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00章 夜色生香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入夜,山林中漆黑一片,四处寂静无声。

    种植园虽然没有通电,但此时屋内却灯火通明,因为左立弄了一个小型发电机,做别的可能不行,但用于照明却是足够了。

    晚餐,在两个女人的巧手烹调下,很快就端上了桌,而且明显要比午餐更加的丰富。

    除了依然有风味独特的腊肉炒石蒜,清蒸腊肠外,还有白切三黄鸡,台式三杯鹅,蒜姜焖鱼,鱼头野菇汤,凉扮龙须菜,清炒水淹菜,菜干煲,蒜蓉炒生菜,尤其让吴若蓝与招姨欢喜的是,左立竟然还有自酝的梅子酒!

    看着四周的环境,又看着一桌的美味,再看看坐在对面相貌丑陋的左立,林昊突然又感慨起来,人确实不能貌相的,谁能想到一个长得这么丑的人,却能把生活过得如此有滋有味还有情调呢?

    可惜了,她要是个女的,而且能长得像吴若蓝一样漂亮的话,自己是绝对不介意跟她长相厮守于这山中的!

    吃过饭之后,左立并没有闲着,背了一个大背包与两把猎枪就要出门。

    招姨疑惑的问道“左立,你去哪儿?”

    左立道“我要去打猎!”

    招姨道“都深更半夜了,你还打什么猎啊,辛苦一天了,你不累吗?”

    左立摇头道“今天也没干什么活,怎么会累!”

    采集一点石斛,做一顿饭,对于常年辛勤劳作的左立而言,压根就不算是事!

    林昊对狩猎是很有兴趣的,这就张嘴道“左立,带上我呗,我也会打枪的!”

    左立不知道是怕林昊有危险,还是怕他拖后腿,反正就是摇头道“林医生,你别去了!我今晚不回来的!”

    林昊愕然的道“不回来你住哪儿?”

    左立拍了拍肩上的大背包道“也许是树上,也许是山洞,看具体情况来定!”

    林昊汗了下,心说你这家伙可真是野呢!

    招姨又劝两句,见他仍然执意出门,只好嘱咐他小心谨慎些,猎不到什么就赶紧回来。

    左立答应一声,便扛着枪走了。

    第一次被人当成软弱书生般嫌弃,林昊只能无语苦笑,不过也好,晚餐太丰富,他吃得有点撑了,正不太想动弹呢!

    躺在那张左立自制的懒人椅上,林昊一边轻抚腹部帮助消化,一边回忆着左坎生前对自己说的话,开始整理起寻亲的思路。

    那对彭先生夫妇,肯定是跟自己有关系的,要不然彭先生不会知道自己的名字和出生年月,更不会把那栋林氏老宅转到自己名下。

    只是自己跟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如果那真的是自己父母,他们为什么自称姓彭呢?是为了掩人耳目改名换姓,还是另有原因?

    如果是别的原因,他们确实不姓林,那为什么左坎说自己跟他们夫妇俩长得十分相似呢?是左坎看花了眼,还是记忆出了错呢?

    如果说改名换姓是为了掩人耳目,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还有,那天晚上彭先生约见左坎后,显然是遇袭了。那么是谁枪击了他,彭先生最后又是死还是活呢?

    疑问,显然不是一般的多,而随着寻亲越见眉目,林昊的思路没有越来越清晰,反倒越来越迷糊,隐隐的他感觉自己的家族,自己的父母,并不是简单的普通人。

    只是,他们现在到底在哪儿?

    当年,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们是怎么把自己弄丢的?这十几年来,他们有没有在寻找自己呢?

    思来想去,林昊有些头痛,因为答案太少,问题太多了!

    “如果世界漆黑,其实我很美。在爱情里面进退,最多被消费。无关痛痒的是非,又怎么不对,无所谓……”

    正在这个时候,手机里的铃声响了起来,林昊掏出来看看来电显示,发现上面是严素的号码,便按下接听键笑道“嗨,严素!”

    严素重重的应一声“哼!”

    林昊疑惑的道“咦,严大小姐好像不太高兴呢!”

