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07章 熟能生巧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枪声将一对恋奸情热的男女吓了个魂飞魄散,仿佛受惊的鸟儿般刷地分开,吴若蓝直往这被窝里钻,林昊则是腾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勾头往窗外看。

    枪声只响了一下就停了,再没有响起来,可是林昊与吴若蓝的雅兴却被打断了,再没有继续下去的心情,两人双双穿上衣服出去查看究竟!

    在厨房里忙活的招姨也被吓得跑了出来,和两人凑到一块!

    林昊忙将两个女人都拉到自己身后,然后警惕的盯着周围,可是细看一阵后又发现种植园内没有异况。

    “怎么回事,哪里来的枪声?”吴若蓝疑惑的问。

    “我也不知道!”招姨一脸茫然,然后又道“好像是外面传来的!”

    林昊原本想让两个女人呆在屋里,自己独自出去查看,但又怕这是调虎离山之计,所以就拉着两女往外走去。

    只是出了种植园后,周围仍然看不到什么异常,林昊便运起帝经凝神静听,发现东北方向传来阵阵狗吠声,而这吠声无疑属于左立的那条狼犬的。

    发生了什么事呢?林昊正打算前去看个究竟,只是没走两步便发现吠声已经越来越近,于是就打住了!

    过了好一会儿,听力稍差的两女也终于听到了吠声,忙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然后就看见了左立拖着两根麻绳从那边走来,麻绳后面绑着一个庞然大物,狼犬志勇跟在后面,一路狂吠不停!

    这,无疑是左立打到猎物的节奏。

    三人赶紧迎上前,吃惊的发现他拖的是一头灰黑色的大野猪!

    两女之所以吃惊,那是因为野猪如此之大,竟然被左立给打到了!林昊之所以吃惊,却是因为左立的枪法,这头大野猪竟然是被他一枪毙命的。

    如此之大的野猪,警惕性是相当高的,人根本不可能靠得太近,只能远距离射杀!然而远距离射杀却是很难打中它要害的。

    从小被当作杀手训练的林昊经历过丛林野战,十分清楚这种大型野兽的要害仅仅只有两处一处是在两个眼睛中间上方的一点。还有一处就是耳后两寸位置。

    当然,心脏也是一个要害,但不管是它站着还是躺着,均很难一枪命中。除非它是仰面朝天的躺着,又或是前腿悬空的站起!

    只是这样的姿势,野猪怎么可能给你摆出来?

    另外,野猪皮厚肉糙,生性凶猛,生命力顽强,要是没有一枪打中它的要害,那就得好几枪才能放倒它。可是更多的时候,你根本没机会开第二次,它就向你发起了攻击,又或者逃之夭夭。

    左立之所以能一枪放倒野猪,无疑是打中了它的要害,而且还是两处要害之中最难打的耳后两寸。因此林昊便有点纳闷,这是因为左立的枪法如神,还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纯属运气呢?

    没有亲眼看着他开枪,林昊无法妄下结论,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今天有肉吃了!

    几人费了一番功夫,终于将野猪弄进了种植园。

    林昊趁着众人歇息的功夫,蹲到野猪跟前仔细查看它致命的伤口,经过观察后他吃惊的发现,猪野不但是被一枪毙命,而且是远距离射杀。

    如此判定,有何根据呢?

    对于一般人而言,枪伤只是枪伤,仅此而已!可是对于临床经验丰富的医生而言,枪伤却可以间接的知道很多事情。

    例如枪的大概型号,杀伤力大小,以及开枪距离的远近……这些种种都可以通过枪口来辨认!

    例如近距离射击,它会形成与枪口同一形状的伤痕,入口的宽度是枪口的直径、皮肤上有少量的微物或烧焦的痕迹,表皮会有裂口,周围会有射击残余物,也就是术语中的烧轮,烟轮。

    中距离射击,烟轮缩小,烧轮缩小。

    远距离射击,无明显烟轮,烧轮,但伤口里面却会开甩弹道空腔。

    这头野猪的伤口皮肤周围找不到一点烧焦痕迹,可是伤口里面却形成了空腔,这也就说明它是被远距离射杀的,而且距离最少超过五十米!

