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51章 冲突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医院办公大楼后面的小礼堂,副院长田新亮的丧礼正在举行。

    参与的人数不算多,但也不算少了,除了院里的一班领导,以及普外科的医护人员,还有不少的家属,加起来约有上百人之多。

    照理而言,杨伟作为田新亮的得意门生兼心腹,是应该参加这场丧礼的,甚至还应该参与到丧礼准备工作中,可是从丧礼开始筹备到丧礼正式开始,杨伟始终都没有现身。

    社会是现实的,人走茶就凉,这无疑已经是一种很普遍的现象。

    那么杨伟在哪儿呢?借故没来上班?

    不,他来上班了,正带着一个朋友介绍来的熟人前往收费处办住院手续,既然田新亮死了,指望不上了,那他只能发展自己的业务!

    杨伟和病人准备穿过检验科的走廊,前往收费处插队办手续的时候,他看到了几乎被所有同事称为院花的任君齐。

    尽管他一门心思的放在事业上,对女人的兴趣并不大,可是他却不得不承认,任君齐真的是一个很好看的女人,五官精致唯美,肌肤白皙细嫩,高挑苗条的身材纵然是裹在宽大的白大衣内也隐露着轮廓,叫人想入非非。

    见她正跟旁边的人勾头结耳,谈笑风生,杨伟很是好奇,不是说这个女人像冰山似的不苟言笑,难以接近吗?怎么今天表现得这么浪呢?难道是十月芥菜起心?

    杨伟好奇之下,把目光投到她旁边那个蒙头罩脸的男人身上,只看了两眼,他的脸色就骤然一变,那人怎么有点像林昊呢?

    刚开始的时候,杨伟以为自己看花了眼,田副院长的丧礼正在举行,这个王八蛋竟然敢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医院,不想活了吗?

    然而仔细看了又看,他却发现自己没有看错,那人就是林昊!

    这厮化成了灰,杨伟未必认得,可是装成这样,他还是能认得出来的,确认是林昊,他的恨意就浓浓的涌了出来。

    所谓不共戴天之仇,一般有三亡国之奴,杀父之仇,夺妻之恨。然而到了杨伟这儿,却必须得加上两个挡人财路,断人仕途!

    前三样,林昊虽然不占边,可是后两样,他却全占了。因为他害死了杨伟在医院里唯一的靠山田新亮!

    是的,不管警察怎么说,杨伟始终坚定的认为是林昊害死了田新亮。

    对于杨伟而言,田新亮死了,大树就倒了,他做梦都在想的副主任宝座也没戏了,什么财路,仕途通通成了泡影!这一切,他认为都是林昊造成的,试问他对林昊怎么不恨得咬牙切齿,铭心刻骨呢!

    发现了林昊之后,杨伟稍为想了想,他的心里就涌起了一个歹毒的主意,立即往医院后面的小礼堂跑。

    礼堂里,丧礼正在进行中,彭大海正在上面讲述着田新亮的生平事迹,可是田新亮生前实在平庸,能摆得上台面的事实乏善可陈,所以彭大海只能耍太极,打官腔“……我们的田院长兢兢业业,孜孜不倦,十年如一日的坚守在工作岗位上……”

    杨伟的到来并没有引起关注,因为大家正被彭大海声情并茂的沉痛语句所吸引,他悄悄的来到家属席后排,然后勾头在田新亮的妻子陈桂华耳边低语了几句。

    陈桂华听完之后,悲痛的脸上骤然现出怒色,扭头问了两句后,便霍地站了起来往外大步走去……

    肺灌洗术的术前检查是很多的,光胸片,扫描,心电图,肺功能测试,血气分析,以及实验室常规检查等等等等!

    任君齐除了是院花之外,还是急诊科的医生,同时又挂着副主任的职衔,她亲自带着病人做检查,各个辅助科室自然很给面子,几乎是一路绿灯,这会儿已经在做最后的一个扫描了。

    林德发进了检查室之后,在外面等候的林佩如见徐文聪与郑珂一等去跟任君齐说话了,林昊身边终于没有旁人,便上前低声道“林昊!”

    林昊应道“嗯?”

    林佩如道“为了给我爸做这个手术可辛苦你了!”

    这话,显然是说到点上了,给林德发做这个手术确实不是那么容易!

    最难的无疑就是清洗剂的问题,不过庆幸的是,林德发的运气很不错,他是林昊的本家亲戚,而林昊对亲朋戚友的事情往往比较上心。更庆幸的是,林昊认识徐文聪,徐文聪又有一个二级生化防护实验室。更更加庆幸的是,徐文聪对林昊的事情也很上心,愿意为他的事情去折腾。

    林昊笑着问道“如姐,又要向我说谢谢?”

    林佩如的脸色红了下,因为她确实想说谢谢,虽然谢谢两字远远不够表达她的心意。

    林昊摆手道“你忘了我说的吗?咱们都姓林,是一家人,没必要说这么客气与见外的话!”

    林佩如咬了一下樱红的嘴唇,用力的点头道“好,我不说!”

    林昊又道“而且现在手术还没做,说谢还太早呢!”

