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16章 摸你卡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韩雪,无疑是个心思极为慎密的女人!

    否则年纪轻轻的她,不可能成为羊城分部的负责人!

    她很清楚,想要把林昊这起谋杀案搞明白,如今唯一的线索就是找到墨煞的那个师妹。

    想要找这个师妹,除了林昊的线索外,韩雪还有另外一个主意,那就是让她自投罗网。

    墨煞一行八人虽然全军覆没,可是他们的任务还没完成,如果这个师妹够狠够毒够辣,必定会卷土重来,趁林昊病要他的命!

    因此韩雪便联络了国安在台省分部的负责人,让他们挑选出一队精英,装扮成医院的工作人员,全天候守在医院内,一是为了保护林昊的安全,二是为了等墨煞师妹送上门。

    林昊虽然有些懒,可绝对不是蠢货,韩雪能想到的事情,他自然也想得到,刚开始的时候,他也十分担心的。

    墨煞虽然死了,可是她的师妹还活着。

    既然这个女人是墨煞的师妹,师出同门,就算武功比不上墨煞,那也相差不会太远。比起自己,自然只高不低。如果她死心不熄的再次卷土重来,以他现在的状况,绝对是九死一生的,因为精神稍为有所恢复,他就时刻警惕着敌人来袭。

    后来当他发现韩雪已经医院内布下天罗地网后,便安心的养伤,同时大享艳福。

    招姨,吴若蓝,甚至还有任君齐这三个绝色大美女,轮番伺候着躺在病床上的他,为他端茶递水,洗衣做饭,抹脸擦身……不过擦身这种事情,除了第一晚,后面的都是吴若蓝负责!

    有些事情,是船到桥头自然直的。而感情这种事情,也往往是水到渠成!

    吴若蓝与林昊的感情,经历了各种坎坷与曲折后,虽然已经到了密不可分的地步,可始终还是差了那么一点!

    这一点看起来很少,可始终就是无法逾越,因为各种原因,吴若蓝始终无法敞开身心的接受林昊!

    一直到那天,吴若蓝眼见着林昊将要丧命于墨煞刀下,伤心欲绝,痛不欲生之际,她才骤然发现,原来林昊在她的心里是如此的重要,重要到根本不可能有任何人可以替代!

    林昊是她的天,有他,那就有阳光!

    林昊是她的地,有他,那就有雨露!

    只要林昊还活着,还在她的身边,她的心里就是踏实的,安全的,不管将面对什么困难险阻,她都是无畏无惧的。

    如果这个世界没有了林昊,那么她的生活不再是七彩缤纷,只剩下绝望的黑白!

    一句话没有林昊,她的生命将不再有任何的意义!

    也正是这样的大彻大悟,让她不顾一切的冲了下去,用自己柔弱的娇躯挡在冰冷的刀锋之前!

    从那一刻起,她已经彻底的认定,林昊就是自己的男人,这辈子唯一的男人!

    他活着,她就陪他一起活!

    他如果死,她也将不再对这个世界有任何留恋,至于父亲吴仁耀……他不是已经有了小寡妇杏姨了吗?

    既然她已经认定了林昊是她的男人,那她有什么理由让别的女人参观他的身体呢?

    至于林昊,从记事起就生活在危险与艰难中,从来就不知道大少爷这种东西是什么鬼,如今被三女轮番伺候,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刚开始的时候真的受宠若惊,十分的不适应,适应之后又感觉无比的享受!

    男人,原本就应该有此待遇,否则就枉在这世上走一遭!

    于是乎,林昊便放松身心,该吃就吃,该喝就喝,该睡就睡,该练功就练功……

    然而有些可惜的是,林大官人除了免疫力和抵抗力比别人强之外,恢复能力也不是一般的强悍,仅仅只是在医院住了五天,他的伤势就已大好。

    有头发的,谁都不想做癞痢!可以走的话,谁也不愿意瘫着。能够出院的话,也没有谁肯呆在医院里。

    林昊也不例外,伤口的线一拆,他就出院了!

    在女人们去办出院手续的时候,一个嘴里含着棒棒糖的小男孩跑进病房,将一个信封递给正在收拾东西的林昊,“哥哥,一个姐姐让我交给你的!”

