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89章 左坎离世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招姨知道左坎想要安排的事情,无非就是遗嘱!

    在此之前,她对于这件事情确实是十分焦虑的,左坎要是一直这样昏迷不醒,然后在默然无声中离世,那将是一件相当麻烦的事情,因为那意味着他早年立下的遗嘱有效!他逝世之后,名下的房屋、田地、以及左立这些年来苦心经营的种植园,通通都将归慈善机构所有。

    那样一来,左立就将面对一无所有的结局,甚至连个安身立命的地方都不会有。

    然而现在,左坎已经醒来了,身体虽然虚弱,但精神看起来不错,一副康复有望的样子,完全不像他自己说的那样大限已到!

    因此,招姨也感觉这件事情没必要那么着急,最少也不是是现在,这都已经午夜一点多了,三更半夜的打扰别人,明显不是件好事。

    “哥!”招姨伸手指了指窗外的蒙蒙夜色,婉转的道“你看现在都这个时间了,是不是明天天亮以后再让大家过来呢?”

    “不,不行!就是现在不可!”左坎缓缓摇头,他的身体是什么情况,心里是有数的,所以态度坚决的道“你现在就把大家叫来吧!”

    左姨百般劝阻仍不能改变他的心意,只好遂了他愿,掏出手机出去打电话了!

    过了约有半个小时左右,甲第村左氏家族的长辈陆陆续续到场,村里的里长,邻长一等干部也来了!

    在他们的共同见证下,左坎更改了之前所立的遗嘱。

    百年之后,他名下位于台省甲第村的房屋、田地归于左立所有。另外还立了一份遗嘱,他名下位于羊城石坑村那栋老宅归于林昊所有!

    听到他后面立的这份遗嘱,吴若蓝暗里替林昊捏了一把冷汗,因为他要是没那么好心,不惜耗费价值上千万的血灵芝来救醒左坎的话,那原本该属于他的林家老宅,那就将归慈善机构所有了!

    心惊之余,她又不免感叹古人诚不欺我,果然是好人有好报啊!

    左坎立完了遗嘱之后,竟然感觉肚子饿了,嚷嚷着要吃饭!

    左立连忙答应,赶紧下厨去给父亲做饭。

    趁着这个空档,林昊又给左坎把了下脉,只是把完脉之后却什么都没说,旁人也无法从他的脸上看出情况是好是坏。

    一旁的招姨疑问道“林昊,怎么样了?”

    林昊仍然没有出声,仿佛突然哑巴了似的。

    左坎则摆摆手道“招姨,很久没吃你做的卤肉了,突然有些馋了呢!能给我做一点吗?”

    这个时候,似乎应该吃清淡些,不该吃那么油腻的东西吧?招姨正想张嘴劝阻,却见林昊悄悄的向他使眼色,意思显然是让她去做,犹豫一下便点点头,跟着左立下厨房去了。

    她走了之后,左坎便道“林昊,我刚刚突然又想起了一件事情,不知道对你寻找亲人有没有帮助!”

    林昊忙道“伯伯,你请说!”

    左坎道“那天晚上彭先生在车上把这个牛皮纸信封交给我之后,我就下车往茶楼宿舍走,可是拐了个弯后却突然听到背后传来枪声,似乎就是彭先生停车的地方!”

    林昊心头一紧,忙问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不知道!”左坎摇头回忆着道“枪声一响起来就像放鞭炮似的,相当激烈,我被吓得不行,赶紧的躲到垃圾桶旁边去了,也不敢勾头去看!”

    林昊问道“那枪声响过之后呢?你有没有倒回去看?”

    “没有!”左坎再次摇头道“我当时已经被吓坏了,枪声一停,我就赶紧的跑回宿舍去了!”

    林昊又问道“那你什么时候回去看的?”

    左坎道“第二天上班,路过那儿的时候!”

    林昊再次问道“有什么发现吗?”

    左坎显然是个没有经过大场面的人,回想起那个时候的情景,心内仍有余悸,声音微微发颤的道“当时地上有大滩大滩已经干涸的血迹,还有很多散碎的玻璃!”

    林昊道“除此之外呢?”

    左坎摇头道“没有其他了!”

    林昊道“没有看到彭先生那辆车,也没有看到受伤的人,也没有看到警察?”

    “都没有!”左坎再次摇头,然后又肯定的道“不过我知道,那些玻璃就是彭先生那辆车的玻璃。至于那些血迹,我不知道是谁的。有可能是司机,有可能是彭先生的随从,也有可能是彭先生本人的。”

    林昊听得心里突突直跳,但他还是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情绪继续问道“那你有看到新闻上说这件事,又或者听别的什么情况吗?”

    “也没有!”左坎又一次摇头道“看到那些血迹和碎玻璃,联想到前一晚听到的枪声,我猜想肯定是彭先生出事了!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没能耐没势力也没关系,所以我根本不敢向别人打听这件事情。”

    林昊听得连连叹气,左坎已经年过半百,而且生命垂危,但通过他回忆往事时的表现,不难看出他是个胆小懦弱,没有担当的人。

    不过他已经这样了,林昊也没办法去责怪他,只能又问道“伯伯,你能把当时彭先生停车的位置告诉我吗?”

    “就在中华茶楼背后的巷道里!”左坎比着手势道“我们当时住的宿舍要穿过那条巷道的!你随便找个人打听就能找到!”

    林昊道“好!谢谢你了!”