    林佩如忍不住问道“林昊,这个手术你有把握吗?”

    林昊道“把手术做下来的把握,我是肯定有的。可是能否达到我想要的效果,我不敢完全保证。不过你放心,纵然不能达到理想效果,那也会比现在好很多的!”

    林佩如体凉的道“你不要有太大的压力,我爸的身体情况我清楚的,能有手术机会去博一博,我就很知足了。”

    “反正你就放宽心吧,我一定会尽我的全力去给林伯伯做手术的。”林昊说了一句后又问“林弟回来吗?”

    林佩如道“他已经在路上了!”

    林昊道“哦,一会儿跟他来了,我带他一起上手术!”

    “太好了!”林佩如欣喜的说一句,然后又感叹道“你也是医生,他也是医生,如果他能有你一半的本事,我就很欣慰了!”

    林昊平淡的道“没关系,他还年轻呢!”

    听着他这老气横秋的话,林佩如不由汗了下,“林昊,林弟比你还大呢!”

    “是吗?”林昊有点挠头,讪讪的道“我怎么始终感觉他是个弟弟一样呢!”

    林佩如轻叹道“那是因为他不够你成熟稳重!”

    “我成熟稳重吗?”林昊又一次挠头,“为什么别人却总觉得我不够成熟稳重,希望我变得熟稳重些呢!”

    林佩如立即明白过来,他指的肯定是吴若蓝,想了想后不由轻笑了起来,“那个懒尿妹对你要求太高了!换我……”

    后面的话,她就没说下去了,因为她想说换了她,肯定不会要求林昊怎样怎样的。可是这种话,她说明显不合适。

    林昊的神经就像他的传家宝一样可大可小的,所以该粗大的时候粗大,该敏感的时候敏感,跳过这个话题问道“你的呢?写得怎么样了?”

    林佩如道“已经拿了好几个月稿费了,而且我的责编罐罐还说,阿里影业对我的作品很有意思,正找编剧研究着呢!但是不是能真的改编成影视剧,还要再等等才知道结果!”

    林昊笑道“有希望是好的,万一就成了呢!”

    林佩如点头道“对,我也是这样想的!”

    两人聊得正高兴的时候,走廊前面突然传来一片杂乱的脚步声,一个全身黑衣,手臂上还扎着白色带子的中年妇女气势汹汹的走来,后边还跟着一大班人马。

    林昊等人纷纷警惕起来,忙站起来聚到一块儿。

    女人冲上来后,左右看了看,立即伸手指着徐文聪质问道“你就是林昊?”

    徐文聪还是很有义气的,没有摇头,也没有应声,更没有看向林昊。

    林昊看着眼前的阵势,知道麻烦事来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于是便摘掉口罩帽子迎上前道“我是林昊,你是谁?”

    “我是谁?你问我是谁?”女人见正主儿出来了,情绪立怒激动起来,“我就是田新亮的老婆陈桂华!”

    林昊看见她手袖上的白花已经多少猜到了,所以同情的道“请节哀顺便!”

    陈桂华顿时怒不可遏的道“你还跟我说这样假惺惺的话,明明就是你害死了我老公!”

    林昊是个光明磊落的人,是他做的事情他不会抵赖,不是他做的事情别人也休想栽赃,所以他立即摇头道“田院长的死,与我无关,请你不要冤枉我!”

    “明明就是你,你还敢抵赖?”陈桂华情绪激动之下,欺前一步就挥手要去扇林昊的耳光,“你个王八蛋,我饶不了你!”

    林昊稍为退后一步便避了开去,同时喝道“你想干什么?”

    陈桂华一掌扇了个空,更是恼羞成怒,扬起双手上尖利的指甲就朝林昊挠了过去,同时嘶喊道“你个不得好死的杂种,你害死我老公,今天我跟你拼了!”

    这无疑只是一个耍泼的普通妇女,林昊不屑跟她动手,可她却不依不饶,始终纠缠撕扯不停,他被弄得烦了,顺手推了一把。

    陈桂华被推得一个跄踉跌倒在地上,顿时就厉声的哭嚎起来,“你们看看,他竟然敢动手打我!他杀了我老公,害了我一家,现在还动手打我,有没有天理,有没有王法了啊?我的命啊,怎么这么苦啊,我的老天爷”

    后面一直在隐忍的家属见状,哪还忍得住,纷纷扑上前,狠厉的拳脚纷纷朝林昊身上没头没脑的招呼过去。

    林昊不是傻瓜,自然不会站在那里挨打,可他也不能还手,否则这事就更说不清了,只能一味的退避闪躲。

    后面的林佩如见林昊被人殴打,心里害怕得不行,可更害怕林昊受伤,所以什么也顾不上了,立即就冲上前去保护他。

    徐文聪见状也是又怕又悔,怕的是林昊这个财神爷真有个什么闪失,对妹妹徐忆惜那里也不好交差。而且他被人殴打,自己不上去帮忙的话,会影响两人的基情。悔的却是自己这次出门实在太低调了,别说是保镖,连个司机都没带来!