    “不错!”严素瓮声瓮气的道“本大小姐现在非常非常的生气,非常非常的不爽,杀人的心都有了!”

    林昊道“谁惹你了?我帮你收拾他!”

    严素问道“真的?”

    林昊道“当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

    严素道“好,你现在先给自己两耳光!”

    林昊“啊?”

    “啊什么啊!”严素怒气冲冲的道“惹我的人就是你!”

    林昊委屈的道“我怎么惹你了!”

    严素质问道“你去台省,为什么不带我?”

    林昊苦笑道“我来这里又不是玩的,我来办事的啊!”

    严素道“那你为什么又带上吴若蓝?”

    林昊扭头看看,发现吴若蓝和招姨都不在屋里,这才放心的道“我也不想带她,是她死缠着我要来的!”

    严素负气道“我不管,我现在心里很不舒服。”

    林昊道“那……我给你揉揉!”

    严素听得愣了一下,心也轻轻跳了跳,然后又骂道“死样,人真的在你面前,你就不揉。现在隔了十万八千里,嘴上就说那么好听。”

    林昊想了想道“回去一定给你揉还不行吗?”

    严素质问道“说话能算数吗?”

    林昊道“当然!”

    严素不满意的道“当然能,还是当然不能!”

    林昊道“当然能!”

    严素道“骗我是小狗,是龟公,是臭虫,是穿肠烂肚的发瘟猪!!”

    林昊苦笑道“严素,不用那么毒吧?”

    严素道“对你这样的人必须就得这么毒,否则你总是说话当放屁的!”

    林昊啼笑皆非,“好吧好吧,我答应你了,保证说话算话行了吗?”

    “这还差不多!”严素心里总算好受了些,只是没一会儿,她又道“咦,不对!”

    林昊疑问道“什么不对?”

    严素道“黑面神,你是不是做亏心事了?”

    林昊莫名其妙的道“呃?”

    严素道“你是不是跟吴若蓝那啥了?”

    林昊道“你说的什么乱七八糟啊?”

    严素道“要不然你态度怎么这么好?我以前哪回打电话给你,你都黑头黑脸没好气的,这回竟然这么好商量,你肯定是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林昊脸黑了,没好气的道“严素,你再跟我胡搅蛮缠,我挂了啊!”

    听见他恢复了黑面神应该有的语气,严素终于感觉踏实了一点点,但还是疑问道“你真的没跟吴若蓝那啥?”

    林昊道“懒得理你,我挂了!”

    “别,别挂!”严素忙叫一声,然后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

    林昊道“估摸着还得两三天吧!”

    严素道“还要那么久啊。”

    林昊道“两三天有什么久的?”

    “还不久吗?”严素低声轻哼道“过两三天我大姨妈都要来了!”

    林昊“……”

    大半个小时后,林昊终于跟严素煲完了电话粥!

    紧接着,林昊又拨打了韩雪留给自己的号码,想问问她杀手的事情调查得怎么样了,结果却发现她关机了!然后又想打给冷月寒,可是她的手机完全是个摆设,基本不怎么开机,想想还是作罢。

    从懒人椅上站起来左右看了看,屋内空无一人,收拾碗筷下去后的吴若蓝与招姨竟然仍然不见踪影!

    林昊有些奇怪,人都到哪儿去了呢?仔细的凝神细听,发觉屋侧的厨房那边有细碎的轻语声,于是就抬步往厨房走去。

    到了厨房外,只见厨房的门紧闭着,可是细语声仍从里面传来。

    “……若蓝,水是不是有点冷了?”招姨在里面低声问。

    “有吗?”吴若蓝应道“我不觉得冷啊!”

    “或许是你还年轻,招姨老了,体弱肾虚,所以畏寒怕冷吧!”招姨叹口气道“别人都说,女人三十岁过后,身体状态就开始往下行了!”

    “招姨你才不老呢,你的身材可比我的还要好呢!”吴若蓝低声赞道“你看你的胸,比我的还大,而且还这么挺呢!我就不是男的,我要是男的,一准儿被你给迷死!”

