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36章 挖出所有内幕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普外科主任办公室。

    田新亮睡了一觉后醒来,看看时间,发现已经一个半小时过去了,感觉有些奇怪,除了最初手机响了一下之外,没有再听到手机响啊,难道是自己睡得太沉了没听到手机铃声?

    他从沙发上坐起来掏出手机看看,发现电量是满格的,铃声也调到最大,可上面并没有未接来电。

    这就奇怪了,怎么会没打电话来催自己过去手术呢?田新亮十分的纳闷,扭头往后面看看,只见杨伟坐在自己的大班椅上,正捧着那本厚得像砖头似的外科书,不过不是在看,而是在打磕睡!

    田新亮出声叫道“小杨,小杨!”

    杨伟腾地一下醒过来,坐直身子道“院长。怎么了?”

    田新亮问道“刚才手术室有打电话来吗?”

    杨伟赶紧掏出自己手机看了看,摇头道“没有啊!”

    田新亮有些纳闷的道“奇怪,怎么没有电话呢?”

    杨伟看看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也是纳闷得不行,“对啊,不太应该啊!难道没出事?”

    田新亮叹气道“如果出事的话,电话早就要被打爆了!”

    杨伟道“那究竟是怎么回事呢?会不会是别的医生看你没去,所以就自己顶上去了?那个郭梅英最喜欢跟您唱反调了,刚刚她也在观摩区内,是不是她上去做手术了?”

    田新亮无法确定,摇了摇头道“走,去手术室看看!”

    两人出去后便前往手术室,刚进第一道弹簧门,便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闹轰轰的动静!

    出事了,果然出事了!田新亮心中大喜,终于有机会把这个王八羔子给踢出去了。

    只是当他再穿过一道弹簧门,终于进到手术室看清楚里面的情景时,人就呆住了。

    手术室里确实闹轰轰的,可并不显得纷乱,那班医生仍在观摩区内,他们之所以叫嚷,并不是在责骂,而是在喝彩。

    无影灯下,林昊仍在忙碌,不过不是分离黏连的肠管,而是在缝合腹部的切口!再看看病人的心电监护仪,各项生命体征没有消失,反倒十分平稳。

    一进间,他有些莫名其妙,疑问道“怎么回事?”

    郭梅英走过来,笑着对田新亮道“田院长,您果然慧眼如炬啊!”

    田新亮皱眉道“嗯?”

    郭梅英道“您给咱们普外找了个宝贝啊!”

    田新亮仍然一头雾水,“郭主任,你在说什么?我还搞不清楚什么情况呢!”

    郭梅英笑道“你还不知道吧!林医生已经把手术做下来了!”

    田新亮惊愕的叫道“什么?”

    郭梅英指了指手术台道“不信你看!”

    田新亮赶紧凑上前去查看病人,可是林昊已经把切口缝合好了,正准备敷料包扎,他什么都看不出来,但他仍然不相信林昊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完了手术,所以就喝道“你把切口给我打开!”

    林昊平淡的问道“打开做什么?”

    田新亮道“我要看看你到底做了什么,!”

    林昊摇头,指了指器械台上的托盘道“田院长,你还是看那儿吧!”

    田新亮垂眼一看,发现托盘里装着切出来的癌肿肠管,还有清扫出来的淋巴结,大小与数目都与之前核磁共振检查出来的报告一致!

    看到这些东西,他终于勉强相信林昊真的把手术做下来了,但惊愕过后,他却仍然坚持道“你把切口给我打开!”

    这,明显就有点无理取闹了!

    林昊皱眉问道“田院长,你到底要干什么?”

    田新亮振振有词的道“我要看看你的手术到底有没有做好,癌肿有没有全部切除掉,淋巴结有没有清扫干净!”

    金针上的帝经内气很快就要消散,麻醉效果将要消失,一会儿马上就得给病人上镇痛泵,可这会儿打开病人的腹腔,岂不是要病人的命吗?

    林昊摇头,伸手指向天花板中间及四角道“田院长,你如果怀疑我的手术,不用看病人的腹腔,你看视频吧!”