    林昊接过信封,疑惑的问“那个姐姐呢?”

    小男孩道“已经走了!”

    林昊又问道“那个姐姐长什么样的?”

    小男孩道“那个姐姐说你要是问东问西,就让我跟你说,她是你的老板!”

    林昊顿时恍然明白过来,自己的老板除了韩雪又还有谁?于是冲小男孩点头道“谢谢你!”

    小男孩伸出手道“给我!”

    林昊以为他是要糖,摇头道“不好意思,哥哥身上没有糖!”

    小男孩道“不是糖,是钱!”

    林昊“呃?”

    小男孩道“那个姐姐说,只要我把信封给你,你就会给我五百块钱!”

    林昊苦笑掏出五百块台币给了小男孩,心里却道老板,你敢再坑一点吗?

    小男孩走了之后,林昊拆开信封,发现里面有一个地址以及一把钥匙。

    正研究地址的时候,组团去办理出院手续的女人们回来了。

    林昊便和她们一起离开。

    照理而言,出了院之后,林昊应该返回羊城才对。

    出来近十天,不管林昊想不想家,吴若蓝是非常想家的,而且她也有些放心不下诊所,不管林昊现在拥有多少钱,多少土地,她始终认为,诊所才是赖以生存的根本。

    另外还有任君齐,她虽然是休假回来的,可是假期已经结束了,现在是预支未来的假期,如果不是林昊受伤住院的话,她早就回羊城上班了。

    得知两女的心事后,林昊道“姐,任君齐,要不……你们先回去吧!”

    任君齐道“我们先回去?”

    吴若蓝疑惑的问“你呢?不回去吗?”

    林昊道“我还有事要办,办好了我就回去!”

    吴若蓝不解的道“你还有什么事?”

    林昊问道“姐,你相信我吗?”

    吴若蓝道“当然!”

    林昊道“既然相信我,那就别问了!”

    吴若蓝道“可是……”

    林昊打断她道“我答应你,这边的事情办完,马上就回家!”

    吴若蓝虽然极不情愿,但在林昊的花言巧语之下,终于还是和任君齐先回羊城去了。

    林昊循着韩雪留给的地址找到地头,发现那儿是一处普通的自建民居,两层的独立小楼,从外面的陈旧装修来看,明显有些历史了,只是里面静悄悄的,仿佛没有人的样子。

    林昊原本是想敲门的,可是想到信封里装的钥匙,便掏出来试了试,结果真的把门打开了,于是便走了进去。

    穿过带转弯的玄关,前面就是客厅,陈设算不上豪华,但也简洁大方,一套组合的布艺沙发,前面是钢化玻璃茶几,正对的墙上挂着一台薄薄的数字电视,客厅的另一边是饭厅,空过饭厅是厨房。

    客厅与饭厅之间有一条走廊,走廊两边分别有三个房间,走廊尽头便是通向二楼的楼梯。

    林昊绕着房子看了一圈,最后转到主人房。

    刚一进门便闻到一股幽幽的香水气息,猜想这应该是个女人的房间。当然,男人也有搽香水的,特别骚的那种。

    只是没等他仔细查看房间,分辨住这儿住的到底是腐女还是骚男,突然便感觉脑后生风。

    林昊迅速扭头晃肩,避过对方凌厉一击后,顺手一抓,抓住了对方的衣领还是什么东西,肩背顺势贴上,四两拨千斤,一个标准的过肩摔,便将对方摔得飞了出去,“嘭”的一声落到床上。

    直到人被摔到床上的时候,林昊才发现偷袭他的是一个女人……不,应该说是一个女孩,而且还是一个全身赤条条不着寸缕的女孩!

    奇了怪了,这大冬天的,她怎么不穿衣服呢?

    什么嗜好啊?

    林昊虽然纳闷,可是不忘大饱眼福。

    女孩的年纪并不大,似乎比林昊还小那么一两岁,可是发育得已经十分完美!

    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地方小,曲线玲珑的娇躯山峦起伏,白皙的肌肤如牛奶般光滑细腻,在冬日的暖阳下散发着璞玉般的光泽。

    不错,这绝对是一块未经雕琢的璞玉!