    “不,说起来,我还得谢谢你才对!”左坎十分感伤的道“要不是你让我醒来,或许我就带着遗憾离开了!”

    林昊忙摇头道“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尽管左坎的线索并不详尽,但林昊已经算是有很大收获了,最起码他这一趟没有白来,眼前的左坎就是他要找的那个左坎。

    同时,也验证了他的记忆并没有出错,那栋老宅真的跟他有很深的关系,虽然说疑问还有很多!

    例如左坎所说的彭先生夫妻究竟是什么人,他为什么会长的跟他们相似?如果说他跟他们真的是亲属关系,那会是什么关系?

    例如当晚的枪战到底是怎么回事,彭先生在枪战中身亡了吗?如果不是的话,为什么答应左坎的钱没有打过去?

    例如……

    疑问实在太多太多了,而且都没有答案,不过寻亲路无疑有了新的方向,这一切都是拜左坎所赐!

    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

    这种道理没有谁教林昊,是他自己悟出来的,所以最后的最后,他厚道的问“伯伯,你有没有什么事情或什么忙,需要我帮的呢?”

    左坎悠悠叹息着道“我最放心不下的,自然就是左立!我很想看到他成家立业后才离开的,可是现在,我明显是看不到了!所以如果可以的话,请你多关照关照他!”

    林昊不太懂该怎么个关照法,因为左立并不好相处,而且这件事情完了之后,他就得回羊城去,自此和左立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交集。所以有点发懵的看着左坎!

    左坎道“林昊,我的意思是,你既然是个医生,你有没有办法给左立整整容,他现在这个样子,不会有女人愿意嫁给他的!”

    林昊感觉这件事情有些棘手,左立如此容貌,想要整得像个人样,那将是一台大手术!可这无疑是左坎的最后的遗愿,想了又想,他终于还是点头道“好,伯伯,我答应你,我会自己的全力去做这件事情。”

    左坎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笑意,冲他用力的点点头。

    林昊又问道“还有别的事情吗?”

    左坎道“如果你有机会见到彭先生夫妻的话,请替我向他们说一声谢谢!他们是我的贵人,可惜我当时太年轻,也太糊涂,不懂得珍惜他们对我的恩德!”

    林昊道“好,如果我能见到他们的话,我一定代为转达的!”

    左坎冲他点点头,“那麻烦你把招姨叫进来好吗?”

    林昊答应一声,赶紧把正在厨房里忙活的招姨叫来。

    左坎看见招姨,冲她招了招手。

    招姨连忙擦干净自己的手,放到他枯瘦如柴的手中,喊了一声“哥!”

    左坎缓缓的道“左姓之中,要数招姨你是跟我最亲的,可我这个做堂哥的不但没有照顾到你,反倒给你添了很多麻烦!”

    招姨的眼眶立即红了,连忙摇头道“不,没有的,没有的!哥,你不要说这么见外的话!”

    左坎道“招姨,我的时间恐怕不多了,我走了之后,还得麻烦你再照顾一下左立,他太年轻了,性格又孤僻……”

    招姨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滴嗒一声落了下来,摇头不绝的道“不会的,哥,你长命百岁,不会有事的!”

    左坎却坚持着道“你能答应我吗?”

    招姨泪流满面的点头道“我答应,我答应!”

    左坎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些许的笑意,用力的握了握招姨的手。

    约摸一个小时左右,不知道是晚餐还是宵夜的饭终于做好了!

    十分的丰盛,有鸡,有鸭,有鱼,有虾,有肉……摆了整整一桌,仿佛过年似的!

    左坎的胃口也很不错,吃了一碗多饭和不少的肉!

    饭后,他的精力似乎更好了,在左立的搀扶下坐了起来,细细碎碎的交待起事情。

    左立在旁边默然的听着,不管父亲说什么,他均是点头。

    这样的情况,持续到凌晨三点过后,左坎的精神状态就开始变得不好了,随着时间推移,气息也越来越弱。

    见父亲的情况急转直下,左立忧急如焚可又无计可施,焦虑绝望之余,一把揪住林昊的衣领质问道“我爸怎么会这样?刚刚他不是明明已经好转了吗?”

    阎王要人三更死,没有谁能留到五更的!林昊很想告诉他,左坎并没有好转,只是在药力和内力的相互作用下所产生的回光返照罢了,不过最终他只是摇摇头,什么都没说!

    左坎无力的唤道“立儿,立儿……”

    “在!我在!”左立忙推开林昊,来到床头,跪下来握住父亲的手道“爸,我在这儿!”

    左坎这会儿已经气若游丝了,说话的声音也断断续续道“要记得……我刚才……对你说的话,要听……你姑,林医生的安排!”

    左立声音有些嘶哑的喊道“爸!”

    左坎问道“听……听到吗?”

    左立忙点头,“爸,你放心,我会的。我会的。”

    左坎的脸上终于浮现出欣慰与解脱之色,缓缓闭上眼睛,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动静!

    左立惊恐万状,扑上去嘶声喊道“爸,爸,爸……”

    林昊上前摸了摸左坎的脉,发现已经再也没有丝毫气息了,便冲左立摇摇头,无奈的道“左立,伯伯去了,请节哀顺便!”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看着父亲的生命已经彻底的消逝,左立的眼睛瞬间湿了,牛高马大的汉子,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掉落下来!

    “呜呜”哭嚎声撕心裂肺,响彻整个甲第村……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