    因此,也证明了另一点,左立的枪法确实神乎其神。

    林昊默然的看一阵后,对正在喝水的左立道“左立,你玩枪多少年了?”

    “记不太清楚了!”左立摇头,回忆着道“开始整这个种植园没多久,我就带枪进山了。”

    林昊疑问道“你就自己玩枪,没人教?”

    “是的!”左立点头道“自己摸索!”

    “那你的悟性很高呢!”林昊赞道“这么远的距离还能一枪命中野猪的要害。”

    “熟能生巧罢了!”左立淡淡的应一句,掏出一把匕首在石墙上划出一道刻痕。

    林昊与吴若蓝顺着那面墙看去,只见上面划了很多个正字,吴若蓝便疑问道“你刻的是什么?”

    “我打到野猪的数量!”

    “啊?”林昊与吴若蓝均是吃了一惊,因为墙上刻了密密麻麻将近一百个正字,也就是说左立打了将近五百头野猪!

    “这么多野猪啊!”吴若蓝震惊得不行的问道“那这山上的野猪岂不是全给你打光了?”

    “不打不行的,它们总来糟蹋我种的东西!”左立说着摇摇头道“这山上的野猪数量远远超出你们的想像,怎么打也打不完的!”

    说了一些不等吃不等喝的话之后,吴若蓝问道“现在是先处理野猪,还是先去采石斛?”

    旁边的招姨问道“林昊,你那个朋友派来的人什么时候到?”

    林昊摇头道“我也不太清楚,我想最少也是午饭过后吧!”

    招姨道“那咱们先去采石斛吧,采完了再弄这头野猪,反正这么冷的天气,肉也不会坏的!”

    几人均无异议,谁都想多挣些钱啊,于是草草吃了几口食特便收拾东西出发。

    这一次,左立将三人带到了另外一个长有石斛的地方!

    这是在种植园后面的山上,一面垂直而下的悬崖底部,地方仍然相当隐蔽,通行的山路也依旧坚险难行,但这儿的石斛却比瀑布下方的岩壁只多不少。

    有了昨天的经验,四人有条不紊的相互配合着忙活起来,林昊等三人负责采摘,左立则负责把采摘好的石斛往种植园往回挑。

    让人有些奇怪的是,昨天干劲十足的招姨今天虽然仍然手脚麻利,但多少却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话也明显比昨天少。

    林昊原本是个没有分寸的人,什么玩笑都敢开,可是经历了昨晚之后,他终于知道有些时候,不但谈钱伤感情,开玩笑也同样伤感情的,所以表面上虽然仍是没正没经,可过火的玩笑一句都不敢开了,而且也有意无意的和招姨保持着距离,不再像昨天那样粘着她。

    当左立挑着一担石斛回种植园,吴若蓝又找没人的地方去方便的时候,招姨走到林昊面前,目光紧紧的逼视着他!

    林昊被盯得心里阵阵发虚,但表面仍装作若无其事的道“招姨,你看着我干嘛,我脸上有脏东西吗?”

    招姨质问道“你总躲我干嘛?”

    林昊讪笑道“没有啊!”

    “还说没有!”招姨轻哼一声,直白的道“昨天的时候,你好像巴不得直接贴到我身上似的,今天却一直躲着我。”

    女人,无疑都是敏感的,招姨也不例外,身体如此,心里也如此!

    林昊窘迫的道“招姨……”

    招姨压低声音问道“你还在因为昨晚的事情耿耿于怀?”

    林昊忙摇头道“没……”

    招姨叹口气,坐到一边,然后冲他招招手,示意他也坐到自己旁边。

    林昊只好坐了下去,但不敢靠得太近。

    招姨瞥了他一眼,无爱的道“林昊,你不要这么心虚行不行,我们又没有做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

    林昊嘴硬的道“我没有心虚啊!”

    招姨道“既然你没心虚,坐那么远干嘛?”

    林昊只好硬着头皮,又坐过去一些,。

    招姨将一水递给他,“喝点水吧!”