    林昊看得大呼过瘾之际,目光不禁意的落到自己手上,发现手上正抓着一条大浴巾,这才恍然大悟,人家虽然没有穿衣服,可是却裹着浴巾。是自己太过鲁莽,把人家的浴巾扯掉了!

    罪过,罪过,虾米豆腐!

    林昊忏悔的同时,不忘又在女孩的身上多看两眼!

    床很大,也很软,女孩的摔落到床上后弹了两弹才终于稳住,可是胸前的丰满仍然荡漾不止,有一种波涛汹涌之感。

    不过这个女孩明显不一般,因为她稳住身形的第一时间,并不是找什么东西去摭掩春光尽露的身体,而是立即伸手往枕头下模去。

    林昊感觉有些好笑,你不赶紧找衣服穿,在那儿瞎摸个什么劲呢?

    然而他还没笑完,却已经看见她从枕下摸出了一样东西,看清楚那是什么玩意儿后,脸色顿时大变。

    好家伙,女孩摸出来的不是文胸,是一把装了消声器的手枪!

    林昊的反应极快,一见她掏枪,立即转身往外掠去,只是没等他窜到门外,后背已经传来“就”的一声响。

    电光火石之间,林昊的身子偏了偏,子弹擦着他的衣角射了过去,在房门正对的墙上留下一个弹孔。

    “站住!”当他再想往外逃窜,已经来不及了,后背传来一声冷喝“再往前一步我就开枪了!”

    麻痹,你不是开过枪了吗?

    林昊心里虽然如此怒骂,身形却生生滞住,缓缓转过身来后,发现女孩已经一手抱着个枕头摭着身上重要的部位,一手扬着手枪稳稳的瞄准了他。

    面对黑洞洞的枪口,林昊忙叫道“别开枪,有话好好说!!”

    女孩从床上跳了下来,枪口紧紧的瞄着林昊,“你是谁?”

    林昊反问道“你又是谁?”

    女孩秀眉一蹙,手指就扣动了板机。

    “就!”一声响,子弹擦着林昊头顶的发丝穿过,又在他身后的墙上留下一个弹孔。

    尽管没被子弹打中,但林昊已经被吓出了一声冷汗,哪里还敢吱歪,赶紧老实的交待道“我叫林昊!”

    女孩愣了下,疑惑的问“你就是林昊?”

    “对!”林昊挺起胸膛,很英武的道“如假包换!”

    女孩沉吟一下,终于喝道“你先滚出去!”

    看见她这样的反应,林昊已经意识到,眼前这个女孩恐怕是自己人,可是韩雪事先怎么没说一声呢?

    临出去前,他那贼兮兮的目光仍不忘在她的身上流连一眼,直到看见女孩怒瞪的杏目,这才赶紧溜了出去。

    在客厅等了半天之后,女孩终于出来了,身上自然不可能还是刚才那副光溜溜的样子,而是换上了紧身运动装,微湿的秀发扎成了马尾,看起来极为清纯秀气,青春逼人。

    只是她看着林昊的脸色却非常不善,杏目圆睁,咬牙切齿,仿佛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似的。

    林昊有些尴尬,讪讪的问道“请问你是?”

    女孩道“onika!”

    林昊道“摸你卡?”

    女孩赏他一个白眼,“eldaaanonika!比琳达拉曼莫妮卡!”

    外国人?林昊仔细看看她的瞳孔,发现黑中透着蓝,琼鼻也比一般女人要俏挺些,尤其是那棕色的秀发,明显不是染的,是天然长成的。

    这,无疑是一个混血儿。

    林昊微愣一下后道“这么长,那我还是管你叫摸你卡吧!”

    莫妮卡又赏他一顿白眼,意思明显既然这样,你问这么多干嘛?

    林昊又问道“你是干什么的?”

    莫妮卡道“和你一样!”

    林昊汗了下,疑惑的问“现在开始招童工了吗?”

    莫妮卡十分恼火的道“我已经成年了!”

    林昊上上下下打量她一下,摇头道“不好意思,穿着衣服还真看不出来。”

    莫妮卡“……”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