    田新亮这才想起来,手术室是安装了监控摄像,而且有专人监管,每一台手术都会有详细的记录,但他仍然不依不饶的道“我就是要现在看,有什么问题的话,看完视频再来补救就晚了!”

    林昊的好脾气终于消失了,喝道“田院长,请你不要无理取闹!”

    田新亮立即叫了起来,“我无理取闹?到底是谁无理取闹,是谁让你做手术的?”

    林昊道“你啊!”

    “我……”田新亮听得一阵语塞,因为确实是他叫林昊开始手术的,可随即他又道“我只是叫你开腹,没有让你一直做下去。”

    林昊冷哼道“我开了腹之后,你又不出现,我不做下去干什么?让病人等死吗?”

    田新亮被气得不行,可又无言以对,最后只能道“……这个病人要是出了什么问题,你负全责!”

    林昊道“田院长放心,我做的手术,我自然会负责。倒是田院长你要是身体不好的话,还是歇菜吧……哦,说错了,去休息才对!!”

    田新亮这下终于被气得不行了,手指发颤的指着他道“你,你,你……”

    林昊神色平淡的看着他,虽然什么都没说,但那眼神,那表情,无疑是在告诉田新亮跟我玩,你还太老了点!

    田新亮在怒火攻心之下,突然感觉一阵胸闷气促,然后便是天旋地转,无法支撑的他一头往地上栽去。

    又装死?

    田新亮的心腹杨伟相当无奈,心说我的院长大人,你不要那么爱演行不行?这个时候装死不会有人同情你的!

    然而田新亮既然这样演了,他也只能配合的扑上前叫道“院长,院长,你怎么了?怎么了?”

    田新亮“……”

    “咦,这次好像真的不对啊!”杨伟查看田新亮的情况后,失声叫道“不好,快来人,快!”

    众医生这才反应过来,纷纷上去查看田新亮。

    林昊没闲心去理田新亮的死活,一把抓住也要上前看热闹的实习生,喝道“记医嘱!”

    实习生的年纪明显比林昊大,可是他在这场手术中学到了不少知识,也练出一身胆量,同时还对林昊佩服得五体投地又四脚朝天,听他这样说,立即就拿来了病人的病历,朗声应道“是,林老师!”

    听到老师这个称呼,林昊的嘴角浮起了笑意,舒服,太舒服了,然后便交待了一边串的医嘱。

    田新亮悠悠的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普外科主任专用的休息室内,手上扎着点滴。

    此时明显已经入夜了,只有床头亮着一盏小灯,光线极为昏暗,一个身穿白大衣的医生正懒洋洋的趴在另一边的写字台上。看不到他的脸,那本竖着摊开的外科书把他的脸摭全了。

    田新亮知道,这个时候还能不离不弃的陪着自己的,除了心腹杨伟外,不可能还有别人了,于是就唤道“小杨,小杨!”

    小杨明显不是在看书,而是偷懒打磕睡,被唤醒后声音有些含糊的应道“嗯?”

    田新亮问道“那个直肠癌的病人是不是转到病房去了?”

    小杨又应道“嗯!”

    田新亮沉思一下道“这样,那个病人现在应该还在输液,他对大环内酯类药物是严重过敏的。你给我弄一支针剂加到他的药里。”

    小杨有些惊愕的道“呃?”

    田新亮阴狠的道“病人出了问题,责任就会落到林昊身上,我才可以将他踢出医院。”

    小杨沉默了,似乎是害怕做这种缺德阴损的事情。

    田新亮道“小杨你别怕,只要这件事成功了,我就提你做普外的副主任!”

    小杨仍然没说话,也没放下那本外科书。

    田新亮以为他是犹豫不决,又加重筹码道“除此之外,我再给你三十万现金!”

    这样的条件,对于一个主治医生而言,无疑是诱人的,小杨似乎真的心动了,放下书站起来了,然后走到了门边。

    不过他并没有开门出去,而是“啪”的一下将房间的大灯打开了。

    刺眼的光线弄得田新亮下意识的摭了一下眼,然后才慢慢的将手放开,当他看清楚杨伟的面容之际,整个人就瞬间呆滞住了。

    站在那儿的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心腹杨伟,而是他欲置之死地而后快的林昊。

    林昊神色平静的看着他,什么都不说,但目光中却隐隐透出一股杀气。

    田新亮神情惊恐的道“……怎,怎么会是你?你怎么在这里的?小杨呢?”

