、固本扶正的珍贵中草药。民间更是传说野生血灵芝有起死回生、长生不老之功效。可是事实上,它的功效并没有那么神奇!

    林昊把整朵野生血灵芝给左坎服下,也不是指望真的能让左坎起死回生!左坎已经病入膏肓,别说是血灵芝,就算是有仙丹恐怕也难以救治!他之所以这样做,仅仅只是因为血灵芝就是针对骨癌的特效药。

    血灵芝对骨癌所引起的疼痛及各种并发症,有极效!这一点,不但古堡里的老中医教授告诉过他,各种中医古典史册中也都有记载!

    尽管吴若蓝十分舍不得这价值上千万的血灵芝,但最后还是将它切片煎制成一碗药汁端了上来。

    左立再一次接过碗,一口一口的喂父亲服下。

    血灵芝,无疑是一味神药,长生不老虽然不能够,可确实能起到一点起死回生的作用。左坎喝下药约摸十来分钟,左坎苍白无血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血色,看起来也有了些精神头。

    只见他缓缓的呼出一口长气后,张嘴唤道“立儿!”

    左立忙应道“爸,我在,我在这!”

    左坎颤抖地握住他的手道“爸拖累你了!”

    左坎连连摇头道“没有,没有的!”

    父子两说了几句话后,左坎才注意到房间里还有别人,看到林昊的时候,隐约感觉他的面容有那么点眼熟,可又想不起在哪儿见过,疑惑的问道“立儿,他们是?”

    招姨忙抢先道“哥,就是他们把你救醒的,他们从专诚从内地过来找你呢!”

    左坎疑惑的问“内地?”

    此刻左坎的精神头看起来相当的好,脸色也十分红润,但林昊却比谁都清楚,这并不是病情有所好转的迹象,而是自己帝经的内气加上血灵芝的药效,所产生的回光返照现象,唯持不了多长的时间。

    帝经的内气一散,血灵芝的药效一过,左坎将必死无疑!

    也正是因为如此,林昊赶忙抓紧时间应道“是的,左坎伯伯,我是从粤省羊城专诚过来找你的。”

    左坎不解的问道“你找我做什么呢?”

    林昊道“我想问你,你是不是在石坑村买过一栋很大的老宅子!”

    左坎摇头道“没有啊!”

    听见他这么一说,林昊与吴若蓝的心里几乎同时“喀噔”响了下!

    林昊之所以如此无疑是因为失望,费尽周折,结果却搞错了对象!

    吴若蓝之所以如此则是因为可惜,一千多万的血灵芝啊,就这样白白浪费了,得亏自己多留了个心眼,只用了一半。

    林昊不死心的问道“左坎伯伯,你再想清楚一点好吗?这个事情对我很重要的!”

    左坎认真的回忆一下后准备摇头,可再一想便突然记起了一件事,点头道“有,有呢,我确实在那儿买过一栋老宅的!”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