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77章 人体艺术爱好者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诊所的三楼,已经成为林昊等人生活起居的地方!不过除了吴若蓝的房间,别的房间是没有独立卫生间的。

    吴若蓝要给林昊洗澡,自然不会带他去外面的公用卫生间,而是把他带进自己的房间,给他找来一套换洗的衣服后,又在浴缸里放起热水,用手试一下水温,感觉暖热适度,这才走出去将坐在床边昏昏欲睡的林昊叫了起去。

    只是林昊进去之后,仍是昏昏沉沉的样子,吴若蓝便轻推他一下,“哎,愣着干嘛,脱衣服啊!”

    林昊道“姐,我很困,不想动。”

    吴若蓝笑骂道“懒死你算了,脱个衣服又不用费什么劲!”

    林昊很无耻的要求道“你给我脱吧!”

    吴若蓝起先是有些不愿意,但想到这是自己的男人,以后迟早都得赤诚相对,甚至要做更亲密的事情,这就轻横他一眼,强忍着羞涩动手给他脱衣服!

    只是脱去了他的外套,挽起他的恤想要脱下来的时候,吴若蓝却看到他衣服下面的肌肤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其中有一些地方还粘着纱布,顿时就忍不住惊呼起来,“林昊,你这是怎么了?”

    林昊垂眼看看,这才醒觉自己伤势并未痊愈,忙想拉下恤摭掩,可这个时候明显有些晚了,只能吱唔着道“我……跟别人打架了!”

    吴若蓝道“为什么又跟别人打架?”

    林昊道“我也不想打的,可是他们围着我,不让我走!”

    吴若蓝道“他们为什么要围着你?”

    林昊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可能,也许,大概……因为我长得比他们帅吧!”

    吴若蓝黑着脸道“你还跟我嬉皮笑脸!”

    林昊见她是真生气了,哪还敢再开玩笑,讪讪的闭了嘴。

    吴若蓝将他的上衣脱了,接着又脱下他的长裤,发现他全身上下都是伤痕,几乎没有一块是完好的地方,心疼得眼眶就红了,一下没忍住,眼泪就落了下来。

    林昊看得大惊,忙伸手去拭她的眼泪,同时道“姐姐,没关系的,只是一点皮外伤罢了,很快就好的!”

    吴若蓝哽咽着道“你就不能少惹一点是非,少打一点架吗?你老是这样,还想让我跟你好,我怎么能安心的跟你好呢?”

    林昊道“我……以后尽可能的不跟别人动手。”

    吴若蓝吸了下鼻子道“不是尽可能,而是绝不能。”

    林昊有点挠头的道“可要是别人打我,我也不还手吗?”

    吴若蓝骂道“你是死人啊,不会跑吗?”

    林昊汗道“好吧!”

    又哄又劝又保证半天之后,吴若蓝终于止住了眼泪,开始给他洗澡,只是当她解下其中一块纱布查看的时候,发现里面的伤口还在长,缝合的线也没拆!

    这个样子自然是没办法泡澡的,她就只能拿来一张塑胶做的板凳,然后低声道“把裤子脱了!”

    在别的女人面前脱衣服,林昊是不好意思的,在吴若蓝面前,他却没有这样的尴尬,因为两人已经做过一些非常亲密的事情,他虽然不太清楚她的深浅,但她却已经知道他的长短,于是就把裤子脱了下来。

    等他坐好后,吴若蓝便去拿了洗脸盆和毛巾,倒了热水用毛巾沾湿,拧干,一点一点的擦拭他的肌肤!

    只是当她擦到下身的时候,发现似乎有哪儿不对,定睛看看便被吓了一跳,脸红耳赤的低声骂道“已经伤成这样了,你还有心思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林昊无辜的道“姐姐,我没有胡思乱想。”

    吴若蓝道“那……为什么这么大反应!”

    林昊苦笑道“那是正常反应啊!”

    吴若蓝蹙眉道“这叫正常?”

    林昊疑问道“难道你希望我对你没有反应吗?”

    吴若蓝愣了下,这话她显然是没法儿接了。最后只能硬着头皮,心惊胆颤的给他擦拭下身。

    看着她垂头忙活,林昊不禁想起了那一晚何心欣为自己做的事情,心里也有股冲动,想将吴若蓝的头压下去,让她也像何心欣那样服侍自己!

