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29章 鬼知道发生什么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第二天。

    林昊醒来的时候,宿醉的头痛让他感觉脑袋仿佛要爆开来似的。

    在太阳穴上揉了半天,他才终于从疼痛中缓过劲来,张开眼睛看看,发现天已经亮了,而且似乎亮了很久。

    整个人彻底的清醒后,他又突地一惊,昨天晚上是怎么回事,自己什么时候喝醉的?喝醉之后又发生什么?

    想到这些,他赶紧的掀开被子来查看自己,发现衣服还在身上,不由微松一口气。

    按照一般的剧情来说,真要发生了什么酒后乱性的事情,不管男女,这个时候都应该是裸着的。现在衣服既然好好的穿在身上,那就表示昨晚没发生什么!

    招姨呢?

    林昊平静下来后扭头看看,并没有在床上发现她的身影,但外面却隐约能听到她在说话声。

    奇怪,她在跟谁说话呢?这里不是只有自己和她两个人吗?

    林昊掀开被子下床,只是站到地上后却感觉裤子有点松垮,垂眼看看,只见自己的皮带并没有扣在原来的位置上,比习惯性扣的位置松了一个卡眼。

    昨天晚上吃撑了自己松的?还是喝醉后去方便了?

    林昊有些许纳闷,但也没有多想,将皮带重新卡回原来的位置,整理下身上睡得皱巴巴的衣服,这就走了出去。

    寻着声音走去,发现招姨在石屋背后的那片园地,除了她之外,身边还有七八个女人。

    招姨正拿着一株石斛正在跟她们说着什么,林昊靠近了才听清楚她是在向她们讲解怎么种植这个石斛。

    看到林昊出现,招姨的脸上出现一抹不太自然之色,但转瞬即逝,给那几个女人又讲了一下后便指着周围的瓜果蔬菜道“今天我们先把这些东西清理掉,把地给整理出来,大家开始吧!”

    女人们便纷纷动作起来,去收割那些瓜果蔬菜。

    招姨走了过来,语气温柔的问道“你醒了呀?”

    林昊点点头,指着旁边忙活的几人问道“她们是?”

    招姨道“是我们公司招的员工!”

    林昊摸不着头脑的道“我们公司?”

    招姨轻横他一眼,“我昨晚不是说了吗?我注册了一个公司,”

    “哦哦,我记起来了,你是说过!”林昊恍然的应一句,又问道“招姨,昨晚我喝醉……”

    招姨脸色微变一下,打断他道“我都说让你别喝那么多,你偏不听我的。这回好了吧?”

    林昊有些尴尬,又有些摸不着头脑,“昨晚我喝醉后做了什么?”

    “你……”招姨的脸上浮起愤慨之色,似乎要控诉什么,但话只说了一半后又闷闷的道“还能做什么,喝醉后你就睡了呗!”

    林昊大松一口气,“睡了好,睡了好啊!”

    招姨竟然爆了粗,“好个屁!”

    林昊不解的看着她,睡了不好?难道一定要发生什么才叫好?

    招姨接触到他投来的目光,神情有些慌张,吱唔着道“我是说你睡着之前吐得稀哩哗啦的,弄得我又要伺候你,又要收拾打扫,折腾到半夜才能睡觉!”

    林昊恍然,有些愧疚的道“对不起,招姨!”

    如果是以前,林昊这样说,招姨肯定会应一句没关系,可是这次很奇怪,她竟然什么都没说,只是垂下了头,仿佛林昊理应道歉似的。

    林昊道“我下次再不喝那么多了。”

    “还有下次?”招姨听得心里一寒,“以后我再也不和你喝酒了,这回我都后悔死了呢!我真不应该告诉你左立藏了酒的!”

    林昊笑着道“好吧,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招姨幽幽的道“有些事情,一次就够了!”

    林昊点头道“嗯嗯,咱们不说这个了,我去教你怎么弄蛹虫草吧!”

    招姨闷闷的应了一声,然后跟着他去了前面。

    将蛹虫草的种植技术,以及必须注意的各种事项通通都传授给招姨之后,已经是中午时分了。

    吃过午饭后,林昊主动收拾清洗了碗筷,完了之后便对旁边正在默默的洗床单的招姨道“招姨,我要走了!”

    “走?”招姨愣了下,疑惑的问“你要去哪儿?”

    林昊道“这边的事情已经结束了,我该回羊城去。”

    招姨的神情黯了下去,低声问道“不再住多两天吗?那个……种植的技术,我还不是特别的懂呢?”

    林昊道“重要的东西,我都教你了。剩下的都是一些小问题,以后你要是有什么不明白的,你就打电话或上网问我。”

    招姨悠悠的长叹一口气,要走的始终还是要走,想留也留不住的,无奈的点头道“好吧,那我先把床单洗好,然后送你出去!”

    林昊摇头道“你不是说下午还有员工要进来吗?不用送我了。我自己知道路出去的!”

    招姨想想也是,种植园要全面整改,自己脱不开身的,只能道“好吧,你一个人要注意安全。到家了给我发个信息。”

    林昊点头道“行!”

    尽管如此,但林昊要走的时候,招姨还是送出了好几个山头,直到林昊再三催促她回去,她才轻轻的挥手,目送他离去。

    当林昊的身影彻底消失于视野之际,不知怎么的,招姨感觉眼睛一涩,泪水就情不自禁的落了下来!

