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38章 再见莫妮卡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被误解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解释了,仍然难以坦诚相见!摘自了了一生胡言乱语录。

    在林昊看来,事情似乎渐渐开始变得明朗了!

    田新亮之所以几次三番的加害于他,并不是单纯的看他不顺眼,而是受他人指使!

    这个指使他的人,多半就是接电话的女人墨煞的师妹。

    只是田新亮堂堂一个二甲医院的副院长,为何会受他人所唆摆,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事情呢?对此林昊觉得并不难猜测,想让他人就范,无非就是威胁利诱罢了!

    田新亮之所以如此,要么是利欲熏心之下铤而走险,要么是被人抓住了要命的把柄不得不从。

    不过让林昊有点想不通的是,他跟墨煞的师妹素未谋面,没有任何交集,更谈不上仇恨,她为何如此蓄心积虑的对付他呢?

    难不成墨煞师妹的背后还有人,那个人才是自己真正的仇家!

    不错,肯定是这样的,田新亮肯定是知道墨煞师妹背后的那个人,所以才会被灭口的!

    林昊报警后,原本就打算离开的,只是仔细想了想后,他又决定留下,还是等警察来了再说吧!

    接二连三被陷害,被刺杀,已经让他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在古堡与黑锋国际没有杀到之前,他已经被迫进入热身赛,身陷于险境之中了!

    为了不让人抓住把柄,将他致于死地,他现在每走一步都必须谨慎小心。

    没过多久,交警便首先到场!

    让林昊多少有些意外的是,带队的警官竟然是个熟人,那就是和他曾有过数次交集的警花队长苏非!

    深更半夜又寒天冻地的,苏非原本已经上床准备睡觉了,可是听下属汇报说发生了致人死命的交通肇事案,哪敢怠慢,赶紧穿上警服带队赶来了。

    看见场中的林昊,以及田新亮的尸首,她的心头便情不自禁的颤了一下,忙问道“林昊,人是你撞死的?”

    “不是,我只是正好路过!”林昊指了指红绿灯下的道“不信你可以看监控!”

    苏非大松一口气,轻抚着丰满挺俏的胸道“不是你就好!你先在边上等着,我一会儿再找你!”

    林昊答应一声,便站到侧边的花带上。

    拉警戒线保护现场,拍照记录取证,调取监控查找肇事车辆……苏非有条不紊的指挥完了之后,这才走到林昊跟前低声道“跟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林昊只说自己是正好路过,看到被撞的是医院领导,所以就报警求助。

    做完笔录之后,苏非便问道“最近你去哪儿了?我怎么总找不到你!”

    林昊愕然的道“你找过我?”

    苏非点头道“春节假期结束后,我就去诊所找过你,你的那个护士姐姐说你去明珠区人民医院进修了。之后我又去医院找了你,他们又说你没上班。问他们你什么时候上班,又没有人知道!”

    林昊道“你怎么不打我电话呢?我不是留号码给你了吗?”

    苏非道“我之前的手机丢了,补回卡之后很多号码都没有了,其中也包括你的。”

    林昊苦笑,真想说你怎么这么不开窍,号码没有了,你不会问吴若蓝或医院的同事吗?他们都知道我的号码!不过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重新把自己的号码报给了她,然后问道“交警姐姐,你这么着急找我是因为?”

    苏非脸上掠过一抹不自然之色,低声道“我就想见见你不行吗?”

    “想见我?”林昊嘿嘿的笑了起来,“难道交警姐姐喜欢上我了?”

    苏非的脸上大红,嗔骂道“去你的!”

    林昊仍然没正没经的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交警姐姐你可以直接说出来的,我虽然从来不泡妞,可并不介意被妞泡的!”

    苏非被弄得白眼连翻,“你还有没完没完了,再这样满嘴胡说八道,我不理你了!”

    “好吧!”林昊终于道“那你找我到底做什么?”

    苏非左右看了看,见下属们都在忙活,便低声道“你忘了吗?我的病你还没治好呢!”

    林昊恍然想了起来,这个美女交警姐姐一个月可是来两次大姨妈的,忙问道“现在是怎样的症状!”

    说起病情,无疑是让苏非尴尬的,尽管林昊是个很专业的医生,可他怎么也是个男人啊!但让他治病是自己要求的,所以忍着泪她也只能把这病继续看下去,于是强忍着羞涩道“还是像从前一样,一个月来两次,可是现在明显更严重了一些,每次来的时间都特别长,量不但多,而且还拖尾……反正身子彻底干净利索的时间,每个月就十天出头的样子。”

    这样的症状表现,病情无疑是加重了!

    林昊想了想道“看来你这病真的不能拖了,必须得好好治一下不可,否则再这样下去,你的身体迟早要垮掉的!”

    苏非为这个病也是烦得不行,问道“那什么时候给我治?”

    林昊原本是想说现在的,可是这样的情况明显不合适,于是问道“明天吧,我明天会在医院,你过来之前先给我打电话!”