    林昊道“田院长,这些并不是问题的重点!重点是你为什么要致我于死地?”

    田新亮勉强平定下心神,语气生硬的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你给我滚出去!”

    “你还想抵赖?”林昊扬起了手机,冷声道“刚刚你说的话,我已经全部录音了。如果我把它交给警察,你觉得会是什么结果呢?”

    田新亮神色顿时一片刷白,愤怒的瞪着林昊,只是一阵之后,他的心神还是崩溃了,无力的耸拉下头,因为林昊要是真把刚才的录音交给警察,不管会不会被起诉,他这个二甲医院副院长的乌纱帽,恐怕是戴到头了。

    “你……”田新亮有气无力的道“想怎么样?”

    林昊走上前来,目光如锐利的尖刀般紧紧的剜着他,“我只想知道一些事情的真想!”

    田新亮道“什么事情?”

    林昊道“之前在骨伤科,那个叫黄丽的女进修医生在我的骨伤黄油里加盐酸的事情,是你指使的吧?”

    事已至此,田新亮也没有什么不敢承认的,所以应道“不错!”

    林昊又问道“后面举报我滥用三无药物,让我差点受处分的事情,也是你干的?”

    田新亮道“确实!”

    林昊道“再后面,从药监局化验室里弄出我骨伤黄油的配方,转给别人的也是你?”

    田新亮梗着脖子道“是的!”

    林昊眼里开始冒火了,阴沉的盯着他问“田院长,你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加害于我?”

    有些事情,田新亮可以说,但有些事情,是绝对不能说的,例如背后的庄先生和杨助理,否则他就彻底没有活路了,所以他冷哼道“还能为什么,就是因为你目中无人,敢当着我的面拍桌子,冲我大吼大叫,完全不将我放在眼里!”

    林昊疑惑的道“仅仅是这样?”

    田新亮哼道“这样还不够吗?”

    林昊的目光始终紧盯着他,显然是想从他的表情上分辨出真假,如果他刚刚说的话是真的,那这人的心胸也未免太狭窄,思想也太明暗了,仅仅只是一点小小的冲突,就要把人往死里报复!

    看了一阵之后,林昊缓缓的摇头道“不,我觉得不够!”

    田新亮冷笑道“我这个人就是眦睚必报的性格,只是很多人不知道罢了!”

    林昊再次摇头道“你的这个说法,我连标点符号都不相信!”

    田新亮道“事实就是这样,不管你信不信!”

    越往下问,林昊就越感觉这事情不是简单,田新亮说话的时候虽然语气无比坚定,可是眼光游移闪烁不断,显然没有说实话,这些事情背后恐怕还有玄机!

    只是这厮死咬着牙就是不招,自己该怎么办呢?难道把他吊起来毒打逼供吗?林昊稍微沉思一阵便有了主意,然后扬起手机,在田新亮眼前缓缓的摇晃起来,同时以一种特别的说话节奏道“田院长,你觉得我的手机好看吗?”

    这话,显然有点莫名其妙,一个破小米手机,有什么好看的,田大院长的苹果七都没拿出来呢!然而这个手机还是成功吸引了田新亮的目光,因为里面有着他主动招供的罪证。

    见手机成功吸引了他,林昊便将摇动的节奏放缓,话语也说得更加轻柔温和,更具异样节律,“……我知道你担心我把这个好看的手机交给警察是吗?你大可以放一百个心,这么好看的手机,我才不会交出去呢!你虽然对我不仁,可我从来没有对别人不义的习惯。所以你不必这么紧张的,对,放松下来……”

    田新亮看着那个手机,听着他的话语,人情不自禁的缓缓放松下来,心神也开始有些恍惚。

    是的,林昊对田新亮施展了催眠术!

    在二十一世纪的文明社会的今天,怎么可以动不动就使用暴力呢?所以林昊没有强攻逼供,选择智取套供!

    眼看着田新亮一步一步的掉入林昊的陷阱,开始进入催眠状态了,接着就会全盘托出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