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71章 恶有恶报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听到房门处突然传来的声音,孙文勇和杨英梅急忙扭头看去,发现一个身着黑色长裙,皮肤雪白,相貌和气质都极为出众的柔美女人站在那儿。

    “哈哈!又来一个,今晚是六国大封相吗?这么热闹!”孙文勇神经质似的大笑一声,然后就黑着脸问“你是谁?”

    柔美女人声音平淡的道“你刚刚还说到了我!”

    孙文勇很纳闷,自己明明不认识她,什么时候说到了她呢?

    柔美女人解释道“你刚刚不是说要给她办丧礼,还要请她的亲朋戚友来观看她的爱情动作片吗?我就是她的亲朋戚友之一!”

    孙文勇上下打量一下她,发现她比杨英梅更加的气质与美貌,不由猥琐的笑道“你真的想看她的爱情动作片吗?我拍了很多哦!”

    柔美女人冷哼一声,“不知死活的人我也见得多了,可是像你这样死到临头还不自知的,我也还是第一次见。”

    孙文勇突然笑了,没轻没重的调戏道“这么多第一次都给了我,看来我跟你很有缘呢!你的身体还是第一次呢?不如也给了我吧。不过如果你肯给的话,不是第一次我也无所谓了!”

    柔美女人的脸黑了,冷冷的喝骂道“真是自寻死路!”

    孙文勇眉头皱了起来,大步欺上前,直视着她道“你说什么?”

    柔美女人突地伸手,一把掐住他脖子,一字一顿的道“我说你在自寻死路!”

    孙文勇感觉自己呼吸不过来,怒目一睁,大耳光就扇了过去,只是他的手刚抬起,柔美女人已经扬起了另一只手,青葱玉白的拇指与食指扣成一个的手势,奇快无比的迎着他的巴掌弹了一下。

    “嗷”一股无法忍受的剧痛立即从手上传来,弄得孙文勇无法自控的惨叫起来,叫声凄厉悠扬,仿佛杀猪一般。

    很快,他的手就几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胀大得像个熊掌一样。

    孙文勇在地上又叫又跳,足足有半天才勉强忍这股剧痛,看着悠然自得的站在那儿的柔美女人,怒火又上心头,飞起一脚就朝她踢去。

    柔美女人不闪不避,也不见太大的动作,仍像刚才一样扬起兰花指,对准他踢来的脚尖就是一弹。

    “嗷”孙文勇感觉自己仿佛踢中一块铁板似的,再次发出凄厉的惨叫,停下来的时候那只踢出去的脚已经完全着不了力了,只能虚点在地上。

    照林昊这种专业人士来估计,他的手掌已经被弹成了骨折,脚趾也是,而且很可能是粉碎性骨折。

    柔美女人狠施两记辣手后,显然并未打算就此罢手,身形轻展,人已经刷地到了孙文勇面前,伸手一抓便掐住他的下巴,弄得他被迫张了嘴后,便从身上掏出一颗黑不溜秋的药丸弹进他的喉咙里。

    孙文勇膘肥体壮,而且孔武有力,可是在这个看起来柔弱又单薄的女人面前却毫无反抗之力,生生被迫吞下了药丸。

    当柔美女人终于放开他的时候,他赶紧的跳着脚后退,然后也无暇顾及剧痛难忍的手脚,忙问道“你,你给我吃了什么?”

    柔美女人漠然的道“一种马上见效却不会让你立即死去的毒药!”

    “毒药?”孙文勇嗤之以鼻的笑了起来,“你当这是武打吗?”

    柔美女人平淡的道“你身上先会起红点,然后红点会变成红斑,你会感觉奇痒无比,如果没有解药,红斑将慢慢变成黑斑,连皮带肉一起坏死,脱落,从外往里的一点一点坏死,直到抵达主要内脏器官,你才会彻底死亡。哦,要补充一点,我这个毒药的优点是发作过程比较缓慢,你会有足足一个星期的时间来好好享受它!”

    孙文勇听得心惊莫名,表面却是不屑的道“我孙文勇出来混到今天,什么人没见过,什么事没经历过,吓唬我?你毛还没长齐呢!”

    柔美女人并不跟他辩解自己的毛有没有长齐,只是缓缓的道“一般情况下,我是不骗人的。不信你拉起自己的衣服来看看。”

    孙文勇迟疑的拉起了自己的衣服,发现自己的肚子上竟然真的出现了散状的红点,而且似乎微微有些发痒,跟这个女人所说的毒发症状一般无二,心里已经开始莫名的恐惧起来。

    柔美女人没有再说话,只是带着轻笑的看着他,那眼神仿佛在看一头垂死挣扎的野兽。

    这个世上,不管是谁,只要是人,他就对死亡都有着天然的恐惧,而且越有钱就越怕死,因为他越有钱拥有的东西就越多,拥有的东西越多就越害怕失去。

    死亡,不但意味着失去一切,也代表着结束一切!