    实在没办法之下,一向都很怕死的他为了让林昊少挨点拳脚,只能自己冲了上去。

    郑珂见林佩如上去的时候,还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反应,可是看到徐文聪上去的时候,她就差点哭了,我的小祖宗,你这不是逼着我上去挨打吗?

    然而老板都已经上去了,她还能有什么选择,只能硬着头皮的扑上去。

    打架斗殴这种事情,任君齐是最反感的,平常要是遇见这样的事情,有多远就会躲多远,可是现在看见他们比自己强的上去了,比自己弱的也上去了,脑子一热,竟然奋不顾身的扑了上去。

    以林昊今时今日的武功,纵然不还手,也能在纷乱的拳脚之中顾全自己,可是林佩如,徐文聪,郑珂,最后连任君齐也扑上来的时候,他就难免顾此失彼了!

    田新亮是羊城本地人,亲戚朋友不少,所以来吊丧的人也很多,男男女女加起来总共将近四十人,仅是男的就有二十多人。

    林昊这边只有五个,而且只有两个男的。

    林佩如一下抢到林昊跟前,想张开双手保护他,结果腿上挨了一脚,腹部也挨了一拳,剧痛之下再也撑不住,一个晃悠就摔倒在地上。

    郑珂扑上来的时候,一下就被几个女的纠缠住了,被推攘得东倒西歪,衣服也被扯乱了,虽然没有露点,但也露出了片片雪白的肌肤,弄得极为狼狈!

    任君齐也不例外,被人用力的推了一把,一下撞到了旁边的长椅上,额头就磕破了一道口子,鲜血刷刷地流了下来。

    不过最惨的还是徐文聪,一上来还没来得及出手便被人一脚扫到地上,没头没脑的挨了好一顿拳打脚踢!

    林昊见自己的人个个都受了伤,哪还顾得了控制事态,火气上头之下,拳头一紧便扑了上去,三拳两脚便打倒了七个人。

    那班家属见林昊如此恐怖,仿佛嗜血狂魔般如入无人之境,被打倒的几人倒在地上连哼都不会哼,顿时都被吓到了,也终于明白人家之前一直在忍让。为了避免自己也跟着遭殃,哪还敢继续纠缠林佩如等人,纷纷往后腿。

    林昊第一时间跑到郑珂那边,见她被撕扯得衣不蔽体了,赶紧脱下自己的外套罩在她的身上。

    郑珂一见林昊上来,始终咬牙强忍着的眼泪便落了下来,失控的抱住他呜呜的哭起来。

    林昊扶着他到侧边的椅子上坐下,安慰两句后,赶紧去查看任君齐,发现她的额头上仍血流不止,来不及去找绷带纱布什么,一把撕下自己衣服上的一个袖子,给她包扎止血。

    稍为处理一下她的伤势后,林昊又跑去看徐文聪,“你怎么样?”

    徐文聪不知道挨了多少拳脚,不但鼻青脸肿,而且全身像散了架似的,但他仍然强撑着站起来道“我没事!”

    林昊查看他一下,发现他受的只是皮外伤,便让他去照顾郑珂,自己赶紧去扶起倒在地上起不来的林佩如,“如姐,你怎么样了?伤到哪里了?”

    林佩如的腹部虽然仍然疼得不行,脚也到不了地,可仍强忍着摇头道“我没事,你有没有受伤?”

    林昊见她捂着腹部满脸痛苦之色,脚还一跳一跳的,顿时一阵怒火攻心,这些人对他怎样他都可以忍着,可要是伤害他身边的朋友亲人,那就是自取灭亡!

    他的眼睛一下就红了,戾气尽露的暴吼道“你们这班王八蛋,我灭了你们!”

    眼看着林昊就要朝那班家属扑过去,林佩如大急,赶紧张开双手紧紧的抱住他,“不,林昊,你不要,不要!”

    被她丰满又柔软的胸紧贴到身上,闻到她身体上阵阵香味,林昊心中暴虐之气稍为降了一些,可仍止不住熊熊怒火!

    他决定了,只要这班人再敢冲上来,他一定让他们断筋裂骨,通通收进外科住院部,让他们躺上一年半载!

    那班家属见林昊如此孔武有力,一时间也不敢再扑上来讨打了。只是没过一会儿,当一名家属冲进侧边的护士站抄了一把椅子出来后,另外那些家属便通通醒悟过来,赤手空拳打不赢你,抄家伙还打不赢你吗?

    他们纷纷冲进护士站抄家伙,有的拿扫把,有的拿台灯,有的拿铝制病历本,有的连血压计都拿出来了……

    林昊见他们似乎要卷土重来,立即就挣脱始终紧抱自己的林佩如,将她往后面推道“如姐,你到后面去,别再上来了!”

    林佩如抬眼看看,发现那些家属通通都抄了家伙,吓得更是花容失色,可是经历了刚刚一幕后,她又知道自己不但保护不了林昊,反倒会拖累他,所以最终只能退到任君齐那边。

    那些家属一步一步缓缓逼近,最后不知谁吼了一声,便纷纷加速朝林昊这边冲了过来……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