    苏非正想说自己明天要上班,准备跟他另约时间,可是话还没来得及说,后面响起了警笛声,又有警察来了,这次来的是刑警。

    出了人命的造通肇事案,已经触犯刑法,刑警自然是要介入的。

    然而让林昊意外得不行的是,这次带队的还是熟人,明珠区分局的副局长沈荆彬。

    见他来了,苏非就冲林昊作了个电话再联络的手势,然后迎上前去说明情况,并作案件移交。

    完了之后,沈荆彬才走过来道“林医生,这是什么情况?”

    对于刑警,自然不能再像对交警那样的一套说词,何况沈荆彬也不是外人,他就把自己目睹的经过说了一遍,同时说明了自己跟田新亮的关系,随后也把两人之前曾发生过的一些矛盾也说了一遍。

    沈荆彬听完之后,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林医生,这个田新亮该不会是你找人撞死的吧?”

    林昊平淡的问道“你觉得呢?”

    “你的为人,我是了解的,从个人感情来说,我当然觉得完全不可能!”沈荆彬说一句后,又实事求是的补充道“但因为你们之前发生过矛盾,他现在又被人撞死了,你难免是会被列为调查对象的。”

    对于这样的结果,林昊已经在预料之中,他之所以要等警察前来,也恰是因为这一点,所以无所谓的道“那就查呗!”

    沈荆彬轻拍一下他的肩膀以示安慰,然后让他在笔录上签名,这才道“那行,林医生,你先回去吧,有需要的时候我再找你!”

    林昊这就驱车离开,不过并没有回石坑村,而是朝反方向驶去。

    肚子饿了,要去找点宵夜吃?

    是,但也不全是,林昊除了想填饱肚子外,还想去见一下韩雪,让她帮助自己找到墨煞的师妹,从而挖出真正的幕后黑手,否则这事不会消停,很快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第个类似田新亮这样的恶心角色冒出来。

    其实,从台省回来后,他已经见过韩雪,而且不止一次,因为韩雪要求林昊把台省一行的前前后后详细经过,写成一份完整的书面报告递交给她,然后呈报上级,由上级批阅后纳入他的档案,作为他的特工履历之一。

    要说是病例,林昊是写过成千上万,可是这种官方的正式书面报告,他却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写了又写,改了又改,仍然被韩雪打回来了,折磨得林昊欲生欲死!

    然而就算这样,林昊至今仍没搞掂那份书面报告。

    深夜的羊城大道,车辆无疑已经少了许多,所以林昊一路畅通无阻,很快就到了韩雪当成办公室一样的私房菜馆。

    在私房菜馆,林昊如愿的见到了还没休息的韩雪,同时还见到了一个他不太愿意见到的女人莫妮卡!

    只是这对曾经默契配合,完成了一个大任务的男女,见了面之后并没有热情拥抱,甚至没有打招呼,而是大眼瞪小眼,火药味十足,仿佛碰见冤家死敌似的。

    这样说的话,林昊多少是有点冤枉的,他虽然不喜欢莫妮卡,可也没有太多的诚见。

    莫妮卡先找碴,先瞪着他!

    那他能怎么办?示弱的回避吗?肯定是瞪回去啊!

    莫妮卡为什么这么恨林昊?

    不用问,肯定是因为当时在台省安全屋的时候,林昊把她摁在地上狂拱的事情,让她心里憋屈,至今耿耿于怀!

    韩雪见两人一照面就斗鸡似的互瞪起来,剑拔弩张,一副马上要开打的样子,于是就淡淡的道“要不要我先回避,让你们两先深入交流切磋一下,完了再说别的事情?”

    深入交流切磋?林昊汗得不行,用词这么专业,难道老板也是女司机?

    莫妮止则是轻哼道“鬼才想跟他交流切磋!”

    “既然不想,那你们这是在干什么?”韩雪的语气平和,听不出丝毫的火气,可是偏偏就让林昊与莫妮时偃旗息鼓。

    在很多人的印像中,韩雪是个端庄高雅,温婉柔和的女人,似乎没有什么脾气,可是接触多几次,你就会感觉到她的身上透着一种不怒而威的女王范,让你无从违逆。

    林昊已经研究过她,而且是从外到里十分透彻的了解过,对她虽然多少有些忌惮,但说不上畏惧!

    然而莫妮卡却不一样,她是韩雪一手一脚的调教出来的,在她的心里,韩雪就是严师厉母的存在,所以接触到韩雪柔中透着愠意的眼神,心里就情不自禁的轻颤一下,然后扭转头,暂时不再找林昊的碴。

    她不作怪,林昊自然也不会搭理她。

    见两人终于歇菜,韩雪才问林昊“你的报告呢?”

    一说到报告,林昊就头痛起来,苦声道“老板,这样的报告我真的写不来,你能不能帮我写一下。”

    韩雪问道“你的工资福利我帮你花行不行?”

    林昊立即道“那怎么行?”

    韩雪平淡的道“既然不行,那我又怎么可以帮你写报告呢?”

