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86章 龙生九子子子不同

小说:妙手小村医 作者:了了一生
    林昊离开会所后,杨慧有些失魂落魄的跌坐于药池之中。

    她已经做足了献身的准备,不管是心里还是身体,而且她也对自己的绝色容貌与火辣身材充满了自信,旦凡一个身体没毛病,心理又正常的男人都不可能拒绝她。

    林昊不是个瞎子,从他的身体反应来看,不管是生理还是心理都没有问题,自然也没有拒绝她的理由!

    结果,他好死不死的就是拒绝了!

    不但拒绝,而且拒绝得十分干脆,出门的时候连头也不曾回一下。

    其实,她又哪里知道,林昊不是不想回头,而是不敢回头,因为他怕自己再看多一眼,便会失控的化身成禽兽。

    杨慧抱着双膝坐在池中,看着漆黑的药水呆呆的出神,心里一直在思索,这个林昊,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她怎么完全看不透呢!

    时间不知道过去多久,当她感觉身上有些冷意,终于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池中的药水已经彻底变凉了!

    从池中出来,发现自己的身上还残留着药汁,怎么擦都是黏黏腻腻的感觉,还带着一股熏人的药味,让她感觉十分的不舒服!

    有心想要用清水冲洗一下,可是这里又没有热水,抬眼看看窗外,雨仍未停,这就穿上衣服重新去烧热水。

    折腾了半天,身上终于清爽了,雨也彻底的停了,她才走回诊所,心想着来接自己的七师姐与八师兄应该已经到了吧!

    走进诊所的大院,果然看见了她的七师姐杜春娇与八师兄胡军,只是他们的样子却十分的狼狈,甚至可以说是凄凉!

    他们被人用麻绳捆绑着双手双脚,身体悬空的倒吊在院中!一个男人正站在他们跟前,拿着一根粗大无比的藤条下死劲的抽打他们。

    让她有点难以相信的是,这个男人赫然是她几度认为是个好人的林昊!

    这会儿七师姐杜春娇与八师兄胡军已经被抽得皮开肉绽,伤痕累累了!尤其可怜的是,两人的嘴巴还被破布给堵着,叫也叫不出来,只能痛苦的“呜呜”哀嚎,捆绑着四肢的身体在半空中像蛆虫一样扭动着。

    杨慧看得又急又怒,立即上前喝道“住手!”

    见杨慧回来,林昊终于停了下来,把手中的藤条交给一旁的曾帆,指着两人道“继续,用力的给我抽!”

    曾帆对这两货虽说不上恨之入骨,但也算是咬牙切齿,好好的一辆保时捷,生生就被盖上一个深凹进去的五指印,连修都没法修,只能换车头盖,而且里面的引擎零件也有损伤,保险如果不能报的话,不知道自己要掏多少钱来修呢?因此一接过藤条,他就没头没脑的照着两人连抽下去。

    杨慧见状更急,立即就要扑上去阻止。

    只是她的脚步一动,林昊便已经拦到了她的面前。

    杨慧怒道“林昊,你这是做什么?你为什么这么样对我师兄师姐!”

    林昊平淡的道“他们自己要求的!”

    杨慧愣住了,据她所知,有受虐嗜好的是五师兄周安,三天两头不被人虐打一顿就浑身不自在,可是七师姐杜春娇和八师兄胡军似乎没有这样的嗜好吧!

    “不信?”林昊伸手朝两人指了指,“不信你自己问他们!”

    杨慧赶紧的上前,制止住曾帆后,解开绳索将两人放了下来,拔出两人嘴里的破布问道“七师姐,八师兄,你们怎么样了?”

    七师姐杜春娇和八师兄胡军都没有说话,只是目光复杂的看向林昊。

    杨慧被弄得有点摸不着头脑,急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你们倒是说话啊?是你们要求这样的吗?”

    七师姐杜春娇嘴巴蠕了蠕,可终于还是欲言又止,落在一个小白脸的手里任由折腾,无疑是阴沟里翻船,她哪里好意思说呢?

    八师兄胡军则忍不住了,伸手指着林昊道“他说是治疗需要,我们才这样要求的。”

    “治疗?”杨慧听得一头雾水,“治什么疗?你们得什么病了?”

    八师兄胡军立即又要倒苦水,可是接触到林昊有些阴沉的眼神,不知道怎么的心中就是一凛,然后什么也不说了。

    一直倚在门前看热闹的莫妮卡见杨慧追问不休,可那两人却装死不出声,这就凑上前道“杨小姐,我猜他们肯定是不好意思说,让我告诉你吧!事情是这样的……”

    当她意简言骇的说明了事情经过后,杨慧终于恍然,暗里也不禁苦笑起来,八个师兄师姐的身世遭遇和自己一样坎坷,有些甚至比自己更加凄惨,也正是因为童年的种种阴影,让他们养成了各种各样的变态嗜好。

    例如她那个外号叫墨煞的大师兄杨平,什么都不喜欢,就喜欢给人放血。

    例如她的二师兄王平,长得魁梧雄壮,满脸胡腮,发育得似乎极为正常的样子,可是偏偏就不喜欢女人,只喜欢男人。

    例如她的三师姐赵兰芝,不但喜欢男人,连女人都喜欢。

    例如她的四师兄周安,也没有别的爱好,就是喜欢被别人虐打。

    例如她的五师姐李知容,看起来温婉柔弱,可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听别人惨叫,叫得越惨越高兴。

    例如她的六师兄孙大伟,除了吃喝嫖赌样样沾外,最喜欢把人当成牲畜一样来解剖。

    七师姐杜春娇和八师兄胡军这样的,无疑算是正常的了!

