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七章 天妒英才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这第二户人家,赫然就是林昊昨晚出急诊接生的两层半小洋楼。说来,也让人哭笑不得,昨晚忙活了大半夜,好容易救回了那两母子的命后,林昊与吴若蓝别说拿到接生红包,就连接生的诊费都没收到!这事,要是被吴仁耀知道了,肯定要数落林昊一通,幸亏他现在已经成了甩掌柜,啥事不管了。在林昊有些失神的时候,严伯叹口气道“没有错的,这一户就姓林,叫林石天,是我们村年轻一代曾经最有名气的一个,嗯,没有之一!”“最出名,还没有之一?”林昊不屑的道“因为他好赌酗酒?”严伯摇头,“这你就错了,林石天是我们村,甚至可以说是整个粤省都公认的天才!”“天才?”林昊疑惑的道“我看他和一般的酒鬼赌鬼也没有什么分别吧,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家里仅剩最后二百块了,媳妇也生产在即了,他竟然还拿着花天酒地。”严伯仍是摇头道“你有所不知,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他真的是个天才!”见严伯一而再再而的这样说,林昊也不急着下车了,问道“那严伯你说说,他到底有什么才华?”严伯道“他会画画,而且画得特别特别好。岁就能作画,六岁就能临摹清明上河图,从少年起就获奖无数,在粤省艺术学院毕业后又到华美术学院进修,是华美术家协会副会长,华美术批评家协会理事……反正名头多得数不清,我们村也因为他多次受嘉奖,他从学校出来后曾多次举办画展,出刊物画册!华博物馆,各地画廊,画院,全球各地的收藏爱好者,都有收藏他的作品,他的一副八女出浴图曾在拍卖会上拍出一百二十万的天价,名气不要说国内,就是在国际上都响当当的。”“这么牛叉?”林昊惊讶之余,回想起那个酒气熏天,不修边副的男人,又十分纳闷的道“完全看不出来啊!”严伯点头,“他是我们村姓林之最早迁出去的一户,最风光的时候,身家达到数亿,在全国几个著名大城市都有房产,而且还开办了属于自己的艺术公司,拍卖行!”林昊听得睁大眼睛,疑惑的问“既然他这么有钱,怎么会这么落魄呢?”严伯叹气道“因为一场车祸!”林昊道“呃?”严伯道“大概是一年前吧,他在伦敦美术馆举办个人画展,那是一件很风光的事情,华人能在国外举办个人画展的画家原本就很少,又怎么年轻,还这么多人认可的,更是凤毛麟角,所以他包了专,把自己的一家与妻子的一家通通接了过去。可那个时候正值冬天,伦敦下大雪,在去画展的半路上遭遇了连环车祸,两家总共十一口人,最后只剩下个,一个是他,一个是他的妻子苏晴,另一个就是他小舅子的儿子苏龙。林石天在那次车祸受了重伤,最后抢救回来的时候,双已经废了,之后就再不能作画!”林昊道“再之后呢?”严伯又叹口气道“再之后,他就一蹶不振,彻底的堕落了,沾上了赌博,有一次不知道怎么的竟然跑去澳省豪赌,数亿的存款在一个月内迅速输了个精光,最后还欠下一笔巨债,人也被扣押了,后来是苏晴把公司和房产都变卖了,反正就是倾家荡产吧,才好容易将他赎回,然后便搬回到村子仅剩的一处房产居住,谁知道他又染了上了酗酒的恶习!”林昊有些难以置信的道“这……”严伯接着还是叹气道“他林姓之第一个因为发了财搬出去的,但也是第一个因为在外面混不下去迁回来的。现在一家口就领着村里的救济金过活。”林昊也没想到一代天之骄子会堕落于此,唏嘘感叹一阵后,和严伯一起下车,走进院子的时候,严伯听到屋里传来婴儿的啼哭声,不由疑惑的道“苏晴生了?”林昊点头道“是的,生了个男孩。”严伯看他一眼问道“你怎么知道的?”林昊道“我给她接的生,我能不知道!”严伯睁大眼睛,难以置信的问“你给接的生?”林昊点头,“是啊!”严伯汗了下,道“以后别给人家接生了,你还没成家,这样不吉利的!”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严伯的语气和严素一模一样,林昊苦笑一下,没说什么,和他一起走了进去。进入空荡的客厅,只有苏龙一个人在地板上玩着小石子,看见两人进来,忙冲房间里叫道“姑姑,医生叔叔和严伯伯来了!”“好,知道了,姑姑这就来!”正在房间里面的苏晴虚弱的应一声。“不,你别动!”林昊这就要走进去。严伯忙拉着他低声道“林昊,月婆的房间晦气大,没出月子之前,男人不能随便进的。”林昊摇头道“我是医生,没那么讲究的。”