    林昊苦笑道“可我真的不会写啊!这样的书面报告,要求太严格了,用语又要规范,比写医学论文还难啊!”

    韩雪没有发作,只是语气温和的谆谆善诱,“林昊,你现在已经是一名正式特工,以后会面对各种各样的任务,任务完了之后,就得写报告。这就像你给患者治病要写病例是一样一样的。换而言之,写书面报告以后将会是常态,你不学会怎么能行?”

    林昊听得更是头痛,淫一手好湿已经这么难,还要淫一辈子好湿,让不让人活了?

    韩雪继续道“我亲手带出来的特工并不多,但每个都是能文能武能独当一面的,我不希望你是唯一一个莽汉之勇的文肓!”

    林昊哭笑不得的道“可我真的连小学都没上过啊!”

    “既然这样。”韩雪想了想后,扬起两根手指道“我给你两个选择。”

    林昊忙问道“哪两个!”

    韩雪道“一,勤能补拙,自学成才!”

    林昊忙问道“二呢?”

    韩雪道“二,我将你送去封闭式军事院校,和外界断绝一切联系,进行三年的文化课再教育。”

    不自由,勿宁死!

    林昊立即摇头道“我还是自己恶补吧,给我点时间!”

    在旁边一直听着的莫妮卡终于忍不住道“我可以插嘴吗?”

    林昊汗了下,真想问她,你用什么插呢?

    见两人好像都没意见,莫妮卡才问“你们说的是什么报告?”

    韩雪也不隐瞒,直接道“就是你们两在台省执行任务的报告!”

    莫妮卡对林昊嗤之以鼻的道“已经这么久了,那份报告你还没搞掂吗?”

    林昊苦笑道“你以为那么好搞啊?”

    莫妮卡不以为然的道“不就一份报告嘛!有什么不好搞的?”

    林昊道“说得轻巧,你那么能耐,你来写啊!”

    莫妮卡道“我当然能写,可我为什么要给你写呢!”

    林昊没好气的道“你既然不写,那就不要插嘴!”

    莫妮卡立即就来劲了,叉着腰质问他道“我就插嘴怎么了?你咬我啊?”

    林昊怒道“你……”

    见他要发作的样子,莫妮卡多少是有些紧张的,因为上一次在台省被拱的事情,至今仍在她心里留有阴影,可是看到韩雪在,胆气一壮,这就欺步上前,翘耸的车头灯几乎顶到林昊胸前,质问道“怎么地?又想拱我?有本事你来啊?现在,立刻,马上来!”

    胸大很了不起啊?林昊也想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顶上去,叫她知道不是大就硬,最平的才是最硬的,可是韩雪在,他只能勉强忍了。

    韩雪喝道“莫妮卡!”

    被她一呼喝,莫妮卡再次歇菜,往后退了一步,但目光还是时不时瞪着林昊。

    “三天之内,把上次任务的完整报告交给我。”韩雪给林昊下最后通牒,“这次要是还不行,那就不用再写了。”

    林昊喜出望外的道“真的?”

    韩雪道“你的任务完成档案记录仍然是零!”

    林昊“……”

    看见他吃鳖,莫妮卡不禁发出了银铃似的笑声,只是接触到韩雪的眼神后,又赶紧的敛住。

    韩雪又问道“说吧,这次来找我是什么事?”

    林昊张嘴,可是目光看到莫妮卡后又把话咽了回去,改而道“我肚子饿了!”

    这话,把韩雪被弄得有点啼笑皆非。

    莫妮卡则是阴阳怪气的道“真是好笑了,肚子饿了找你妈去啊,老板又不是你妈,凭什么管你饱?”

    林昊理直气壮的道“可她是开饭馆的!”

    莫妮卡道“不是饭馆,是私房菜馆,专做帝王宴!”

    林昊道“那还不是做吃的。”

    莫妮卡道“这儿是个办公室,私房菜馆只是个幌子!”

    林昊道“可它照样也做吃的啊!”

    莫妮卡开始有点急了,“你……”

    韩雪在旁边静静看了一阵,终于忍不住道“你们两个慢慢吵,我去厨房看看还有什么吃的!”

    随着房门被关上,唯一的观众没有了!

    也许正是因为这样,莫妮卡没了跟林昊吵下去的兴趣,只是瞪着她。

    林昊见她气焰如此嚣张,真想吓唬吓唬她说,你再瞪我,信不信我又把你摁地上拱一顿?不过想到这儿到处都是,终于还是忍了,只是自顾自的沏茶喝。

    莫妮卡不说话,也不走,似乎怕他偷东西似的始终在旁边虎视眈眈。

    林昊见她如此专注盯着自己,一个邪恶的念头从心里涌起,有的时候想让一个女人变乖,不一定非得给她打乖乖针不可,催眠术也同样可以。

    只要将这小娘皮给催眠了,那就可以随心所欲了,想让她圆就圆,想让她扁就扁,想怎么拱就怎么拱!林昊想到这儿,便立即放缓了沏茶的节奏,将催眠动作融入到动作中……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