    原来在道观的时候,有师公师父师叔压着,他们还能勉强保持安份,纵然掳掠、为非作歹也是偷偷摸摸的进行,可是出来之后,他们就像脱缰野马,肆无忌惮,只有在杨慧面前才稍稍有所收敛,但暗地里也做了不知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

    杨慧稍为沉吟一下后,便转过身来对林昊要求道“林昊,我师兄师姐多有得罪,我在这里替他们向你道歉。”

    林昊摇头道“不用,他们已经向我道过歉了,我也原谅他们了!”

    杨慧道“既然这样,那你为什么不给他们解药,还要继续折腾他们!”

    林昊扬起一根手指道“第一,我下的这个毒没有解药。”

    杨慧皱眉道“没有解药?”

    林昊点头,“不错,我下的是化学毒剂,并不是中药制剂,哪里来的解药!”

    杨慧的脸色变得有些阴沉了,“你这么狠?”

    林昊叫了起来,“我这算狠吗?你这个肥得像猪、丑得跟妖怪一样的七师姐要那啥我。你这个瘦得像柴一样的八师兄还想玷污冷月寒!换作你是我,你会怎么对他们?”

    杨慧无语了,因为如果有人想对她霸王硬上弓,这个人绝对是自寻死路,这会儿也绝对没有再活在世上的道理。

    林昊这样对待他们,相比于她而言,无疑已经算是仁慈的了!

    林昊又扬起一根手指接着道“第二,我之所以抽打他们,并不是折腾他们,而是在给他们治疗!”

    杨慧再次蹙眉道“治疗?”

    “你对中草药有研究,对中医应该也多少有那么一丢丢认识吧?放血疗法知道吗?”林昊指着他们身上皮开肉绽的伤口道“刚刚我原本是想用刀给他们放血的,可是他们死活都不肯,所以就只能用这种方式了!”

    杨慧听得再次作不了声,她的大师兄墨煞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给别人放血,放到干放到死为止。一说到“放血”两字,从小耳濡目染的他们自然无比恐惧,又哪里会肯呢?

    杨慧想了想,将林昊拉到一边,低声道“你实话告诉我,这个毒真的没有解药吗?”

    林昊反问道“化学毒剂,你觉得会有解药吗?”

    杨慧对中草药是有些认识的,可要说化学毒剂,她就一头懵逼了,只好问道“那该怎么治疗?”

    林昊指了指曾帆手中的藤条道“他们又不肯放血,只能这样先逼毒,然后排毒,最后适当的温补调理一下!”

    杨慧听得直皱眉头,“这什么乱七八糟的治疗方法,有科学根据吗?”

    林昊实诚的回答道“没有!”

    杨慧惊愕的道“什么?”

    林昊平淡的道“这是我自己琢磨出来的办法,将他们彻底治愈虽然不可能,但要控制住毒性却完全没有问题!”

    杨慧暗里苦笑起来,因为她突然想起了一句话淫人妻女者,其妻女必被人淫之。

    她不是男的,没淫过别人的妻女。可是她给别人下过毒,而且下的也是无解的毒,甚至连控制都不能,可是没想到报应这么快就来了。林昊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七师姐杜春娇与八师兄胡军替她受过!

    半响后,杨慧又问“这个毒对身体的影响有多大?”

    “只要控制住,没有什么影响,只是指甲会有点黑罢了!”林昊缓缓的道“不过想要控制住,又想不受苦的话,抱歉,臣妾……不,夫君……也不是,反正我做不到就是了!”

    杨慧幽怨的看他一眼,又问“治疗一次,能管多久?”

    “这要看个人体质。”林昊指着两人道“有的人能顶个个月,有的人十天半个月就得重复一次。你这个七师姐这么胖,很可能是个耐受体质,我估摸着她最多一个月就得回来给我治一次。”

    杨慧叹气道“我应该早点回来的。”

    林昊摇头道“他们不该来招惹我的。”

    现在才说这个,显然已经没有意思,因为事情不发生都已经发生了。

    “姓林的!”杨慧终于抬起头来看向林昊,眼神变得冷漠,声音也变得平静,“今天的恩和仇,我通通都记下了!”

    林昊疑惑的问“然后呢?”

    “我们来日方长!”杨慧没什么表情的道“再相见,恩会报,仇也一样!”

    林昊叹息道“怨怨相报何时了呢!”

    杨慧面无表情的道“恐怕只有至死方休了。”

    林昊不死心的问道“没有别的解决办法吗?”

    杨慧斩钉截铁的道“没有!”

    林昊无奈的叹息道“行吧,随你大小便了!”

    杨慧“……”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小黄文 版权所有 © http://youwa.cc All Rights Reserved