    吴若蓝感觉到林昊的呼吸变得有点急促,人也有些坐立不安的样子,不由抬起头来问道“是不是伤口进水了吗?”

    林昊摇头道“没有了!”

    吴若蓝道“那你是怎么了?”

    林昊吱唔着道“我……那个……想……”

    吴若蓝道“想什么?”

    林昊道“就是……”

    吴若蓝抬起头,发现他的脸竟然红了起来,再垂眼看看,便恍然明白过来,嗔骂道“刚才不是说自己没想的吗?”

    林昊道“刚才不想,现在想了啊!”

    吴若蓝道“你还是别想了,都伤成这样了,而且你还献了血!再什么的话,只会伤上加伤,有害无益的。”

    林昊道“不碍事的,只是一点小伤罢了。”

    吴若蓝道“你……”

    林昊道“帮我一下!”

    吴若蓝摇头道“不行!”

    林昊见软的不行,只能来硬……不,跟她讲道理“姐姐,你也是学医的,你应该知道,男人如果被刺激到了,长期脖起,充血,得不到释放,是有害无益的,这有可能会引起前列腺炎,会影响到以后的生育以及夫妻正常生活……”

    吴若蓝打断他道“你说的是长期,现在只是一时半会儿,哪能那么严重。等下洗完澡,睡一觉,醒来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林昊见软的不行,讲道理也不行,只能又出一招苦情牌,“可你就忍心看着我这么难受吗?”

    吴若蓝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个原则性很强的女人,自己认定的事情,任谁都不能改变,然而这种原则到了林昊面前,显然是不堪一击,三两下功夫,她就心软了,动摇了,最后只能道“我……顶多是用手帮你,你可别得寸进尺啊!”

    有些事情,是必须像冷水煮青蛙一样,必须循序渐进,绝不能操之过急的,只要开了头,后面的事情就好办了,所以林昊连忙点头答应。

    在吴若蓝的手有些发颤的伸向他的下身之际,林昊则趁势一手揽过她的颈脖,缓缓的吻上她樱红的双唇……

    楼上正恋奸情热,卿卿我我的时候,楼下手术室里的莫妮卡却感觉百无聊赖,只能掏出手机,打开“书旗”软件,有一搭没一搭的看起网络,然后竟然发现那个著名的网络作家了了一生又上一本叫做贴身神医的新书,点开看看发现剧情相当的精彩,这就停不下来了。

    正看得有点入迷之际,手术室外面的弹簧门“吱呀”响了一声,冷月寒就从外面进来了,手里端着一小杯黑糊糊的东西,脖子上还挂着个单反照相机!

    看见冷月寒突然进来,莫妮卡很是疑惑,“寒表姐,你来做什么?”

    冷月寒神色平淡的道“没什么,我来看看,顺便陪陪你!”

    莫妮卡在石坑村的时间不长,不但不了解冷月寒是什么人,也搞不清楚她跟林昊是什么关系,只是人人都叫她寒表姐,她也就跟着这样叫了!

    对于这个高冷的绝色美女,莫妮卡说不上好感或恶感,只是觉得她沉默寡言,独来独往,很有性格,也比较难相处罢了。

    不过莫妮卡的性格还是非常好的,愿意跟任何一个对她友善的人做朋友,既然冷月寒主动示好,她也没有拒绝的道理,何况守着仿似植物人一样的杨慧,确实是一件相当无聊的事情。

    目光落到冷月寒手中端着的小杯东西,莫妮卡就无话找话的问道“寒表姐,这是什么?”

    冷月寒道“补药。”

    莫妮卡有点自作多情的问道“给我的?”

    “不是!”冷月寒摇摇头,指着床上的杨慧道“给她的!”

    莫妮卡有些吃惊的道“啊?”

    冷月寒却不管她,走上前准备将药水给杨慧灌进去。

    莫妮卡急忙拦阻道“哎,寒表姐,你别乱来,黑面神说她要禁食八个小时的。”

    冷月寒停下道“这不是食物,这是水!”

    莫妮卡又道“可是黑面神也说要禁水四个小时的!”

    冷月寒只好又道“确切的说,这也不是水,是药!”

    莫妮卡“……”

    冷月寒又道“这是我祖上传下来的疗伤圣药,对于跌打损伤极为有效的。”

    莫妮卡提醒道“寒表姐,她这个不是跌打损伤,是枪伤。”

    冷月寒想也不想的张嘴就来,“对枪伤,尤其管用!”