    林昊确实有点渴了,接过水一气灌下半。

    招姨缓缓的道“林昊,昨晚的事情……忘了吧,是我太傻了,一心想着报答你,连你说的是真是假还是玩笑都分不清了。”

    林昊真诚的道“招姨,你不用报答我的。真要报答的话,以后把石斛种好,成为全台省最大的石斛种植户,让我也挣一些钱就好了!”

    招姨道“你放心吧,这也是我的财路,我肯定会好好种的。”

    林昊弱弱的问“那咱们还是好朋友?”

    “当然,一直都是啊!”招姨就了一句后,又凑过去在他耳边道“而且经过昨晚同床共枕之后,感情更要好了呢!”

    林昊“……”

    将近上午十点的时候,左立已经挑了六担满满的石斛回去,当他准备挑第七担回去的时候,始终他身旁形影不离的志勇突然冲着外面低声咆哮起来。

    志勇是一条温驯又多疑的狼犬,稍为有什么异动就会有反应,而且它的反应绝不会无的放矢,一旦表现异常,那就表示着有什么不对劲。

    在这样的荒山野岭,能引起它反应的状况无疑只有两种一是周围出现了大型兽类。一是山外有人来了!

    “屎哚!”左立猜测为前者,生怕志勇的吠声会惊动野兽,冲它作了噤声的命令,与此同时将早早就带上来的猎枪端在手里。

    招姨则认为是前者,问道“林昊,是不是你那个朋友派来的人到了?”

    时间虽然已经差不多了,但林昊并没有接到徐文聪的电话,疑惑的掏出手机看看,发现信号又满满的,所以不太肯定的道“不清楚呢!”

    左立端着枪走出去,接着就趴在悬崖边上,拿起打猎用的望远镜观察起来。

    林昊等三人也跟着出去,学着他的样子趴在那里观望!

    过了好一阵,终于看到一行人出现在对面山上,往下方的种植园走去。

    招姨见状大喜,这就想要收拾东西回种植园。

    只是左立却连忙拦住了他,并低声喝道“姑,先等一下!”

    招姨疑惑的看着他,“怎么了?”

    左立没有回答她,只是把望远镜递给林昊。

    吴若蓝也跟着问道“咱们下去啊,人不是来了吗?”

    左立没有什么表情的沉声道“人是来了,但恐怕不是我们要等的人!”

    招姨和吴若蓝被弄得有些莫名其妙,可是在左立那儿又找不到答案,只好看向林昊。

    一直拿着望远镜观察的林昊终于停下了来,将望远镜递给招姨。

    招姨和吴若蓝便轮流观望起来,可是看了一阵后又没发现什么异常,来的一行总共有八个,虽然看不清楚容貌,却勉强能看清他们的性别与装扮,分别是二女六男,均是一副驴友装扮。除此之外,并无特别!

    林昊见两女看不出问题,也没有跟她们解释,只是吩咐道“姐,招姨,你们先进去里面躲着。”

    招姨一头雾水的道“到底怎么了?这些人有什么问题吗?”

    林昊喝道“听话!”

    招姨还想发问,心中感觉不好的吴若蓝则赶紧将她拉进里面的岩壁,躲到岩石后面。

    林昊和左立则继续趴在那儿,轮流用望远镜观察着。

    正如左立所说的那样,人确实是来了,可怎么看都不像是他们要等的人。

    这些人虽然是一副标准驴友的装扮,可是看起来又不像是普通驴友!照理而言,从土恳一路跋山涉水过来,十几里连续上山的崎岖山路,一般人早就疲惫不堪才对,可看他们行态举止,疲意并不明显。

    若非长期训练,体魄是不可能这么好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林昊与左立才注意到他们的身形,不管男女,均长得十分矫健,而且走起路来相当的谨慎,每走一步都瞻前顾后,时不时还警惕的东张西望,仿佛是害怕脚下有地雷或陷阱似的。

    尤其让人感觉不对的还是他们的装束,他们的腰间均是鼓鼓的,仿佛藏了什么东西在里面,而其中五人的背包侧边竖着一个长条形布套,高出背包近十公分,好像裹着钓具或拐杖一类的东西……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