    “呵呵!”招姨失笑道“我只是胸比你大一点点罢了,皮肤可没有你那么白皙,腰也没你的细,而且我都开始长赘肉了!”

    “哪儿长了?”

    “肚子这里!你摸摸看!”

    “这里吗?”

    “呀,你往哪儿摸呢,是肚子,不是胸……哎呀,哎呀,别乱摸!”

    “嘻嘻,招姨,你很敏感呢!”

    “哪个女人不敏感啊,不敏感就不是女人了!你不敏感吗?我试试看!”

    “啊,啊,招姨,别,我怕痒!”

    “……”

    听见里面传来的阵阵嬉戏声,林昊忍不住把眼睛凑到门上泄露着光线的缝隙中,这一看眼睛顿时就大了,而且再也收回来!

    吴若蓝和招姨都在里面,而且是在洗澡……确切的说是泡澡!

    左立的厨房虽然没有大木桶,可是却有一个约有半人高一米见方的蓄水池,两个女人把里面的冷水全放掉了,烧了一大锅的热水倒进去,这会儿两女正脱得一丝不挂的在里面边泡澡边嬉戏呢!

    这,无疑是个香艳的场面。

    然而可惜的是,小型发电机的功率有限,厨房的光线明显暗了一些,加上热水蒸气袅袅,两女又半蹲在池中,只能勉强看到她们雪白的双肩,根本看不到重点的部位!

    俗语说得好,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正是这种越想看越看不到的画面,更加吸引与诱惑着男人。

    林昊虽然觉得这样偷窥很不好,而且又看不到什么东西,但仍然把眼睛紧紧贴在门缝上。

    一会儿后,吴若蓝道“招姨,咱们抓紧时间洗一下吧,一会儿左立可能回来,他和林昊也要洗澡呢!”

    “急什么呀!”招姨扬起双手伸了伸懒腰,“难得舒服的洗个澡。”

    吴若蓝有点担心的道“万一他们等不及,闯进来呢?”

    “闯进来?”招姨失笑道“左立是绝对不敢的,我把这个水池给他作胆他都不敢。不过你家那位可就难说了!他可是色胆包天的!”

    吴若蓝不高兴的争辩道“林昊才不色呢!他很老实的!”

    招姨轻哼道“他老实?他要老实,天下就没有老实的男人了!”

    “招姨!”吴若蓝听见她的语气有些不对,疑问道“林昊对你做什么了吗?”

    招姨自然不会说采石斛的时候,林昊不停偷看自己的胸。这种事情,林昊好意思做,她也不好意思说的,所以就忙道“没有,我都人老珠黄了,他怎么可能对我做什么呢!”

    吴若蓝听了更不高兴的道“那你又说我家林昊色!”

    招姨道“我是……从他的相貌中看出来的,算命的都说了,长着桃花眼的男人最好色了!”

    “算命的你也信!”吴若蓝嗤之以鼻的道“真能算那么准的话,让他们给我算算下期福利彩票开什么号码啊?”

    招姨被弄得啼笑皆非,也不愿跟她产生争执,忙道“看你给急得,好嘛好嘛,你家林昊不色,一点都不色好了吧!”

    吴若蓝轻哼道“本来就是嘛,他要真好色的话,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死在他的手上呢!”

    招姨想起那天推拿的情景,立即就想应一句我就差点死在他手上了!

    不过她终究还是忍住了,从水池中站起来,伸手从旁边的热水桶里又舀了两瓢水加进水池,让池里的水温高一些。

    招姨一站起来,不着寸缕的酮体便暴露在光线中,也让一直窥视在门外的林昊终于看到了她果体的庐山真面目,然后……他就可耻的石更了!

    招姨的身体,真不是一般的成熟迷人啊!

    对于血气方刚的林昊而言,真的是难以抵挡的诱惑!

    只是当他准备定睛细看,把这幅美好的画面留存于脑海之际,脚上处却突然传来一股冰冷,然后从脚踝处一直往小腿上延伸,借着木门射出来的光线一看,他顿时就失控的惊声大叫道“我了个去!”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