    孙文勇有钱,比一般人更有钱。他所拥有的东西也多,别墅,豪车,权力,地位,金钱,数不胜数,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比别人更加的惜命!

    刚开始的时候,他确实不信什么毒药的,可是亲身体会过这个女人只能在武打里面才可能有的武功之后,他又不免开始怀疑了。

    柔美女人淡淡的道“我知道,你现在可能不太相信我的话,不过没关系,你只要找个医生看看,那就清楚了。”

    孙文勇虽然仍然半信半疑,但已经完全硬气不起来了,“你,你……想怎样?”

    柔美女人摇摇头,“不好意思,我还没想到要怎样!”

    孙文勇“……”

    杨英梅却道“让他把以前拍的东西通通还给我。”

    孙文勇目露凶光,狠狠的盯向杨英梅。

    柔美女人扬起自己漂亮的手指,似乎又要作兰花指的手势!

    孙文勇见状,心里就寒了一下,忙收回自己的目光。

    柔美女人并没有作兰花指,只是欣赏着自己青葱玉白又纤细修长的手指,缓缓的问“你听到她说的话吗?”

    孙文勇神色阴沉反复不定的沉吟起来,一阵之后终于点头道“听到了!”

    柔美女人道“既然听到了,为什么还不去呢?!”

    孙文勇看一眼杨英梅,又看一眼柔美女人,终于掉头跳着脚的离开。

    恶人自有恶人魔,孙文勇有此下场,无疑是大快人心的,可是像蜘蛛人一样伏在窗外的林昊却丝毫也高兴不起来。

    刚开始看到这个柔美又气质的女人之时,林昊便愣了一下,因为他见过她。

    在台省的时候,在沈涵章的任务中,就在沈涵章房门前,两人曾有过一面之缘,虽然只是匆匆一面,也没有任何的交谈,但她出众的相貌与独特的气质还是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像。

    只是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当这个女人开口说话的时候,他就彻底的明白了,这个声音他听过,然就是田新亮被撞死当晚和自己通电话的女人!

    换而言之,林昊和莫妮卡没有白费功夫,他们跟对了,这个女人就是墨煞的师妹,她跟杨英梅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既然如此,林昊更应该高兴才对,可他为什么高兴不起来呢?

    原因无它,只因为这个女人除了优美典雅,气质出众外,智商和武功也不是一般的高,手段更是毒辣非常。

    无独有偶的是,她这种套路,和林昊对付恶人的套路几乎一样一样的,可是只有过之,而无不及。

    想要拿下这个女人,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搞不好最后还会吃不了兜着走。也正是因为如此,林昊按捺下破窗而入的冲动,继续屏着气息,静观其变!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林昊已经吃过太多贸然出手的亏了。

    孙文勇走了之后,杨英梅紧绷的神经终于松了下来,赶紧去查看黄易亮,见他满身伤痕累累,而且始终昏迷不醒,一直死死忍着的眼泪便不自禁的落了下来。

    是的,她的心里是在乎这个年轻帅气、在床上又相当耐战的男人的,她刚才之所以说他是一个玩物,一副无足轻重的样子,仅仅只是想让孙文勇息怒,想保住他的命罢了

    柔美女人,也就是默煞的师妹杨慧,见杨英梅只是傻傻愣愣的抱着黄易亮流泪,便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对电话那头道“让两个人上来二楼!”

    不错,杨慧并不是一个人来的,她还带了四个人,全都在楼下候着呢!

    不多一会儿,楼下便上来两人。

    杨慧指着黄易亮道“把他送去医院!”

    两人便动作利索的将黄易亮架了起来,杨英梅见状也要跟着去。

    杨慧拦住道“姐,你别去了,他们能够处理的。”

    杨英梅迟疑的道“可是……”

    杨慧不为所动,只是挥手示意两人赶紧把黄易亮带走。

    不多会儿功夫,房间里便只剩下杨英梅与杨慧,当然,还有一直伏在窗外的林昊。

    杨慧拉着杨英梅在侧边的沙发上坐下,见她的脸上还有泪痕,这就抽了把纸巾递给她,然后才悠悠的道“一直以来,我心里对你其实是充满妒忌的!”

    杨英梅问道“为什么?”

    杨慧道“同样都是杨家之后,却是同人不同命,你的父母双全,生活优越,高等教育,事业有成。而我却无依无靠,一根头发那么小的事情也得靠自己!”

    杨英梅苦笑道“现在你知道了,我这一切是付出了什么代价换回来的!”