严伯哭笑不得,只好道“那你进去吧,我在外面。”林昊微点一下头,这就走进房间。苏晴此时正在给孩子喂奶,看见林昊进来,原本要转身摭挡一下的,可是想到昨晚的情景,自己最什么的地方都他都看过了,于是就没转身,反倒是想从床上起来。林昊看见她正在喂奶,原本要转过脸去的,可是又看见她挣扎着欲起身,忙上前道“嫂子,你别起来!你现在需要休息。”苏晴有些羞愧的道“抱歉,林医生,昨晚我实在太累了,不但没能向你说声感谢,连接生的费用都没给你!我这还有……”林昊摆道“嫂子,我只是来看看你们,不是来问你要什么钱的,你安心的养好身体,别的不要多想!”苏晴眼眶有些红的道“林医生,真的谢谢你,要不是你,我母子俩恐怕就活不了了!”林昊摇摇头,“嫂子,你言重了,我只是做了一个医生应该做的。你现在有感觉什么不舒服吗?”苏晴道“就是没有力气,别的都还好!”林昊见孩子已经吃饱了,这就顺接过来,一边检查,一边问道“你吃饭了吗?”苏晴点头道“喝了些稀饭的。”林昊道“喝稀饭怎么行,产后需要进补的。而且现在娃儿吃你的奶,更要吃些有营养的东西。”苏晴脸上浮起窘迫的表情,她自然知道女人做月子要吃好喝好,不能随便的见风碰生水,可现在她这样的环境,哪有条件呢?林昊左右看看,没发现林石天的身影,这就问道“你丈夫呢?”苏晴脸浮苦色的摇头道“我不知道,也许又去喝酒了吧!”林昊气得不行的道“家里都成这样了,他还有心思喝酒。”正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一阵紊乱的脚步声,然后带着熏天酒气的林石天便跄跄啷啷的走进房间,看见林昊正蹲在床前,而自己的媳妇则有点衣衫不整,胸部的位置还湿湿的,顿时怒火万丈,哆哆嗦嗦指着林昊道“你,你……”林昊见他又一副醉熏熏的模样,暗里也有些火光,有心要揍他一顿,让他清醒清醒,于是站起来迎向他问道“我什么?”林石天摇摇晃晃,含糊不清的道“你,你对,我,我媳妇,做了什么?”那熏人的酒气朝林昊直喷而来,弄得他一阵恶心,忍不住伸就推了他一把。结果这一推就把他给推倒了,然后……没有然后了,这厮喝得太醉了,只在地上挣扎了两下,便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苏晴见状有些着急,有些埋怨的看林昊一眼,这就要挣扎着起来去查看自己丈夫,关爱之情溢于言表。“嫂子,他没事,只是睡着了!”林昊蹲下来看林石天一眼后,将他拉到了床上,苏晴仔细看看,发现丈夫真的只是醉得睡着了,这才稍稍安心。林昊则趁势拉起林石天的双查看起来,只见他的一双布满了疤痕,伸上去摸了摸,发现里面的骨头并不是特别的平整,再仔细的感觉一下,不由得皱起眉头,因为里面明显还有固定骨折用的钢板支架,而且不只一处。肱骨,尺骨,桡骨,两条臂总共六根长骨,其有四根是镶有钢板支架,这双,与其说是人的,不用说是金属更确切些。“怎么会打这么多钢板的呢?”林昊摸了一通后,不由喃喃的自语道。“他这双,当初发生车锅的时候被绞起了变形的方向盘里,如果是国内,一定要截肢了,庆幸的是伦敦那边的医疗技术比国内发达,个骨科专家同时术,才勉强保将他的双保留了下来,可是留下来也没用了,他的现在什么也拿不稳。”林昊听了之后沉吟一下,把两根指放到他右摊开的掌心上,然后指齐出,分别点到他前臂的个位置上。腕和指屈伸活动的肌肉以及神经支配的分支,位于前臂近端!正神经,尺神经,桡神经,这条神就是控制整个掌的关健!林昊摁压的这个地方,就是条神经所经过的位置,在突然受压的情况下,正常人会下意识的用力收紧拳头。只是,林石天明显不正常,因为他的掌虽然有下意识的握拳动作,可是拳头并没有握住,也没有丝毫的收缩力。这,无疑意味着他右上控制着基本功能的条神经虽然受损,但并不是到无药可救的地步,但也不容乐观,因为除此之外他的上布满了创伤后的瘢痕组织,肌腱也有不同程度的损伤,有着萎缩,黏连,肌肉萎缩等症状,指关节也处于僵滞状态,无法曲伸。苏晴看见林昊反反复复的检查不停,不由摇头道“林医生,你不用费心了,国外的医生说了,他这两只能保留下来已经是万幸了,绝对不可能再拿画笔了!”这样一双,对于传统医学来说,确实是无药可救了,别说是拿画笔,就连撸管都很困难。不过奇怪的是林昊仍然专注的检查不停。苏晴见他不搭理自己,也没有什么恼意,只是苦叹着的轻抚丈夫零乱的头发,幽幽的道“这,恐怕就是别人说的天妒英才吧,石天太优秀了,优秀得老天爷都妒忌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