    莫妮卡道“可是……”

    冷月寒则是不管三七二十一,伸手捏开杨慧的嘴,准备将那杯药给她灌下去。

    莫妮卡见状就想上来阻止,可是没等靠近,冷月寒已经刷地转过头,双目直视着她。

    莫妮卡的脚步情不自禁的滞了下,因为冷月寒的目光十分的锐利,被她盯着,莫妮卡感觉自己仿佛被两把尖刀给剜着似的,十分难受。

    杀气,这就是传说中的杀手!

    识得厉害的莫妮卡没敢再往前,而在她的逼视之下,最终受不了这股强大到无从抵抗的压迫力,投降的作了个请随便的手势。

    冷月寒这才回过头,将药汗一小口一小口的给杨慧灌进去。

    完了之后,她就将碗放到一旁,然后掀开了杨慧身上的被子,露出她玲珑凹凸又不着寸缕的酮体。

    莫妮卡见状又吃一惊,“寒表姐,你这又是干什么?”

    冷月寒语气仍然平淡的道“哦,我忘了告诉你,我是一个爱好者!”

    莫妮卡听得一愣一愣的,有点呆傻的问“然后呢?”

    冷月寒道“然后我发现这个患者的肌肤不是一般的白皙,身材完美得无法挑剔,根本就是标准的黄金比例,这样的人体模特是可遇不可求的,所以我想给她拍几张照片。”

    “这……”莫妮卡显然是被雷到了,弱弱的问道“可是她本人同意吗?”

    “喂!”冷月寒便转头对躺在床上的杨慧道“你同意吗?”

    杨慧刚做完手术,处于昏睡状态,对外界的事物毫无感知,哪能回答她。

    冷月寒问完之后,就对莫妮卡道“你看见了没有?”

    莫妮卡一头雾水的道“我看见什么了我?”

    冷月寒道“她同意了啊!”

    “纳尼?”莫妮卡睁大眼睛道“她好像没说话啊。”

    “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冷月寒断言道“她不说话就等于是默认,这样的道理你都不懂吗?”

    莫妮卡“……”

    在她发懵之际,冷月寒已经扬起相机,对着赤条条的杨慧连续不断的按下快门,然后似乎嫌光线不够,不但打开了无影灯,甚至还打开相机的闪光灯,然后绕着手术台不停的拍起来。

    一时间,闪光灯就在手术室内乱闪个不停!

    莫妮卡被闪得眼花缭乱,可是脑子没有晕乎,反倒有些清醒了,真想提醒她说寒表姐,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你这样做不但不道德的,而且是在侵犯别人的,属于犯罪,被抓到是要判刑的。

    只是当她想起刚才这个女人看向自己时杀机骤现的眼神,终于什么也不敢说,只能木头似的杵在边上看她拍照。

    拍了半天后,冷月寒似乎觉得杨慧一直这样躺着,不够立体,不够动态,自己似乎在拍凶杀案现场似的,想了想就对莫妮卡道“哎,你来帮个忙!”

    莫妮卡有点手足无措的道“我,我帮什么?”

    冷月寒指着杨慧那双修长雪白的美腿,语出惊人的道“你帮我将她的腿给扳开!”

    莫妮卡眦目欲裂的失声道“啊?”

    冷月寒蹙眉喝道“啊什么啊?”

    这样的部位你也要拍,这不是爱好,是嗜好吧?莫妮卡心里虽然这样想,嘴上却只能弱弱的道“寒表姐,这是个部位是……”

    冷月寒打断她道“不够我以后怎么,呃,怎么收藏呢?”

    莫妮卡“……”

    冷月寒见她还不上来,立即就催促道“愣着干嘛,赶紧上来啊,一会儿黑面神回来就拍不成了!”

    莫妮卡想了一下道“寒表姐,我可以帮忙,但我有个要求。”

    冷月寒道“说!”

    莫妮卡道“拍了照后,能不能也给我一份!”

    冷月寒疑惑的问“你要来干什么?”

    莫妮卡有点不好意思的低声道“我,我也是个爱好者!”

    冷月寒沉吟一下后,点头道“成交!”

    莫妮卡这就赶紧上去,配合着冷月寒要求,给人事不知的杨慧摆出各种造型……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