    杨慧皱眉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听别人说,伯伯娶了一个羊城本地女人,条件非常得好,娘家也不是一般的有钱,她资助伯伯在羊城开了个极大的海鲜酒楼,而且还买了房买了车,生活富足,为什么你还要……”

    “小慧!”杨英梅再次苦笑打断她道“你有所不知,那不过是掩人耳目,对外人的说法罢了!其实我妈是外省农村的,家里面的环境比我们更差!她和我爸一样,不但没有什么文化,也没有一技之长!不过对于当时的他们而言也没关系的,因为羊城这个大都市到处都是机会,只要勤快,那是饿不死的,可是想要大富大贵,那就难了。”

    杨慧默默的听着,用眼神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杨英梅便接着道“他们结了婚之后,很快就有了我,可是在生我的时候,我妈落下了病,生下我后就基本没法儿工作了,收入全靠着只能打各种临时工的爸爸,生活也愈发的艰难,他几乎每于都要起早贪黑的外出务工,才能勉强养活我们母女,自顾尚且不及,自然也没有跟老家联络,后来终于知道叔叔和婶婶遇难的时候,你已经被朝阳道观给收养了。”

    杨慧女人不解的道“既然这么困难,为什么还回来找我呢?”

    杨英梅道“你不但是我们杨家之后,也是叔叔家唯一留下来的血脉,爸爸说不管怎么困难,也要把你带在身边,并且不止一次的跟我和我妈做思想工作,然后就回了老家,准备把你带到羊城来一起生活的,可谁知道你却不愿意!”

    “那时候我已经在朝阳道观呆习惯了。”杨慧淡淡的应一句,又问道“后来呢,你又是怎样跟刚才那个男人扯上关系的?”

    杨英梅回忆着道“那个时候我只有十七岁,上高中了,爸爸因为在建筑工地意外受了伤,腿给压断了,再做不了重活,仅仅只能在街口贩卖一点吃食糊口,日子也更加过不下去,眼看我就要辍学去打工帮补家用。可是我不甘心,所以拼命的勤工俭学,想着最少要把高中给念完。就是在勤工俭学的过程中,我认识了孙文勇,当时他已经是个小有成就的地产商人了!”

    杨慧犹豫一下,终于问道“你真的像他说的那样,自己送上门去的?”

    说到这个,杨英梅的神色更是黯然,“是的,我发现他看我的眼光与众不同,知道他对我有意思。而且当时的我,也仅仅只有这个唯一的机会,如果我不抓住,我将要面对的就是辍学,打工,人生可能过得跟我爸我妈一样,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所以我就去找他了。”

    杨慧听到这儿,不由长长的叹了口气!

    “小慧!”杨英梅弱弱的问道“你会因为这个看不起我吗?”

    “你是我的堂姐,是我在这个世上屈指可数的几个亲人之一,不管你有怎样的过去,我都不会看不起你的。”

    杨英梅微松一口气,欣慰的握了握她的手。

    杨慧又问道“收购广明制药厂的钱也是这个孙文勇出的吗?”

    杨英梅摇头道“不是!”

    杨慧不解的道“那你哪来的钱?”

    杨英梅道“我跟了孙文勇之后,在他的资助下,生活确实无忧了。可我也清楚,一直靠着他并不是办法,所以想另外再找一条出路。可是他又一直控制着我,我在国内什么也做不了。所以大学毕业后,我就要求他送我去外国留学,然后在那边认识了一个农场主,并且偷偷跟他结了婚,原本我想着就此隐姓埋名的呆在国外,可没想到我那个丈夫得重病死了。悲痛之下萌生落叶归根的想法,就变卖了那边的房地产回国了,然后又和孙文勇重新纠缠上了。”

    杨慧微点一下头,问道“被送去医院的这个男人呢?”

    杨英梅道“我现在除了是广明制药厂的股东外,同时还是羊城医学院的外聘教授,黄易亮是我班上的学生。我跟他……唉,只能说是一场孽缘吧!放心吧,我会跟他断了的!”

    杨慧疑惑的问道“你真的只是当他是一个玩物,目的仅仅是为了解决生理需要?”

    “不!”杨英梅立即摇头道“我从来没有当他是玩物,我真的喜欢他的。”

    杨慧道“那为什么要跟他断了!”

    杨英梅道“可是有孙文勇在,我跟他是不可能的。”

    杨慧摇头道“孙文勇已经不足为虑了!”

    杨英梅苦笑道“孙文勇的性格我很了解,他不会那么轻易交出那些东西的。”

    杨慧却是冷笑道“他已经死到临头了,还有选择吗?”

    杨英梅仍然摇头道“你刚刚的计谋,只能蒙他一时,长久不了的!”

    杨慧疑问道“你以为我刚刚说的毒药是在开玩笑?”

    杨英梅道“不是吗?”

    杨慧缓缓的道“我在朝阳道观中学会了很多东西,除了武功,还有丹药!治病救人的丹药,我几乎一样都没学会。但至人于死地的毒丹,我却通通都学全了。刚才我让他吞下去的,就是一颗至命毒丹!”

    杨英梅听得脸色变了变,然后又摇头道“可是以我对他的了解,他是不会那么轻易就范的。”

    杨慧道“我知道,所以我在这里等着他,看他能耍什么花样?”

    过了一会儿后,杨英梅又问道“小慧,这些年来,你到底经历了什么?还有你现在到底在给谁做事?”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