    也许曲终人散之后,离开的离开,忘记的忘记,然而旋律最好的时候,感谢上天让我们曾相遇。

    林昊的回程,远比来的时候更顺利一些,当天夜里他就回到了羊城机场。

    来接他的不是严素与吴若蓝,而是冷月寒,开着他那辆拉风的保时捷跑车。

    不过林昊对冷月寒有些怨气,因为她这次并没有陪他出行,如果有她在身边的话,墨煞根本没办法将他当狗似的虐,更不会受伤住院,所以上了车之后,他就像个怨妇似的黑头黑脸,理也不理冷月寒。

    冷月寒性格淡漠,自然也不会自动搭理他。

    因此一路上,车厢内寂静无声,气氛相当沉闷。

    出了机场后进入主道,车速就慢了下来,最后索性堵上了。

    眼见就要到家了,结果却堵在路上,林昊心里有些烦躁,见冷月寒仍是不声不响,仿佛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他再也忍不住了,问道“小半个月没见,你就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冷月寒终于张嘴,“说什么?”

    林昊被噎住了,半响才瓮声瓮气又很不要脸的道“说你想我啊!”

    冷月寒漠然的看了他一眼,缓缓摇头道“你搞错对象了!”

    林昊“呃?”

    冷月寒道“我不是严素!”

    这话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想听好听的,想听肉麻的,找我干嘛,找严素啊!

    “你……”林昊被气得不行,愤怒的控诉道“你知不知道,我在台省差点死了!”

    冷月寒竟然没有丝毫同情心的应一句“活该!”

    “你”林昊差点没被气出一口老血,终于忍不住发飙了,喝道“停车!”

    冷月寒疑惑道“你要干嘛?”

    林昊道“我要下车!”

    冷月寒又问“下车干嘛?”

    林昊道“我不坐你的车,我打车回去!”

    冷月寒提醒道“这是你的车!”

    林昊道“那……你给我下车!”

    冷月寒平淡的问道“我要是不呢!”

    林昊这下软瘫瘫了,冷月寒的武功进阶一日千里,跟她相比,他已经被甩出了九条街。

    换而言之,冷月寒要是不停车也不下车的话,林昊是一点也奈何不了人家!

    见他一副郁闷的要抽筋的样子,冷月寒的脸上竟然浮现起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冷淡的语气也有所缓和,“你现在不是没事吗?有什么好生气的?”

    林昊怒道“可是我差点死了!”

    冷月寒道“又不是我要杀你,你对我凶什么!”

    林昊道“如果你愿意跟我一起去台省,我会落得那么狼狈吗?”

    “黑面神,你就是那种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人,不落得那样的下场,你都根本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处于一个怎样的险镜!”冷月寒看了他一眼后又道“再说了,你要是不遇险,不被人虐得死去活来的,你又怎么知道自己弱得不堪一击,以及我对你的重要性呢?”

    林昊哭笑不得,“冷月寒,我在你嘴里听一句好话就那么难吗?”

    冷月寒竟然道“我说的每一句都是好话!”

    林昊“……”

    聊了一阵后,路开始通了,车子缓缓前行。

    林昊沉默一会儿,突然叫起来道“不对!”

    冷月寒问道“什么不对!”

    林昊道“我们在台省出事的事情,姐姐并没有告诉任何人,你怎么知道的?”

    冷月寒没有回答,仿佛压根儿就没听见似的,继续开自己的车。

    林昊想了想后又叫了起来,“那个黑衣人!对,就是那个黑衣人,他应该跟你有关系!”

    冷月寒依然沉默似金,好像耳聋了似的。

    林昊继续问道“是你叫他在暗中保护我的对不对?”

    冷月寒还是不言语,甚至看都不看他一眼!

    林昊自问自答的道“肯定是这样,要不然你怎么会那么放心我一个人去台省呢!”

    “不错!”冷月寒终于吭了声,仍是不冷不热的语气,“那个人就是我从山里带出来的,我也拜托他跟着你,同时保护你!”

    林昊呼出一口气道“我就说你不可能那么没良心的嘛!”

    冷月寒冷哼道“黑面神,如果你觉得这样自己就有了依仗,买了保险的话,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林昊疑惑的看向她,“呃?”

    “他虽然同意跟我出山,但性格非常古怪,并不是我可以掌控的人!”冷月寒缓缓的道“跟不跟着你,跟着你又会不会保护你,那要看他的心情!”

    林昊“……”

    冷月寒又道“他在年前的时候就跟着我们出山了,你在九环山遇刺的时候,他也在现场,可是他并没有出手!”

    “这……”林昊喃喃的说不出话来了,因为他也突然想了起来,在墨煞刺杀自己的时候,黑衣人也是最后一刻才出现的,要是再晚上一秒钟,后果都将不堪设想!另外,那几个被倒吊着割喉放血而亡的杀手恐怕也是他的杰作。

    看来,像是这种以看别人受虐以及虐待别人为乐趣的变态,自己真的不能指望那么多啊!

    “不说他了!”冷月寒摆了一下手,问道“你跟我说说,这次刺杀你的人是怎么回事?”

    林昊道“那个黑衣人没跟你说吗?”

    冷月寒道“他只说你被人虐像狗一样,还质问我什么眼光?”

    林昊哭笑不得,只好把在台省先后两次遇刺的经过详细跟她说了一遍。

    冷月寒道“照你这么说,他们并不是黑锋国际的人!”

    林昊道“确实不是!”

    冷月寒蹙眉问道“那会是什么人呢?”

    林昊摇头“我也不知道!”

    冷月寒不再言语,而是加大油门往石坑村驶去,进了石坑村后,将他在严素家门前一扔,又调头驶了出去……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